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幸得情深

    他懂她,比懂自己还多,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痛心。

    幸得深,奈何缘浅,他与她的缘,如此之浅,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透过黑夜,双眸凝望着别墅里,即使什么也看不到,但他知道,她一定正在受着顾伯母的气,故作坚强。

    听见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赵婉蓉睥了一眼,目光移向站在儿子旁的顾琦安,眉宇间透出冷漠,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亲生母亲对待一个亲生女儿的态度。

    “你是要自己回去,还是要我亲自派人送你回去。”语气生硬,似乎眼前的人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顾琦安瞳孔瞬间扩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被她称之为母亲的人。以前,为了做好她心目中的乖女儿,她努力学习,认真做好她交代的每一件事,可是,不管她多么努力,最后换来的,依旧是冷漠,疏离,甚至是厌恶。

    本来心中还存有的一点念想,此刻被她这句话彻底击得粉碎。

    “二姐……”顾君翔抓紧她的右手,仰首,将目光锁在她的脸上,不想错过她的每一个表,依她的脾气,如果今天出了顾家门口,从今往后,她肯定不会再进这个大门了。

    “我今天回来,不是为了您,而是为了君翔。”安安轻拍着君翔的手,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压住心中的酸楚,强装出无坚不摧的外表,可是内心却在滴血。

    说完,推着君翔自顾往他的房间走去,因为在这个家里,她还不知道有没有属于她的那一间房间。

    没有希望,便不会有失望,更不会有绝望。这次,是她错了,不应该对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抱有一丝一毫的希望,这样,她便不会再次被伤得遍体鳞伤。

    她并不知道这次搬回家是对还是错,但既然回家了,该面对的,终究是躲不过。望着后别人梦寐以求的家,安安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整整了衣服,伸手打车。无论发生什么,班还是要上,生活依旧要过,不是吗?

    “每个人都拥有幸福的可能,只是难免有些牺牲,也只是幸福必经的旅程……”放在包里的来电铃声不停地响着,可是陷入沉思的顾琦安并没有听见。

    该死的女人,怎么还不接电话?庄天凌站在总统房里的落地窗前,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拿着电话,盯着手机屏幕,不停地在心中咒骂着。

    “总裁,开会时间快到了。”周健推门而房,映入眼帘的是他盯着手机屏幕一副呲牙咧嘴的表,似乎很想把谁给咬来吃了。总裁以前很少碰电话,甚至是不喜欢随带电话,因为,除了岩少,柳先生,没有谁给他打过电话,他心底一定很孤单吧!

    这手机对于她来说,形同虚设的吗?

    “若是有人打电话来,记得告诉我。”将手机扔给周健,庄天凌生着闷气,拿起扔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就朝着外面走去,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给她换一个声音比较大的手机,最好是响彻云霄,震耳聋,任凭她装聋作哑也无济于事。

    公司十五楼的女卫生间里,有两个外貌比较出众的女人对着镜子一边补妆,一边聊着天,此时已经是中午,所以整个楼层只有她们两人,但说话时仍不忘用余光扫视着门口,生怕突然有人闯入,听到些什么。

    “小诺姐,听说姓顾的回到公司好几天了,也没查出个什么名堂,怕是她能力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吧?姓莫的吞掉那么多钱,是我的话,早就报警抓她了。”她们和莫锦言,顾琦安两人倒也没多大仇恨,只是,惩罚要分明,那个总裁,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心软的人啊。

    “谁知道呢?”李晓诺补好妆,仔细照了照镜子,才算满意地将化妆盒放回到一旁的手提包里,一张小小的白色纸片不经意间从里面滑落了出来,“说不定姓顾的使用了非常手段,迷惑总裁也说不定尼。我还听说前几天那个女人好像去了酒吧,最后被总裁带回了自己的别墅,这其中的猫腻岂是我们能看懂的?”

    “不是吧?你是说,顾秘书和总裁那个……”张倩倩张大双眼,这个消息太劲爆了,“总裁可是从来不碰女人的。”

    “你认为世界上还有柳下惠?”冷哼一声,李晓诺提着手提包,走出卫生间。

    “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那可不得了了……”听到后女人的小声嘀咕,李晓诺背对着张倩倩,嘴角略微勾起,双目写满了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首席轻轻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