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封魔禁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cwkwok 道友100起点币与一张月票捧场助阵,感谢起点id:纯洁de萝莉控一张宝贵月票。月底了,求保底月票啊!)

    人间谣言四起,风起云涌。

    在神州大地西南雷泽的深处,在那代表这魔教万世不灭的玄火坛前,以为子消瘦道骨仙风气质非凡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的耳垂超乎寻常的大,皮肤古铜,年纪看起来有大约不到六十岁,上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在他的面前,站立着六个人,其中两个女子,赫然正是天魔宗一脉优秀女弟子行晚霞与绍云仙。其他四人都是年纪较大的黑袍老者。

    中年男子嘴角忽然一勾,下面的六个人顿觉心中生出一股寒意,让人不寒而栗。似乎中年男子嘴角的微笑,是世间最可怕的恶魔之笑。

    中年男子沉默良久才缓缓的道:“八百年,我圣教足足筹备了八百年,黄山法云师太新任掌门典礼是我们最佳的时机,到底是谁泄密的!”

    众人子都是一抖,不敢说话。

    片刻后,行晚霞道:“爹爹,当时三宗六门十二宫门人齐聚,绝对不是我们天魔宗,而是……”

    中年男子目光一扫,喝道:“现在世间都在传是我天魔宗一脉将消息泄露的,和欢宗、炼魂宗与六门十二宫同时向我施压,这件事不会空来风,给是我查,查出到底是谁将消息透露出去。”

    他。正是魔教百年来最出名的魔君。行流云!也是当世魔教修为最高深的前辈之一。如论起单打独斗。昆仑派的太玄真人与蜀山派的玉虚子只怕也最多能与他斗个平手。

    他今年一百七十岁,修为深不可测,在人间修真者正值人生最辉煌的时候,再活一百岁也不稀奇。像如今的玉虚子、太玄真人都是超过两百多岁的老人。

    人间风起云涌,暗流涌动,九龙谷却是一片安静,丝毫未受到正魔对峙之间的打搅。

    自从元宝突破到大圆满之境,修为倍增。以前一直无法参悟的一剑化三清也有点心得了。

    轮回剑诀,从人剑合一初始,第二层是心剑合一,第三层天剑合一。

    元宝在众神墓地之时曾窥得心剑合一的一丝窍门,这些年一直因为修为没有达到大圆满之境,所以一直无法领悟心剑合一的真谛所在,现在他达到了大圆满之境,精神力更是已经达到了大圆满巅峰境界,这几对心剑合一的领悟颇有心得。已经在参研一剑化三清剑术。

    诛仙三剑式分别是天心问剑,乾坤一剑。一剑化三清。每一剑单一施展出来都有开山裂石之威,可如果在领悟一剑化三清之后。将三式融为一体,威力是单一施展时的十倍,强大的剑气可以摧枯拉朽破掉面前一切障碍,而且剑气一旦施展出来,几乎是超越空间与时间的局限,瞬间封住了对方全,对方根本就没有能力躲避或者反抗。

    所以诸葛孔方在融会贯通诛仙三剑式后,连成名比他早百十年的太玄真人、玉虚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一剑化三清……”清晨的瀑布下,元宝的声音徐徐传来,那九条从数百丈高空飞驰俄下的巨龙瀑布瞬间凝固了一下,随即轰隆爆炸声震撼山谷,天地为之变色,无数由瀑布之水所化的雾气快速弥漫,偌大的山谷很快就白茫茫的一片。

    元宝的后数十丈外站立四人,玲珑、杨三思、李梦雪、无须道士。这四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感受着元宝这开天辟地的一击,杨三思还小,不甚懂,而其他三人无一不是年轻一辈的精英弟子,见多识广修为精湛,都被元宝这一剑之威镇住的,每个人都在想,如果是自己面对着元宝这一剑能不能接下?

    所有人心中都在发虚。

    雾气中,元宝猛的再次出剑,雾气快速散去,露出了他的影,他叹息一声,道:“时间太多,修为也不足,只能发挥出一剑化三清三分之一的力量,看来过阵子参加完黄山派法云师太掌门继任典礼后要多加练习才行。”

    后三人差点跌倒在地,如此逆天神威竟然只是三分之一的力量?如果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量,那岂不是能将整座九老峰给拦腰削平?

    杨三思双目出炽的光芒,拉着玲珑仙子的手,骐骥的道:“娘亲,师父好厉害呀,我能达到师父那种力量吗?”

    玲珑仙子回过神来,伸手抚摸着杨三思的脑袋,点头道:“你长大后也会达到你师傅这种境界,可你不能偷懒,也不能做坏事,不然你的剑术就会自动消失了。”

    杨三思重重的点点头,道:“放心吧娘亲,我不会偷懒也不会做坏事的!我要成为师父那样的人!我一定会成功的!”

    元宝走到近处,听到杨三思的话,道:“三思,你以后会很厉害,杀人在举手之间,可你要记住为师对你说的话,我们轮回剑诀乃是行走天下匡扶天道的侠义之士,更肩负守护人间九枚天机印的秘密,自祖师轮回散人开始,就被公认为人间守护者。我们每一代传人以守护人间为使命,万不能滥杀无辜,涂炭生灵。就像我为你取的名字,三思三思,万事要三思而行。”

    杨三思跪倒在地,道:“徒儿谨记。”

    元宝道:“还有八天就是黄山派法云师太掌门继任典礼,这两天黄山派的传信使者应该就会来到九龙谷,我还有一点时间,三思你随我来,我将轮回剑诀的最后依仗传授给你。”

    玲珑、李梦雪、无须道士三人脸色骤变,李梦雪脸色凝重,道:“少钦。这……三思年纪还小。你现在传他那种忌之术是不是早了点?”

    无须道士也道:“是呀。别生了心魔。”

    元宝看了玲珑一眼,玲珑的目光从恐惧缓缓变成了坚定,道:“元公子,你是三思的师父,任何事我都支持你。”

    元宝点头道:“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有你在他边潜移默化他的心,以后三思不可能成为大魔头。疯魔术他迟早都要学,现在学对他的心智虽说有点影响。却是利大于弊。”

    疯魔术,令正魔两道闻风丧胆的四个字,当年在洞庭湖畔元宝第一次遇见楚天云,楚天云的修为远胜与他,可他却说不是元宝的对手,并直言害怕轮回剑诀每一代传人都会兼修的疯魔术。

    疯魔,疯魔,一念成魔,至亲亦可杀!

    元宝几次三番的在死亡边缘挣扎,却从没有施展过一次疯魔术。

    不。他施展半次。

    十年前在神山后山的冰川上,为了李师师。他对了云道一施展过半次,唬住了云道一。不然以当年他与云道一之间的修为差距,必定凶多吉少。

    现在杨三思拜入他的门下已有半年,他还是决定将最后的疯魔术也传给他,现在人间暗流涌动,看样子正魔自百年后的决战一触即发,自己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万一自己不幸死在混战之中,也不会断了传承千年的轮回剑诀的香火。

    可以说,元宝已经将生平所学尽数传给了杨三思。后面就要看杨三思自己了。

    瀑布后的山洞中,元宝与杨三思盘膝而坐,望着面前的倔强少年,元宝仿佛是在看十几年前的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诸葛孔方传他疯魔术之时的场景。

    良久,良久,元宝收回心神,缓缓的道:“三思跟我发誓,不到万不得已,不到生死关头,不是面对大凶之人,决不能施展疯魔术。”

    杨三思举起右手,坚定的道:“我杨三思对天发誓,不到万不得已,不到生死关头,不是面对大凶之人,绝不会施展疯魔术。如违背今誓言,必遭天雷轰顶,元神尽灭。”

    元宝赞许的点头道:“好,好,好。这疯魔术乃是极为凶残之招,我现在将口诀以修炼要领传授给你……”

    接下了两天,元宝寸步不离的呆在杨三思的边,直到杨三思将数千字的封魔术口诀连续背三次且丝毫不差的时候才带着杨三思出关。

    出关当,天问姑娘与云彩虹回到了峨眉山,云彩虹直接去了九老峰禀报下山所探查的结果,天问姑娘则来了九龙谷。旁晚的时候黄山派来了三个女子,一个长老尼姑与两个年轻俗家弟子,她们给元宝送来了请柬,邀请他六后参加黄山派新掌门继任典礼。

    元宝当即答应,他本来就是要去的,别的门派掌门继任典礼他可以不去,黄山派是必须要去的,千年来从无例外。

    送走了黄山派的使者,李梦雪抱着膀子,道:“五大派掌门按照惯例应该不会去参加的。”

    元宝点头,道:“嗯,不过五大派的代掌门与大长老肯定会去的。还有六天时间,我们明天就出发吧,小雪,玲珑,你们去不去?”

    玲珑摇头道:“我是昆仑弃徒,做出了有辱师门的事,不想在与人间有任何瓜葛,我就不去了。”

    李梦雪道:“这次是正道盛会,我这个魔教妖女要是去的话肯定闹的翻天覆地,虽然你去黄山的这几天我不在你的边,可你如果敢背着我找别的女人,我阉了你!”

    元宝心中一寒,看着李梦雪坚定狠的目光,知道这个红衣女子是说得到做得到的。

    第二天一早,元宝和天问姑娘两个人一起出发了,他本来以为无须道士也会前往,也许是八卦门的往事,无须道士最终还是决定留在九龙谷。

    元宝、天问轻装简行,大黄与冷颜都没有带,两人天一亮御空飞行,穿越了峨眉山,来到了北部的一个小镇,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了两头毛驴,随即如同元宝十年前那样,骑着小毛驴,顺着荒野古道缓缓的向北而行。

    第二天就进入了凤凰山脉。晚上到了天水城。元宝在天水城呆了一晚上。以前李朝白的故居回堂现在早已经被翻修,有了新的主人这里是他与李师师定之处,他一直忘不了十年前在回堂后面的假山密室中为李师师宽衣解带的样子,也永远忘不了李师师那动人心魄的白皙子。

    只是她现在呢?在何处?

    天问姑娘一路上和元宝说说笑笑,走走停停,每到一处地方,她都能从元宝的眼眸中看到很多尘封已久的往事在渐渐复苏,有悲凉。有愤怒,有感动,也有那深深的愧疚与深深的欢喜。

    第三天下午,元宝与天问来到了七星门东面的小镇,天问本来以为要进镇子住宿,哪知元宝跳下毛驴站在镇子口望向西面那隐隐高耸的山峰,缓缓的道:“山下就是平湖,今晚我们在平湖过夜吧。”

    天问无所谓,便道:“好。”

    从小镇到平湖有十余里,道路也不算蜿蜒。这里凡人活动痕迹很重,应该自七星门被长生门的太行六剑仙灭掉之后。没有了七星门的掌控,凡人可以在平湖里捕鱼了。所以有一条大路从小镇直通平湖。

    毛驴走的并不快,到了平湖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在夕阳的照耀下,平静的湖面泛起金色的光芒,微风吹过,水面涟漪泛起,金色的光芒开始入柳絮般抖动。湖面上,还有几艘小渔船儿在摇曳着,随着天色渐黑,那些渔民也缓缓的靠向了岸边。

    两人站在平湖的东岸,望着这美丽的蜀中美景,都不呆了呆,望的痴了。

    元宝一言不发的脚踏碧波而行,走向了平湖的湖心岛。天问姑娘也没有相问,只是跟在他的后。

    两人都修为高深的修真者,脚尖在湖面上轻点,宛如行走在康庄大道,没有一点违和感。

    湖心岛依旧是湖心岛,并不大,只有方圆数十丈,中间有一个直通地下的火山口。十年前就是在地底岩浆流的岩洞里,元宝第一次与太行六剑仙交锋的。

    月光下,碧波前,天问姑娘的乌黑长发随风摇曳,露出动人姿态,道:“这里是一个小火山口呀,要不要下去看看?”

    元宝微微摇摇头,道:“算啦,我们就在这个湖心岛过夜就行了。十年前我曾下去过,里面就一条地底岩浆河流,没有其他的了。”

    天问哦了一声也不答话,心知自己果然猜的没错,元宝提前六天骑着毛驴从九老峰出来,就是为了重新走一遍十年前的道路。

    与元宝认识的时间较长,两人的私交也不错,天问知道这一条路,到处都存在了十年前元宝与李师师的影。

    她不想打搅元宝回忆美好过往,便一个人走到湖心岛的北面,看到有一块岩石,上面还有字,那字娟秀中带着几分凛冽,入石三分。

    天问心中一赞,暗道:“好字!”

    借着月光,她轻轻的念道:“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不远处的元宝子大震,猛的回头,走到了天问的边,愕然道:“你,你怎么会知道这首诗?”

    “喏”天问指着大石道:“这首诗不是写在上面的吗?”

    元宝定眼一看,果然看到上面写着当年李师师所做的那首诗,无疑也是李师师所刻的。

    “哈哈哈……”元宝忽然癫狂大笑,天问姑娘见他异样,忍不住道:“这首诗是李师师所写?”

    元宝笑道:“原来当年并非我自作多!原来在平湖时她心中已经有我!”

    天问看着元宝如此开心的样子,心中微微一酸,竟生出了一种羡慕,一种嫉妒。

    她真的想想知道元宝与李师师之间的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的真很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

    夜深了,月亮已经爬到了两人的头顶,雨两人坐在大石前聊天,元宝将十年前自己下山后与李师师所遇到的种种之事都毫无保留的对天问诉说,直到后半夜才说完。

    月光下,天问仙子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白色的轻纱在夜风中缓缓的舞动。还有那鬓角的发丝……

    待元宝说完。天问仙子忽然叹息一声。道:“世人都说元少钦与李师师是天生一对,以前总有点怀疑,没想到……没想到十年前还在少年时你们就已经经历如此多的事。岩浆池边斗剑仙,十里平湖缠绵。天渊鬼谷双双入,三丈山内取神剑。真是羡煞旁人,羡煞旁人……”

    元宝望着月光下天问仙子痴迷的样子,忍不住道:“以后你也会遇到一个你心的男子,和他一起经历生死。执手相伴茫茫红尘。”

    天问仙子的子微微一震,深深的望了一眼元宝,幽幽的道:“你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李梦雪,她敢敢恨,不拘泥与世俗眼光,而我却不行,畏首畏尾,不敢去面对心中所……”

    元宝忽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觉得这个话题实在不合适在夜深人静中孤男寡女之间所谈。他有意避开天问仙子的晶莹目光,道:“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赶路。”

    天问仙子有点失望,也不知道她在失望着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女人有时连她们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在十里平湖的这一夜让元宝想到了很多事,他不知道这一次黄山新任掌门继任大典上李师师会不会去,自百花谷一别后已经有三个月,这种相思之苦真是不好受,他躺在冰凉的石头上,枕着双臂,望着那轮明月,心中暗暗的道:“师师,你现在在哪里?”

    万里之外,波光粼粼,月光下,一个美丽的紫衣女子也是躺在石头上枕着双臂望着月亮,眉宇间时而欢喜时而惆怅,似在回想着什么事

    在紫衣女子的边,放着两柄剑,一柄刀!

    旁就是方圆十余里的清澈湖泊,长白山天池。

    忽然,夜空下响起了轻轻的吟唱之声:“若无缘,为何展笑颜,六道间,菩提众生繁。唯独与汝相见,冥冥连……谁轻言放下,寥寥十一画,风落风起蹉跎尽年华,低眉拂袖过,红颜那一刹,繁星错,只影向天涯……”

    这首歌是李师师在十年前的神山上听着云彩虹赴死时听到的,这些年一直没有忘记、

    她后的黑暗中,天池老人听着这首曲子,望着躺在天池湖畔前大石上的李师师,这位枯槁老人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明天你就要走了,有什么打算没有?”

    听到声音,李师师起,看着走来的那个黑衣老人,道:“再过两天就是黄山派新掌门继任典礼,我先去黄山一趟,然后回峨眉。”

    天池老人点头道:“修真一路是求长生之路,需要你自己摸索前进,我是不行了,没有了长生只望,我希望要不了多久,你会成为蜀山派李坏之后第二个达到长生不死之人。”

    “前辈……”李师师叫了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

    天池老人微微摆手,道:“你我的缘分已经尽了,我一生没有收过一个弟子,你虽然没有拜我为师,可在我的心中,你是我的传人。明天你要走了,这枚天机印你留着吧,天机印中蕴含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当世只有一个人知晓……”

    李师师接过被布袋子包裹的那枚神秘的天机印,忍不住道:“元少钦?”

    天池老人先是点头后又摇头,道:“元少钦只怕也不知道全部的秘密,后我若不在了,人间又发生了生死存亡的大事必须使用天机印,那就去找一个姓轩辕的女子,据我所知,千年前轮回散人出世前,九枚天机印都是轩辕一族负责镇守的,大家都说天机老人临死前测出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年幼保不住天机印,所以诸葛孔方才会将天机印分别交给九个不同人保管,其实之中另有隐。当年轮回散人轩辕一脉镇守天机印一千年,二十六年前正好是一千年的期限,所以诸葛孔方才将出此下策,他不想每一代的轮回剑诀的传人都被天机印捆绑住。”

    李师师恍然,原来此中还有如此一段故事。

    她道:“都已经过去千年了,轩辕一族还有没有后人?”

    天池老人道:“有的,最后一个轩辕一族的后裔出现是在十多年前,她是一个女子。人称断指轩辕。与西沙仙子交匪浅。现在在关中翠微山下的李家沟……”

    甲子年,十一月初八,晴。

    黄山派总堂所在的光明顶霞光四,与三个月前玉琳师太火化的悲伤场景不同,此刻的光明顶处处透着几分喜庆,四周不时有成群结队的修真者御剑从八方而来,拖着长长的绚丽长虹,如万道齐齐绽放的烟火。

    元宝与天问姑娘来到的时候天色还早。距离法云师太继任典礼还有两个时辰。时间虽早人却不少,也许是因为最近传言魔教计划在这一天有大动作,此刻光明顶四周早已经有飘渺宫女弟子监视守候,五大派之一的菩提寺也早早的有八百多伏魔罗汉来到了光明顶上,其他门派弟子也都有出现,大家都没有像往常那样等待继任典礼快开始时才飞来。

    黄山派掌门继位,按照惯例五大派掌门是不会亲临的,毕竟继任典礼只是小辈,只会派出被视为接班人的年轻弟子与首席大长老。好在五大派这几年都是由昔的五公子在打理,这五个人出现就行了。

    天问仙子看着广场上越来越多的修真者。忍不住道:“来了好多人。”

    元宝苦笑道:“估计是因为前阵子有传言魔教在今天会有大动作,所以才会吸引来数以万计的正道修真者吧。”

    天问仙子觉得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一百多年前玉琳师太继任掌门时,也不过只有六七千人来观礼,现在距离典礼开始前还要一个多时辰,广场已经人头耸动,不下万人。

    三个月前玉琳师太法火葬之地此刻已经多了一个高七丈的青铜巨鼎,上面插着三根擎天巨响,袅袅烟雾,带着几分凝神的气息,入鼻芬芳,让人的精神不由得一震。

    仙鹤飞舞,管弦交融,无数飘渺宫与黄山派的绝色女弟子来回飘动,宛如九天仙子,让人心旷神怡。

    “元少钦!”在元宝与天问姑娘无聊发呆的时候,后传来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子声,元宝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也来了。

    转头一看,果然看到江海清嬉皮笑脸的站在他们的后。

    “海清仙子,你也来啦。令师流波仙子来了吗?”

    “我师傅说她就不来了,打发我来,没想到我们又见面啦,乌鸦峰一别已有小半年啦,听说你在长白山得到了乾坤锤,借我玩几天呗。”

    元宝苦笑道:“这……”

    江海清呵呵笑道:“不借就不借,小气鬼,哎呀,天问姐姐,一段时间不见你又漂亮了,好像又变大了,怎么做到的?快教教我……”

    元宝在两人边大为尴尬,根本没想到十年来江海清还是大大咧咧毫无顾忌,说好听点交直爽,说难听点是大无脑。

    他道:“你们先聊着,我看到几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

    天问姑娘脸色发烫,巴不得元宝现在马上立刻瞬间消失,道:“好的,你先忙着。”

    江海清拉着天问姑娘的手说的不停,不是问美白就是问丰,这也难怪江海清一见到天问仙子就问丰美白的事儿。

    修真者,尤其是女修真者,从小就舞刀弄棒,脯都不大,运气好的能像李师师云彩虹那样,坚突兀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而天问被誉为人间第一仙子,她不论是材还是样貌都远胜其他女修真者,最让所有男人流口水让女人羡慕的就是天问姑娘的脯很丰满,简直要冲破肚兜破开白纱了,在修真界确实是一个异类。

    别说江海清这个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女人了,就连当今五大派阀之一的玄冰宫代宫主左清水,也曾好几次私下请教丰之法。

    女人之间有女人的话题,男人也有男人的话题。

    元宝独自一个人一路走来,听到很多男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谈论飘渺宫某某女弟子漂亮,黄山派某某女弟子皮肤白之类的。

    大家都是人,元宝也没有什么意外,他从十四岁就已经开始做梦儿……

    现在很多人都认识元宝,走了一会儿和他打招呼的人不计其数,还有几个美丽的女孩子围上来问东问西。大家都在好奇元宝的弟子到底修炼的怎么样了。长的可不可之类的。

    元宝对于杨三思还是颇为满意的。见大家都喜欢听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的事儿,他也就知无不言。

    忽然,一个飘渺宫的年轻女弟子道:“元公子,世间传闻你的真传弟子杨三思,是昔昆仑派长老杨破天与弟子玲珑的孩子,是真的吗?”

    元宝表一僵,暗道玲珑没来是对的,他道:“三思确实是玲珑仙子的儿子我与三思有缘就收为弟子。但我不会去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们,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没有年纪限制,只要是真,我们都该祝福。”

    “我喜欢你这个回答!”边一大群年轻漂亮的女修真者个个尖叫了起来,引来了周围无数异样的目光。

    元宝不想在和众人纠结这个问题,恰好看到了周大林与云小蝶,便道:“大家都散了吧,我看到了两个朋友,先过去打个招呼。”

    元宝挤出人群。周大林与云小蝶也看见了他,不过两人的前还有一个中年女子。一暗黄色衣衫,个子很高,看起来大约四五十岁,风韵犹存,年轻时绝对是颠倒众生的佳人。元宝本想与周大林打招呼,却见周大林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个中年俏夫人的后,心中一惊,忙上前,道:“晚辈元少钦,见过灵云前辈。”

    周大林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在后对着元宝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还好元宝眼光毒辣,一眼看出了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云小蝶的师父灵云仙子。

    灵云仙子眼中精光四,上下打量了一番元宝,微笑道:“原来是元公子,诸葛兄后继有人,真是可喜可贺。”

    元宝谦虚道:“前辈过奖了。”

    灵云仙子道:“听说你已经物色好了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

    元宝点头道:“嗯,半年前就已经收了弟子。”

    灵云仙子看了一眼边的弟子云小蝶与周大林,哼道:“你们成亲五年才有孕,要是早几年的话,老太婆就算不要脸面也去九龙谷找元公子求求,收你们的孩子为真传弟子,现在一切斗晚了。”

    云小蝶与周大林低着脑袋不敢说话,尤其是云小蝶,脸颊竟然瞬间红了。

    元宝惊喜道:“原来云师妹已经有了孕,恭喜恭喜。”

    “谢谢……”周大林嘿嘿一笑,颇为憨厚。

    灵云仙子最看不惯周大林憨厚的样子,拂袖道:“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多处处,我先去后看看法云师侄。”

    云小蝶道:“好的师父,您先去吧。”

    灵云仙子一直是在黄山小灵云洞府修炼,是黄山派的近邻,与黄山派私交甚好。当年周大林与云小蝶的事儿闹的沸沸扬扬,周大林的师父天山雪老来提亲,结果被灵云仙子臭骂一顿赶出门外。为了傻徒弟以后的幸福,天山雪老愣是赖在门外不走了,在门外住了三个月。

    玉琳师太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过来说媒,结果灵云仙子狮子大开口,除了金银珠宝之外,还要一件神器做聘礼,天山雪老当即拂袖而去。

    没几个月,周大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就上了云小蝶的穿,连票都没有买,闹的是人尽皆知。天山雪老又托玉琳师太来说媒,这才成了好事。

    后来人人想着也都觉得古怪,玉琳师太乃一个世外之人,是一个尼姑,竟然干起了保媒拉线的活儿……

    可以说,周大林与云小蝶的媒人就是玉琳师太。

    灵云仙子一走,周大林立刻觉得浑舒坦,对着元宝笑道:“元老弟,好久不见呀,风达野无须道士来了吗?”

    元宝道:“上次光明顶后风兄就和王若水去了流波山,应该会来的,至于无须道士现在住在九龙谷没有前来,只有我和天问姑娘。云彩虹等人应该会随着楚天云等一众蜀山弟子一起来吧。”

    周大林笑道:“这次千万不要急着走,此间事一了,一定要到灵云仙府好好的喝一场。”

    元宝笑道:“小蝶已经有了孕,你还是好好照顾她吧,我倒真是小看了你。分开不到三个月就有喜了。厉害呀。”

    周大林挠着头。道:“这……还是灵云前辈的灵药好,这些年小蝶一直没反应,她老人家心中焦急……”

    “咳咳……”云小蝶在边咳嗽几声,白了丈夫周大林一眼,道:“云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一起去后堂坐坐吧,距离庆典开始还有一个多时辰呢。”

    元宝道:“妙极妙极。只是不知道黄山派有没有美酒……”

    三人在黄山派接引弟子的带领下穿过大来到了后面的偏,此次前来的人数实在超乎以往,能被请进后堂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至于其他前来观礼的修真者那就真对不住了,只能在广场上干等着,还好在场有很多熟人,且长时间没见面,在广场上聊聊天谈谈修炼心得,顺便讨论一下黄山派与飘渺宫的女弟子,时间也就过去了。

    后面的百十间偏已经准备好了茶点。在元宝等三人走后没多久,两个猥琐的男人也从北方飞到了光明顶。两人一来顿时有十几个黄山派与飘渺宫的女弟子围了上去,有说有笑。

    这二人自然就是菩提寺的空相与茅山派的诸葛流星,这两个家伙天天吵架却形影不离,最近在北边发点小财,上个月有一个金毛尸王出现,结果被两人活捉了,直接押解到京城皇宫前问皇帝要赏钱。朱棣很大方就给了两人各一万两银子,还留两人在宫中小住了半个月,天天山珍海味养着二人,空相直接胖了一圈儿。

    两人在黄山派与飘渺宫可谓是家喻户晓,十年前几十万两银子不是百花的,从两人一出现就被十几个黄山派与飘渺宫的女弟子包围就能说明这一切,两人感觉到周围其他男修真者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更加的得意了,拉着女弟子的手嘘寒问暖,趁机揩油。

    在空相与诸葛流星来了之后不久,一条黑色长龙翻滚而至,众人纷纷抬起头,叫道:“骑龙女神李师师……”

    李师师现在在人间牛叉的不得了,古往今来龙本就少,骑龙之人就少之更少了。虽然只是蟒蛇所化的黑龙,却也足够蜀山派臭几百年了。现在整个人间就算三岁孩童都知道,西南峨眉山蜀山剑派有一个白发仙子,骑着一条巨大的黑龙……

    李师师从黑龙上掠下,横扫一眼,周围的年轻弟子纷纷避开她的目光,露出心虚的表,李师师表极为冷漠,大步朝着大走去。

    没走多久,就有一个美丽的尼姑走上前,双手合十,宣了一句佛号,道:“李施主御龙而来光明顶,乃是给了我黄山一脉极大的面子,蜀山派的道友还没有到,你先随我进后稍作等候,等会儿祭典就开始了。”

    李师师道:“原来是法鹤师太,好久不见。对了,元少钦来了吗?”

    那名为法鹤的黄山派女弟子乃是玉琳师太座下第三弟子,修为极高,素有名望,参与过乌鸦峰之战。

    她道:“元公子在一刻钟前已经来了,现在正在后堂饮茶。”

    李师师点头道:“那就有劳法鹤师太带我去寻他。”

    法鹤师太忽然笑了笑,道:“你随我来。”

    路上,李师师道:“敢问法鹤师太,元少钦是和谁一起来的?”

    法鹤师太道:“是和天问仙子。”

    李师师皱眉道:“就他们两个人?”

    法鹤师太点头道:“是的,不过天问仙子与东海流波山江海清江施主在一起,元公子是和周大林与云小蝶一起进去的。”

    “哦。”李师师很疑惑,难道自己离开的这三个月元宝和李梦雪分开了?不然以李梦雪的格肯定会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边的。

    这三个月,李师师想了很多事,尤其是关于自己与元宝的事,她对其他一切事物甚至法宝都是不屑一顾,唯有对感的占有极强,她还是无法与李梦雪这个魔教妖女分享自己心的男人。

    三个月来,那份相思又让她痛不生,所以一到黄山第一件事就问元宝有没有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