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提亲之敲诈聘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 “广西北开” 道友2张月票捧场助阵!感谢啊!)

    黄山光明顶魔宗挑衅的事在短短的两天里传遍了整个人间,正道以两胜一平的成绩狠狠的打击了魔宗的嚣张气焰,还将黄山派丢失二十六年的玄天刀从鬼九手中夺了回来,大大鼓舞了正道弟子的气势。

    魔教果真是依照约定,所有在人间活动的魔教弟子一夜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样子十年内是不敢在踏足中原了。

    八百年前,同样是在光明顶,换来了人间八百年的和平。

    现在群魔乱舞天下大乱的年代,能换来十年的和平,对人间的黎民苍生已经算是万幸。

    三法师太一共交了六个人私下会谈,元宝,法云师太,云彩虹,王若水,周大林与云小蝶。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元宝等六人才出来,没人知道在过去的三个时辰里,三法师太对六人说了什么,只是出来时六个人的表都很古怪。

    黄山的事已了,大局已定,前来观礼的修真者也都陆陆续续的下山,元宝等一众人是最后一批下山的,那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元宝、李师师、云彩虹、李梦雪、天问等五人直接回峨眉山了,风达野和王若水要去百花谷一趟,相约过阵子去峨眉山转转,而周大林与云小蝶还要在莲花峰下的小灵云仙府住上一段时间,应该然后回天山将云小蝶怀孕的事告诉雪老前辈。

    江海清没有回东海流波山,而是死皮赖脸的跟着诸葛流星与空相要在中原发展事业。诸葛流星与空相两个家伙贪财好色不假。可江海清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女汉子。且修为比两人都高,根本不愿意带他玩儿,奈何江海清软磨硬泡,两人也实在受不了了,暂且同意带着江海清去京城发展。

    诸事已定,一路无话。

    话说距离黄山派光明顶之事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凡间已经进入了最寒冷的冬天,千里银装素裹。整个八百里峨眉山被披上了厚厚的银装。

    九龙谷,杨三思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修为大有进步,且他悟奇高,在修炼轮回剑诀的同时,兼修李梦雪、天问仙子与无须道士所传的奇术,一点儿也没有耽搁。

    现在,他的斩天拔剑式已经有模有样,只是火候欠佳,至少还需要瀑布下拔剑三五年才行。

    这一大雪终于停了,元宝灌了一葫芦果儿酒晃晃悠悠的走出山洞。门口大黄正在和李梦雪大闹,看到元宝出来。大黄汪汪的叫着。

    元宝笑道:“小雪,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和大黄瞎闹?”

    李梦雪站起,道:“这个年纪没有多大关系,要说年纪的 ,大黄今年一百多岁了,比你我们加起来都大呢。”

    元宝懒的理她,摇动晃脑的向谷外走去,李梦雪诧异道:“你去哪里?”

    元宝道:“我去九老峰找何足道喝酒去,你们留下这里吧。”

    李梦雪哼道:“我看是喝酒是假,找美人才是真的吧,风雪会佳人,你的雅兴不错呀。”

    元宝脸色一红,道:“你可别瞎说,我真的只是去九老峰找何足道喝酒,要不你也跟我去?”

    李梦雪撇嘴道:“算了吧,我可不想搅了你的好事,你快去吧,今晚就不等你回来了……”

    这些子,每当云彩虹或者李师师来山谷来找元宝说话,李梦雪总是阳怪气的,渐渐的这云李二人也就少来了,元宝心中念着她们,见两人不来了,自己就去找他们。

    和蜀山派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他还从没有去过蜀山派的总堂九老峰,尽管距离不过七八里……

    八百里峨眉山,从麒麟山的东南部一直延伸到湘西南部,它就如同一道世人不可逾越的天堑,横挡在中原与南疆十万大山的中间。

    峨眉山有九座出名的仙家福地,九龙谷就是其中之一,其他八个都是被蜀山派与金光寺的前辈占据了。

    蜀山派的总堂九老峰,高八千八百丈,与东面的御剑峰遥相呼应。门人弟子都是集中在这两个山峰修炼居住。

    元宝御空飞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九老峰的山腰,白雪皑皑,一个漂亮的白衣仙子正在山腰的一处凉亭里抚琴,只是琴声比起云彩虹要差很多。

    那女子看到元宝顿时站起了,笑嘻嘻的道:“元公子,真是稀客呀,来找师师还是彩虹的?”

    元宝一见这女子,顿时面露苦笑,还真遇见熟人了,十年前就在长江遇见过的钱琳,今天轮到她在这里守山。

    “原来是钱琳姑娘,好久不见。”

    钱琳笑道:“是呀,好久不见,你就住在九老峰的西面九龙谷,也不来看看我们,真是不够意思呀。”

    元宝道:“我真不是忙呀,你也知道我收了徒弟,每天都要指导他修炼。有时间你随时可以到九龙谷,我们大喝一顿。”

    “好呀,好呀,就这么说定了,我也真想见见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是什么样子呢。”

    元宝和钱琳寒暄了几句,钱琳就引着元宝上了九老峰。

    何足道正在指导一群年轻的蜀山派弟子修炼剑诀,这群人最大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小的只有七八岁,在广场上的寒风中手持仙剑催动剑气,小脸冻的通红,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可怜。

    钱琳叫道:“何师兄你看看谁来啦。”

    何足道转头一看,见到元宝摇着手中的大酒葫芦,惊喜交加,道:“元老弟,你怎么来了。”

    元宝笑道:“今嘴馋的紧,就来找你喝酒啦,怎么。没时间?”

    何足道哈哈笑道:“和元老弟喝酒。就算天王老子来也得靠边站。你们这些小家伙好好修炼神剑飘渺八万式。我去和元老弟喝酒去,千万别偷懒。”

    “是,五师叔……”那百十个蜀山派小弟子大声的叫着。

    元宝走到何足道的边,道:“不错呀,都成五师叔啦。这些都是谁的门人?”

    何足道道:“都是掌门师兄这半年收的外门弟子,掌门师兄平时理万机也没有时间管教,我这个大闲人就负责传他们心法与剑术。”

    每个蜀山派掌门都有很多弟子,大多数都是外门弟子。就拿玉虚子来说吧,这百十年外门弟子起码也有三百多人了,可他的真传弟子只有几个,最大的是当年蜀山派弃徒云道一,最小的则是老九李师师。

    外门弟子与关门弟子待遇是不一样的,外门弟子就跟后娘养的似得,一般很少过问,平时里都是一些蜀山派的长老负责传授技艺。关门弟子则是不同,是亲自指导的,当然以楚天云现在的的年纪还不足以收内门亲传弟子。起码还得再过五六十年才行。

    元宝和何足道一走,那群百十个人的孩子顿时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那就是元少钦呀。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好帅呀!”一个十三四岁的美丽少女一脸崇敬的模样。

    边一个同伴打击道:“帅有什么用,三个月前听说在黄山光明顶他竟然只是和魔教的妖女行晚霞打了一个平手,把轮回剑诀千年的声誉都败光了。”

    其他人都应声点头。

    钱琳忽然回头,恶狠狠的道:“你们这些小鬼说什么呢,元少钦也是你们可以随便议论的吗?练剑去。”

    “是,师伯……”众少年吐了吐舌头,似乎很怕这个钱琳师伯,再度开始练剑。

    何足道带着元宝来到内堂,好多蜀山派的弟子都认识元宝,纷纷过来打招呼,元宝也是含笑回应着。

    何足道刚到一间古朴幽静的院落前就扯着嗓子道:“掌门师兄,快看看谁来啦。”

    一白衣的楚天云从院落里走出,这里是他平时里居住的地方,看到元宝,似乎很是意外,道:“元公子。”

    元宝没想到何足道竟将自己带来这了,他本来就是只想和何足道喝喝酒,顺便打听一下李师师和云彩虹近况,没想惊动楚天云。

    他抱拳道:“见过楚掌门。”

    楚天云走到元宝的跟前拍着他的肩膀,大笑道:“什么楚掌门,咱们是朋友,你还是叫我楚公子或者楚大哥吧。”

    三人说说笑笑的走院子,院子并不大,只有三间青石房,元宝很意外堂堂蜀山派的掌门竟然住的如此寒酸,推门进去后房间里的摆设也都是走典雅路线,墙壁上挂着很多字画,就像走进了书香世家一般。

    元宝啧啧称奇道:“楚公子,没想到你堂堂的蜀山派掌门住的竟如此典雅。”

    楚天云道:“我们修道之人不讲究那些俗气的玩意儿,能有一砖一瓦遮风避雨就行啦,元公子是来找九师妹的吧?真的很不巧,前几天九师妹与彩虹下山办事了,还没有回来。”

    元宝恍然,怪不得十来天没见到这两人了,原来是下山办事了,怎么也不到后山去和自己告别呢?

    心中如此想,话却不能如此说,他尴尬的道:“楚公子说笑了,我就是来找何兄喝酒聊天的。”

    楚天云让人送来了精致美味的下酒菜,三人在他的屋中觥筹交错,从十年前的一直谈到了今时今,一想十年弹指一挥间,三人也不一阵唏嘘。

    十年的蹉跎岁月可以改变很多事,唯一无法改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份义。

    无意中,元宝问道:“最近山下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怎么连师师和彩虹都下山了,不是要紧的大事肯定不会她们二人同时下山的。”

    楚天云放下酒杯,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都是门派之间的琐碎之事。”

    元宝道:“难道魔教不讲信用卷土重来?”

    何足道笑道:“不是,是北方道家门派最近不老实。”

    “哦,原来是北道全真一脉最近又有动作啦。其实同为修真一脉。何必计较那么多?”

    楚天云道:“不是我们计较。只是这件事……”

    他顿了一下,似乎有点犹豫,最后还是道:“若是北道全真一脉的事儿也就好办了,更不会派九师妹与彩虹带人下山处理,这件事还牵扯到你的朋友方灵儿,你也知道方灵儿的修为道行,一般长老根本就招架不住,只有九师妹与彩虹与他才有一战之力。不过你放心,此次上官师叔也去了,应该不会有事的。”

    元宝大吃一惊,道:“方灵儿?楚兄,到底怎么回事?”

    元宝也不是外人,楚天云便将事的简单经过说了一番。

    在半年多前乌鸦峰一战后,长生门几乎覆灭,大半的高手被杀,只逃走了一小部分,其中就有方灵儿与云道一。

    长白山大圆湖乾坤幻境问世的时候。方灵儿也曾前往,被正道玄冰宫的门人发现。双方交过一次手,玄冰宫损失了不少人,之后方灵儿与云道一就没有再露面,直到黄山光明顶一事过去没多久,在长江以南忽然出现了三个新的道观,规模都不小,每个道观都有七八百人,其中一个就是在十年前被太行六剑仙灭掉毁坏的松鹤观。

    松鹤观位于凤凰山脉之中,距离峨眉山区区几百里,是蜀山派的势力范围,北道全真一脉这些年第一次将手伸到了长江以南,甚至到了峨眉山的外围,蜀山派作为正统三清道家门派自然不会放手不管,当即派遣了几位长老率领一批年轻弟子前去,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本来有几位长老同行蜀山派也不会吃什么大亏,结果方灵儿出现,一把天火重伤了几位蜀山派的长老,将蜀山派的人赶了回去。

    这下可彻底激怒了蜀山派了,当即派遣云彩虹、李师师为首的精英弟子与数十个长老首座下山,连蜀山派的御剑峰首座上官无咎也下山助阵。

    元宝这几个月一直在九龙谷,一步也没有出去过,没想到人间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事。听着楚天云轻描淡写,他心中却是知道,连上官无咎、李师师、云彩虹这三个人都下山了,这件事小不了。

    听完后,元宝道:“楚公子,这件事你们蜀山派该怎么办?”

    楚天云苦笑道:“这可不是我们蜀山一脉的事,这是 北道全真与三清道家之间的恩怨,我们蜀山派自然要听昆仑派的,我们蜀山派连拔他们三座道观后,最近这几天全真一脉没有什么动作,都退到了长江以北,前夜有使者来蜀山派与我接触,说要举行一个论道大会,就是针对北道与南道之间的恩怨的,这件事已经通知了昆仑派来,应该这几就会有消息。”

    元宝暗暗的点点头,北道全真一脉是新崛起的势力,祖师是王重阳,圣地是终南山与武当山。

    从前朝大元开始,朝廷就一直扶持北道全真一脉,尤其是当年王重阳的大弟子丘处机曾数次深入塞外大草原为蒙古成吉思汗讲道,深得成吉思汗的信任,后来丘处机就带着全真门人随着蒙古铁骑西去,当时全真一脉在中原连一个小派都算不上,可是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征伐了除了中原外的塞外大半土地,全真一脉乘机在异族发扬壮大,极有影响力。后来元世祖忽必烈从昆仑山脚南下,取道南疆十万大山,然后南北夹击灭了南宋朝廷,建立大元朝,统一了整个中原,北道全真一脉才在中原立下根。

    被元朝廷庇护百十年,到了如今的大明朝,也深得朝廷器重,皇家修真团的高手大半都是来自北道全真一脉,或者是被北道全真一脉培养的。

    如今天下动乱,全真一脉不甘心只屈居与长江以北的黄河流域,想在整个中原开枝散叶,原因则是因为数十年前大元朝覆灭后,被蒙古铁骑征服的塞外异族纷纷脱离自立,在异族的全真道家受到了波及,无法立足了,所以才想将主要精力转移到古老的修真圣地神州大地。

    如果,在江北的全真道观以终南山与全真派与武当山的武当派势力最大,门下各有数千弟子。而其他百十个大小道观也有不少弟子。整个全真一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壮大。门下弟子不下七八万人。

    看起来数量吓人,不过实力还是远远比不上传统的三清道家门派,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传统的三清道家门派底蕴之深超乎所有人想象。

    当世修真一脉,道、魔、佛、巫,道家门派占据大多数,蜀山派、昆仑派、五行门,这三派弟子加起来就已经有三万人了。更别说还有十几个三四千人的中等大派,四五百个数百人小派了。

    现在元宝所担心还是方灵儿,他曾听师父说起过,正道之间的勾心斗角决不亚于魔教,长生门现在已经没有气候,方灵儿若真的卷入其中,肯定会受到波及,尤其是她上的火焰极强,要是真杀了几个蜀山派的长老或者弟子,蜀山派肯定会与她不死不休。

    他道:“楚公子。现在方灵儿在哪里你可知道?”

    楚天云叹了口气,道:“当方灵儿被九师妹、云师妹与上官师叔等人围困。逃到了湘西地界,结果被赵无悔保住了,上官师叔也不好强行要人,现在她应该还在湘西赵家养伤。方灵儿与赵无悔与你关系匪浅,如果有机会还请你去劝导劝导,乘方灵儿还没有酿下大错前让她回头吧。”

    元宝微微的点点头,道:“我一定尽全力。”

    三人又换了话题畅谈了许久,到了傍晚元宝从九老峰回到九龙谷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山洞里,没有和大家说一句话。

    山洞外,无须道士、天问姑娘、玲珑仙子、李梦雪四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玲珑仙子皱眉道:“我从没有见过元公子的脸色如此难看,似乎有很重的心事,他在九老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无须道士耸肩道:“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李梦雪道:“天问姑娘你进去吧打听打听。”

    天问姑娘脸色一红,道:“你不是一直口口声声叫元公子为相公吗,为什么叫我去?”

    李梦雪嘿嘿笑道:“傻子都看的出少钦心不好,我才不会进去找骂呢,你长的比我漂亮,也比我大,男人看到大的美女眼就晕,就算少钦想要发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众人愕然,没想到李梦雪是理由这么奇葩,搞的天问姑娘的脸色又是一红。旁边的无须道士实在听不下去了,十分的尴尬,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们打听出什么来记得告诉我。”

    女人之间的话题男人自然无法旁听,无须是一个道士,可也是一个男人。

    见天问姑娘扭扭捏捏的不去,李梦雪招手叫来了杨三思,道:“三思,你端杯茶进去看看你师父怎么了?”

    杨三思看了一眼娘亲玲珑仙子,然后重重的点点头,道:“好的梦雪阿姨,我这就去。”

    片刻后,躺在石上的元宝看着杨三思走进来,道:“你怎么不去修炼?”

    杨三思道:“我刚才看到师父您脸色不好,便想是不是在九老峰喝多了,便泡了一杯浓茶过来给师父您醒醒酒。”

    元宝起,心中颇感安慰。道:“师父没事儿,你的轮回剑诀要勤加练习,不可松懈。”

    杨三思点头道:“弟子知道。”

    元宝喝了茶,看杨三思还不走,正好他现在心不佳,便拉过杨三思道:“三思,你拜我为师快一年了,心中的恨放下了吗?”

    杨三思摇头,道:“没有放下,我长大后一定会杀了云道一为我爹爹报仇。”

    元宝子一震,幽幽的叹息一声,道:“其实世间有很多东西比仇恨更加重要,你现在还小,我对你说什么也许你无法理解,你后会慢慢明白的,记住你的名字叫三思,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杨三思道:“弟子知道,师父,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元宝拍了拍杨三思的脑袋,道:“人小鬼大,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别问。”

    杨三思直了膛,道:“弟子马上就十一岁了,不小啦。师父您要有什么事都可以和弟子说……”

    元宝好笑道:“才十一岁就和我装老成?你师傅我十一岁的时候已经将轮回剑诀第一式斩天拔剑式融会贯通了。赶快去修炼吧。”

    杨三思嘿嘿一笑。跑出了山洞。

    山谷中。李梦雪看到杨三思跑出来,忙招手叫过来,道:“你师父怎么了?”

    杨三思摸着下巴道:“师父肯定是在为所困。”

    李梦雪笑骂道:“你毛都没有长齐知道什么叫吗?”

    杨三思哼道:“不信拉倒,我敢断言,师父最迟明天就会离开!”

    说完,他拖着斩龙剑脱掉衣服钻进了飞驰而下的瀑布中再度练习,寒水冲刷着他弱小的子,他一点儿知觉都没有。拔剑越来越快。

    元宝独自一个人躺在上,回想着在九老峰楚天云说的话,现在方灵儿已经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正道中人一直都在追杀她,普天之下敢不顾命保她的人只有赵无悔。两人的感非常深,十年前就形影不离。

    “看来我得尽快去湘西才行。”

    元宝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方灵儿沦落到今的地步,他是有很大责任。

    当年他带着她进入了修真界,传他轮回导气吐纳心法,却没有传她做人的道理。是他的失职。

    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元宝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赶往湘西。这里距离湘西也不是很远,以月经纶的飞行速度最多一个时辰就能到达。

    可就在他刚刚下了决心的时候,山谷中一片喧哗,元宝皱眉,这里一向幽静,很少有这种嘈杂叫声,他起推开石门,却看到山谷中出现了六个人,一看之下多半还都是熟人,为首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妹元少茹与名震天下的双手剑侠实无穷。在他们二人的后还跟着四个年轻的昆仑弟子。

    “三妹!”元宝惊喜叫道。

    “二哥!”元少茹拉着玲珑的手跑了过来,笑嘻嘻的道:“二哥,听说你上次在黄山马失前蹄只和行晚霞斗成平手呀。”

    元宝翻了翻白眼道:“那行晚霞本来就很厉害的好不好呀,你二哥我可是使了全力了。”

    元少茹吐了吐舌头,道:“鬼信!”

    元宝道:“少说这些没用的,你怎么来我九龙谷了?”

    元少茹的脸色忽然一红,竟然变的扭捏起来,后的实无穷哈哈笑了几声,走了过来,道:“恭喜元老弟。”

    元宝奇道:“恭喜我?喜从何来?”

    实无穷道:“马上令妹与我师兄就要成亲了,你说该不该恭喜?”

    众人都是一愣,玲珑仙子拉着元少茹欢喜的道:“少茹,你和要大师兄成亲啦?”

    元少茹含羞点点头。

    元宝脑袋一轰,又是欢喜又是惆怅,他咧嘴道:“子定了吗?”

    实无穷道:“还没有,这不来和你商量了吗,我只是负责传话,三天后聘礼就会送来,蜀山派掌门玉虚子前辈与玄冰宫宫主左飞空左前辈亲自来做媒,我师傅太玄真人亲自下聘,你要什么聘礼直接说,昆仑派都出的起。”

    元宝哈哈大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赶紧进来。天问,玲珑,小雪,赶紧去准备美酒招待昆仑派来的冤大头,我要好好敲昆仑派一笔才行。”

    元宝本来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湘西的,现在元少茹要出嫁,自然是去不成了。

    山洞里灯火通明,此次前来的六个昆仑弟子都是年轻一辈,见到被逐出师门的玲珑不免又是一阵唏嘘。元宝拉着徒杨三思的手,道:“三思,叫人。”

    杨三思也曾在昆仑生活几年,这些人自然相熟,逐一弯腰行礼。

    元少茹含泪的蹲下子,道:“三思,三思,你现在是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长大后要肩负起守护人间的责任,你可不能让你师傅和你娘亲失望。”

    杨三思道:“少茹姑姑放心,三思一定会努力的。”

    元少茹抱着杨三思,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她十年前刚进入昆仑派时,一直得玲珑仙子照顾,两人同姐妹。当初为了玲珑与杨破天的事她没少求

    看到元少茹泪流满面的样子。实无穷与其他几个人都是不黯然心伤。当年玲珑乃是昆仑派最优秀的女弟子。现在败名裂被逐出师门,万幸的是她的儿子竟然成为了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也算是因祸得福。

    元少茹抱着杨三思哭了好一阵,然后将手中的天蚕手给褪了下来,塞到了杨三思的手中,道:“姑姑这次来也没有带什么,这天蚕手本就是你师父送给我的,我现在送给你。”

    玲珑大惊。道:“少茹不可,这乃妖族至宝,太贵重了。”

    元少茹道:“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我现在也用不到这个,我上的宝贝多的都数不过来。”

    元宝在一边道:“算了,三思你收下吧,以后你用得着。”

    半年多前在大圆湖的时候,元宝将天蚕手又给了元少茹防,怕她冒然下去会被天蟒所伤。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当年九尾天狐白素送给自己的天蚕手现在落在了自己徒弟的上。这上薄如蝉翼的手,一旦被戴上就与肌肤融合。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妖族传承数千年的至宝。当年元宝在神山斗法的时候,就以掌接下了对方飞驰而来的仙剑,丝毫没有损耗。

    元宝等一众十几个人在山洞里聊天喝酒,都是年轻人,也没有什么拘束。

    到了后半夜,喝的差不多了,实无穷道:“元老弟,这次我是奉命而来,你想要什么聘礼直接说,我好及时传信回去让那边做好准备。”

    元宝咧嘴笑着,露出市侩的表,道:“急什么,放心吧,我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决不会给你们昆仑派节省。三思,拿笔墨来。”

    杨三思很配合了将笔墨纸砚都端了上来,顺带还拿了厚厚的一叠宣纸。

    元宝想了想,提笔写道:“极品翡翠玉手镯、戒指、耳环各十对。”

    这些都是小玩意,凡人成亲都有的,对昆仑派来说并不算什么。

    元宝将这些不值钱的场面东西都写完之后,李梦雪伸过脑袋,道:“少钦,听说昆仑派有一件名为破天的仙剑法宝,是神器级别的。”

    元宝猥琐的笑了笑,重新又拿起一张白纸,在纸上写道:“神剑破天一柄。”

    实无穷与后几个昆仑弟子脸色一僵,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次肯定要被元宝敲诈的不轻。

    元宝自语道:“听说昆仑派有一件防御法衣……”

    实无穷擦着额头的汗,道:“那件防御法衣现在穿在我紫云师伯的上呢……”

    元宝失望道:“那就太可惜了,小雪,玲珑,无须,天问,你们赶紧给我想想昆仑派还有没有别的宝贝,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赶紧想啊!”

    玲珑自然是不好意思想的,可李梦雪、无须道士与天问这三个人就不客气了,能宰就宰,人家昆仑派是数千年的大派,宝贝多的吓人,他们才不会在乎了,一会儿就列出了七八件神器,几十件世间罕见的宝贝。

    与实无穷等人一起前来的几个昆仑弟子都哭了。

    元少茹哭笑不得的道:“二哥,你是嫁妹妹还是卖妹妹呀?”

    元宝撇嘴道:“不都是一个意思吗?那司徒正是昆仑掌门,知道啥叫昆仑掌门吗?是正道乃至天下的第一人!过不了几年地位就像现在的太玄真人,我不多要一点儿岂不是不给你们昆仑派面子,要不我把轩辕古剑也要来吧。”

    “啊?”众人忍不住惊叫起来。

    元宝笑道:“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会要轩辕剑,就算想要太玄真人也不会给的。无穷大哥,你们就按照我开的这七页纸的单子上东西准备吧,当然这都不是关键的,我还有最后一点要求,就不写在纸上了,直接和你说吧。”

    实无穷小心翼翼的道:“是……什么?您说……您说……”

    元宝拉过杨三思,道:“我的徒弟是杨三思,现在整个天下都知道,而三思的母亲玲珑仙子因为曾经做过了一些事有损你们昆仑派的颜面,被昆仑派逐出师门,败名裂。我最后的要求就是昆仑对天下人发出诏书。让玲珑仙子重返昆仑派。就算她以后一直生活在我的九龙谷,但她任然是昆仑派的弟子……我前面所列的聘礼多半都是玩笑,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就跟我妹妹说的那样,我是嫁妹妹不是卖妹妹,纸张上所列的我可以都不要,但玲珑仙子这件事我不会让步。”

    玲珑仙子子剧烈颤抖,泪水滚滚而落。忽然跪倒在元宝的面前,呜咽道:“元公子……我……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元宝急忙扶起,道:“十年前杨破天杨前辈以假的天机印保住了真的天机印,后来更因为天机印而死,我必须给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山洞里一片安静,很久之后,实无穷才道:“我明白了,元老弟放心,我回去后会如实禀报的。”

    元宝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便道:“好。夜深了,你们就在九龙谷住下。明天再回昆仑复命吧。”

    众人陆续退出,玲珑仙子与天问姑娘安排几个昆仑弟子住在隔壁的几个山洞里,元少茹则是和玲珑仙子住一起,两个要好的姐妹今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一早,元宝送走了实无穷等人,站在山谷中,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大哥。现在少茹成亲,他们也不知道在哪里。

    第三天,无须道士火急火燎从九龙谷外飞了进来,还没有落地就大叫道:“玲珑仙子,玲珑仙子……”

    玲珑正在给儿子准备午饭,走出山洞,道:“什么事?”

    无须道士气喘吁吁的道:“我刚打听的消息,昆仑派在今天早上以太玄真人手谕发出掌门之令,向人间所有正魔妖佛巫鬼势力宣布,你重回昆仑派,直接是供奉长老。”

    玲珑子大震,失声道:“真的?”

    无须道士道:“假不了,太玄真人手谕被三百六十个昆仑弟子连夜送出,连八大鬼城都收到了,这太玄真人还真会做买卖,现在三思是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他将你重新收回昆仑派好处无穷多,小算盘打的够精的。”

    玲珑仙子没有说话,只是失声痛哭的跑进了自己的石洞。元宝等人陆续走出山洞,无须道士的话他们都听的清清楚楚。虽然昆仑派利大于弊,可大家还是为玲珑仙子高兴。

    天问姑娘道:“我去看看玲珑姐姐。”

    李梦雪道:“我也去。”

    元宝走到无须道士前,道:“人间还没有别的消息?”

    无须道士道:“其他消息也不算什么了,就是北道全真一脉最近闹的很凶,好像要举行什么南北论道盛会,听说和蜀山派的高手打过几架,结果没干过,全部撤回了长江以北,至于论道盛会具体时间现在还不知道,估计正在和五大派交涉吧。”

    元宝道:“还有没有其他的?”

    “其他的?云小蝶着大肚子将周大林赶出了门,诸葛流星与空相听说最近被江海清害的惨,欠了赌坊一笔银子。对了对了,听说流年仙子快生了,就在这段时间。”

    “还有没有?”

    “没了,我就打听来这么多,元大哥,你到底想听什么呀?”

    元宝道:“有没有关系湘西的消息?”

    诸葛流星笑了笑,道:“我就知道你最关系的还是湘西,前几天蜀山派在湘西吃了暗亏,听说上官无咎都受了伤,好像就是因为赵无悔要保方灵儿的事儿,听说现在受重伤的方灵儿已经被赵无悔转移出了湘西。”

    元宝吃惊道:“方灵儿现在不在湘西了?”

    诸葛流星点头道:“应该是不在了,不知道被方灵儿藏到了哪里,几个正道大派都在寻找她的下落呢。”

    元宝皱着眉头,按说赵无悔能藏人且无法被正道中人找到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就是鬼谷天渊下的洛水鬼城。方灵儿牵扯到长生门,赵无悔不是傻子,要真将方灵儿藏在了洛水城,那势必会给木子王带来很多麻烦。

    那地点就只剩下一个了,峨眉山东部的那棵大蛮树下,就是二十年前元宝第一次遇见赵无悔时的那个山谷。(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