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所谓的争风吃醋就是这个样子!

    佐助和月怜分开久了,慢慢地,佐助急的竟然忘记了任务,只想赶到月怜边……

    然而这时,宁次在城堡里已经拿到卷轴了,那个卷轴就藏在城堡最深的一个房间的墙壁上,他用白眼一扫就看见了,所以卷轴夺取得很轻松,现在正打算冲出去发信号弹。

    但是,他迟疑了一会,想了想,然后又用白眼四处观察,看到月怜后就立刻赶过去。

    正在战斗的月怜突然被抓住手臂,她猛地回过头,看见的居然是宁次。

    “宁次大人?!”月怜有些惊讶,他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宁次盯着她,坚定地说:“我已经拿到卷轴了,跟我走吧。”

    “可是这跟佐助大人计划的不一样啊!”月怜还在踌躇,而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又有好几个人冲上来,宁次立刻用八卦阵打倒几人,然后什么都不管,把月怜拦腰抱起来,冲出去。

    “诶?!”月怜对这种“突发”事件完全反应不过来,在宁次的怀里发着愣。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宁次已经把她带出来了。

    “好快……”月怜不叹服。

    “是时候发信号弹了,”宁次好像是在自语一样,拿出信号弹,出去,一束流火就升入天空,然后发出巨大的响声。

    有些人抬起头看,但只有暗部和佐助知道是暗号。

    按照计划,暗部立刻冲出去,他原本以为出去后就会看到佐助,但是他出去后,月怜都在了,佐助却还没来。

    “佐助呢?”宁次对暗部问道。

    暗部反而更惊异了:“佐助大人没出来?!?!”

    “什么?!”月怜吃了一惊,刚想要去找佐助,却被宁次一把拉住了。

    只见宁次镇定地说:“我去找他,你们两个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

    “我知道了,”暗部服从命令,但月怜还是有些犹豫。

    宁次看得出来,问道:“你认为我的实力会比不上佐助吗?”

    “不是……”月怜立刻摇头。

    “那就快走吧,”宁次只留下了这句话,然后就瞬再次冲进佣兵的围攻里。

    “月怜小姐,我们服从宁次大人的命令吧。”暗部知道月怜很担心,抚慰地说。

    月怜没有办法,不愿地点点头:“嗯……”

    于是,两个人怀着忐忑的心在附近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

    *********************************************************************************************

    佐助一直被佣兵围攻,虽然都不是他的敌人,但他早就烦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说过不能杀人,他早就开始杀人了!

    信号弹佐助并不是没有看到,而是他怕月怜会出不去,于是打算找到她带她一起出去。但是佐助已经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

    突然,宁次出现在他面前,对他冷淡地只说了一个字:“走。”

    现在的宁次和佐助很不一样,一个但若淡然,一个却狼狈不堪。

    而佐助看着宁次,气喘吁吁地急忙吐出两个字:“月怜!!”

    宁次听了,一愣,眼睛微微眯起。

    这时,纠缠不休的敌人又冲了上了。宁次顿时也觉得很烦,使出回天,把很多人都弹飞了。

    终于意识到敌人有多强大的佣兵终于都停了下来,不敢再动手。

    宁次对佐助说:“月怜是跟我一起出去的,她现在和那个暗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快走吧。”

    佐助听到这句话,长长地舒了口气,这些动作,宁次都看在眼里。

    “嗯,走吧,”佐助终于放下心,和宁次一起冲出去了,赶到月怜他们休息的地方。

    到了之后,佐助恢复了原来淡漠的样子,还多了份严厉。

    月怜看见佐助没事,兴奋地站起来,小跑到他面前:“太好了!佐助大人!你没事!!”

    那个暗部也很高兴,跟过来。

    在一旁被忽视的宁次显然有些不满,他是第一次会为了这种事较真……

    然而,佐助却凌厉地说:“月怜!你居然违反队长命令?!”

    “诶?!”月怜吃了一惊,后退几步,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佐助继续说:“我说过了,是等宁次发信号弹的时候出去,你居然在这之前就出去了!”

    宁次听了,挡在佐助面前,把月怜护在后:“不关她的事,是我强行把她带出来的。”

    “你为什么这么做?!”佐助不知道为什么,很气愤地说。

    “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宁次的话很莫名其妙,然而他又说,“你也违反命令了,在信号弹发之后就立刻出来可是你自己说的,你也没办到,难道不是吗,队长?”

    佐助听了,语塞,一撇头:“我知道了!回去之后我们两个都向火影请罪就是了!现在就回去吧!”

    这时,在宁次后的月怜走出来,挡在两个人的中间:“宁次大人!佐助大人!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这件事都怪我!”

    “你没有错,”宁次用略带温柔的语气对她说。

    佐助也说:“你不要总是把与你无关的错推到自己上!”

    怎么可能无关?两个人都是因为她而违反了命令……

    “……”月怜看着有些反常的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在一旁像局外人的暗部更加奇怪。

    此时,脑内想起一个词:争风吃醋!

    果然……这个词很合适这个场面呢……

    暗部悠闲地研究起来,突然,他注意到周围有动静,立刻警惕,对佐助他们说:“佐助大人!人好像追来了!快走吧!”

    “我知道了,”佐助悄声回答,他也察觉到了,暗示大家离开。然后月怜的动作有些慢。

    “快点吧,月怜小姐,”暗部催道。

    月怜无奈地笑了笑:“嗯……”

    佐助和宁次都看了看月怜,发现了什么。

    佐助最先走过去,一把把月怜拦腰抱在怀里。

    “?!”月怜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种事,更加吃惊。

    今天……她这是第二次被男人这样抱着了!!怎么回事?!第一次是宁次,第二次是佐助,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暗部也对队长的温柔有些惊讶。

    佐助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脚腕扭伤了不说?……”

    “额……我……”月怜在佐助的怀里,脸红得说不出话。

    宁次看着眼前这两个距离亲密的人,实在是有些不爽。

    不过,嘛……他们两个算是扯平了!

    然而现在已经能听到那些佣兵慌乱的脚步声了,佐助立刻下令:“快走!”

    话音刚落,四个人就瞬离开了原地,佣兵也找不到人了。

    *********************************************************************************************

    在回木叶,已经安全了的路上,四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很沉重。

    然而这时,在佐助怀里的月怜有些脸红地扯了扯他的衣服,羞涩地小声:“那个……佐助大人……我……肚子有点……饿了……”

    佐助听了,看着月怜,竟然轻笑一声,眼里不经意见流露出溺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有一家茶店,对后的两人说:“去那家店休息一下吧。”

    “这样好吗?早点回村子比较好吧,”宁次说。

    暗部听了,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他在心里赞成佐助的意见。快要到夏天了,天气变得越来越,而且回木叶还有段距离……现在补充体力比较重要!

    然而,佐助自信满满地说了一句话,宁次也不得不答应了:“月怜有些饿了。”

    就知道这招有用!

    佐助得意地把月怜抱到那家店,接客的老板娘看见了,脸有些红。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大胆呢!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老板娘更加,笑呵呵地招呼道。

    这时,宁次和暗部也来了。

    “老板娘,四个位子,”佐助说。

    “好好好!”老板娘立刻把佐助他们带到店里最凉快的一张桌子里,给了他们一份菜单。

    佐助拿到菜单后,最先给月怜,月怜拿着菜单,看着上面繁密的字,肚子更加饿了……

    “喜欢吃什么就点吧,”佐助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坐在月怜的旁边,喝着茶。

    “嗯嗯!”月怜满口答应,仔细盯着菜单,然后开口了,“唔……我要这个羊羹!外郎、丸子串、还有这个寿甘!还有鹤乃子、牡丹饼……还有……”

    就在月怜犹豫的时候,佐助又开口了:“既然如此,菜单上的全来一份好了……”他说着,嘴角微扬,迷人惑,妖孽得犯罪!

    “真的?!”月怜还怕点多了,没想到佐助居然这么爽快!

    坐在对面的暗部也不叹服。

    佐助大人好有钱……不过我这还是第一次执行这么轻松的任务,队长居然还请吃的……

    “你请客吗?”宁次有些坏笑地说。

    “嗯……”佐助喝着茶,盯着他,看见宁次那副样子就知道没好事……

    于是,宁次很不客气地说:“老板娘,我要一壶玉露。”

    果然……

    但是,老板娘却惭愧地说:“抱歉呢,这位先生,本店有些偏荒,没有这么好的茶……”

    “既然如此……那就铁观音吧,”宁次有些不满足地说。

    “是……”老板娘拿着菜单去厨房了。

    四个人等了一会,没人说话,月怜再次打破沉静:“呐,宁次大人,你喜欢玉露吗?”

    “嗯……”宁次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月怜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猜的。”她表面这么说,心里又在思索着什么……

    佐助斜视着月怜,心里有些“不平衡”!

    既然叫他“大人”了,就不应该再叫宁次“大人”!

    佐助是这么想的,不太公平呢……

    过了一会,老板娘就把点心全部上齐了,(因为式糕点很多都是冷制的,老板娘提前做好就行了!)还免费给月怜一杯冰镇果汁和她新开发的抹茶味羊羹。

    老板娘真的觉得月怜很惹人喜呢!

    “小姑娘长得真是漂亮可呢~”她不说,“这杯果汁还有羊羹算我请你的!~”

    “谢谢老板娘!”月怜甜甜地说。

    “那各位,请慢用!”老板娘开开心心地走到一边了。

    月怜看着这些精致的糕点,眼睛里闪着光彩,就差口水流出来了!

    不过呢!为了随时顾及自己的形象,月怜吃东西还是那么优雅,暗部和宁次也陆续开动,就只有佐助还在喝茶。

    不过呢,某人遇到问题了——那个暗部戴着面具,要怎么吃啊……

    “你把面具取下来吧,”佐助注意到了,对他说。

    “可是……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取下面具啊……”

    “这是命令。”

    “……是……”暗部服从命令取下面具,露出一张还算俊美的脸,看样子这个暗部跟佐助他们差不多大。

    暗部有些羞涩的挠挠头:“额……各位叫我‘疾’吧……”

    “嗯!”月怜连连点头。

    然而,她看了一眼佐助,知道他为什么不吃的原因。

    月怜停下吃东西,看着点心,像是在寻找什么特殊点的……

    很快,她就找到了,指着一份凉粉说:“佐助大人!那个不是甜的哦,还有那个蕨饼也可以,这个羊羹也不是甜的……”月怜知道,佐助不吃的原因是因为不喜欢甜的。

    “嗯……”佐助对月怜的表现很满意,吃她说的不甜的东西。

    宁次盯着眼前两人,有股隐隐地不悦。

    不过他旁的疾才不管呢!有东西吃就够了!好惬意~……

    吃完后,太阳已经下山了,夜行很危险,现在只能找个落脚的地方。

    结账的时候,老板娘注意到了四位客人的打扮,于是问:“几位……是木叶的忍者吧?”

    “是的,”疾点点头。

    佐助问:“老板娘,请问附近有没有旅店之类的地方?”

    老板娘想了想:“嗯……在这个附近有一个小镇,那里有旅店。”

    “谢谢,”佐助付账给老板娘后,决定就去老板娘说的小镇投宿,于是,他又把月怜抱起。

    月怜的脸又红起来,吞吞吐吐地俯在佐助的耳边,悄声对他说,气吐在他的耳畔:“佐助大人……我…我已经,已经能走,走……走了!……你不用……再这样……了……”

    然而佐助却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对其他人说:“走吧。”

    “嗯,”其余两个人都回应一声,瞬间,四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今天懒得分章节了,就这样吧= =)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忍者之绝代妖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