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奈分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尘飘 书名:飞越星空
    我在qq群122764280恭候大家光临

    小轩,那你……发现寒小轩的脸se有些苍白,南宫小雨担心不已,所有负担都压他小小的肩膀上,他背负得太多太多。

    我什么我,你们快走,不要管我。看见所有人都看着他,他喝住南宫小雨,急切地道:我快要撑不住了,你们快走。

    走!寒凝江把李晓赵虎他们推出去,发现南宫小雨还没有动作,他赶忙劝解道:小姑娘,你这样会害了小轩的,快走吧!

    小轩,我在外面等你。美眸被泪水模糊,南宫小雨那是一个泪水哗啦啦落下,她看着寒小轩的眼神已经变得痴迷。

    寒凝江捏着拳头,嘴角的血没有拭去,眼里流露出坚定,和南宫小雨走门外,就在他们前脚跟刚踏出去,突然间,那道金门轰然落下。

    小轩!刹那,一刹那,像是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南宫小雨扑到门边,试着想抬起那道金门,可是那门毫无缝隙,她拍着大门,哭得撕心裂肺,一只如美玉洁白的手心拍着金门,拍得指间鲜血流淌,她依靠着金门,泪水模糊了双眼。

    队长,怎么办?李晓的眼睛也含着泪水,正在摩拳擦掌,只要寒凝江一声令下,他绝对在所不辞。

    我……寒凝江甩了甩手,道:我要救他出来,你们都闪开。

    南宫小雨像是抓到救命稻草,满目希翼,她退到一边,只希望不会变作绝望。

    寒凝江正要发招,忽然间,从外面飞进来数支细小的飞针,包括南宫小雨在内被飞针扎到,立刻倒在地上,寒凝江伸出手抓到一支,却又飞来数十支。

    喝!一掌送出,气浪奔腾,飞针全部被击落,就在这时候,寒凝江仿佛听到一丝喃喃语,像是在念动咒语,须臾片刻,他的脚下忽然腾现出一张黑se的巨爪,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况下缠绕着他,将他紧紧缠住,一支支飞针飞速地扎进毫无挣扎之力的他上,他感觉周变得麻木,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呜呜呜……一群兽皮遮的壮汉发出奇怪的声音,跳着冲进来,他们皮肤漆黑,头戴羽毛扎成的帽子,前挂着一串串骨头首饰,脸上涂着五颜六se的se彩,手持标枪和吹气筒,发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时,一个个露出洁白的牙齿,围着他们又跳又欢呼。

    迷迷糊糊中,寒凝江感觉自己被一群人抓住,他大脑一片空白,连活动一下手指头都成了奢侈,一直动弹不得,似乎感受到炙的气息,他想要活动周,好几次都只是徒劳无功。

    努力地睁开疲惫的双眼,头一次才发现,睁开酸软的眼睛是如此费劲,他没有妥协,用尽了力量,终于,他的眼睛睁开了。

    刚刚睁开眼睛,他愣了一下,自己被反绑在木架上面,不止是他,包括李晓赵虎他们,他们被分开绑着,面前是一堆燃烧的篝火,四周站立着一群用树叶遮的黑人,他们手持标枪,在那里又唱又跳,围着一个高高的木台,看向高高的木台,寒凝江看向木台的目光突然间收缩,转变成怒气。

    南宫小雨被反绑在木台上,眼神空洞,愣愣地只在落泪,木台下,那些怪异打扮的人抱着干柴,堆在木台下面。

    队,队长,你终于醒了。发现被五花大捆绑的寒凝江醒了,壮汉赵虎快要落泪了。

    寒凝江挣扎了一下,却使不出力气,只好作罢,看到他们都已经清醒,他无奈问道:你们都没事吧!

    死不了!李晓依然在那里挣扎,闻言也只是应了一句,接着挣脱,捆绑之物只是一种青se的藤萝,却很坚韧,无论怎么用力也是徒劳。

    我功力被封,连一层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寒凝江神黯淡,被那些土著用用麻醉的方式抓到,他堂堂的古武脸上无光,最让他接受不了的那个潜伏的对手,若不是他从中作梗,哪能这么容易抓到他。

    我更惨!一提到功力,李晓惨兮兮地道:我现在软绵绵的,除了还能说话,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唉!这是什么藤子,怎么这么牢固。

    就在这时,这一群人发出欢呼声,所有人的目光充满了期待,不分男女老幼皆欢呼不已,嘴里念着些奇怪的音符。

    这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他一手拿着一支木杖,另一只手持着着一个水晶骷髅,这老头披着兽皮,戴着长长的尾翎帽,脸上涂着se彩斑斓的颜se,脖子上吊着一串雪白的骨头,他走近寒凝江,让寒凝江惊异的是他无法看透这老头的实力,瞬间他明白过来,自己究竟是被谁所擒。

    呜哧哇!呜哧哇!老头指着木台上的南宫小雨,对着众人欢呼着道:呜哧哇!

    呜哧哇!呜哧哇!呜哧哇……众土著欢呼雀跃,配合着发出声声高亢的呼唤。

    然后,老头指着寒凝江,对着众人喊道:希里哇!希里哇!

    呜呜,希里哇!希里哇……所有人跳起来,欢呼着,早有人搬来一口口土锅,那是用泥土烧制成的土锅,足于容纳一个人在里面,这种大锅不多不少,刚好是六口。

    完了!这边,李晓一副垂头丧气地叹道:还用说吗,我们只怕是他们的食物了,他们是非洲食人族。

    食人族!赵虎突然发现角落里有一堆骷髅,吓得他冷汗哗啦啦而下,完了,这真的食人族啊!刚出虎,又入狼窝,唉!

    队长,我们……叫刘华的小战士也是被吓了一跳,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看见如此恐怖的死亡,这不,那个老头用水晶骷髅对着寒凝江一指,早有人一拥而上,架起寒凝江,把他放进土锅当中,土锅里面全是水,里面还有一些香料,特别好闻。

    看来我们成了盘中餐。这个时候,寒凝江反而无比冷静,他无法解除上的麻醉,却要冷静对待。

    俺想不到会落到这般田地。赵虎也被抬进土锅里面,他还喝了一口清水,道:他娘的,老子任务没有完成,却做了食人族的食物,这分明就是清蒸。

    可怜的是那个小姑娘啊!李晓哭丧着脸,道:失去了心中的主力,死亡已经不在可怕,你们看看,她一直在落泪,却没有丝毫恐惧,这孩子……

    猴子,你少说两句吧!寒凝江还是依旧,他淡然地道:这孩子,只怕用至深啊!你们一个个就闭嘴,不要说她好吗,这一路上,苦了这两个孩子了。

    呜呜呜!李晓突然放声大哭道:连两个孩子都保护不了,我配当什么狼牙战士,我配做什么后天武者,我什么也不是。

    寒凝江微微一叹,想到寒小轩的那份决绝,他幽幽道:我何尝不是一个废物,连亲人都保护不了,反而成为拖累,我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

    他的内心在呼唤,在决定一定要把南宫小雨保护下来,可是周使不出任何力量,他恨,恨自己过多的骄傲和自负,体内运气丝毫不存在的真气,打算拼死一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寒小轩的救命之恩啊!

    队长,我是个废物,真正的废物。眼睛沾满了泪水,李晓还是第一次这么认为自己有多么的废物,他一直没有今天这么强烈的渴望着,对实力的渴望。

    猴子,我们下辈子依然是好兄弟。赵虎差不多是从嘴里吼出来,最多的吓得小孩躲到大人的怀里,这时候,有人抬起土锅,放到泥土搭建的灶台上,下面堆着木柴。

    呜哧哇!呜哧哇!呜哧哇……这群食人族簇拥着老头,围着木台跳起舞,老头绕着木台,嘴里念念有词,那是一种古老的咒语,在他的念动下,篝火升腾起一道道腾飞的火焰,他举起水晶骷髅,将火焰尽数吸收。

    寒凝江心里一阵破骂,刚刚凝聚的真气突然间奔溃,他好不容易才凝聚出微微的一点,本来打算是疗伤,解除上的麻醉,可是老头的那个祭祀害了他,他脸se苍白,眼睁睁看着老头喃喃语,气愤地怒吼道:你们这群畜生,有种来吃我啊,别难为一个小姑娘。

    老头似乎没有听到,也没有一个食人族理会他们,此时老头带着族人跪在木台下,不断地在膜拜,所有族人无一个站着,全部恭恭敬敬地低下头颅,像是在拜某个神灵。

    就在这时,一阵地动山摇,天空风云变幻,老头面se大喜,露出雪白的牙齿,他一手持木杖,一手持水晶骷髅,放声地吟唱,那水晶骷髅发出刺眼的光芒,在他们眼前逐渐脱离老头的手心,越飞越高。

    南宫小雨丝毫不为所动,她流着泪,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没有恐惧,没有惊慌。

    呜哧哇!蓦然,只见老头的手里升腾起一团火焰,那火焰是蓝se的,从他枯藤般的手里升出来,他对着天空吟唱,将火焰一投,蓝se火焰飞向木台下的木柴。

    不……李晓,赵虎,寒凝江他们都惊叫而出,可惜已经晚了,那火焰沾之既燃,蓝se的大火转眼吞没南宫小雨。

    咻咻咻!忽然间,一个影飞而来,扑向高高的木台,先天真罡大放,蓝se火焰尽数熄灭。

    再看高台上,他小的子此时显得拔如松,他微微一笑着叹道:短短的三个小时,你们竟然遇到食人族,恭喜你们啊大叔。

    小轩,呜呜呜……被解开藤蔓捆绑的南宫小雨紧紧抱着寒小轩,她半跪着,眼眶泪涌出,她真的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这可的小男孩。

    小朋友,快来救叔叔。这边,李晓撕扯着喉咙放声喊道。

    俺相信你会没事的,嘿嘿。这是赵虎的声音,赵虎也好不到哪儿去,眼睛红红的。

    寒小轩拍拍南宫小雨的玉背,安慰着道:姐姐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飞越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