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空相还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天池寨,山巅祭坛。

    古老的祭坛处处透着岁月的沧桑,这里似乎和五千年前的世界并没有区别,脚下的石头是暗黑色的,每一块石砖上都镂刻着上古图腾与铭文,只是时间久了,石砖上的痕迹也只能看出一点点罢了。

    元宝忽然想到了鬼谷天渊下的那座古老的鬼城,似乎这祭坛和那鬼城是一样的历史悠久。

    广场的中心,在那高约十余丈的祭坛四周矗立的十五尊巨大人首怪物石像,元宝不用猜知道他们是谁。

    站在两侧的十二尊石像,便是当年九黎族叱诧风云的十二位祖巫,而祭坛正对面三尊最为巨大的石像,便是蚩尤与他手下的两名最著名最厉害的战将,战神刑天与水神烛龙。

    当年涿鹿荒原一战,玄女为了天下黎民苍生,将刑天率领的九黎族大军引至埋伏圈中,刑天被最心的女子所骗,满怨念化为无穷战意,尽管他的脑袋被黄帝的轩辕剑砍掉,可是就凭借这无穷战意,竟然以双、为眼,肚脐为口,兀自狂战不休。在华夏历史上留下了不朽的传说,就算是华夏后裔,就算是过了五千年之久,每当别人说起刑天二字,都竖起大拇指。

    当年九黎族上至蚩尤下至士兵,都是世人所憎恨的对象,唯有战神刑天的形象是代表着正能量的、

    巫林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无头战神刑天的上,他微微一叹,作为九黎族的嫡系后裔。先祖的事迹自然是一清二楚。

    他道:“自从五千年前我族先祖被黄帝陛下流放到此后就开始修炼这个祭坛。这十五尊先祖石像都是那时竖起来的。”

    风达野道:“魔神蚩尤大帝。战神刑天,水神烛龙,十二位祖巫,还有风伯雨师,当年在洪荒时期都是叱咤风云之辈,据说个个都已经不死不灭的长生之体,无法想象当年涿鹿一战是多么的残酷。”

    元宝点头,道:“只怕其惨烈程度绝不下于八百年前黄山光明顶一战吧。”

    大家都是同意。毕竟当年光明顶一战都是没有达到天人合一境界,而五千年前的涿鹿一战却是有很多天人合一的高手参与,而且还有众多的妖兽圣禽,据说青鸾火凤玄武青龙以及黄鸟都有参与。

    以前的逐鹿据说有三座高山,九黎族大军被困在山谷中,现在的涿鹿成为了平原,那三座巍峨大山都在那一战中被夷为平地。

    元宝等人都是华夏子孙,是当时黄帝那一个部落流传下来的后裔,与九黎族乃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五千年过去了。岁月早已经消磨了彼此间的仇恨,当走到祭坛下。元宝等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似乎受到了这十五尊远古师兄的感染,纷纷弯腰行礼。

    巫林看在眼中,又是微微一叹。

    祭坛的正西方有一座黑石神,与神山上的神相比,这里的神仙显得很小很粗糙,在巫林的带领下众人一起走进了神,里面盘膝坐着百十个灰袍人,都是南疆的巫师,他们的道行也都深不可测。

    元宝第一次来到南疆,精神力快速张开,发现单单在天池寨里就至少有五六百个南疆巫师,要是其他山寨和部落都加起来,人数并不少,应该在八千人以上。

    “怪不得千年前魔教屡次想要染指南疆皆无功而返,南疆继承最古老的巫术,神秘莫测,还有蛊毒相辅。”

    众人穿过低矮的神,那百十个南疆年轻巫师并没有因为脚步声而抬起头,他们都是闭着眼睛在潜行修炼,令人恐惧的是,每个年轻巫师的前都放着一个暗红色的器皿,里面有很多蠕动的虫子。

    众人中几个女子一看那些恶心的虫子,都吓的花容失色,就连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王若水也不例外。

    神的尽头有一个不起眼的石门,直通向下,李师师曾来过这里,低声道:“大巫师就在下面。”

    元宝点头道:“真想见见这一代的大巫师,按说他的修为道行绝不在太玄真人之下。”

    李师师轻声道:“不错,而且南疆苗族所继承的远古巫术最为正统,不仅有强大的蛊术,还有鬼魂之术,据说大巫师所习练正是鬼魂之术的精华黑巫之术,可以令人起死回生。”

    巫林走下石门,回头道:“师师仙子,这并不是传说,我族流传下来的黑巫之术确实有这个能力,只要人死后七天之内,大巫师都有把握将其魂魄召回重聚,这种黑巫术本来在南疆五族中都有流传下来,可因为太过于艰深苦涩,传到今只有我苗族一脉还有,其他四族早已失传多年。说来惭愧,当年我等师兄弟十八人都修炼黑巫,可都限于资质,目前只有大巫师一个人掌握此术。”

    元宝心中一阵惊讶,黑巫术他也曾师傅诸葛孔方说起过,说是不属于人间的术,能够起死回生,当然前提是死去者的元神与魂魄并不没有被修真者打的元神寂灭。没想到世间还在流传此术,而且当今天下,或者说是三界之中,只有这即将见面的苗族大巫师才懂此术!

    众人一路向下走,通道里昏暗异常,蜡烛与灯油在南疆也是稀罕物,就算是大巫师所居住的山洞之内,也只是隔三丈才有一盏油灯,这油灯被下了制,当有人靠近的时候油灯会自动点燃,当人远离后油灯又会自动熄灭。

    诸葛流星等人看着惊奇,低声议论,不解其中含义。

    巫林哈哈笑道:“诸位都是中土年轻俊才,难道真没有一个人看出其中敲门?”

    众人一听,纷纷细看,毕竟他们此行来到南疆代表的是中土。决不能堕了面子。可无论大家如何研究还是参不透其中所蕴含的奥秘。垂头丧气。

    元宝忽然嘴角一勾。道:“巫林前辈,我瞧油灯灯芯处有一只暗红色小虫,只怕这种高明手段也是南疆蛊术之一吧。”

    巫林一愣,多看了元宝几眼,随即点头,道:“这位公子眼力果真不差,不错,这里的每一盏油灯有被下了圣火甲虫。当有人靠近的时候,圣火甲虫就会感知到来者的人数与距离,它的尾部会释放淡淡的火焰将油灯点燃,而当我们走远后,圣火甲虫就会吞噬掉火焰让其熄灭。”

    原理在巫林的口中说的简简单单,可众人知道,这种巫术蛊术在中土就算是五大派也绝不可能做到。不由得暗暗佩服。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轮回三剑式,一念可问天。没想到今竟来了贵客……”

    在通道中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元宝等人大惊。唯有李师师低声道:“是大巫师!”

    巫林道:“轮回剑诀传人?”

    他回头目光在众人上扫了几眼,最后落在元宝的上。诧异道:“这位公子莫非就是当今轮回剑诀传人元少钦?”

    元宝微微一笑道:“原来我的名字已经流传到了南疆。”

    巫林的表忽然变的十分古怪,深深的凝望元宝一眼后就没有在说话。

    没多久,众人又穿越了一道石门,来到了一片幽暗的山洞中,这个山洞应该已经达到了山体山腰处了,里面的石壁上刻着大大小小数千个石雕,每一个都是露着不同的表

    在山洞的中间,盘膝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由于是背对着入口,大家都没有看到他的面容。

    众人走到山洞中站成一排,巫林道:“大巫师,师师仙子等人来了。我先告退了。”

    大巫师沙哑的道:“去忙你的吧。”

    巫林带着两个年轻的巫师离开后,李师师抱拳道:“大巫师,三年不见。”

    大巫师转过子,那是一张苍老的不能再苍老的脸,这位已经达到三百岁的大巫师,看起来比黄山派那位达到三百五十岁的三法师太还要衰老的多,须眉尽白,皮肤层层皱起,看上去就像一个怪物,颇为吓人。

    大巫师并未起,深邃的目光逐一掠过众人,最后落在元宝的上,缓缓的道:“中原果然是人杰地灵,要是我们南疆有你们几位这等资质的弟子,何愁后继无人。”

    元宝等人赶忙谦虚一番,最后元宝道:“大巫师,您才是厉害,我们方进山洞您就已经看出我的份。”

    大巫师忽的笑了笑,看上去有点狰狞,他淡淡的道:“配合轮回剑诀的轮回心法自成一系,老朽曾与你的师父诸葛孔方有数面之缘,与你的太师父天机老人乃是莫逆之交,就算是你的太师祖余钱金也是我少年时的朋友……”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且不说余钱金那等早已经羽化两百多年的绝世人物,单单天机老人就已经是羽化百年的前辈高人了。

    元宝跪下,抱拳行礼道:“晚辈方才无礼,还请前辈见谅。”

    大巫师摇手道:“你们都 不必客气,来到南疆还能想到看望我这个老不死的,老朽颇感欣慰。这一次中土不少修真侠士纷纷来到南疆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没听说最近南疆十万大山中有什么仙府问世,以前倒是不少,可三百年前大部分都被李坏流年仙子等人光顾了,好东西也没有剩下几件。”

    李师师惭愧道:“此事说起来是晚辈的责任,晚辈本来寻找三生石,没想到消息流传出去,结果其他人误以为有异宝出世,所以才会出现很多修真者,扰了大巫师清修,还请见谅。”

    大巫师一愣,随即哈哈一笑,道:“三生石呀?原来是为了三生石而来的,怪不得,怪不得。”

    大家看这位长相恐怖的老人和蔼可亲的,心中的紧张感觉渐渐消失,李梦雪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儿,她看着周围那神态各异的石雕,道:“大巫师前辈,这些石雕好奇怪呀,有什么讲究吗?”

    大巫师道:“这是往生洞,是你们人间所说的九十九座仙家洞府中的一个。在数千年前。曾是南疆一位大能之人的闭关之所。佛家说众生三千相。这里的三千个石雕都代表着一相,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找找,绝对能找出一个人与你的样貌极为相似。”

    大家一听顿时都来了兴趣,三三两两的走到石壁下观看。

    诸葛流星忽然哈哈大笑道:“胖和尚,你瞧瞧那个大肚子的家伙,和你好像呀!”

    空相伸头看去,顿时微微一呆,道:“别说还真有七分相似呢。这不会就是我的前世吧。”

    元宝本来和李师师在陪着大巫师说话,忽然李梦雪跳将起来,叫道:“少钦,你们快过来!”

    元宝皱眉走过去,低声道:“在大巫师面前不要没大没小的,有份。”

    李梦雪才不管那么多了,指着上方道:“你们快看看那几个雕像,这是天意吗?”

    元宝看去,却见一个俊朗青年的雕像位于其中,和雕像和元宝至少有九成相似。就跟是根据元宝的面容雕刻的。元宝看了一眼就呆住了,不是惊讶与那个石雕与自己的容貌有多相似。而是惊讶与在那个像极了自己石雕的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的四具石雕。

    最上面的那个石雕和李师师极为相似,下面的那个则与李梦雪极为相似。

    左面的那个石雕竟然和天问姑娘极为相似,而最右面的则是和云彩虹非常像。

    这几个人相似的面相石雕竟然不知是意外还是天意,竟然全部凝聚在一起。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难道世间真的存在主宰一切的苍天?不然这也太巧了吧。

    李梦雪哈哈大笑道:“少钦,你以后要娶四个娘子,师师姐姐是正妻,天问姐姐是二姐,彩虹是三姐,我在最下面,是小妾!”

    元宝等几个当事人脸色大红,尤其是天问姑娘,完全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么个况,她红着脸道:“梦雪,你乱说什么,我……我和元公子可没什么!”

    李梦雪笑嘻嘻的道:“现在没什么不代表以后没什么呀,这往生洞存在好几千年了,这些石雕都是几千年前留下的,这就是天意!是上天安排的姻缘,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自然是无法与天对抗的,你就认命吧。”

    空相一脸羡慕嫉妒恨的道:“老大,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她们四个可都是当今最漂亮最优秀的呀,竟然被你一个人收了!”

    元宝大为尴尬,道:“巧合,这肯定是巧合。”

    其实他口中说是巧合,心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就目前的况来看,自己确实与李师师、李梦雪、云彩虹三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只是怎么多了一个天问仙子在其中,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如李梦雪刚才说的那样,自己和天问姑娘在未来会有一段缘不成?

    他苦笑着摇摇头,还是觉得这件事颇为荒诞。

    忽然,山洞中传来了空相的一声杀猪般的惊叫,众人回头看去,却见空相怒气冲冲的对着江海清吼道:“四妹,你掐我做什么?”

    江海清哼哼唧唧的道:“刚才你羡慕老大的呀,是不是在你心中也想三妻四妾?”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都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的气氛。

    昨天晚上诸葛流星与空相为了争夺四姑娘大吵大闹,曾曝出空相和江海清深夜相伴欣赏月色之事,其后空相解释自己起夜去撒尿见江海清一个人对月发呆上前攀谈几句。现在看来,只怕是落花有意。

    大家的目光都望着江海清,江海清的厚脸竟然红了,感受着大家投过来的诡异目光,她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们看我干什么?”

    诸葛流星一跳老高,叫道:“四妹,你是不是对我的胖和尚兄弟图谋不轨?”

    江海清大声的道:“三哥,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去上这个胖子,没有,我绝没有上这个死胖子,没……没有……”

    风达野猥琐的笑了笑,道:“诸葛老弟又没说你上他,不打自招了吧。”

    江海清脸皮之厚世间罕见,人称东海小魔女,贪生怕死。格刁蛮任。对人对事毫无顾忌。没大没小。仗着自己是流波仙子的小弟子,横行乡里,在东海六千里范围俨然成为了比海盗还要可怕的一代海霸。

    没想到在遇到感问题时,竟然表现出和其他小女孩子一样的害羞扭捏,脸色瞬间血红,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心虚。

    叫道:“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

    说完,江海清独自一个人掩着面跑到了一边。

    元宝见空相在原地发呆。作为老大现在是该出面了,他走到空相的前,道:“大和尚,你是不是该考虑还俗了。”

    空相子一抖,打了一个激灵,道:“老大,你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吧。我把最美好的青年华献给了佛祖,现在我都奔三的人了,你现在和我说让我还俗?不……我才不还俗呢……再说了,我喜欢的人可不是四妹……”

    江海清忽然又跑了回来。指着空相叫道:“死胖子,我才不喜欢你。你少装高尚了,我喜欢的是诸葛流星……”

    “喂喂喂,四妹,你可别拉我下水,我喜欢的人是飘渺宫的于小荷。我可不喜欢你……”

    江海清忽然脸色一僵,以她的姿色,虽然比起天问姑娘李梦雪略略稍差了一点,可在整个人间也是有数的绝世仙子,此刻竟然像是一个没人要的丑八怪。

    女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是别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一向强势的江海清的眼中忽然有经营泪珠滚出,然后哭着朝着山洞外跑去。

    就在大家惊愕失神之时,盘膝坐在山洞中心的枯槁老人大巫师忽然沙哑的道:“那位菩提寺的胖和尚,你还不去追?”

    空相道:“凭什么我去?”

    “滚!”所有人齐声吼道。

    空相吓了一跳,骂骂咧咧的道:“去就去,干什么这么大声!还说脏字!”

    看透人世间三百年风雨沧桑的大巫师,这些年轻人心中的事儿他又怎么会读不懂?当他看到空相追出去的时候,他的表忽然变的有点古怪。似乎想到了很多很多年前的自己。

    这个小插曲之后,众人又回到了大巫师的边,李师师此次来拜见大巫师,其一是看望,其二则是有事相求。

    还不等李师师开口说话,大巫师便先开口了,道:“师师仙子,你是不是想问老朽巫山怎么走?”

    李师师一愣,不敢隐瞒,道:“正是,南疆十万大山,我真没有把握在短时间里找到巫山所在。”

    元宝道:“莫非天池前辈与我师傅当年将三生石留在了巫山?”

    李师师点头,道:“是的,按照天池前辈所言,就在巫山之中。”

    众人一听既然有了具体地名,只要对照地图或者带着一个向导自然如探囊取物了。

    可大巫师却是微微摇头,道:“巫山乃三界地,凶险异常,我也没有去过巫山,百万年前天地初开,三界中第一道光芒就是从巫山出来的,巫山只会出现在有缘人的面前,无缘之人是进入不了巫山之内的。”

    大家一呆,纷纷露出惊疑之色。

    元宝道:“原来巫山还有这么多秘密,既然如此难找,那此行只怕会坎坷崎岖了。”

    李梦雪道:“坎坷崎岖倒也无所谓,就是怕遇到南疆凶兽,我曾听李坏前辈无意中说起过,南疆十二个区域中有一头巨兽是天蟒,想来其他十一个区域的霸主也是至高无上存在,要是巫山真是三界地,只怕会有比天蟒还要厉害十倍百倍的上古奇兽在左右守护。”

    大家闻言不由得都暗暗点头,觉得李梦雪所说非虚。

    元宝道:“大巫师,您是前辈高人,又常年生活在十万大山之中,肯定有寻找巫山方法,还请指点迷津。”

    大巫师微微一笑,道:“还是元公子聪明……”

    ……

    山巅,祭坛下。

    江海清在最大的蚩尤魔神的石像下哭哭啼啼,她从没感觉到如此的委屈,如此的心酸,以至于泪水都忍不住的下来了。

    当空相走出来后看到江海清对着蚩尤石像发呆,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江海清转头看了一眼,忽然一怔。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怒声道:“死胖子。你追出来干什么?”

    空相大为尴尬,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江海清更怒了,上去就对空相一阵拳打脚踢,空相皮糙厚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当江海清打累了,气喘吁吁的道:“死胖子。你能再胖一点吗?”

    空相忽然笑道:“给了三个月时间,我再胖一圈!”

    “噗嗤……”江海清忽然噗嗤笑了出来,先前的委屈与怒气似乎在这一笑之下全部烟消云散。

    江海清长的并不差,算是极品仙子,只是她的脾气一点不像女人,此刻一笑,竟如同鲜花绽放,说不出的美丽与妩媚。

    两人四目交对,忽然都沉默了,良久没有说话。

    南疆特有的干燥的风吹过山巅。发出轻微呜呜的声音,就像一个婴儿在睡梦中哭泣。

    过了很久。很久。

    空相忽然将上的黄色破旧袈裟脱去,叫道:“我要还俗!”

    江海清脸色潮红,呸道:“你还俗干什么!”

    空相道:“娶老婆。”

    江海清好笑道:“你这么胖,谁愿意嫁给你做老婆呀。”

    空相咧嘴笑了起来,道:“黄山派的上官婉儿……”

    “你……”江海清怒气再生,可看到空相白白胖胖的脸上那戏谑的笑容之后,她忽然没有说话了,转头就往山下走。

    空相在后面追着,叫道:“你去哪里?!”

    江海清头也不回的道:“回流波山。”

    空相心中大急,叫道:“你别生气啦,过一阵子再回去吧,咱们不是说好了去中原走私私盐来南疆发横财的吗?有什么事比我们赚钱还要重要呀!”

    “成亲!呆子!”

    “成亲?!”

    江海清格有异于别的女人,审美也有异常人,按说以空相这长相还是一个大和尚,一般思想正常一点儿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在终大事上考虑他的。可这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大半年,江海清与空相、诸葛流星一起行走天下,经历了很多事,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心中对就这个白白胖胖贪生怕死贪财好色的大和尚有了牵挂,尤其是在那晚月光下的聊天之后,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心。

    今天在往生洞经众人这么一闹,她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道。

    至于空相,一点儿都不必担心他还俗会给五大派之一的菩提寺蒙羞,这家伙自从十年前开始,天下人都知道他还俗只是时间问题。加上这些年他师父心念大师也知道菩提寺关不住这只巨龙,也找他私下深谈过,说他如果真的眷恋人世间的繁华与,随时还俗。

    诸葛流星在师门中的况也是类似,所以两个人这十年来在人间有恃无恐,整天调戏良家仙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在飘渺宫与黄山派两人更是常客,很多仙子都与两人颇有好感。

    感就是如此的奇怪,没人能解释,没人能计算准确,没人能控。

    当元宝等人从往生洞走出来已经是中午,来到四姑娘家,空相正与江海清在说悄悄话,而此刻的空相已经换了一衣服,不在是一和尚服装,而是普通人的服装。

    他其实也不是太胖,只是微胖,因为个子不是很高,加上皮肤较白,所以显得有点儿胖,如今换上新衣服顿时光彩照人。

    众人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上前道喜。

    诸葛流星一把鼻涕一把的泪的道:“以后不能叫你胖和尚了,没想到你先我一步走入了的坟墓,真是恭喜你。”

    空相安慰道:“三弟,哥哥我先行一步,你也抓紧时间吧。”

    诸葛流星点点头,道:“我回去就和小荷说清楚,时间不等人,我们都老了。”

    大家也都为空相与江海清二人感到高兴,没人会去在乎空相早上还是菩提寺的和尚,作为朋友的他们当然知道空相是什么货色。

    四姑娘准备了好多南疆风味的食物,午餐大家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

    元宝看着一大桌子的人。心中感叹万千。这一次南疆之行不论有没有找到三生石都不虚此行了。成全了叶麟与四姑娘、空相与江海清,这比任何异宝都要珍贵。

    翌,清晨。

    众人再度分道扬镳,空相、江海清、诸葛流星三人继续先前的计划,御空赶回中原走私私盐来南疆发横财,其他人则是一路赶往南疆十万大山内腹之地。

    怒江,是十万大山的分水岭。

    过了怒江往南便是苗疆五族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凶险地带,那里的原始丛林里有着许许多多可怕又未知的危险。而且决不能御空飞行,不然绝对会引来大批的飞禽攻击,这些飞禽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飞鸟,都是连修真者都害怕的兽妖,所以众人只能依靠双脚在密林中穿行。

    距离天池寨南方大约三百里就是怒江,怒江自西而来,横穿十万大山向东奔流,在十万大山的东北角流出,然后向北折返,大约向北六百里后又笔直向东。进入数千里外辽阔的东海。

    众人一行中多了一个四姑娘,作为苗疆的本地人。四姑娘也是狩猎好手,她在家里排行老四,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姐姐嫁人了,二哥死在了怒江之南的原始丛林里,家里只剩下她与大哥和爹爹,娘亲十年前就病逝了。

    十三岁那年,南疆大雪,为了储存过冬腊,她曾独自一个人趟过怒江,其后四年又来过几次,都全而退。也算是天池寨中的一位奇女子。

    怒江与长江相比水势更急,河水都是黑色的,似乎埋藏着无数的尸骨冤魂。

    一路上,叶麟御剑载着四姑娘,四姑娘做梦都想飞天遁地,惊奇的不得了,处在数千丈的高空丝毫不惧怕,反而时不时的瞪着眼睛望脚下茫茫群山眺望,一脸的兴奋之色。

    到了怒江北岸,众人落了下来,眺望南面。

    北面的丛林树木多一黑色为主,而江南面的树木则是灰色为主,而且还有一层终年不散的瘴气。

    苗族人有自己的瘴气解毒圣药,四姑娘服下一枚,元宝等人都是修真者,这些瘴气还伤不到他们,所以都很轻松。

    四姑娘指着奔腾的怒江之水,道:“过了这江就不能御空飞行了,天空是翼鸟与毒蜂的领域,我们只能依靠双腿走路。”

    众人点头,三年前风达野等人就是吃了这个亏,不然也不会被南疆兽妖困住。

    元宝道:“那我们掠过过去吧。”

    众人低空从奔腾的怒江上空掠过,这江之所以叫怒江,因为它的水势极为湍急,比长江水势还大,元宝悬浮在怒江的正上空,心有感慨,道:“这才是真正的鹅毛沉底弱水三千!”

    四姑娘道:“是呀,这里水势太急,人掉进去连根头发丝都拔不出来。上游两百里处有浅滩,我们南疆五族的人想要过怒江进入十万大山,都是从浅滩过去的。”

    近千丈的怒江江面不到片刻众人就掠了过去,站在南岸众人明显感觉气氛不对,在北面还有一些兽啸与飞鸟叫声,而南岸却是一片寂静,正是因为这奔腾飞卷的天然屏障怒江割断了两方,怒江南岸十万大山深处的兽妖也不能轻易来到北面霍乱五族。

    四姑娘曾来过江南,可也只是在附近转悠,并没有真正进入过那茫茫的死亡大山的深处,她道:“这里生活的兽妖都还只是普通的,在往前两百里,生活的兽妖连我族最强大的战士都难以对付,就算是巫师们想要斩杀他们也是不易。”

    元宝道:“嗯,这一点我相信。四姑娘,你带路吧。”

    昨天,枯槁的大巫师确实指点了很多事,让他们少走很多弯路。

    其一,巫山并不是十万大山中十二个区域中中心的位置,而是在上古异兽饕餮的势力范围中,而饕餮的势力范围大约有方圆一千里,在南部的位置,要达到那里至少要穿过两个上古异兽控制的区域。一个是八翼骨蛇,一个是插羽飞冥豹。想要通过这两个区域可不简单,三年前风达野就是被困在插羽飞冥豹的区域中险些丧命。

    其二,要进入巫山。必须先看到圣山。在南疆古老相传的一句话。“不见圣山影。难进巫山门。一见圣山貌,已在巫山中。”

    大巫师也不从来没有进入过巫山,他只是将自己所知道的告知了众人。其他的只能靠众人自己去摸索,去探究。

    自古以来,无数奇人异士来到南疆寻找巫山,追寻人世间永恒的秘密,探索三界形成的原因,可只有极少数有缘人才能进入巫山。

    巫山。并不是蜀地的巫山峡,而是三界最隐秘的地方。

    在以前,修真者都不是修道、魔、佛。而是修巫。

    这里的巫山,又被传说是远古巫术奇术的发源之地。

    灰暗色的森林,树木都不是很高,从地面到半空中大约十余丈的高度,都笼罩着一层暗红色的瘴气,这种瘴气生有奇毒,和雷泽的彩虹七色瘴不同的是,这里的瘴气闻起来没有令人作呕的气息。而是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如果是不知的普通人误闯进来而没有服下解毒圣药,不出两三个时辰。他就会被这种清冷的感觉彻底麻痹神经,然后毫无知觉的倒在厚厚的树叶中被野兽分食。

    这里地面上的草很稀少,就算有也都是具有奇毒的,因为只有比瘴气更毒的植物才能在此生存下来。所以这里的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上都带有奇毒,这也是修真者最为忌惮的。

    修真者不是神,当毒液入体后也会死!

    众人刚走了大约十几里,四姑娘忽然一举手,蹲了下来,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四姑娘指着前面的一颗大树,道:“上面有条青蟒。”

    众人定眼一看,果然看到在树干上盘踞着一条长三四丈的青色蟒蛇,只是大家连长数百丈的天蟒都见识过,这条小蟒蛇自然也勾不起他们兴趣。

    叶麟道:“四姑娘,你不必担心,这条青蟒还伤不了我们。”

    四姑娘摇头道:“我不是怕青蟒伤了我们,而是见到青蟒就标志着我们进入了八翼骨蛇的外围领地了,这八翼骨蛇非常凶残且记仇,万不可伤了它的属下,不然就算你们修为再高也有麻烦。”

    大家点点头,本来风达野还想上前一剑劈了青蟒呢,现在看来是万万不能了。

    那青蟒的蛇盘在大树上,又大又扁的三角舌头邋遢在树干上,没精打采的望着不远处的众人,不时的吐着蛇子。

    忽然,李梦雪觉得不对,道:“这青蟒不会是在冬眠吧,好像快死了的样子。”

    众人一听也发现了这一点,大家走到跟前一看,顿时脸色骤变,却见在青蟒的巨大蛇上竟然被钉了十几根巨大的丧门钉,时间过去不短了,青蟒的血液流的差不多了,所以它根本就没有力气。

    李梦雪脸色沉,道:“是炼魂宗的丧门钉,看来圣教中人也搅和进来了,如此残忍手段,只怕是出自血仙子之手。”

    一听到血仙子,大家都皱起了眉头,她本的修为道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手中的那根翠绿笛子,有御兽之能,如今又在这南疆十万大山的腹地,兽妖比长白山多处十倍百倍,要是遭遇了此人,肯定会很麻烦。

    实无穷道:“何红药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李梦雪微微的摇头道:“你们不了解她,在南疆十万大山中,就算我们这么多人想要杀她也几乎是不可能,而且如果她来了的话,云仙子只怕也会出现了。没想到南疆这件事竟然惊动了圣教。”

    元宝心中有一种感觉,魔教的人应该不会为了一件莫须有的法宝派遣门下优秀弟子来到南疆这等大凶之地,再说在五大派中必定有魔教的内应,他们也肯定得到消息,南疆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宝出世,自己等人只是陪着李师师来找三生石的。

    可魔教中人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莫非魔教中人另有目的?”元宝想到这里,心缓缓的沉了下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