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入玄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偌尘飘 书名:飞越星空
    我说过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真的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我在屋顶睡着了。寒凝萱极力向一脸妩媚的苏媚解释着这一经过,不过苏媚的问题让她很是无语。

    苏媚环抱着寒凝萱的雪白脖颈,催促道:我不管,不许你吃独食,快快招供你用了什么化妆品,怎么变得这么快,你看这皮肤这么的白,这上这么香,嗯,这是什么花的香味,这么好闻,为什么以前没有见过呢?她也迷惑不解,要说闺蜜上的香味比那些香水还要好闻,有种大自然天然的香,感觉如兰似麝,比兰花的轻轻幽香还要迷人,她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根本忽略了她双手环抱寒凝萱的姿势极为暖昧。

    你这个se女,真不知道什么人敢要你。寒凝萱轻轻推开苏媚,玉手揉捻着一丝柔和的发丝,实话实说,我真的没有用什么化妆品。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以后就嫁给你的儿子。苏媚毫不顾忌地笑得花枝招展,前那一对饱满鼓得高高的,声笑着道:你看啊,你的孩子还没有生出来,谁敢要我呢?

    你这个se女,我先去休息了。寒凝萱才不打算在这件事上面和她纠结,她打算回房间好生休息一下,整理今天所有的思绪,有道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总不能这样过吧。

    她的好闺蜜有一次抱住她,信誓旦旦地对她开玩笑时说,萱萱啊,你长得这么的俊俏,如果我是个男要把你娶回家不可,只是可惜我是个女的,要不这样吧,你生的孩子也差不到哪儿去,干脆让你孩子娶我算了。

    好吧,看在你每天都刻苦专研,认真工作的份上,我决定把我家孩子许配给你。寒凝萱装作很认真的表半开玩笑地道:前题是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你的梦想暂时不能实现,只有不断地努力为我打造出一家让全世界都颤抖的势力才是现实。虽然她实力有所进步,她不会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她有自己的新事业有自己的新力量,这是她重新崛起的助力,马虎不得,同时也很幸运在人生路上认识了这位可以吐露心声的好闺蜜。

    好吧,你得照看好我的好老公,千万别把他给弄夭折了。苏媚极力忽列掉她后面的话,她了解她,在她遭受过人生的一大打击后她变了,变得特别的强势和倔强,要做的事不达到要求誓不罢休。

    温馨而又幽香的房间,那些木架上面摆着的书籍,还有那些汉白玉雕刻的玉美人栩栩如生,玲珑多姿,是暖se的席梦思,带着淡淡的紫se,她微微倾斜着绰约多姿的躯,进入梦乡,那眉头不是轻轻蹙起,白玉般柔嫩光滑的手掌紧紧抓扯着被子,真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不要嫁人,我要zi you自在的生活。雪白衣裙的小女孩对着面前的一对男女怒吼着,那男的着军装,神严肃,他旁的美妇人紧抓着男人的手,不让他因为愤怒而伤害到女孩,即使如此,他的拳头还是紧紧地揣着。

    军装男子尽量保持不让自己怒吼爆发出来,和颜悦se地对小女孩道:凝萱乖,只是定亲而于,谁会让你嫁人呢,你可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怎么会舍得。

    你骗人!小女孩脸如薄霜,冷冷道:我才不和那个姓赵的定什么娃娃亲,要定你自己去定,告诉你那姓赵的就是个废物,现在是以后也是。

    你·······军装男人勃然大怒,怒声道:你才多大,这是大人的事,我是你父亲,想让你做什么你都得听话,否则你休想在以后的ri子让我帮助你,要知道没有我的话你什么也不是,帮你定了门亲事不止是门当户对,还为了你的将来做打算。

    面对着父亲愤怒和咆哮,她毅然向前一步,冷声道:我要zi you,我只要zi you,你根本就不需要管我,我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被你牵着线的木偶,说真的,没有谁可以配得上我,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会配。她的声音说不出的清脆,振振有词,还透露出她的强势,尽管她才有十岁

    滚!我没有你这种不听话的女儿,有你这种女儿不如没有,为什么就不听从大人的安排?军装男人气极,一巴掌狠狠地往楼梯间的大理石扶手拍去,轰烈声中大理石扶手破裂,纷纷扬扬石灰纷飞,军装男子的手犹如熊掌穿透大理石,连连拍了好几掌,旁的美妇人一声惊呼,慌忙抓住他的熊掌,用眼光瞟向女孩使着眼神。

    小女孩对于美妇人的眼神毫不在意,冷声还击道:听从安排?不!我不是你的兵,反正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大不了你一巴掌把我拍死算了。

    萱儿别说傻话。美妇人焦急地喊道:你们父女俩怎么就是个冤家,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不行吗,至诚哥,你最疼萱儿了,不要伤害她好吗,求你了至诚哥。

    好好好,你不滚我滚。军装男子轻轻拂开美妇人的玉手,冷哼一声转大步向着门外走去,连头也不回一个。

    画面转变,古se古香的西方建筑群下,那些不同肤se的学生们都围绕成一个大大的圈子,只见一位金se头发的青年手持一束一朵艳的红玫瑰单膝着地,他很英俊,高高的鼻梁和蓝se的眼睛,再加上他和颜悦se的笑容和绅士的风度翩翩,不知迷倒多少花痴少女,在他的面前是一位东方美少女,她白裙如雪,冷如天仙,神se没有任何的喜se,反而是千古不化的寒冰。

    亲的萱,我你,不管在现实还是在我的梦里,你都是我最美的天使,如果让我选择的话,请答应我,接受这一朵代表的花,尽管它没有你漂亮,但是你放心,你是永远的东方女神········青年男子绘声绘se地用他那富有磁xing的声音表达出他对少女的慕。

    少女有着天仙的容颜,胜过冰山雪莲花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她冷冰冰地鄙视着这名男子,轻声道:你知道什么叫吗?

    萱,我你,真的,自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深深上你,上帝可以见证,我们········

    住口!少女冷冰冰地打断男子的滔滔不竭,轻鸣声中仿佛是世外仙吟:轻易的许下若言是发至肺腑之心吗?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说出口的吗?你懂得什么叫什么叫?那是真实的吗?我说过在我的心目中你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尘,你有什么权利说我。

    你·······男子抬起头的时候,那孤傲的倩影早已经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下面,他手上的花也沉重地坠入地面,他知道那少女不会是他可以期盼的,她就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冰冷孤傲,又高贵得让人高不可攀。

    雪花飘飘,飞飞扬扬是诗意般若因柳絮因风起,大地上面堆积着一层雪白se,这是来自北方的雪,大气磅礴不失雪花的柔美和飘扬,雪在下雪在飘,看银花万里冰封,那是寒冰仙子翩然降临凡尘。

    在这个雪的王国里如梦似幻般的盛放,一时间所有的建筑都蒙上了银se一片,雪花静静地飘啊飘,树上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多姿多态,街道上的路灯也戴上奇异的高高棉花帽,十字路口没有行人,少不了寒风瑟瑟,即使是加上棉衣,也抵消不了冬天应有的寒冷。

    在这个十字路口,四位青chun少女对峙着,她们每一个都是绝代风华,高贵而又天生丽质,寒冷的天,她们的上都是最为价高的天山雪貂皮衣,在这个时代,这些可以说是奢侈品,足够让一些人奋斗一辈子也无法买到的东西。

    胡倩,王华雪,慕容水晶,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十六岁的少女那仙子的容颜冷冽得如一层寒霜,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冰冷的双眸凝视着眼前的三位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女,冷声道:公司是我们一起创办的,现在我的所有股份都没有了,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四位美少女都是那么地美,但是她们却是站在对立的一面,那材高挑,姿态盈美的少女站在另外两位少女的前面,她就这样看着清冷的少女,美眸弯着好看的月牙状,樱红的小嘴唇微微抿起,笑得那么的倾国倾城,举手投足间那么的神态自然,那是洛河女神的轻盈盈,又是水莲花不胜的羞,笑着道:萱萱,你输了。

    少女的玉手轻轻揉捻着她凌乱的华发,注目着她们,冷笑道:是啊,我输了,输给你们······我的好姐妹。

    说些什么呢,萱萱公主,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们赢了。高挑少女的后,那媚的少女盈盈一笑百媚横生,露出晨曦的笑容道:这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你可记得我们的约定?

    胡倩,你少说两句好不好。另一位少女抓住叫胡倩的少女,她端庄文雅,给人一种书香门第的味道,文静娴熟,就连她的声音也极为悦耳动听。

    华雪妹妹,你可不要因为动恻隐之心而心慈手软。媚少女胡倩反而对阻止她的少女笑道:你还是不了解我们的萱萱公主,她输给我们可不见得会妥协,对吧萱萱公主。

    少女挽了挽揉捻得整齐的华发,轻轻地笑着道:我们当时的约定是如果谁先离开公司,就得无条件放弃公司的一却,离开京城,十年内不许踏入京城半步,这个约定我还一直以为是姐妹们的玩笑,不过过了今天以后我就得离开公司,离开你们。

    高挑少女也是温和地笑道:是啊萱萱妹妹,你很早就和寒叔叔断绝父女关系,脱离寒叔叔的掌控,只不过这毕竟是京城,你又怎么逃得出寒叔叔的监视呢,对你而言离开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谢谢你的好意,我早就想离开京城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慕容水晶,十年以后再见面,我会给你们每一个人一份最好的见面礼。少女已经不在是寒霜的冰冷,她笑起来比三位少女还要美还要倾国倾城,仿佛她不是失败者而是高高在上的成功者,但她明白自己已经输了,不过输了又怎么样,她还活得好好的。

    慕容水晶笑着道:那我先谢过了,放心,还有一个约定我们还是会遵守的,只是你一个人到外面无依无靠不遵守诺言也是有可原,我们不会怪罪你的。

    胡倩也附和着对少女道:要是你真的耐不住寂寞,就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吧,不要对我说你看不上男人的虚伪和无耻。说完露出祸国殃民的明媚笑容,她是一个天生媚骨的女子,举手投足间媚到人的骨子里,让人不得自拔。

    少女很是无所谓地眨眨眼,很自然地一转,向着前面的路走去,茫茫白雪覆盖了成千上万的房屋,淹没着一栋栋高楼,她的声音轻盈盈地传到后:还是那句话,没有谁可以配得上我,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会配,你们也好自为之,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们之间的战争不需要任何人参与进来,包括你们以后所要依靠的男人,希望你们遵守若言,不要让我太过于失望。

    三女目送她越走越远,消失在她们美眸中的时候,王华雪有些不自在地叹息道:我们这么做,何许是个错误,她不是我们可以········

    请注意你的立场,华雪,这就是现实,我们只是战胜一个竞争对手,以后还会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宵小之辈,我们只有战胜他们,就像她,自以为是的女人。慕容水晶冷冷的眸子里流露出嘲讽和一丝不屑,是的,她胜利了,战胜一个她的好姐妹,一个无论智慧还是武力都超越她的女人。

    她们不知道的是因为她们的背叛,她成长了,用她的智慧很快在南方悄悄的崛起,一家以化妆品生产销售为主体的公司出现在南方,当然,这家公司的诞生并没有被京城的几个人所知,因为这家公司总代言人是苏媚。

    梦还在,此时的梦是无限的星空,她孤伶伶一人站在星空当中,一望无际的璀璨星辰,脚下,上方,前后左右都是不见尽头,她上穿着的淡紫se睡衣,曲线玲珑不失绰约多姿,她不悲不喜,没有恐惧,只是展望着星空的美丽和巨大的魅力。

    她看到一束疾she的彩se流光划过遥远的星辰,拖着绚丽烂漫的长长尾巴,转眼间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探出白暂的玉手,那道流光灵xing般停落在她的手心,入手柔软润滑,仿佛是自己上的一部分,寒凝萱还可以透过华丽的光芒看出手上的光芒是一颗珠子,散发出美丽的华丽。

    咻!珠子脱手飞出,寒凝萱暗叫可惜的时候,突然只见脚下的星空一变幻,出现另一幅画面,脚下是西湖雷峰山别墅小区,她一个人静静地,仰望着看似宁静的星空,别墅的露天台上,一桌一椅,桌子是雪白的圆形椅,椅子是紫藤椅,桌子上面有一个玻璃高脚杯,一瓶60年的路易十三葡萄酒。

    这是········我她震惊不已,她看到了她,看到她自己的忧愁,看到自己的醉意,看到自己······自己何时不是如此,只是这是梦中吗?她在星空中看到自己在一个人悄悄哭泣的时候,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多愁善感了,她埋在双膝的头没有抬起来,轻微的抽泣声是她在一个人的时候悄悄的释放,她没有发现天空的变化,在万里苍穹,比彩虹还要绚丽,比太阳还要刺眼·······一颗小到像小孩子玩的玻璃珠大小的绚丽珠子划破云层,轻轻地飘落,最终,它落到玻璃杯中,散去一的se彩,说来奇怪,蓦然间万里云彩消散一空,留下来的只是那不变的黑暗星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啊········当她看见自己拿起酒杯,喝下那一杯葡萄酒的时候,她在星空中双手捂住口,她把那颗珠子给吞到肚子了,一颗可以说是来历不明,以她有着一面之缘的珠子。

    啊!她翻坐起,抚摸着柔软的小肚子,一手按下头灯开关,灯亮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是个什么心,一个梦境可以说是梦到她的曾今,最让她难以理解的是她吞下了那颗神秘的珠子,蓦然想起自己的肌肤突然变得比以前还要白嫩细腻,容颜更加绝美动人,古武突破到九重先天之境,突破可以说是轻轻松松还无任何阻隔,想到至尊容易之极。

    闭上眼睛,沉入神台,感应着体内的神秘珠子,在她的小腹处,神秘珠子散发出绚丽的光华,滋润着她的周,她可以感应到自在不断地变化着,首先让她感应到自己可以说是脱离世俗,变得飘逸如仙临红尘。

    是福还是祸,你能告诉我吗?手心感应着神秘彩se珠子所在的位置,绝美的脸上露出丝丝羞怯,这个位置是?

重要声明:小说《飞越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