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噬心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雨涵夜行”道友688起点币捧场助阵!谢谢!)

    古老的昆仑山关隘,这里是断绝中土与塞外蛮荒恶地的关键所在,在南北纵横数千里的昆仑山脉有三个可以直通关内的关口,以前的御天关在汉朝时已经破败,丝绸商路上的玉门关由于西方异族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也渐渐落败。

    在昆仑山东南部茶马古道上,还有一个著名的关隘,叫做飞龙关。

    飞龙关往西便是一望无际的昆仑山脉,往东着是麒麟山脉的西南部,往南是峨眉山脉的最西端,往北则是西方第一大城金石城的所在。

    飞龙关可谓是扼天下咽喉之所在,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中土抵御外族的重中之重。

    这里汇集了走私的商贩,犯罪的逃犯等一切你可能想到的人类。

    在飞龙关东北便是是当今大明朝镇西大将军朱龙虎的大营所在,由此也可以看出飞龙关对于中土的重要

    飞龙关内有一小城邦,叫做宝城,这里是走私朝廷野生动植物的最大地下贸易市场。

    空相,不,此刻不应该叫他空相,他在数月前已经还俗,此刻他又叫回了出家前的俗家本命李八斤。而这个称呼是江海清的专有的。

    据说,这胖子剩下的时候足足有八斤重,当时在四里八乡确实轰动一时。

    “八斤,这一趟我们赚了多少?”宝城的小酒馆中,江海清伸着脑袋。眼眸中精光四

    空相点了点手中的银票,嘻嘻笑道:“足足六千两!”

    边的诸葛流星道:“就那几根破木头我们就赚了六千两?看来以后我们都会成为大财主了!”

    三人合伙做生意向来都是平分。前阵子往南疆走私私盐和绸缎玉器,着实让三人发了一大笔横财,这三个不要脸的家伙仗着自己在中土是名声,先是去找他们一直鄙视的三姓家奴上官云鹤,弄了好几万斤私盐。然后又恬不知耻的去找苗族族长销账。

    因为三个家伙带来的都是南疆现在紧缺品,苗族族长压根就不管这些东西哪里来的,竟然与三人合伙高价倒卖给其他四族,赚的是盆满钵满。

    这几天又开始走私昆仑山的金丝楠木,要知道金丝楠木从几千年前就是皇家专属木头,普通人家就算私藏一斤楠木就要杀头的。

    这三个家伙从昆仑山弄了七八十根大楠木运到宝城,一转手竟然赚了六千两,完全是口手白狼。

    三人每人分了两千两银子。李八斤笑眯眯的点着银票,正在幻想以后大富大贵的时候,边江海清忽然咳嗽了几声,然后伸出手。

    空相表一僵,道:“这……这也要上缴呀?前阵子我们倒卖私盐赚的几十万两银子都被你霸占了,区区两千两银子你也要?”

    江海清抢过银票,道:“男人有钱就变坏,我替你保管着。需要用钱的时候我会给你的。”

    “我现在就需要!”

    “诺,给你……”江海清美滋滋的将银票收好,然后从钱袋子中拿出了三四两的散碎银子丢给了他。

    诸葛流星低声笑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空相十分郁闷,将三两银子揣在怀中,喃喃的道:“江扒皮!江扒皮!”

    “你说什么?”江海清面色一寒。

    “没,没说什么!”

    三人在酒馆里喝了一会儿酒,半晌后,诸葛流星道:“大和尚。前李师师传音过来,说要去什么众神墓地隐居避世,你们两口子到底统一了意见没有?”

    空相道:“流星,你是怎么想的。”

    诸葛流星道:“我能怎么想?我的理想是在人间做土财主,根本无法适应隐居的生活,而且……我现在还单着呢,总得在人间解决一下终大事的问题……”

    空相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乘着年轻多赚一点钱,以后老了我们再找老大隐居也不迟。”

    江海清道:“就是就是,真是想不通元少钦李师师他们是怎么想的,还不到三十岁就学人间玩隐居,花花世界他们真的就不眷恋?”

    “人各有志……”空相话说到一半,忽然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了小酒馆的大门处,此刻正走进来一个穿灰衣头戴宽大斗笠的男人,因为斗笠有点大,而那个男人压的又低,是以别人很难看清他的样貌。

    不过,令所有人侧面的是,在那个男子的肩膀上既然趴着一只雪白的狐狸,那狐狸全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色,眼珠中充满着狐狸一族特有的让人悲伤落泪的神色。

    让空相等人吃惊的是,那只白色的小狐狸的股后竟然拖着七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七尾天狐!

    江海清皱眉道:“这男人是什么人,竟然带着一只七尾天狐,没听说世间还有七尾天狐的呀。”

    空相摇摇头,道:“还有一个,白素。”

    他站起了子,走向了那个男子,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空相的走来,刚进来就转离开。

    “站住!”空相大叫一声。

    那男子走到街上听到后空相的断喝之声,子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腾空而起,向的西南方。

    “哪里走!”空相御空飞去就追。从后跑来的江海清与诸葛流星二话不说也追了上去。

    半空中,江海清大叫道:“怎么了?这个人是你们仇人呀?”

    诸葛流星叫道:“不算是仇人,这人极有可能是老大的哥哥元文华在!”

    “元文华?”江海清并没有见过元文华,以前倒是听两人讲过一两次,也没有多在意。

    三人一直追着前面的那个灰衣男子进入了昆仑山的深处。周围群山缠绕,因为这里比较靠近南部。不时有冰山在脚下掠过。

    大约追逐了一个多时辰,在一处冰山脚下,那个灰衣男子落了下来,抱着怀中的七尾天狐看着三人,沙哑的道:“三位朋友。在下与你们素昧平生,为什么要追我?”

    空相道:“那你为什么要跑?”

    男子道:“你们追我我自然要跑的,现在天下群魔乱舞,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诸葛流星走上前,那男子做出防御姿态,诸葛流星忙道:“你怀中的狐狸是不是白素仙子?你是不是元文华?”

    “白素?元文华?”男子嘴角动了动,道:“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元文华,听都没有听过。”

    三人也都没有见过元文华。当年在临安城的时候,空相与诸葛流星去北面捉僵尸了,回来的时候元文华已经被朝廷的人接走。后来在神山之上,元文华也去的,却没有碰过面。

    空相道:“你不是元文华?那你手中的七尾天狐是从哪里来的?”

    “七尾天狐?这是我无意中遇见的小狐狸,不是什么七尾天狐。”

    空相自然是不信,如今天下只有白素是七尾天狐之,可更加让空相感觉到疑惑的是。白素千年修行,早已经变幻为人,这只狐狸要真是白素为什么还是狐狸之呢?

    江海清低声道:“应该是认错人啦。这人根本就不是元少钦的大哥,不是听说他已经死在了五年前的人间朝廷内乱之中了吗?”

    空相微微的点点头,抱拳道:“这位道友,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认错人了,就此别过。”

    三人转头就走。刚踏出两步,一股劲风忽然从后面袭来,要是换做平常人肯定挡住这一次的偷袭,可眼前三人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实战经验极为丰富,在千钧一发之时,空相不及回头,佛陀钵向后甩了出去,那佛陀钵乃是佛门千年至宝,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神器,加上此刻空相的道行远非十年前可比,已经能催动发挥出佛陀钵强大的威力。

    佛陀钵瞬息变大,无数道佛门金光从佛陀钵上腾起,轰隆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浪爆炸开去,三人顺势向前滑去,刚稳定子,一道暗红色的光芒随着那灰衣男子的影急速刺向了江海清,江海清修为比空相还高,子猛的一移,一脚踢在了那灰衣男子的手腕处,灰衣男子连连后退,就在此刻,两侧的诸葛流星与空相双双抢上,十八枚翡翠念珠与十几张茅山派强大的符箓顺势而出。

    轰隆……

    一连串的爆炸巨响之后,尘烟过后,那个灰衣男子站在距离三人大约十丈处,头顶上的宽大斗笠在强大真气能量爆炸下缓缓碎裂,露出了一副苍白的面容与一双殷红如血的眼眸。正是元文华。

    而在此刻元文华的右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柄红色短刀。

    “噬心刃!”江海清脸色巨变,喝道:“你怎么会有噬心刃?”

    元文华嘴角一勾,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有噬心刃呢?”

    江海清表凝重,缓缓的道:“十年前从神山后山的六具飘渺宫女弟子的尸体开始,人间这十年来出现多宗被挖心的少年尸体,根据昆仑派所查,这些人多是被妖族至宝噬心刃所害,看来阁下便是这十年来人间的头号重犯噬心妖人!”

    空相与诸葛流星一听这个灰衣男人很可能便是这十年来到处行凶,残杀数百花季少女的恶魔,表纷纷动容。

    元文华似乎轻笑了一下,道:“那些凡夫俗子献出心脏为的增加修为,是她们上辈子积的德,她们应该感谢我。”

    “果然是你!”空相大喝道:“我空相自认为够无耻的,可与你这个杀人狂魔相比我还算正人君子了,众生平等,你竟然杀了这么多女子,今你休想走!”

    元文华看着众人一眼,道:“就凭你们?”

    忽然,一道红光出,那噬心刃以迅雷之势扑向了最前面的江海清,江海清玉指凝结法印,一道剑光从后伸出。砰的一声打在了噬心刃上,两人法宝与本相连。顿时都被震的连连后退。

    元文华自十年前得到了白素的千年道行,因为他是人类,而白素是妖族,能量无法在体内行走,经常冷交替。生不如死,而缓解这种痛苦的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吃人心,尤其是花季少女的心脏!

    这十年来,元文华为了快速的壮大自己,已经残害了近千花季少女。不仅完全融合了白素传给他的千年道行,而且还有所精进!

    数年前,元少茹奉命下山追查此事。竟然无意中查到了这一切,可这个人是她的大哥,她没有出手,并且向所有人隐瞒了。直到半年前元少茹出阁的那一天,他才告诉二哥元少钦,让元少钦杀了大哥元文华。

    如果的元文华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圆满中期境界,还有噬心刃在手,空相等人都是小圆满中期左右的境界。单凭一个人绝难抵御。

    好在三人都是师出名门,对手中的法宝仙剑都有克制妖魔的能力,三人一起出手。竟与元文华斗的不相上下。

    元文华被三人围困,表渐渐凝重,一股股庞大嗜血的妖气从体上散发出来,所过之处地面发出滋滋的怪响。空相三人法宝尽出,尤其是诸葛流星释放出来的茅山符箓,没一张符箓都封印着庞大的能量。元文华几次想要冲出包围圈都被茅山符箓给挡了回去。

    远处,冰山脚下的一处大冰块上,白素蜷缩着子趴在上面,那悲哀的眼眸望着山谷中四人的厮杀,她的眼中缓缓的滴落出两行晶莹的泪珠,所有的错都是她铸成的,不仅害了无数家庭,还害了元文华,这位她最的男人。

    有时,她真想元文华走火入魔而死,她以死殉,以后投胎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安安稳稳的过一生。

    白素每天跟在元文华的边,亲感受着这个昔在书院里奋发向上的贫穷少年一步一步走向无底的深渊。

    修真者是顺天而行,参悟天地造化,这才是天道。而元文华十年前开始,变的越来越残忍嗜血六亲不认,甚至连双亲都死在他的手中。

    “我错了,妖神大人,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如果您真的能听到小妖的话,请您结束这一切的悲剧吧!”白素心中暗暗祈祷着。

    然后,她起,转头走向了远处,可没走几步她便回头看一眼山谷四人斗法,目光凝视在元文华的脸颊上,流着眼泪……一步一步的远去了。

    她已经厌倦了,她受不了元文华的杀戮与野心。只想在一个地方安安稳稳的生活,然后死去。

    她知道,眼前这三个正道弟子都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元文华绝不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

    元文华很强大,修为强大,法宝强大,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不懂如何控制体内庞大的能量,只是一味的使用最低阶的真元攻击,很少有节省真元的精妙招数与压缩能量的神通。

    白素给了他庞大的能量,却,没有传他使用能量的神通窍门。这是白素留的一手。

    没多久,元文华就有点捉襟见肘,面对三人的奇妙招数他就像一个空有神力的莽夫,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把握使用这些力量。

    当空相的翡翠念珠打在了他的后背上之后,他便兵败如山倒。

    “缚仙索!”江海清断喝一声,袖中忽然出一条霞光灿灿的仙索,那仙索犹如灵蛇一般在空中狂舞,元文华见势不妙,急忙御起真元想要逃走,可回头一看白素竟然不在那块大冰石了。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十年来,他的良心虽然泯灭,不可否认的是就算白素变成了七尾狐狸,他对白素的心从没有变过,不然也不会形影不离的带着白素行走天下。

    就在这一愣神的时候,缚仙索缠绕在了元文华的体上了,空相与诸葛流星从两侧快速强上,空相以佛陀钵在元文华的脑袋上狠狠的砸了一下,诸葛流星几张天雷符瞬间打上,由于元文华被缚仙索困的结结实实,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避,顿时间惨叫连连。噬心刃也掉在了山谷的地面上。

    接着,空相两人闪来到了元文华的前。双手齐出,在元文华的上连点了数十下。封住了元文华的奇经八脉。

    江海清弯腰拾起了噬心刃,脸色凝重,看着元文华已经是打昏且封住了修为,她道:“你们怎么不杀了他?”

    空相擦着汗,气喘吁吁的道:“傻呀。这可是千年来人间头号重犯,朝廷开出赏银三十万两,而且五大派都开出很多法宝神剑作为奖励,我们帮了他去昆仑,起码一人一件仙器法宝,还有几十万两银子奖励,要是杀了他我们拿什么赚钱?”

    三人为防万一,再度检查了一下元文华体内的真气。确定所有的经络全部封住后才安心,此处距离神山不过数百里,三人扛着昏迷的元文华欢欢喜喜的朝着神山的方向飞去。

    昆仑派,玉虚峰。

    玉虚峰作为昆仑派的总坛所在,极为庄严华丽,常年在玉虚峰修炼的弟子不下三千人,历代掌门都是住在这里。

    这一,玉虚大周围挤满了人。大家都伸着脑袋往里面看。

    今天,昆仑派来了三位客人,其实都是熟人。

    元少钦、玲珑、杨三思。

    大家都是来看玲珑的。这一次是玲珑第一次主动回昆仑,对于这位昆仑派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女弟子之一,她当初被逐出昆仑派时,数千弟子跪在玉虚大前为她求,可她犯下的事实在太大,最后饶她母子一命。被逐出了师门。

    半年前,元少钦嫁妹妹,开出条件之一便是让玲珑仙子重返昆仑。

    太玄真人答应了元少钦,当即颁下法令诏书,派遣三百六十位弟子将这个消息在一天之内传遍人间。

    如今玲珑名义上已经是昆仑长老了。

    大内,作陪的多是昆仑年轻一辈的俊杰,这一段时间尤其是玉虚子被李坏接走之后,太玄真人也想位列仙班,将门中大小事务全部交给了得意弟子司徒正,他则是游行天下,看看能不能打破心中最后一道壁障,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实无穷哈哈大笑道:“元老弟,玲珑师妹,好久不见……”

    元宝翻了翻白眼,道:“有多久呀,咱们刚从南疆回来没几个月吧?”

    实无穷笑道:“所谓一不见如隔三秋嘛。”

    元少茹笑骂道:“师兄,我怎么感觉你和我二哥关系不正常呀?”

    实无穷耸肩道:“如果我是女子肯定做你二嫂。”

    “你要是女人我宁愿去死……”元宝一脸笑意。

    司徒正道:“少钦,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昆仑了?要是想念少茹你传音过来就是了,我让少茹去九龙谷住一段时间。”

    元宝道:“得了吧,你现在是天下第一派的掌门,理万机,我可不想麻烦你,反正也不远,御空半就到了。这一次来主要是和妹妹道别。”

    “道别?”元少茹站起了,道:“你要去什么地方?”

    杨三思伸长着脑袋,道:“少茹姑姑,师父和几位师母还有我娘亲,无须师父等人,一起去众神墓地隐居。”

    “众神墓地隐居?”司徒正眉头一跳,露出羡慕之色。

    而元少茹却是惊喜道:“几位师母?”。

    她只听到了几位师母,后面的话她根本就没在意。

    元少茹走到杨三思的前,拉着他的手,道:“三思,你告诉姑姑,是哪几位师母呀?”

    杨三思刚要说话,忽然玲珑道:“三思,小孩子别乱说话。”

    杨三思吐了吐舌头,道:“少茹姑姑,你还是自己问我师父吧。”

    元宝等人苦笑不得,杨三思自从跟着李梦雪之后,变的油腔滑调,按照李梦雪所说,只有这样长大以后才能娶到漂亮的仙子做媳妇,为了长大后能和师父一样有很多漂亮仙子作伴,杨三思可真是煞费苦心,将李梦雪所教的东西学的炉火纯青。

    众人在玉虚大里说话,外面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了,快到午时,司徒正拉着元宝要去喝酒,忽然,一个昆仑弟子飞掠到大门口,然后疾步走进来行礼道:“掌门师兄,东海流波山江海清仙子、菩提寺空相法师、茅山派诸葛流星三人又来了。”

    “他们来了?”元宝一喜,道:“真是瞧呀。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他们,不知道李师师有没有传信给他们说了此事。”

    元少茹苦笑道:“二哥。你是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这三个家伙每到饭点就来蹭饭吃,他们现在好像在昆仑山走私朝廷珍稀野生动物,前阵子被司徒说了一番。三人倒是改了,不走私朝廷珍稀野生动物了,听说这几天在走私金丝楠木。”

    元宝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这是他们的做风。”

    下面的那个昆仑弟子道:“这次不仅是他们三个,他们还抓了一个人,说是这十年来那个噬心恶魔,来找我们昆仑派要赏银。”

    “什么?!”元宝与元少茹同时脸色一变。站起了

    在场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十年来一直残害人间的噬心恶魔就是他们的大哥元文华。

    “哈哈,司徒大哥,我们又来啦……”还没有看到三个人就听见了外面传来诸葛流星极为猥琐的声音。

    片刻后,三人拽着被五花大绑的元文华走进了玉虚大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数百年。

    在以前,玉虚大绝不是这群年轻弟子随意可以进入了的。现在不同了,司徒正已经是昆仑掌门,这数十年中。至少一大半前辈长老都羽化了,此刻的长老院已经大部分都是如同实无穷、玲珑这种年轻优秀弟子。而实无穷更是以三十三岁的年纪坐上了长老院的第七把交椅,不出三十年,他必定坐上十年前杨破天的位置,昆仑派大长老!

    “呀……老大,你也在呀?来昆仑山走亲戚呀?”三人一进大看到元宝。顿时欢喜的叫了起来。

    此刻元文华已经从昏迷中醒来,面色苍白,看着前面的元少茹与元少钦,他殷红的目光中闪烁着一股子的煞气。

    “大哥”

    元少茹跑了过去,看着元文华重伤的模样,心中忽然没由来的一阵悲伤,她深知元文华作恶多端,不被抓到也就罢了,如今被抓到,下场绝对很惨。别说天下人,单单是十年前昆仑神山的那笔血债就不够他还的。当年发现六具被挖心的缥缈宫女弟子的尸体,震动天下正魔妖三道。当时愤怒的太玄真人抓回来了方圆千里的所有妖族之人。

    元少茹的这一声大哥,让在场中除了元宝之外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元少茹,然后看向了元少钦……

    司徒正起,道:“他是你大哥?”

    元少茹收回目光,道:“是,是的……他是我大哥元文华。”

    元文华哼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更不是你大哥。”

    “算你还有点骨气。”元宝缓缓的走出,元文华忽然眼光闪烁,十年前他亲手将噬心刃捅进元宝的心脏,自从一年多前元宝忽然出现,他一直想不通元宝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元宝伸手啪的一声打在了元文华的脸颊上,献血从元文华的嘴角流了下来,他目光再度殷红起来,死死的盯着元宝。

    元宝缓缓的道:“长兄如父,我本不该打你,可这一巴掌是为了白素仙子打的。”

    元文华忽然低下了头,道:“该打。我欠素素的太多了。”

    元宝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元文华的脸上,元文华的脸在两巴掌之下快速肿了起来,整个人都摔在地上。他缓缓的站起,吐出了口中的槽牙与污血,道:“这一巴掌是替谁打的?”

    “爹娘,元家的列祖列宗。你作为元家人,亲手杀了亲生父母……”元宝没有说下去,自从他半年前从元少茹口中得知爹娘竟然是死在元文华的手中,他恨不得将元文华碎尸万段。

    元文华忽然笑了起来,道:“对,我愧对祖宗,该打……”

    “啪……”元宝又是重重的一巴掌,大内安静的连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元文华再度爬起,站在元宝的面前道:“这是为谁打的?”

    元宝看着面前这个妖气弥漫的哥哥,一字一句的道:“为了缥缈宫那六位仙子。”

    元文华不说话了,元宝再度举手又是一巴掌。

    元文华颤颤巍巍的站起。已经不再说话。

    元宝缓慢的道:“为了十年来死在你手中的女子。”

    元宝打了四巴掌后就缓缓后走到了玲珑与杨三思的边,杨三思道:“师父。他就……大伯?”

    元宝淡淡的道:“他不是你大伯,他只是一个冷血恶魔。”

    “哈哈哈……”元文华笑了起来,口中的献血快速的顺着下颌流下,看去十分的恐怖狰狞,他双目充血。疯狂的道:“才四巴掌吗?元少钦,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十年前在冰川古洞里是我杀了你,你倒大度,竟然不找我报仇。”

    此言一出,大内的人又是一阵耸动。

    “妈的,十年前是你害老大的!?亲兄弟竟然下的去手,真是畜生!”空相上去一脚就将元文华踹到在地。诸葛流星也跑上去和空相一起对着元文华一阵拳打脚踢。

    司徒正向实无穷使了一个颜色,实无穷急忙带着几个昆仑弟子将两人拉开,虽然元文华是这十年来臭名昭著的恶魔,可毕竟是元少茹与元宝的大哥,要真是当众打死面子上过不去。

    他走到元文华的前,看着像死狗一般瘫在地上的元文华,道:“你真是这十年来挖人心的那个恶魔?”

    元文华咧嘴笑了起来,想要挣扎起来。他全经络被封住,宛如普通人,此刻肋骨断了几根。全都是伤,根本就站不起来。

    “成王败寇,既然被你们抓到了我也不想狡辩,不错,我就是你们这些所谓正道追踪十年的那个挖心恶魔,哈哈……”

    司徒正回头看了一眼妻子元少茹。又看了一眼元宝,他犹豫了一下还走到元宝的边,道:“少钦,你看怎么办?你大哥为祸世间,只怕……只怕……难逃一死……,就算你我想要饶他一命也不可能。”

    元宝的子微微一抖,深深的呼吸着,坐在了大内的椅子上,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虽然是我大哥,可国有国法,天有天轨,这种事在天条上早有记载。”

    玲珑忽然道:“这件事还请掌门师兄将缥缈宫的人请来才是,毕竟十年前有六位缥缈宫的女弟子死在他的手中。这些年缥缈宫一直在追查此事。”

    司徒正点头,道:“师妹说的不错,无穷,你速川音去缥缈宫告知此事,让他们尽快派人过来。”

    实无穷领命,大步出去,这种门派之间都有特殊的联络传音石,非常便捷。

    众人看着元宝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以为元宝在生气,可只有边的玲珑感觉到元宝的子在微微发抖,玲珑忽然伸出手,握在了元宝的手背上,轻轻的道:“元公子,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大哥是咎由自取,你不要太难过。”

    元宝深深的呼吸着,缓缓的点头,道:“多谢仙子安慰,我知道的。”

    元宝本来打算在昆仑山住两天,然后去一趟临安老家,现在元文华忽然被空相等人抓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司徒正叫来几位前辈长老,将元文华押了下去,并且嘱咐元文华是极度危险的人物,一定要小心看管。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黄昏时分,酒没喝到,每个人的心都很怪异。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主要是牵扯到两方人物,一是缥缈宫,一是元宝与元少茹。

    按照辈分,元文华是司徒正的大舅子,算是沾亲带故,司徒正也很为难,就算想要保住元文华一命也不行,不然会被人说他不公正,他作为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无数双眼睛都看着他,他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噬心恶魔被诸葛流星三人生擒的消息不胫而走,这本来就是轰动天下的大事,现在大家得知诸葛噬心恶魔竟然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的亲哥哥,是当今天下第一人的大舅子,让本来抓来就杀的简单事变的复杂起来。

    第二天,缥缈宫的女弟子就来了,宫主并没有来,她在北极玄冰之地闭关修炼,此次前来的是三位长老和三十多个年轻女弟子,当初给元少茹送嫁衣后来当伴娘的小荷也在其中。

    小荷本名夏小荷,是这一代缥缈宫极为出色弟子。论起姿色,她决不再李师师、李梦雪等人之下。修为也是奇高,当年也参加过神山斗法,因为当时在斗法上遇见的卦公子,不敌落败。后来她自认无法争夺前十强,也就没有参与挑战。、

    夏小荷和元宝空相等人极为熟悉。诸葛流星很喜欢他,隔三差五的就给她送东西,可以说诸葛流星这些年赚的大笔银子很多都是花在了夏小荷的上。

    在缥缈宫女弟子们前来的当天夜晚,元宝正在独立的院子里教杨三思练剑,夏小荷忽然走了进来,元宝一见她 ,心中颇觉惭愧,知道她必定是为了自己的哥哥元文华之事而来的。便对杨三思道:“三思,你先去找你娘说说话,我和小荷姑姑有话说。”

    杨三思乖巧的点点头,走出了院子,看到月光下不远处的平地上有一个小丫头在练剑,那小丫头是和她年纪相仿,也就十一二岁的模样,修为并不算高。也就御剑初期境界,不过这小丫头长的十分秀气水灵,皮肤白皙。材高挑,不出三五年必定是一个名动天下的仙子。

    杨三思吞了吞口水,抱着斩龙剑靠在一棵歪脖子上老树上看着,暗暗的道:“好漂亮的女孩子呀。”

    那个昆仑派女弟子感觉到杨三思在看自己,收起手中仙剑,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几眼杨三思,翠声道:“你是什么人?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杨三思笑嘻嘻的道:“我前几年在昆仑山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就走了,昨天刚来,你刚刚使的是不是昆仑派的流水剑诀?”

    小丫头道:“是呀,你不是昆仑派的弟子吗?”

    杨三思摇头道:“我爹是,我娘也是,我不是。”

    小丫头道:“你为什么不是?”

    杨三思抓了抓脑袋,道:“因为我已经拜了了师父了,我就不是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道:“我叫林雨,你呢?”

    杨三思道:“我叫杨三思,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今晚月光不错,我知道后山有一个断崖是赏月的绝佳地点,要不我们去赏赏月吧。”

    杨三思年纪不大心却成熟,在李梦雪耳熏目染之下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油嘴滑舌的不良少年。那名为林雨的小丫头脸色一红,呸道:“你想约我?”

    “是呀!孤灯冷月良辰美景,在这里干说话岂不白白浪费了这昆仑山美景?”

    林雨道:“杨三思,你胆子还真不小呀,只要你赢了我手中的剑我便什么都依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林雨说一不二。”林雨有这个自信,她是司徒正三年前收的外门弟子,由于资质罕见,已经破格收入真传弟子,成为了司徒正的大弟子。在昆仑山她这个年纪的弟子中,她是最厉害的,已经是御剑中期。

    杨三思伸着脑袋道:“那我能亲你一下吗?”

    “臭流氓!赢了我就让你亲,看剑……”

    一道剑光扫来,眼看着就要劈中杨三思,林雨大惊失色,以为要伤了这个臭流氓,可就在这时,杨三思不见了,直接从她的面前消失了。

    “呀,人呢?”林雨提着剑东张西望,忽然,杨三思从地底窜了出来,猛的在林雨的粉颊上亲了一下。

    “啊!”林雨回头一看,却见杨三思笑嘻嘻的抱着斩龙剑站在不远处。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湿漉漉的脸颊,羞愤至极,喝道:“我要杀了你!”

    杨三思双腿一跺,子再度消失在林雨面前,林雨所有的招数都落空了。

    这一年多来,杨三思不仅学了元宝所传他的轮回剑诀,诸葛流星还将生平所学尽数相传,尤其是土遁术,他已经颇有气候了。别说林雨现在的修为,就算他是大乘境界的修为也很难抓住杨三思。

    杨三思笑嘻嘻的又在林雨的脸颊上亲了几下,林雨气急败坏,捂着脸叫道:“臭流氓,你用是什么妖术,有本事我们面对面打一架。”

    “好呀!”杨三思从地底钻出,道:“你出招吧,我不施展土遁术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