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今晚是怎么回事……= =

    玲走后,月怜再次躺在上,这时,门被敲响:“月怜?你在里面吗?”是宁次的声音。

    “在,马上来……”月怜慵懒地起去开门,看见宁次拿着一些药。

    “这是找疾要的专治扭伤的药,我帮你把扭伤的地方包扎一下吧,”宁次的语气出奇的温柔。

    月怜听到这句话,脸颊泛起微红,强笑几声:“呵呵……不用了……谢谢宁次大人……”

    遭到拒绝,宁次不屑地说:“你是想要佐助来?那我去叫他好了?”

    “不是不是!!”月怜立刻摇头。

    “那你就坐下来让我帮你包扎,”既然不要佐助,那就得选他了!

    “……”月怜无语了,难道就没有让她自己来的选择吗?

    没有办法,月怜让宁次进来,自己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宁次就蹲下来帮她包扎。

    他小心翼翼地进行每一步,一个男生原来也这么细心……

    “谢,谢谢你呢……宁次大人……”月怜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宁次对她说,“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忍耐点。”

    “嗯……”月怜点点头,她虽然是公主,但是很能吃苦的!疼痛什么的都不怕!

    看着细心替自己包扎的宁次,月怜不微笑起来……

    *********************************************************************************************

    与此同时,在房间的佐助在包里找着什么东西。

    奇怪,自己没带吗?真的是有些忽略了……

    佐助停下来,坐在上,叹了口气。

    最近总是这样……容易心浮气躁还会忽略,怎么回事……

    他扶着额头,想了想,走到疾的房间门口。

    “叩叩叩。”

    佐助敲了敲门:“疾,是我。”

    疾很快就开门了,而佐助看见的,竟然是疾叼着棒棒糖的样子!!

    “……”佐助瞬间石化!!

    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暗部!!

    然而疾还一副正常的样子:“佐助大人,有事吗?”

    “我是……来借……治扭伤的药的……月怜的扭伤……还没……包扎……”佐助说话停停顿顿的,疾的真面目原来是这样!!

    “扭伤的药?”疾继续含着棒棒糖,一副享受的样子,就像孩子一样,什么都说出口了,“宁次先生已经找我借了药去帮月怜小姐包扎了,所以大人你不用去了~(咬咬……)”

    “宁次?”佐助眯起眼睛,但又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是吗?那就没事了……”

    “哦……”疾把门关上,继续吃棒棒糖,看着电视,“……(咬咬……)”

    然而,佐助离开疾的房间后,又走出旅店,走到他最讨厌的地方——甜品店。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既然宁次抢在他前面帮月怜包扎,自己就想用这招……

    佐助穿着浴衣,走进连空中都弥漫着甜味的甜品店,(穿浴衣进甜品店不稀奇,整个镇子满大街都是穿浴衣的人= =)一瞬间迷倒店里的所有少女!!!

    然而佐助视而不见地走到甜品店的柜台,对柜台的一个对自己犯花痴的女服务员说:“我要一份巧克力提拉米苏和一份这里最好的巧克力,打包。”

    “是!~马上~~~”女服务员痴迷地看着佐助,既然帅哥有要求当然要尽全力满足!!

    很快,那个服务员就把佐助要的东西全部打包得精致奢侈的!还附赠一杯冰镇咖啡!!

    佐助拿到东西就走,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后的女们都痴望着,可惜佐助很快就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了!

    佐助回到旅店,走到月怜房间,这时宁次已经帮月怜包扎好离开了,就在月怜再次躺在上的时候,佐助又敲门了:“月怜,开门。”

    神啊!这分明是不想让她碰这张嘛!……t t

    还好月怜耐得住子,再次起去开门。看见佐助,她甜甜地一笑:“佐助大人!”

    “没睡吗?”佐助明明知道宁次刚刚来过,还故意试探地问。

    然而月怜很单纯地摇摇头:“没有……刚刚宁次大人过来帮我包扎。”

    “是吗?伤口会痛吗?”佐助在心里有些愉悦,看样子她还蛮老实的……

    “不会,”月怜又摇了摇头。

    佐助看着眼前这个可的女孩,不笑了笑,提起手里的点心。

    月怜看见那份点心,视线就一直盯着,没有离开过。

    “巧克力味的提拉米苏,”佐助知道这是月怜的最,所以要比过宁次就用这招!“今天任务成功,这是给你的奖励。”

    “真的?!”月怜纯色的紫眸里星光点点,看起来呆呆萌萌的样子多了份活力!“谢谢佐助大人!~”

    她立刻让开,让佐助进来。

    佐助把提拉米苏放在桌子上,说:“吃吧,里面还有巧克力和咖啡。”

    “嗯嗯!”月怜点头,立刻坐下,迅速就拆开提拉米苏的包装,然后就有点不顾形象地吃了起来。

    佐助坐在她旁边,嘴角的微笑像是无奈,又有种莫名的轻松。

    月怜满脸幸福地吃着,喝了口咖啡,但是差点她又吐了出来。

    佐助见状,有些慌张,立刻拿走月怜手里的咖啡放在桌子上,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没有……”月怜咳了几下,好看的眉头微皱,“这个咖啡……好苦……”

    佐助听了,舒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

    “真是那你没办法,”佐助拿起咖啡,说,“那这个我喝好了。”

    “诶!可是……”月怜言又止。

    那个咖啡……我喝过啊……

    然而佐助也知道这点,他是故意的!不知道是为了不浪费还是因为……什么的……

    佐助已经喝了,所以月怜也没办法了,郁闷地吃着提拉米苏。

    偷偷观察着月怜脸上丰富可地表,佐助喝着咖啡的嘴扬起妖娆迷人的笑。

    突然,嘭的一声,整个房间暗了下来。

    为忍者,佐助条件反地站了起来。

    “佐助大人!怎么回事?!”月怜也起了警惕。

    “不知道……”佐助走到窗户边,旅店外还是灯火绚丽。“看样子是只有这家旅店停电了……”

    “单独停电?”

    佐助转离开月怜的房间,说:“你呆在这里,我去问一下老板。”

    “嗯,”月怜点点头,佐助就迅速离开了。

    他走后,月怜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待着,什么都看不见,外面的灯火也只能把靠窗的一小块地方照得明亮。

    很快,因为担心月怜的宁次过来了。

    他敲了敲门,月怜立刻反应过来,走到门那里,问道:“是佐助大人吗?”

    宁次听了,一怔。

    佐助也来过了?

    “是我。”

    “宁次大人?”

    听见宁次的声音,月怜开门了。

    宁次走进来,四处望了望:“佐助来过?”

    “嗯。”月怜点点头。

    “他人呢?”

    “去问老板停电的原因了。”

    “是吗……”宁次渐渐闻到月怜房间的甜味,问,“什么味道?”

    “提拉米苏吧……佐助大人送我的。”

    听了这句话,宁次突然想到什么,嘴角竟然扬起一个邪笑:“那是什么味道?”

    “唔……很好吃吧……”月怜思索了一下,但话还没说完,突然,嘴被一个有些冰凉,软软的东西堵住了。

    她的瞳孔顿时缩小,这么近的脸再黑都能看到!

    宁次!宁次!……宁次居然吻了她!!!

    (突然发现……这还是篇宠文呢=v=……在以后,各位亲不要急哈~( # ▽ # )还有,佐助喝月怜喝过的咖啡的这种行为叫做……间接接吻!)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忍者之绝代妖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