第五十六章 深情对望

    锦言的咒骂声越来越小,直至湮灭在静谧的冬夜里,看着黑色黑色保时捷瞬间消失,顾琦安不安地绞着放在前的手指,胃里火辣辣地疼痛传遍她的全,不想让旁的男人发觉,暗暗咬牙,将这种痛楚忍了下去。一辆银色大奔停靠在他们面前,周健下车替他们打开车门。

    橙红色与白色的路灯相互交织,映在车中,余光扫到旁男人刚毅的面庞,竟让她神又开始恍惚,为避开这种莫名的熟悉感,琦安索紧闭双眸,将头靠在后面假寐。

    空气中混合着一种淡淡的,很熟悉的味道,不停地萦绕在她鼻尖,本想假寐的她渐渐沉睡。

    “开慢点!”低沉的声音似是怕打扰到睡梦中的女人。

    她安静的睡颜让他觉得莫名的心安,还有一丝欣喜,这个女人居然对他没有防备之心。

    感觉到左肩一沉,原来是她小小地头颅靠在了他的肩上,为了让她能睡舒服一点,他将她圈在自己怀中,望着她恬静的睡颜,心底有着流淌着一股暖流。捋了捋她额间上的发丝,竟感受到她额头有些烫手,眉峰紧皱,眼中有着责备,还有心疼。

    “去佳缘。”

    周健透过反光镜看到后面的景象,对总裁的命令,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是。”

    上次酒吧发生的事,周健虽知道,但事后庄天凌将她带回佳缘别墅,周健并不知,所以才对他此刻的命令感觉到有些惊异。

    佳缘接近郊区,属于他的私人别墅,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人来过这里,躺在上的这个女人已经是第二次来了。偌大的别墅里,通常只有他一个人,孤寂凄凉,是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所以一般他都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市区。

    烧了点水,拧干毛巾,替她擦着脸上密密麻麻的汗水,这个倔强的女人,体不舒服也不吭声,刚刚给她测了体温,还好没有发烧,否则就得叫柳眠过来了。

    还真是一个特别的女人,体不舒服也能睡得这么香,而他,只要有一点响动,便会惊醒。心中有一丝暖流淌过,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轻声笑出口,只要能看见她,口处那种莫名的空虚就会被另一种感填得满满的。

    仿佛眼前的她就是自己最亲的人,在她面前,自己才会放下戒备。指腹从她额头一路下来,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和面庞,在她樱桃般粉嫩的双唇上来回轻轻摩擦,不愿离去。

    “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忘记他。”这段时间,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整个心思都围绕着她打转。白天,看她在办公室里像是想到什么事,笑得那么开心,于是下了班就一路跟了过来,不知道这一切是值还是不值。

    但若是感都问值不值,那就不是感了。他要的,只是她那颗不愿赋予的心而已。

    俯下,想感受一下令他一直都怀念不已的触感。本想浅尝辄止,可是当碰到的那一刹那,却舍不得离开,像触了电般的感觉,让他无法挪开。

    睡梦中的琦安,感觉呼吸不顺畅,体上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了下来,难受地挣扎了一下,想推开,却怎么都推不开。

    “呜呜……呜呜。”下传来一声呜咽声,知道下的人醒了,庄天凌大气不敢出,将头微微抬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眸俯视着她的眼睛,不想错过她的任何一个表。他知道她在迷糊中总会错将自己认错成叶笙,但此刻,他很想知道,看着他的面庞还会不会令她想起他。

    她若是看清楚是自己,不外乎两个结果,夺门而出,或是给自己一耳光,然后沉默以对。

    顾琦安眼神有些迷离,眼前的人面容对于她来说,既清晰又模糊,是一张脸却又不是一张脸,他眼中的清澈,不含一点/,与那的他,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没有了脸上的愤怒,柔和的面容像极了叶笙。喜欢吃红薯粥的他,生气时总皱眉头的他,走路时总将两只手插在裤袋里的他,那拥有一副磁醇厚的嗓音的他,那么多个他重叠在一起,为何让她错以为是另一个他?

    手边传来冰凉的感觉,一看,竟是一张白色的毛巾,刚刚他在替自己擦脸?

    静静的卧室里,只有两人不重的呼吸声,彼此对望,像是要看清对方眼底最深处的某些东西。

    庄天凌试探地俯下,轻轻吻了吻着她的唇道,“知不知道我是谁?”

    若是她还说是叶笙,那他真的是对她没辙了,今后,要怎样才能让她喜欢上自己。还是,告诉她真相,让她死心,可是那样对她来说,太过残忍,他不想看见她流泪。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首席轻轻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