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你说我是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追梦狼影 书名:死神的坟墓
    远处看到数人交战的区域突然被黑色雪花所覆盖,神色终于动容。

    秦军本以为魑魅魍魉之所以让莫岩他们加入战斗是因为他在这里,只要魑魅魍魉在这里,就算他亲自出手都不可能将天殇斩杀。但是看到这一幕,秦军终于明白了,不是魑魅魍魉会在关键时刻出手,而是那一黑色衣裙的天殇有这个实力。

    凭空出现大范围的雪地,这是领域,一种修者将武学修炼到极致的表现。

    这样的事很少出现,至少秦军至今还不曾得知有人能够施展属于自己的领域。

    但是,此刻这不可能的事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施展领域的竟然只是一个修罗巅峰的修魔者,这样一个人如若成长起来,成就非常之高,至少秦军是自愧不如。

    这飘洒着黑色雪花的区域是天殇的领域,在这一方领域之内,天殇就可谓是主宰。自己的实力会得到提升,而对在这领域之内的敌人则会有着一定的压制,此消彼长,增幅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

    “这个人,比魔人乌魔更加恐怖!”此时,秦军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

    但是他不能出手,因为边还有这一个比天殇更恐怖的魑魅魍魉,无论遇到什么况,他都只能看着。

    “你到底是谁?”莫岩挡下了侯胖的利抚,转看向到底的天殇,声音几近怒吼,因为他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先前在远处的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是随着他与她的靠近,他发现她的姿是那么的熟悉。所以这次出现他先前那片刻的失神。

    她已经不存在,所以她不可能是她。

    带着心中的疑问。他加入了战斗,并且一度想要摘下她脸上的黑色面纱,亲自确认。只可惜,他失败了,因为她对于脸上的面纱极为看重,甚至宁愿受伤也不愿让任何人触碰到那遮掩真实面孔的面纱。可越是如此,他就越发想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她。

    如果这只是疑惑,那么随着她剑法的改变,他心中的疑惑变成了怀疑。因为他太熟悉她所施展的剑法了,因为那是傲虎给她的剑法。如果她不是她,那么,为什么她会施展她的剑法?为何她们二人的姿如此相似?甚至宛如一人?

    所以在这关键的时候,他挡下了侯胖的攻击,救下了她,在不能最终确认她到底是不是她的时候,他不能让任何人杀了她。

    对于突然救下自己的莫岩,天殇没有任何感想。她现在唯一所想的就是杀了这些人。所以在莫岩当下侯胖利斧转询问的瞬间,天殇一跃而起,一掌打在莫岩的口,一朵黑色雪花骤然凝结。

    一股奇寒袭来。莫岩的体温迅速下降,同时体表也凝结出一层冰霜来。这不是简单的冰冻,因为天殇那一掌冻结了莫岩的心脉。等到莫岩整个人化作冰雕的时候,也就是他死亡的时候。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滔天火浪迎面袭来,瞬间将莫岩包裹其中。体表的冰霜缓慢融化,体温也在缓缓回升。

    来人是莫岩的妻子林夕,因为火灵珠的原因,使得她成为了后天火灵之体,更让他们的女儿成为了先天火灵之体,为了女儿莫梦打好基础,莫岩没有吞食火灵珠,自然也就没有成为后天火灵之体,所以才会被天殇那突如其来的奇寒所冰冻。

    林夕上燃起火焰,比晤上的红裙更加鲜红,抱着被冻僵的莫岩迅速后退,武玄奇等人同时挡在了天殇的前面。

    天殇长剑舞动,整个领域内飘洒的黑色雪花随着她长剑的舞动而飞旋:“黑雪领域,刃雪!”

    一声轻咤,黑色雪花如同接到命令一般朝着武玄奇等人席卷而来,雪花如刃,切割这武玄奇等人的躯。

    “雷鸣,崩雷!”一声怒喝伴随着雷鸣声响起,银色雷电在黑色雪花中炸开,而武玄奇等人早已遍体鳞伤。

    “不能再畏首畏尾了,再这么下去俺们都会没命的。”侯胖手掌一翻,一颗黑色药丸出现在他胖乎乎的手心之中,抬手朝着嘴里塞了过去。

    “不可。”雷戮抓住了侯胖的手臂,对他微微摇头:“现在还不是拼命的时候。”

    雷戮回头,目光却越过天殇,落在了远处魑魅魍魉的上,魑魅魍魉他见过,但正因为见过,所以才会畏惧。

    常言道,不知者无惧,不知深浅,又怎会畏惧,人们畏惧的往往都只是自己所知道的事实。

    脚下雷声炸响,雷戮朝着天殇暴掠而去,银色长枪直指天殇的口;天殇躲避,雷戮却突然变招,长枪一横,将天殇扫了出去;天殇倒飞出去的瞬间,钱都凡从后方袭来,狠狠的撞击在了天殇的上,一声闷响之后,天殇再度朝着晤飞来,一抹猩红滴洒在飘落的黑色雪花花瓣上。

    眼看着天殇朝着自己飞来,晤突然收拢双拳,缓慢朝着前方打去,在双拳打出的瞬间,天殇也刚好飞到前,双拳狠狠的击打在天殇的腹部。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浸透了晤的红色长裙,染红了地上覆盖的黑色雪花。

    天殇不是魔人乌魔,自然不是同等实力的雷戮等人的对手,因为她不似魔人乌魔,有着近乎不死的躯。

    天殇倒下,侯胖的利斧再次毫不犹豫的朝着天殇的头颅劈下。如同之前一样,刚刚解冻的莫岩再次出现在了天殇的面前,挡下了侯胖的斧头。

    虽然心脉被解冻,但莫岩的体却因为寒冷而颤抖,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虽然表面有着如同火焰一般的红光,可以就无法掩盖深处的白。

    他的牙齿在打颤,说话有些结巴,并且吐字不清:“泥……泥到底死……是谁?”

    雷戮等人有些疑惑,因为他们不知道莫岩为什么到现在还那么坚持,坚持要知道天殇是谁。特别是林夕,她的疑惑中透着一股浓郁的酸味,这是醋坛子打翻了的原因,没有人高兴自己的男人不惧生死的关心别的女人到底是谁,林夕也不例外。

    “莫岩,你说我是谁?我还能是谁?”天殇第二次开口,但这一次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特别的晤和武玄奇。

    天殇忍痛,缓慢起,轻轻摘下脸上的黑色面纱,露出了真容。

    看到天殇真容的莫岩等人一个个如遭电击,彻底的惊呆了,因为隐藏在黑色面纱之下的天殇竟然就是本应在三年前死去的莫瑶。

    “咳咳!”莫瑶轻咳几声,轻轻拭去嘴角的鲜血,莞尔一笑,道:“怎么?都不认识我了?”

    “是你?真的是你?”莫岩的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喜极而泣,他此刻多么想要找到莫宇,然后告诉莫宇莫瑶还活着的消息。

    早在看到天殇和雷戮、田丹战斗时的姿的时候,莫岩就已经在怀疑,特别是看到天殇施展的剑法,那是他们在烈阳山脉的时候傲虎传给莫瑶的《凌雪剑法》,虽然那个时候的莫瑶演练剑法的时候并没有出现黑色的雪花,但是那一招一式就是《凌雪剑法》无疑。由此,莫岩几乎确认了天殇的份,只待最后的证实,所以他才会两次为天殇挡下致命的攻击。

    “莫瑶?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晤也惊呆了,因为这个转变太突然了,早已死去的莫瑶突然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并且就是这个想要取他们命的堕天城的天殇,这样的转变她有些接受不了。

    雷戮目光凝重,并没有因为蒙着黑色面纱的天殇变成本应死去的莫瑶而放松警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瑶勉强支撑着摇摇坠的躯,在强忍着剧痛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你们一瞬间问那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啊。”

    也许是说话牵动了伤口,也许是在考虑应该怎样回答他们的话,莫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莫岩,小鱼刚一进烈阳镇你就带着人找事,但是被小鱼打败之后却非要跟在他的边做小弟,我想这件事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没等莫岩开口,莫瑶继续说道:“小鱼的‘三绝掌’是你给他的,因为你说这是把小鱼养大的打老虎给你的,让小鱼学了就属于物归原主,这些你应该不会不清楚吧?”

    莫岩笑了,笑的无比灿烂,因为眼前的少女就是莫瑶,因为她说的这些看似无关紧要,但却都是他们在一起时所发生的,其他人根本不会知道。

    莫瑶看向晤,眼中透着些许的感激:“我也以为我死了,但是我很幸运,和小鱼一样幸运,虽然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我很幸运的活了下来。我不但活了下来,更被堕天城城主天冢所救,如果不是遇到他,就算是我当时侥幸活了下来,此刻恐怕也早已沦为野兽的食物。晤,谢谢你,谢谢你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对小鱼的照顾。”

    “不要谢我,照顾流氓是作为妻子的我应该做的事。”一瞬间,晤惊愕变成了愤怒,此时她上流露出的酸味比林夕上的还要浓郁。晤说出这番话,也证明了她认同了莫瑶的说法,也就是说,她相信眼前的天殇就是莫瑶,因为没有人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争莫宇,除了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死神的坟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