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非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尘飘 书名:飞越星空
    大家可以加入qq122764280我在这里欢迎大家光临。。。。。。。。。。。。。。

    古树遮天蔽ri,长满了青苔和一些奇怪的植物,藤萝缠绕,鸟声不绝,带毒的荆棘生满了整个角落。

    这里是非洲原始丛林,在尼罗河的中游一带,此时,沉寂被很快打破。

    队长,都三天了,我们还没有走出去。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砍刀,砍掉拦路的荆棘,迷彩服男子一边抱怨一边用力砍着,他手臂强劲有力,刀锋所指,荆棘断裂,他背着背包,脖子上挂着一把k47,戴着钢盔。

    是啊队长。走在这名男子后面是一位雄壮的高个子,他扛着一把长风重狙,脸上涂着彩漆,看上去像是一头灰熊,他饶饶头,笑着道:俺也觉得好闷,到现在只剩下我们六人了。说完面露悲曲之se。

    他们所称呼作队长的人是一个野战队迷彩服的青年男子,即使现在是灰头土脸的,也遮不住他的帅气,他两眼烔烔有神,特别雪亮,像是一把利刃,他没有戴头盔,腰间别着一把沙鹰,戴着露出指头的皮手,腿上各绑着两把56式三棱军刺。

    一行有六个人,都是作行军作战的打扮,这名队长神冷静,他的背包比别人还要沉重些,走起路来虎虎生威,眼神特别让人信服。

    猴子,探好你的路。这名青年男子发话了,他打量这密林,道:虎子,你的狙击在这里好像没有用。

    队长,说什么话呢。壮汉提着长风狙击,不满地道:我赵虎不是吹牛,在我们军营里面我的枪法数一数二,我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开路的男子也凑合着道:我李晓不才,枪法绝对胜过你。

    呸!你那是打手枪的水平,还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赵虎粗犷声鄙视道:去去去,待在一边打你的手枪去。

    咳咳。队长轻咳了一声,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在他们当中,只有队长打手枪,一时间气氛有些不对劲。

    李晓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憋得脸se发紫,那个赵虎却是一根筋,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中伤了自家老大。

    还是李晓看气氛不对,赶忙出来调和,他说道:我们参加这次国际xing军演,已经失去三位弟兄,而且是三天内。

    队长很沉重地道:我们没有与其他国家的队伍撞见,就失去三位兄弟,这片丛林危机四伏,大家要做好心里准备。

    怕啥!赵虎狠狠地道:就算是刀山火海俺也不怕。

    其余三位也点头示意,并不感到害怕,他们可是千里挑一的特种兵,心理素质够硬,青年男子很满意,他道:我们没有退路了,此次军演我们不能带任何通讯工具,包括指南针,但是我们必须走到终点,在那里有我们的接应人员,还有,第一个走到那里的军队将会获得第一名,成为特种兵之首。

    队长,我们一定要拿第一名。李晓坚决地道:一定,这是荣耀,我们可不要输给那些孙子。

    队长冷笑道:机会给了我们,看的是争取,同时大家应该明白,从进入这片丛林开始,生死各安天命,这是一种竞争,我们如果暴露,那些野兽是不会放我们走出去的。

    人心险恶啊!李晓感叹道:我们不但要防止随时出现的危机,还有防止他们,真是的。

    知道就好。对于李晓听得懂所说的意思,队长很是满意,他的目光不停地扫视这周围的环境,特别的还提醒道:大家把声音放小一些,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队长真是多疑。李晓不以为然地走在前面,地面的植被越发茂密,他并没有多加注意,只是一味地向前走。

    走在前面的李晓很快发现眼前斜挂这一根墨绿se的藤蔓,大约有五米长,拦住了去路,不由分说,砍刀横劈而下。

    小心!队长一声怒喝,可是还是晚了一步,那藤蔓突然移动,最下端蓦然间张开,那是漆黑如墨的巨口,闪电般咬在李晓的手臂上。

    啊!李晓当场跌倒在地面,手足抽搐,口吐白沫,队长拔出军刺,雷霆出击,那军刺狠狠地刺穿那条毒蛇的七寸,将它订在树上,那张开的毒口漆黑无比。

    就在这一瞬间,李晓的那只手立刻浮肿起来,可把队友们吓得够呛,一个个围着李晓却不知所措,队长也蹲下,发现李晓已经神志不清。

    猴子,你不会有事的,不会!赵虎一边帮着李晓擦着嘴上的白沫,快要哭出声来,其他队员也是一脸愁云,焦急不已。

    这是……黑曼巴!有队员立刻认出这条蛇的份,要知道黑曼巴可是著名的毒蛇,捕获猎物时可以让猎物当场丧命,人如果被咬中没有蛇毒血清的况下,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因为此蛇几乎在每次攻击都会注入足以致命的毒液分量。临报告显示被咬者最快可在30-60分钟内死亡。

    黑曼巴蛇又称黑树眼镜蛇,是第二大的陆生毒蛇类。

    在毒蛇中,长仅次于眼镜王蛇。其名字中的黑字是形容其乌黑的口腔而非棕或灰se的体。

    队长,怎么办?赵虎看着心疼,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转眼就变成这般模样了。

    我也没有办法!队长很是痛苦地道:我不懂医术,怎么救他,再说他是被黑曼巴咬伤,我已经无能。

    不!赵虎哭着道:会有办法的,会有的,队长,我们……

    我无能为力。队长凝重声吼道:被黑曼巴咬中只有死路一条,我们能做的只有提前结束他的痛苦。

    不可能,不可能这样。看着李晓渐渐变得无力,周越发变成漆黑,赵虎无法相信,他不敢想下去接下来该如何面对。

    走开。队长踢开赵虎,抽出军刺,对着李晓的口却一直下不了手,其余三人都偏着脸不忍心再看。

    就在队长的手上一用力,快要结束李晓的生命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嬉笑声,叔叔,你们在做什么?

    四人不约而同地朝上方看去,在高高的树梢上面,坐着一个小男孩,在小男孩的旁边,还有一位妙龄少女,不用说,正是寒小轩和南宫小雨,他们被气流送到了非洲,正好降临在非洲原始丛林。

    在这个荒芜人烟的丛林突然出现两个人,而且是华夏人,一时间四人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候,寒小轩拉着南宫小雨的手,轻飘飘地从树上跳下来。

    小心……队长被这突然间的动作吓得不轻,十多米高的地方跳下来,这分明很危险的。

    他正要准备去接住他们,却在此时,寒小轩带着南宫小雨降落的速度平缓缓的,就像是落叶一般。

    松开南宫小雨的玉手,寒小轩走向队长,对着他微微一笑,队长看着寒小轩,他的目光突然一缩,愣愣地看着寒小轩。

    寒小轩蹲下,看着中毒的李晓,他的手散发出美玉似的光华,轻轻搭在李晓的口。

    队长……赵虎正要阻止寒小轩,却被队长给及时拦住。

    队长轻声道:别闹,这小男孩,我看不出他的深浅。他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他是后天九重的武者,却无法看清寒小轩的实力,这个他看着很有亲切感的小男孩,周散发出丝丝灵气。

    可是他……赵虎还没有说完,他已经被镇住了,只见李晓周玉光大放,肤se渐渐恢复正常,浮肿的地方也在消散着。

    南宫小雨在一边默默地注视,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一群军人,她只是看着寒小轩,目光有些敬佩,有些欢喜,更多的是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忽然,李晓翻跳起来,这一举动让当场震惊,他却像没事似的摇头晃脑,对着队长笑道:队长,我突破了,现在我是……

    后天五重。寒小轩提醒着道。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寒小轩没有说话,南宫小雨却把寒小轩护在后,反指着李晓,喝道:你这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轩好心地救你不说声谢谢就罢了,还这么凶他,早知道让你死被毒蛇咬死算了。

    我……李晓被这声喝给震得不轻,看着寒小轩,一脸的敬意,对寒小轩他鞠躬道: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去见阎王了。

    呵呵,猴子没事了。赵虎上下打量着李晓,笑得无比憨厚。

    去去,一边待着去。李晓推开赵虎,向寒小轩一鞠,却被寒小轩闪开。

    不要太客气了,我会受不了的。寒小轩笑着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但是我还要谢谢你,是你让我突破。李晓也笑着,轻轻拍了拍寒小轩的肩膀,道:我以为我再也无法突破呢,现在好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了。

    队长一直看着寒小轩,这让寒小轩很不自然,他问道:叔叔,你看着我做什么?这个叔叔给他一种亲切感,很亲切。

    你叫什么名字?队长很和蔼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可的孩子。

    那晓寒小轩反而问道:那叔叔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李晓,赵虎以及其他三位士兵都毫无顾忌地笑出声来,被队长一瞪,一个个连忙噤若寒蝉。

    叔叔不怕你笑话。队长摸着寒小轩的头,被寒小轩给闪开了,他好笑着道:叔叔姓寒,寒冷的寒,名凝江,你可以叫我寒叔叔。

    寒小轩惊喜地道:叔叔,我也姓寒,寒冷的寒。

    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寒凝江道:那太巧了,对了,你叫什么。

    寒小轩,大小的小,轩辕皇帝的轩。寒小轩介绍着道。

    寒凝江抱起寒小轩,笑着道:那你爸爸……

    我没有爸爸,只有妈妈。寒小轩很自然地道:我跟妈妈姓寒。

    好像会知道寒凝江接下来的话,寒小轩很得意地道: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妈妈叫什么名字呢,虽然你也姓寒。

    寒凝江……

重要声明:小说《飞越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