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凤冠霞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g7878 道友一张宝贵月票。兄弟们还有没有啊,要是每天能在每天章节以感谢开题,那该多好啊!)

    大蛮树,高数千丈,粗大的树根宛如低矮的山脉,世间已经没人能记得这株大蛮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它似乎是与天地一起诞生的。

    在半空中的树干上,元宝望着方灵儿那绝望悲伤的眼神,忽然他的心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哀。

    往事的一幕幕涌上心头,从长江到昆仑山,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女现在真的长大了。

    李坏走了,他贴心贴背的好兄弟们也走。最后是方灵儿与天界的北斗七星君。本来拥挤纷扰的山谷忽然安静了下来。

    赵无悔站在元宝的边,伸手拉住了元宝的手,方灵儿的离开她没有句话甚至一个字,在她看来,方灵儿离开人间是最好的结局,如果还留在人间,很多人都会牵扯其中。

    她轻轻的道:“少钦哥哥,你也不要太伤心,灵儿的离开是最好的结果,不论是对她还的对整个人间。”

    元宝望着天空怔怔发呆,过了很久才收回心神,道:“是呀,天界是一个新的开始,希望她能好好的走下去。”

    众人无言,一股忧伤的绪在众人的心头弥漫着。以前,天界确实是他们梦寐以求向往的仙境,可现在呢?尤其是经历了李坏与北斗七星君对峙之后,大家忽然发现天界也许并不想自己原本幻想的那般美好。不然人间那些参悟法则的至尊强者为什么与天界闹的这么凶呢?

    元宝道:“风兄,若水妹妹,你们先回蜀山将灵儿离开人间的消息告诉师师与彩虹。”

    风达野道:“你呢?”

    元宝拉着赵无悔的手,道:“我要在大蛮树下住一段时间。”

    风达野与王若水没有勉强,携手向西飞去。

    大蛮树上,赵无悔拉着元宝的手。道:“少钦哥哥,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吧,外面的一切事都不要管了。”

    元宝挤出了一丝的微笑。道:“哪能不管呀,你现在是湘西一脉的领袖人物。关系着数千人的生死存亡。”

    赵无悔撇嘴道:“大不了这个赵家的家主我不做了。”

    “别任。”元宝道:“人有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也为了边的人而活。”

    赵无悔才不管这些呢,抛开一切的烦恼道:“少钦哥哥,你跟我进来。”

    两人进了一个树洞,这大蛮树有几百丈粗,这个树洞也极为宽敞,就像一个三进的大房子。里面干燥清爽,还能嗅到一股子来自古老树木的陈香,让人心神一震。

    元宝笑道:“原来这些天就是把灵儿藏在这里的呀。”

    赵无悔吐了吐舌头,道:“这里距离蜀山派不过几百里。又是在峨眉山中,蜀山派的人打死也想不到我会把灵儿安排在这里,哈哈,世间只有少钦哥哥你一个人能找来的。”

    元宝苦笑连连,他想找不到都难。这些年赵无悔格孤僻,能在关键时候出手相救她的人并不多,除了木子王还真想不出其他人来。既然不在鬼城,那肯定就在这里了。

    他在巨大的树洞里转了转,道:“无悔。在黄山光明顶也没有细聊,你这十年来怎么样?”

    赵无悔拉着元宝坐在木凳子上,表快速的暗淡了下来,道:“我过的不好,很不好,自从爷爷羽化之后整个家族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们赵家传到我这一代势力大不如从前,其他四大赶尸家族都想取而代之,哎……”

    “苦了你了。”

    峨眉山,九龙谷。

    李师师与云彩虹一直在九龙谷等消息,到了傍晚见到两道霞光从东方飞来顿时面露喜色站了起来,见到只有风达野与王若水二人,李师师的脸色沉了下去,道:“少钦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风达野笑道:“师师仙子别担心,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元老弟现在在大蛮树下陪无悔妹妹几天,过阵子就会回来。”

    李师师道:“你说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是什么意思?方灵儿难道真的洗心革面?”

    风达野道:“这倒没有,不过她已经不在人间了。前阵子你们蜀山派这么多高手围剿她,结果帮助她完成了四次涅槃之,几个时辰前她已经被天界的北斗七星君接引去了天界,以后再也不会为祸人间了。”

    闻讯而来的众人皆是神色一愣,不可思议的望着风达野。

    最后,过了良久,李梦雪才幽幽的叹息一声,道:“十年前在长江上我第一次遇见方灵儿,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弱不风的小丫头,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十年,她……她竟然飞升去了天界,从此位列仙班,长生不死。我们所谓的正魔仙子都输给她了。”

    玲珑仙子道:“其实灵儿和我们不一样,准确的说她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妖族。现在她已经涅槃四次,就算去了天界也是佼佼者,凤凰是奇特不是人类可以相比的,这是一种血脉的传承,就算后天不去刻意修炼也会逐渐解开血脉封印。”

    无须道士拍手道:“现在好啦,魔教在光明顶斗法输掉了,十年内不会再有进犯中原之心,而长生门余孽中最具威胁的方灵儿也离开了人间去天界过逍遥子了,人间终于恢复平静了。北面的全真道家的事儿不算什么,是正道内部的家事,现在我们还是好好准备准备下个月初八少茹妹子的婚事吧,这九龙谷是少茹妹子的娘家,咱们可不能给她丢脸。”

    众人一听纷纷喜形于色,觉得无须道士说的在理,自从十年前凤凰山松鹤观被灭长生门崭露头角开始,人间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尤其是自神山斗法之后的这十年中,群魔乱舞。不仅有魔教诸大势力为祸中原,还有极为活跃的长生门,在场之中都是人间正道出类拔萃之辈。尤其是李师师,这十年来到处降妖除魔。几乎没有好好安安静静的过几天美好子,现在元宝回来了,人间诸事已定,李师师确实累了,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是该休息了。

    尤其是元少茹与司徒正修成正果,对李师师的震动很大。她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和元宝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一天。

    &

    十五天后,二月初一。

    距离昆仑派掌门大婚之还剩下不足七天,元少茹已经回到了九龙谷待嫁,而元宝这段时间迟迟没有露面。直到今天才和赵无悔一起出现。

    “师父回来啦,师父回来啦!”杨三思正在山谷里练剑,第一个发现了元宝,大呼小叫颇为欢喜。

    元宝并肩与赵无悔走来,道:“那就是我的徒弟杨三思。三思过来见见你无悔阿姨。”

    杨三思眼睛亮了起来,忙跑过去,道:“见过无悔阿姨,无悔阿姨你好漂亮呀。”

    说完,他就伸出了手。准备要见面礼。

    元宝笑骂道:“小兔崽子收长辈礼收上瘾啦。”

    赵无悔蹲下子摸了摸杨三思的脑袋,笑道:“小小年纪嘴就这么,跟谁学的呀?以后长大了肯定和你师傅一样欺骗好多好多女孩子的芳心。”

    杨三思吐了吐舌头,道:“是梦雪阿姨教我的,说男人嘴甜才能找到很多很多仙子做老婆。”

    元宝脸色一僵,大喝道:“李梦雪,你给我出来!”

    李梦雪本来听到元宝回来了,满心欢喜的从山洞里跑出来,结果一看元宝脸色不善,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悄悄的转,拉着天问姑娘的手,头也不回的道:“少钦啊,你舟车劳顿肯定很幸苦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元宝大气,叫道:“你等着!你等着!我不在这段时间你把三思教成什么样子了!”

    李梦雪拉着天问仙子就跑,一脸的做贼心虚。

    “二哥,你回来啦”元少茹与玲珑仙子一起走出了山洞,看到元少钦欢喜的叫着。

    “三妹你来啦,哈哈,准新娘看看我这些天给你准备的嫁妆……”

    元宝等人来到元少茹的山洞里,他从乾坤百宝袋里拿出了很多东西,都是大红色的,有丝绵被褥,有凤冠霞帔,这些东西都是他这些天在人间置办的嫁妆。

    他也想明白了,人家昆仑派财大气粗啥也不缺,自己自然是不能和他们比,走走过场就行了。那些珍珠翡翠玛瑙之类的,下聘的时候昆仑派每样都送了九十九对,到时自己拿出大半陪嫁过去就是了,最重要的还是那三件神器嫁妆,至今还没有搞定。

    元少钦嫁妹妹,在神器上绝不能寒酸。

    几个女孩子在山洞里欢欢喜喜叽叽喳喳的拿着那些大红色的衣服在比划着,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算是修真者,也会有羡慕嫉妒恨的时候。

    过了片刻,元宝与无须道士走了出来,让她们自己在里面玩吧,听着脑袋都大了。

    走出山洞,元宝看到大黄抱着大酒坛子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看到元宝,大黄微微的抬起头,算是打了招呼。元宝踢了他一脚,道:“这大黄怎么越来越懒了,你最近给是少喝点酒,我妹妹出嫁的时候可不能给我丢脸,我还指望你和冷颜到时给我妹妹护驾呢。”

    大黄哼哼唧唧的叫了几声,似乎不以为然。

    元宝与无须道士走到他的山洞里,元宝道:“无须老弟,这几个月来我也没有怎么关心三思的修行,他现在怎么样了?”

    无须道士微笑道:“三思这孩子十分聪明,轮回剑诀我不懂,不过我所传他的土遁术已经颇有成就,不出三五年肯定会一飞冲天的。”

    元宝点头道:“那就好,这些天幸苦你了。既然他现在也算初入修真门槛,等少茹的事完结后,也该让他去历练历练了,到时还要请无须老弟帮忙才行。”

    无须道士一愣,道:“孩子还怎么小,你就让他去人间?”

    元宝道:“不是去人间。是去雷泽,让他独自一个人穿越雷泽我始终不放心,毕竟那里瘴气横起妖兽肆虐。还是魔教的总堂所在,到时只怕要麻烦无须老弟在暗中保护。”

    “穿越雷泽?这……满打满算三思才十一岁呀。那雷泽又称死亡沼泽,处处凶险,寸寸夺命,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你可要想清楚了。”

    元宝道:“我想的很清楚了,他现在已经修炼了将近一年的斩天拔剑术,已经到了瓶颈。是他脆弱的心智限制了他的提升空间,只有经历生与死的磨难才能让他突破,这是轮回剑诀每一代传人必须要走的路。”

    无须道士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三思这孩子不仅仅是你的徒弟。也是我的徒弟,我会保护好他的。”

    元宝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当他为徒弟,那将水遁、火遁、千里遁的盖世奇术也传给他吧。”

    片刻后,元宝的山洞里传来了无须道士的咆哮声:“想的美!你太贪心了!”

    然后。无须道士气呼呼的走出了山洞,只留下山洞里元宝一个人爽朗的笑声。

    如此又过了三天,风达野、王若水早几天离开的,现在又回来了,正在外过潇洒子的诸葛流星等人在老大嫁妹妹的前夕回来了。距离司徒正与元少茹的大婚之还剩下三天,元宝还没有搞定三件神器嫁妆的难题,无奈之下他只能去找最后的杀手锏。

    众神墓地,依旧是荒凉沧桑,元宝通过月经纶进入到了众神墓地的问天阁前,扯着嗓子大叫道:“星海前辈,晚辈来看你啦。”

    瞬间,一沙黄颜色衣衫的星海仙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出现是,是瞬移还是速度太快,元宝根本就看不清。

    星海仙子笑道:“都一年了,你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说吧,又有什么难题了?”

    元宝干笑两声,道:“前辈说的哪里话,我元少钦也是一个重重义守承诺的人,说过回来看您我就肯定会抽空回来的。”

    星海仙子翻了翻白眼,似乎不相信元宝的话,道:“这里你熟悉的很,进来吧。”

    两人进入问天阁,印入元宝眼帘的依旧是正对大门的那尊黑玉石像,那个一手持着子母追魂剑一手持着轮回盘的俊朗男子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处睥睨众生。

    星海仙子道:“坐吧。”

    元宝老大不客气的做在黑石椅子上,道:“前辈,近来可好?”

    星海仙子道:“每天不都是这么过吗,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对了,听说过两天你妹妹要出嫁啦?”

    元宝一愣,惊讶道:“这事儿你都知道?”

    星海仙子抿嘴道:“不知道这事的人三界中只怕没几个了。半个月前李坏闯入天界凌霄大死赖着不走,天帝想要动粗,结果李坏直接抱头倒在地上讹诈天帝要他陪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后来被天帝手下的四大天王五花大绑的丢出了南天门,李坏无赖脾气上来自然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干的出来的,从人间和太虚幻境找到了几百个修为超强的人蹲守南天门外开篝火晚会,殴打天兵,调戏仙子,随地大小便,这半个月将天界搞的乌烟瘴气,你妹妹出嫁的事儿就是李坏带上天界的,说要来人间看看他贴心贴背的好兄弟元少钦嫁妹妹,跟天帝勒索了不少好东西,今天早上才志得意满的带着几百位法则高手散去。”

    元宝瞪大了眼睛,知道李坏大闹天界肯定是和半个月前北斗七星下界带走方灵儿之事有关,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名镇三界的强者,竟然如此无赖。

    他苦笑道:“这事儿也只有李坏能干的出来。”

    星海仙子失笑道:“是呀,他就是三界的一个超级大活宝,不过你现在在三界的名头也不小,大家都在打探李坏这个贴心贴背的好兄弟元少钦是何许人也,天帝还说请你参加瑶池圣母的蟠桃会和你近乎呢!”

    “啊?不是吧!我元少钦的名字连天帝都知道了?”

    元宝这一次确实没有想到,他就是人间一个小角色,没想到竟然还惊动的天帝陛下。从侧面也看出李坏的能量有多大,短短三百年,成为一个连天帝陛下都甚为忌惮,或者说是深恶痛绝的人物。

    元宝并不想出名。打心得他还是喜欢过安静的子,这是他这些年的生活环境密不可分,二十年前六岁时就寸步不离的在九龙谷修炼。然后在人间生活了大半年,参与了神山斗法。之后又在众神墓地十年。

    他并不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生活,只希望和喜欢的人安安静静的在九龙谷或者众神墓地好好的生活。尤其是最近,他越发的坚定答应星海仙子看守众神墓地的要求。

    星海仙子见元宝表古怪,忍不住道:“你这个大忙人无事不登三宝,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元宝挠了挠脑袋,笑道:“还是瞒不住前辈,我妹妹过两天不是要出嫁了吗。昆仑派要三件神器为嫁妆,我以前听说你有一个宝库,里面肯定有不少宝贝,你放心。我元少钦不会白拿你的神器的,我用三件神器换你三件神器。”

    星海仙子忽然噗嗤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件事儿,不好意思呀。我并不打算和你换,因为和你换神器的人已经在去九龙谷的路上了。不过嘛……咱们也是老朋友,你妹妹也就是我妹妹,我倒可以送你一件东西给你撑场面, 不能丢了你的人。”

    元宝大喜。道:“你要送我妹妹一件嫁妆?”

    星海仙子无奈道:“以前你没来我可以装什么都不知道,今天你来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空手而归呢?”

    说完,星海仙子的手中多了一件长长的木盒子,她道:“你拿去不吧,这柄剑我留着也没用途,如我所料不错,人间最近百年必将再起风云,到时这柄剑也就能派上用途了。”

    元宝狐疑的接过,心知星海仙子上掉下来的任何东西都是了不得的宝贝,不知道这盒子里的仙剑是什么。

    他打开木盒子,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柄造型颇为古怪的三尺长剑,并没有剑鞘,露的剑上布满了上古铭文。

    元宝的脸色大变,他认识这种剑的材质,和莫邪宝剑出自同一种矿石。

    “干将!”

    “有点眼力。当年我命干将莫邪夫妻铸剑,剑成两柄,一柄就是三界第一神剑莫邪宝剑,另外一柄就是这干将神剑。这柄剑自铸成只在人间出现过九次,每一次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他的名气与威力都不在莫邪神剑之下,你如果把这个当嫁妆送给昆仑派,保证你有面子。”

    元宝吞了吞口水,他当然知道干将神剑的厉害,自己徒弟手中的斩龙剑和干将神剑相比就是渣滓。

    他忽然紧紧的抱着干将神剑,双眼放光的道:“我能自己私吞吗?昆仑派六件神器加起来都没有这干将剑贵重!”

    “哈哈哈……你怎么跟李坏似得见到宝贝两眼就放光,这柄剑不属于你,就像莫邪剑不属于风达野一样。莫邪与干将是侣之剑,两人都有择主的功能,其他人是发挥不出双剑的威力的。”

    元宝的元神回到九龙谷后,心中极为郁闷,消失数千年的干将神将真的要送给昆仑当嫁妆?他真的舍不得。唉声叹气良久,最终还是觉得星海仙子所说不错,自己是修炼轮回剑诀的,不论是干将还是莫邪,属都和自己的法力相冲,并不能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同时他也在怀疑,为什么司徒正与自己的妹妹元少茹就能发挥出干将莫邪双剑的真正威力?

    这个问题在众神墓地他也问过星海仙子,星海仙子只是微笑说了一句:“因为这是他们的剑。”

    元宝喃喃的道:“难不成的妹夫与妹妹是当年干将与莫邪的轮回之?他们的元神灵魂 不都是早已经融入了双剑之中了吗?”

    他刚收起干将神将后,山洞外就传来了爽朗的笑声:“元少钦,我来看你啦,你死了没?”

    元宝一听这极度猥琐的笑声就知道是谁来了,急忙走出山洞,果然看到李坏站在山谷中东张西望。

    见到元宝,李坏没好气的道:“这地方原本是我们蜀山派的,结果被你们轮回一脉占据了。可恶,可恶至极。”

    众人一看是李坏来了,个个神色古怪。纷纷上前行礼,李坏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很快和大家有说有笑的打成一片。

    片刻之后,元宝低声对玲珑道:“三思呢?”

    玲珑道:“一大早就和无须出去修炼土遁术了,怎么你找他?”

    元宝道:“你马上出去找寻他们,告诉他们千万别让他回来!这个李坏虽然是前辈,可就是一个超级无敌大无赖,若是让他见到三思肯定会软磨硬泡让三思收他的孩子为徒,去去去。赶快去……”

    玲珑神色一僵,看了一眼和风达野勾肩搭背的那个猥琐青年,忙走出了九龙谷。

    玲珑走后,李坏笑道:“元少钦。听说你要嫁妹妹啊,恭喜恭喜。”

    元宝道:“多谢多谢,这就是舍妹元少茹。”

    李坏道:“我知道她,这十年来名声鹊起的昆仑派女弟子嘛,长的还真不错。不愧是莫邪……咳咳……还行,还行……”

    元宝听李坏话说一半就岔开了,心中猜测看来自己的妹妹还真和莫邪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将李坏引进山洞,然后让天问姑娘感觉上茶,李坏左看右看。似乎在寻找什么,元宝当然知道他贼眉鼠眼在干什么。道:“李前辈,你找什么呢?”

    “你那徒弟呢?就是那什么杨三思,你藏哪里了?”

    元宝道:“他现在有事外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李坏大感失望,道:“哎,可惜,可惜,那就我在九龙谷住下吧,等他回来。”

    元宝苦笑,看来李坏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急忙转移话题,道:“听说李前辈最近半个月在天界玩的不错呀,和几百人开篝火晚会。”

    李坏惊讶道:“这件事都传到人间了?哦,是了,你听星海仙子那老处女说的。前几天天帝那臭家伙找星海仙子去向我说,我根本没给星海仙子任何面子,那天帝老儿十年前答应我不再接引人间达到法则的高手去天界,是他自己违背了诺言,悄悄的派遣北斗七星君下界,我带人砸了凌霄宝,还在南天门撒了泡尿,将天帝御花园里饲养的珍奇小野兽全部抓来烤着吃了,现在天帝老实多了。还送了很多宝贝给我,说是赔罪,连他老婆瑶池头顶上带着的那个鹅蛋大小的珍珠也被我扣下来了,我媳妇流年想这颗珍珠想了三百年了。哈哈哈。”

    李坏炫耀着这半个月来他在天界的战绩,说到会神处口沫飞溅,眼睛都迷成一条缝隙了。

    山洞里只剩下了李坏与元宝两个人,李坏炫耀完了就直接切入正题,道:“听说你还差三件神器给元少茹做嫁妆?”

    元宝一听这话才明白原来星海仙子口中所说的那个和自己交换神器的家伙就是李坏呀,不过和李坏做生意元宝是知道的,是一点儿便宜都占不到还要倒贴。

    他苦笑道:“这……我上就三件神器,前辈如果有多余的神器我们可以交换。”

    李坏道:“神器嘛我倒是有几件,不过三件对三件实在是说不过去,既然是你缺少,我肯定是坐地起价要宰你一把的。五件换三件,不换就拉倒。”

    “五换三?你怎么不去抢!”元宝跳将起来,他已经做好了让李坏狠狠宰一刀的准备,原以为要搭上点银子,没想到李坏心太黑了,不要银子直接要神器。

    李坏安慰道:“少年,不要这么说嘛,你急需而我又有多余的,这叫什么?这叫市场!这么吧,看在我们两个十年的交上,四件神器外加三……六万两银子。”

    元宝摇头,道:“我没有,大不了我不要脸面给妹妹嫁出去,你休想敲诈我!”

    李坏见元宝如此坚决,心中暗暗的道:“这小子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比以前强多了,看来也不能比的太紧。”

    在李坏心中暗中揣测对策的时候,元宝心中也在暗暗的道:“我才不会上你的当,看你怎么敲诈我!”

    两人各怀鬼胎瞪着眼珠子良久,最后两人同时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指着对方一脸猥琐的笑着。

    李坏道:“差点上了你当,啥也不说了,四件神器。六万两银子我不要了。”

    元宝摇头,道:“三件神器加一万两银子。”

    李坏呸道:“你当我是廉价劳动力吗,你要想清楚。是我给你解决难题的,一口价。三件神器十万两银子。”

    元宝依旧是摇头,道:“三件神器两万两银子。”

    “三件神器九万两银子……”

    “三件神器三万两银子……”

    “八万两银子……”

    “四万两银子!”

    “七万两银子”

    “四万一千两银子!”

    李坏跳起来,叫道:“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这次只加一千两,你不按路出招!”

    元宝耸肩道:“李前辈,咱也不卖关子了,三件神器兑换三件神器。我外加你五万两银子。”

    元宝太了解李坏了,他是一个无利不起早,以前连区区千儿八百两银子都不放过的人,现在一下子有五万两好处费。李坏绝对会动心的。

    果然,李坏在心里打着小九九,暗暗的道:“一转手就赚了五万两,够我带着一家老小在人间逍遥很长一段时间了!看来这元少钦还是有钱的,以后我再慢慢敲诈他!”

    相通了这点。李坏笑道:“好吧,五万两就五万两,不过神器我要破天剑,如意伞和九十九根飞天神针。你手中的子母追魂剑、乾坤锤我问你要你肯定也不给,我就要这三件。”

    元宝道:“好。前辈拿出三件神器来吧。”

    李坏从乾坤袋依次拿出三件仙剑,个个灵气流转,一看就是品阶极高的神兵,元宝一一看去,李坏在旁边解释道:“这三柄就是失传千年的风火雷三剑,风云,火麟,雷鸣。”

    元宝仔细看了看,确定无误后才点头道:“不错,确实是风云火麟和雷鸣三剑。”

    他从乾坤袋里将破天剑,如意伞与飞天神针拿出来,交给李坏,李坏欢欢喜喜的把玩着,道:“还有五万两银子呢。”

    元宝先是将风火雷三剑收好,免得被李坏掉包了,然后才拿出五大箱的银锭子,都是当昆仑派送来的,一箱子是一万两。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李坏口水流了一地,急忙将其装进乾坤袋中,然后才道:“既然杨三思不在,我以后再来拜访,流年还在流波山等我回去呢,对了,以后有这种生意记得找我啊,我给你打八折优惠。”

    元宝抱拳,道:“流年仙子分娩在即,我也不留你了,等你的孩子出生我一定包上一个大红包。”

    李坏笑道:“你若敢不包我打的你连你娘都认不出你!”

    说完李坏随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深邃的空间隧道,他对着元宝挥手道:“以后有这种事第一时间找我啊!再见!”

    李坏走了,所谓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李坏也同样如此,这些年他缺德的勾当没少干。从天界走私灵石仙丹仙果来人间或者在太虚幻境高价贩卖,赚取暴利。或者从人间走私一些土特产的东西去天界,比如辣椒,这玩意在人间一两银子能买一麻袋,可在天界却是紧俏商品,一两银子一斤。

    后来天帝觉得李坏宰人太狠了,就派人来人间学习辣椒的培植技术,将辣椒引到了天界进行无土栽培,断绝了李坏的财路。从那之后李坏一直看天帝不顺眼。

    二月初六。

    距离两人司徒正与元少茹成亲的子还剩下两天,元宝一大早起就在山谷里采气,整个山谷被李梦雪等人装扮的喜气洋洋,到处都挂满了红布。

    没多久,无须道士从山谷外飞了进来,叫道:“老大,有一大群客人来了。”

    元宝皱眉,今天又不是元少茹成亲的子,怎么会有大群道喜的人呢?

    狐疑之中,天空中出现近百人,为首的还是熟人,皇家修真团的上官云鹤。

    上官云鹤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哈哈大笑,道:“元老弟,恭喜恭喜啊。”

    元宝其实对上官云鹤背叛建文帝朱文转投燕王朱棣的事并没有多少看法,毕竟人各有志,又不是投魔教,都是朱家自己的事罢了。

    他抱拳道:“上官兄。上次在黄山光明顶匆匆一别也没有好好说话,今天说什么也要喝个痛快。”

    上官云鹤微笑道:“能与元老弟把酒言欢乃是上官的荣幸,抬上来。”

    后百十个修真者抬着几十个红色大箱子落在了山谷中。山洞里的人纷纷走出看看是怎么回事。

    元宝惊讶道:“这是?”

    上官云鹤笑道:“陛下听说元老弟的女儿要成亲,本来要亲自前来祝贺的。可是最近俗事太多分不开,就让上官带来了一些微薄贺礼。”

    元宝嘻嘻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赶紧抬进去给我妹妹,后天出嫁时一起送去昆仑山。”

    元宝拉着上官云鹤要去喝酒,这时,天空中霞光闪烁。十几个绝世仙子款款而落,元宝看着眼熟,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个门下弟子,可空相与诸葛流星却是叫道:“小琳。小荷……你们怎么来啦。”

    来人正是飘渺宫女子,元宝急忙上前,道:“诸位飘渺宫的仙子前来所谓何事?”

    为首的小荷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模样,长的一点都不比李师师差,抿嘴笑道:“掌门师姐听说元公子要嫁妹妹。特意让我们赶制出了一凤冠霞帔作为贺礼,呈上来!”

    后八个女子忽然举着一个薄如蝉翼霞光闪烁的美丽衣衫,后面还拖着长长的尾巴,由八个人分开站立才举起来。只是短短几个呼吸,几只不知名的蝴蝶就开始围绕那件美丽衣衫飞舞着。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惊呼之声不绝于耳。

    李梦雪吃吃的道:“好……好美的衣服!”

    其他几个仙子也都是同样的表

    上官云鹤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了,此次他也送来了凤冠霞帔,做工材料都比公主出嫁还要珍贵十倍,原想后天元少茹出嫁之时穿着的,也让朝廷露一把脸,可此刻飘渺宫送来的这件绝美的衣衫,甩掉他送来的凤冠霞帔八条大马路。这件衣服似乎有了生命,在空中缓缓舞动,就犹如跳动的精灵。

    元少茹双眼放光的走上前去,道:“这,这是送给我的?!”

    小荷点头微笑道:“自然是送给你的呀,后天你出嫁穿上这件衣服肯定会惊艳全场。”

    元少茹欢喜的道:“谢谢飘渺宫的诸位姐姐,真的太谢谢了,我好喜欢这件衣服。”

    小荷笑道:“你先进去试试合不合,如果不合我们几个姐妹连夜修改。”

    八个飘渺宫女弟子捧着衣服与元少茹走进山洞,李梦雪天问玲珑仙子王若水等人也都跟了进去,元宝等人陪着上官云鹤与小荷在山谷里说话。没多久,山谷里传来是阵阵惊呼上,大多是来自上官云鹤带来的那百十个皇家修真团的修真者。

    众人转头一看,却见从山洞里缓缓走出一位绝世的仙子,穿着薄如蝉翼的轻纱衣服,后有六个飘渺宫女弟子在捧着裙子,在这位绝世仙子的四周,数百美丽的彩蝶在围绕她飞舞着。

    所有人都看直了眼,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元少茹本来就是当世绝顶美人儿,如今这件衣服穿在上,每个人都觉得天界的仙子只怕也比不上这个美丽女子的一根头发吧。

    元少茹张开双臂,彩蝶落在了她的衣服上,她含笑望着元宝,轻轻的道:“二哥,我美吗?”

    元宝眼睛都湿润了,道:“你是最美的,没人能比的上你!”

    元少茹轻轻一笑,子缓缓飞天而起,在空中飞舞着,上那件衣服竟然在阳光下变换着五彩六色的光带,美的无法形容。

    风达野抬着头,望着在空中缓缓飞舞的元少茹,喃喃的道:“便宜了司徒正那臭小子!”

    王若水听到了他的话,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淡淡的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