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御魔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嘿嘿)

    长白山有三宝,人参、鹿茸、貂皮。

    在中原人眼中,这三件东西都奢侈品,一般人还真享受不起。在李坏坑虎王万年人参的时候,在长白山深处一片广袤无边的原始森林中,出了一道神光,那光芒是赤红色,化为一道赤虹直冲九天云外,瞬间消失,数百里范围内清晰可见。正在莽莽大山中苦苦寻找异宝仙府的修真者很多人都看到了那道赤红色的光柱消失在九天云外,个个精神大振,兴奋的朝神光方向飞去,奈何封印神光一触即没,没人能准确的锁定神光出来的具体位置,只能估摸着方圆三四百里的范围,纵然如此,也大大降低了搜索难度。

    元宝等一行八人距离尚远,并到位于虎王谷东部的大森林,没有见到那道封印之光,可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这八个人就知道了,盖因有李梦雪与云彩虹在侧,长白山中的蜀山派弟子以纸鹤传音通知了李师师。

    李师师道:“刚接到师兄消息,仙府封印神光在距离这里六百里的原始森林中出现了。”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元宝道:“是第几道光?”

    李师师道:“赤红色,第一道封印之光。”

    元宝想了想,道:“如果是第一道封印之光的话,那仙府的封印将在七后冲破,时间也不急,我们向东走便是了。”

    八人并没有和其他修真人一样急匆匆的御剑赶往,依旧是穿行在群山峻岭之中,现在去和最后一天到达没什么两样,只有封印被冲破修真者才能进入仙府之中。现在就算找到了也只是干瞪眼。

    连续几正道弟子都没有遭遇到魔教弟子,倒是有不少正道弟子因为误闯兽妖领地而丢了命的。长白山群妖云集,生活着很多千年大妖,他们的领地划分很明确,以虎王谷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延伸,越是靠近外围,兽妖的级别就越低。

    这两天有几十拨不开眼的正道寻宝弟子贴地寻宝,结果损失惨重,并不是每个正道弟子都有元宝等人的修为,他们大多只是御空境界,哪里是那些千年大妖的对手,就是隐藏此间不断的传出有正道修真者被长白山兽妖所害,渐渐的也没有人敢贴着地面搜索了。

    元宝等人自然是不怕的,这八个人是当世一等一的年轻高手,别说千年兽妖了,就算是虎王亲临也休想拿下这八人。

    当第五中午,元宝等人看到了一道青色光芒变化成无数神兽模样从极远处向九天,须臾消失。

    元宝道:“青光出现了,大约距离这里三百里,我们御空过去吧。”

    众人点头,不再沿途走走停停的欣赏风景,化为八道光芒朝着正东方了过去。

    随着异宝出世的时间越来越近,大批的年轻修真者都开始出现在这片广袤无边的森林上空,只是每次神光嗖的出就那么一个呼吸,就算到现在众人还是无法确定准确位置所在。

    元宝等人刚深入森林,就感觉这里的树木与长白山的其他地方有点不同,在长白山的西南部刚进来的时候,森林树木多是美人松,而往里深入便是黑色灌木丛,这里既不是松树也不是灌木,而是一株株至少两人才能合抱黑色樟树,而且每一株樟树起码有百丈之高。

    樟树在任何地方都随处可见,像这里的巨型樟树却是闻所。

    这片樟树林十分广袤,南北三四百里,东西三四百里,似乎是一个圆形的大森林,在这片森林中生活着众多的兽妖,尤其是位于东部的那个方圆十余里的大圆湖,更是生活着数以千计的各种毒蟒。

    现在修真者至少有两千人在樟树森林中搜索,却没有一个人敢接近那个大湖泊的。

    元宝等人进入后没多久,何足道就带着一群蜀山弟子来汇合了,人数不多,也就二三十人,个个的蜀山年轻一代的翘楚,几乎都参与过月前的乌鸦峰之战。

    众人见面又是一番寒暄,片刻后,元宝笑道:“何兄,你们先行数来到这片樟树森林,有没有什么发现?如果有发现可不能藏着掖着。”

    何足道哈哈大笑几声,道:“元老弟说的哪里话,大家都是自己人,有好处一起分享,实不相瞒,这几在附近查访,确实有几个可疑之地,等会儿我领你们去看看。”

    元宝道:“那倒不必了,以前在书中看到记载,这里似乎有一个生活着无数毒蟒的大圆湖,很多都是洪荒异种,十分罕见,我去大圆湖见见世面。”

    何足道道:“那你可要小心了,我也曾几次从大圆湖上方飞过,下面的巨蟒恐怖至极,每一条都至少有十余丈长,更有盛者有百丈之长,不比你们在地底深渊相斗的那头九头蛇妖差。”

    元宝点头道:“我也就去看看,不会招惹他们的。”

    李师师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云彩虹立刻到:“我也想去看看。”

    元宝道:“去是可以,可不能带大黑去,大黑是蟒蛇所化的黑龙,释放出来的龙气肯定会惊扰到那些大蟒蛇的。”

    李师师点头道:“我明白。”

    没多久,众人又分开了,元宝李师师与云彩虹三人去大圆湖参观在别处都难得一见的毒蟒群,何足道与风达野等人一起去汇合其他蜀山派弟子,大家相遇晚上在大圆湖西北大约百十里的一处山岗上聚集。

    本来周大林也想来见识见识毒蟒的,可刚要说话就被自己的妻子云小蝶拦住了,傻子也知道那三个人在一起出去玩,其他人还是少跟上为妙,免得破坏他们三个人的气氛。

    元宝三人来到大圆湖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这个大圆湖就像是在很久以前被天外陨石砸出来的,方圆足有十余里,水面并不是碧绿清澈的,而是带着一股子的黑色,这里生活着很多毒蟒,也有不少野兽来此饮水。

    半空之中,元宝等三人悬浮而立,望着脚下的大圆湖,金光粼粼,果然有很多庞大的金甲毒莽等大型蟒蛇在湖边的泥土上缓缓蠕动,不时的还有从湖里钻出来的毒蟒,放眼看去,这里的毒蟒竟然不下数百条,加上周围盘在高大樟树上或者水中的,起码也有千条。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没人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多不同巨蟒生活在此,至于形成的原因,起码能追溯到数千年前。

    李师师看了几眼,道:“没想到世间还真有此如此神奇地方,这千条毒蟒要是出现在人间,可以顷刻间毁掉一座大城。”

    云彩虹道:“谁说不是呢,还好这些毒蟒没有为祸世间,要是散落各地,就算绞杀起来也颇为麻烦。”

    元宝想来这里看看是小时候师父诸葛孔方说过,在长白山樟树森林中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大圆湖,当年诸葛孔方与天池老人在此有所发现,后来因为种种事放弃了。元宝当得知封印神光是从樟树森林里出来的时候就怀疑与大圆湖有关系。

    李师师见元宝一直注目脚下大圆湖默不作声,便道:“你在想什么?”

    元宝微微摇头,道:“你们说那个上古仙府会不会就在这里?”

    “这里?”李师师眉头一皱,道:“你是说在大圆湖的下面?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元宝道:“线索谈不上,只是以前听师父好像说起过这个大圆湖不同寻常,但凡仙家洞府必有异兽守护,这大圆湖周围有这么多洪荒毒蟒,肯定不凡。”

    云彩虹道:“现在不是传这个仙府是当年乾坤子留下的吗?如果是乾坤子留下的仙府,那里面的宝贝肯定不计其数,这些毒蟒体型虽然庞大,可面对修真者还是只有挨打的份儿,让一群毒蟒来守护仙家洞府,乾坤子不会这么大意的。起码也是类似九头蛇妖或者黑水玄蛇之类的旷古大妖才有资格被他看中。”

    元宝点头,知道云彩虹说的不错,这几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风声,说这个即将冲破封印的上古仙府与七千年前威震三界的乾坤子有关系,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乾坤幻境所在。如果真如同传言所说的那样与乾坤子有关系,那这种普通的毒蟒确实与乾坤子的份很不匹配,要知道乾坤子可是被誉为正道鼻祖,是昆仑派开山祖师玉阳子的师父,当年乾坤子收了七个徒弟,玉阳子是最小的一个,其他七个在七千年前也都是开山立派的宗师级别的人物,不过岁月变迁,他们所创的门派已经湮没在历史的潮流中,只有玉阳子所创的昆仑派依旧屹立不倒。

    当年玉阳子经天纬地,只学了乾坤子七分之一的法术就威震三界,更别说乾坤子那种参悟天地造化之人了。

    元宝道:“我也只是猜测,不到最后一道封印神光出,谁也无法确定仙府的具体所在之地。”

    三人在大圆湖的上空飞行掠过几次,脚下的大圆湖渐渐沉寂在黑暗之中,三人认清方向朝着东北方飞去。

    大约飞了三四十里,脚下黑暗的森林中忽然出现几道异光,这里修真者遍布,三人也没在意,不过片刻之后就传来一阵阵轰鸣之声,显然有人在下面斗法。

    元宝三人不约而同的停下子,惊疑的看向脚下黑乎乎的森林,云彩虹道:“莫不是正道弟子又遭到了兽妖攻击?”

    元宝道:“不论是什么,我们下去看看吧。”

    三人急速降低子,发现在地面上有一个蓝衣女子正在与一个男子斗法,那男子喝道:“何红药,你敢闯进长白山,单子还真够大的,今夜就让我无须道爷也收了你这妖女。”

    蓝衣女子何红药咯咯笑道:“无须道士,好大的口气,你们八卦门投靠长生门没多久就被灭了,现在就剩下你孤家寡人,还想与我斗?”

    元宝一惊,没想到这一男一女竟然魔教炼魂宗血仙子何红药与八卦门的无须道士。

    月前,正道中人在奇袭长生门总堂乌鸦峰时,在地底深渊中将受到非人折磨的无须道士与一种被囚的正魔两道高手数百人给救了出来,正道中人当场就被熟悉的人或者各自的门派带走了,魔教中人则被带到了昆仑派看押,自然是不能放回去的了。

    八卦门投靠长生门,只有无须道士一个人不肯降伏,现在在乌鸦峰一战中,八卦门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无须道士一个人。位于少室山的八卦门总堂早已经被毁掉,他无家可归就四处游,前几天听说长白山有仙家洞府出世,他孤家寡人孑然一,便过来看看。没想到今夜竟然在大圆湖西北大约三十里的树林中发现了正在收集毒虫毒草的魔教血仙子何红药。

    自从八卦门暗中投靠长生门之后,无须道士引为奇耻大辱,尤其是这月余来正道中人对他的指指点点,他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点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来挽回八卦门数百年的荣誉。眼前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杀死或者捉了这个昔魔教的血仙子,必定能震动正道。

    无须道士怀土遁火遁水遁千里遁的盖世奇术,但所以逃跑防御为主,而何红药是十年前便与正道五公子齐名的魔教有数高手,一毒物更是防不胜防,无须道士想要收她谈何容易。而且何红药已经达到小圆满境界,精神力极为强大,无须道士的遁术作用也不大。

    一股股黑气弥漫,无须道士几次遁地逃走,知道那黑气内必定蕴含剧毒,不敢硬接。

    斗了半晌,何红药咯咯笑道:“无须道士,有本事别遁呀,你只要看面对面站在我的面前,我今夜就是你的,随便你怎么折腾都行哦。”

    “妖女!”就在此刻,元宝动人御空来到了两人的头顶,断喝一声。

    何红药脸色微变,看清来人竟然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元少钦,顿时吓的不轻,对付无须道士一个人已经有点困难,而她自问不是元少钦的对手,当下便又了退意,可一转,云彩虹与李师师却如鬼魅一般早已经封住了她后的退路。

    何红药脸色沉静如水,道:“原来是剑神传人元少钦与蜀山派的李师师云彩虹两位仙子,久仰大名。”

    李师师缓缓的抽出了青冥剑,淡淡的道:“两年前那一战让你逃了,今夜你还想逃吗?”

    何红药冷笑道:“你们正道中人不会以多欺少吧?”

    云彩虹喝道:“对付你这种穷凶极恶的魔教妖女,我们何必讲道义?””

    何红药呸了一声,道:“伪君子。你们一起上,我血仙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算输。”

    此刻,无须道士也从地底里遁出,看到元宝等三人面露喜色,道:“原来是你们,真是太好了,今晚决不能放走这妖女。”

    元宝点点头,落在了地面上,与无须道士、李师师、云彩虹分四边而立,将何红药围困在其中。

    他淡淡的道:“血仙子,久违了。”

    何红药忽然笑了起来,道:“元公子,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十年前在大禹山吧,十年不见你又俊俏了许多,听说你与和欢宗的李梦雪天魔宗的行晚霞交匪浅呀,如今你边又带着蜀山派的这两个漂亮姑娘,就不怕李梦雪与行晚霞吃醋不让你上吗?”

    元宝眉头一皱,道:“少逞口舌之快,我清者自清,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们动手?”

    月光下,何红药一蓝衣在月光的反下竟泛起淡淡光辉,道道的流光在衣服表面流转,她上的那件衣衫竟然是一件类似云道一上天龙宝甲的防御法宝!

    何红药咯咯一笑,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根短笛,通体青绿,只有七八寸长短。

    “元公子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你若想睡了小女子私下说一句,小女子必定洗干净服侍公子便是了,可你当着你两位红颜知己的面儿让我跟你走,只怕等会儿你要吃苦头了。”

    云彩虹脸色沉了下去,反手抽出了苍木琴,冷声道:“妖女,口舌不干净,找死!”

    蓁蓁……

    虚幻的琴声在黑暗中响起,何红药知道云彩虹早已经今非昔比,其修为只怕还在李师师甚至蜀山派代掌门楚天云之上,尤其是她手中的苍木琴更是极为了得,换做别人或许早已经心神大乱,可何红药如今也不是十年前的小丫头了,一邪毒之术早已大乘,她手中的短笛在空中划过,发出略带刺耳的尖锐声,顿时间飞扑而来的无数空间气兵全部消失了。

    云彩虹脸色狂变,失声道:“御魔笛!”

    何红药哈哈大笑,越空而起,叫道:“好眼力!不愧是天界瑶琴仙子的传人!”

    她手中短笛狂舞,尖锐刺耳的低声呜呜响起,宛如黑暗中无数冤魂在对月哭泣,云彩虹所发的空间气兵根本就突破不了她的周防御,她的防御与云彩虹的三尺结界防御极为相似,却是保护她周五尺。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永远比仙要厉害,便是因为魔可以不择手段达到目的,而仙却是束手束脚,被诸多条条框框限制着。

    七彩琵琶、苍木琴、桃木胡、御魔笛、海云箫,这五件至高无上的乐器法宝是无数年前远古神魔以大智慧炼制而成的,如今七彩琵琶在天界琵琶仙子手中,苍木琴在云彩虹手中,桃木胡在元宝手中,御魔笛失踪数千年,竟然出现在了何红药的手中,至于最后一件海云箫现在应该是在天魔宗的手中,海云箫本来是南海仙翁之物,他死后就落在了天问姑娘的上,十多年前天问姑娘被魔教天魔宗所掳,虽然在行晚霞的帮助下逃出了魔宫,可上的法宝神器一件也没有带出来,早就被绍云仙收缴了。

    元宝等人刚要出手相助云彩虹,可在这时,周围忽然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嗡嗡声,李师师脸色微变,叫道:“毒龙血蜂!”

    元宝大惊,这才想起数前元少茹天问姑娘曾被无数毒龙血蜂所围攻,原来正是何红药以御魔笛控制的。

    转眼之间,四面八方快速的飘来一大片血云,那都是无数只拇指大小的毒龙血蜂所聚集而成的,御魔笛有极强的御兽之能,是以前云魔之物,五千年前云魔死后,御魔笛也跟着消失了,直到三千年前才出现在一个魔教小派的手中,后来几经辗转,没想到被炼魂宗所得。

    在御魔笛的控制下,数以百万计的毒龙血蜂悍不畏死的朝着元宝等四人扑来,何红药咯咯笑道:“单打独来我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啦,不过你们既然不讲江湖道义围困我,那我也不必和你们讲什么江湖道义了,慢慢享受吧!”

    何红药脚踏悬空,月光下回眸一笑,御魔笛放在了芳唇边,顿时一股股迷幻之音响彻周围十余里,那些毒龙血蜂瞬间将众人包裹在其中,足足有百十丈后!

    云彩虹还好,有三尺防御结界护体,无论那些毒龙血蜂如何撞击都无法蛰到他,无须道士直接遁地了,也没有什么大碍,可元宝与李师师就惨了。要是一对一面对大圆满境界的修真高手他们都不惧怕,可面对数以百万计的毒蜂,两人的剑气再如何厉害也无法斩杀的尽,每一道剑气出去虽然能死一大片毒龙血蜂,可瞬间更多的毒龙血蜂就围了上来,两人撑起来的防御罩远远比不上云彩虹的三尺结界防御那般坚固,每一波毒蜂撞击防御罩就明显减弱了一分。

    血仙子何红药明显要置众人与死地,在百丈之外的后方,她吹动御魔笛控制着无数毒龙血蜂,表颇为得意,她知道,就算五大派的掌门被蛰个几十下也必死无疑了,这种血蜂有极强的麻痹神经的作用,毒液一进入体就会自动摧毁对方的防御真元,直达心脉。

    那夜,天问姑娘他们只是被蛰了几下,就算及时得到蜀山派灵丹解毒,可被蛰的地方还是红肿一片。

    云彩虹见势不妙,八指齐飞,无数道空间气兵开始扫四周,却也只是杯水车薪,忽然,云彩虹心中一动,想起了空间八音中那一招精神攻击,十年前她曾用此招将正在酣战实无穷忽然弄睡。

    御魔笛就是以诡异的笛音控制毒物,云彩虹虽然没有这个本事,可弄昏这些毒蜂还是可以的。

    她的琴声忽然变的轻柔起来,空气气兵也快速的消失了,只是几个呼吸,原本还悍不畏死的无数毒蜂忽然放慢了速度。

    这些毒蜂的精神力自然远远没有实无穷那等修真高手强大,很快,大片的毒蜂竟然忽然昏迷了,大片大片的从半空中掉落。只是几个呼吸,方圆数十丈的地面上就累积了厚厚一层的毒蜂。

    何红药手中的御魔笛也不是吃素,她快速的唤醒毒蜂,可毒蜂刚醒来听到云彩虹的奇幻之音再度昏迷了。

    云彩虹这十年来得到星海仙子指点,无论是修为还是精神力都远超何红药,何红药很快就落在了下风,看着短短半柱香的时间数以百万的毒龙血蜂大半都掉落在,她狠狠的哼了一声。转头朝着东方飞去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夜空中。

    没多久,元宝等人的脚边至少堆积了三尺以上的昏死毒蜂,方圆数里都是如此,看上去极为的恶心。

    这时,无须道士从地底钻了出来,看到地面上厚厚的毒蜂也吓了一跳,心中感叹云彩虹的厉害,自己绝非她的对手。

    他远远的对着元宝叫道:“元公子,我记得你上有紫金仙葫,这些毒蜂乃是长白山一大毒瘤,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野兽兽妖死在他们的口中,你用紫金仙葫收了他们吧。”

    元宝恍然,大骂自己怀宝山却一贫如洗,紫金仙葫曾是天池老人之物,这种仙葫极为厉害,还是一个独立的芥子空间,对付魑魅魍魉与五毒之物更是有奇效。刚才要是想到紫金仙葫也不会这么狼狈了。

    他反手扣住紫金仙葫,默念咒语,真元一催,葫芦口忽然出了一道扇形的紫色光幕,所过之处地面上的无数毒蜂快速的通扇形的紫色光幕被吸收到了紫金仙葫之内,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方圆数里无数毒龙血蜂全部被吸收进去了,不消一个月,这些毒蜂在紫金仙葫里就会化为青烟。

    清理完一切元宝朝着无须道士等人走来,无须道士微笑道:道:“元公子为长白山除此毒瘤,功德无量。”

    元宝道:“每次打架斗法我都会忘记上还有这么一件宝贝,这次还多亏你提醒。”

    无须道士道:“你上的这枚紫金仙葫应该是当年的天池老人的吧。”

    元宝道:“嗯,数十年前因为一些原因到了我师傅的手中。这次虽然收了这毒龙血蜂,可是却让何红药那妖女逃遁了,下次再想困住她就难上加难了。”

    无须道士点头,道:“是啊,魔教妖女诡计多端,善于易容之术,只怕今夜之后血仙子必定会易容改变相貌混入寻宝的正道弟子之中,行踪更加难以锁定了。”

    李师师见天色已经不早,便道:“迟早有一天正道会收拾魔教的,现在五师兄他们只怕也等的焦急了,我们过去吧。”

    元宝嗯了一声,看了一眼无须道士,道:“无须道友也一起去吧,现在仙府出世在即,此间龙蛇混杂,不仅有魔教妖人混了起来,还有很多修行高深在洪荒大妖蛰伏其中,和我们在一起也安全一些。”

    无须道士笑道:“那就打扰了。”

    四人御空而起,飞向了东北方数十里外,与何足道等人汇合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深夜子时,矮矮的山岗上此刻有近百人,三路蜀山派弟子也汇聚一处,李逍遥、朱长卿两人看到元宝与李师师并肩飞来,两人的脸色都颇为难看。

    十多年前,这两个蜀山俊杰就对李师师根深种,朱长卿是青松道人的大弟子,元宝曾在长江与湘西见过两次,知道这人对自己没啥好感觉。李逍遥是上官无咎的弟子也对李师师苦苦相思,这十年来几次讨好李师师,甚至还对李师师当面说出自己的心迹,可李师师却说自己有心的人了。

    天下人都知道李师师所之人正是元少钦,所以在十年前昆仑山斗法的时候元宝错手杀了云彩虹时,李逍遥就在下面起哄要取消元宝的比试资格,还和李梦雪唇枪舌战过。

    见到四人落下,不少蜀山弟子都起,云彩虹与李师师在他们这些年轻弟子心中已经被神化了,是这一代年轻弟子的精神领袖,尤其是十年前李师师也不知道从哪里收服了一条黑龙为坐骑,这在蜀山派立派三千余年来还是第一个弟子骑龙的,在整个人间历史上也是少有,所以蜀山派上至长老首座,下至年轻弟子,对李师师除了尊敬之外还有一丝的敬畏。

    元宝见周大林、云小蝶、风达野与王若水都不在,便问答:“天问姑娘,风达野他们四个人呢?”

    天问道:“元公子不必担心,他们四个黄昏时遇到了叶麟等一众散修,便和他们一起向北而去。”

    “叶麟也来了?”元宝苦笑一声,叶麟手中的赤焰剑已经是神器级别的法宝了,而且还是攻击力最强的火神器,没想到他也来凑闹。

    转念一想,自己上有子母追魂剑、月经纶,不也是来了吗?

    修真者是人,有贪念,谁会嫌弃神器多的烫手呀?

    元宝和蜀山派众人打了一阵招呼后,知道自己不受李逍遥、朱长卿这二位待见,很知趣的独自一个人走到山岗下的一棵樟树下休息,李师师与云彩虹本想过来找他说说话,可周围都是同门,这两个女子脸皮又薄,怎么好意思过来呢?

    见到元宝走到不远处的樟树下休息,无须道士自然也跟过去,山岗上都是蜀山派弟子的聚集地,他可不想被蜀山派的人指指点点的。

    天问姑娘也是散修一脉,眉宇一皱,也缓步走来。

    元宝见二人走来,拿出腰间的赤血仙葫,道:“无须道友,喝几口酒水。”

    无须道士微笑道:“我是出家之人,不沾酒水的。”

    元宝笑道:“你这是想不开,我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和尚一个是道士,吃喝赌样样来,天天想着还俗娶妻子。”

    无须道士眼珠子一转,古怪的道:“你说的是茅山派的诸葛流星与菩提寺的空相大师吧?”

    元宝道:“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无须道士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装了……”

    他伸手接过元宝手中的赤血仙葫,拔掉塞子,顿时弥漫出浓浓的酒香,他闻了几下,沉醉其中,眯着眼睛道:“至少五十年沉的上等果儿酒!好酒,好酒……”

    元宝一阵愕然,自己就认识这几个方外之人,结果德行都是一样,完全不守清规戒律,看此模样,无须道士只怕和诸葛流星是一路货色的。

    无须道士喝了几口,看到天问仙子走来,急忙起道:“天问仙子好久不见。”

    天问看了一眼无须道士手中的酒葫芦,忽然噗嗤一笑,道:“你怎么和诸葛流星一样?享受这口舌之?”

    无须道士道:“以前有师门管着还能守点清规,现在就我这个邋遢老道一个,再说我修的又不是三清道,拜的乃是天宝上人,和世间大多数道士不一样,不必忌口。”

    天问恍然,道:“原来如此。”

    元宝从乾坤袋里拿出几个杯子,一一斟满,道:“大家难得在此相遇,今夜好好喝的痛快。”

    三人盘膝迎面而坐,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好不畅快。

    “元老弟,你真**道呀,喝酒也不叫我!”何足道大笑着走来。

    元宝翻了翻白眼,道:“你自己闻着酒香不也找过来了吗?”

    元宝与何足道极为熟悉,大家偶然也开开玩笑,十年的友谊比任何人想的都要深厚的多。何足道也老大不客气的挤在元宝的边,直接从元宝的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酒杯,给自己斟满,笑嘻嘻的道:“我不请自来,自罚三杯!”

    元宝急忙夺过赤血仙葫,呸道:“想骗我酒喝!”

    何足道呵呵一笑,谋诡计被戳穿了,也不生气。

    四人把酒言欢,天天说地,从现在长白山的异宝仙府说到了十年前的神山之战,之后又说到了月前的乌鸦峰一战,当真是大快人心。

    当说到乌鸦峰一战时,元宝心中一动,转头看向无须道士,道:“无须道友,我有一件事一直想问你,当夜相国寺被烧时我也在场,太行六剑仙是如何潜入被严密看守的藏经阁盗取迦叶尊者的金舍利的?”

    无须道士道:“实不相瞒,这件事其实我与有关系,这十年来我苦研土遁火遁水遁千里遁等遁术,也有点心得,画了几张符箓,本意是给门下师兄弟们防用的。自从八卦门被长生门控制之后,我就被方灵儿与云道一设计抓住了,我一直没有屈服,可上的那些符箓都被他们搜了去,当夜太行六剑仙就是通过土遁符进去相国寺藏经阁的。”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你竟然在符箓一道上有此造诣,以前在书中看到过关于符遁的记载,人间早已经失传数千年,现在得道兄传承,真乃可喜可贺。”

    “何喜之有,若不是因为我当年无意中传承了遁法奇术,八卦门也不会有今的灭顶之祸。”

    看到无须道士闷闷不乐的样子,天问仙子道:“今后你有何打算?是重创八卦门吗?”

    无须道士摇头道:“不啦,我也想明白了,我生平所学并卦门嫡传心法,现在八卦门名声已经狼藉,就算我重新开山立派也只是充当世人笑柄,我还是做一个无忧无虑的散修的,找一洞府安安静静的避世。”

    元宝笑道:“那你可以来我的九龙谷,九老峰以西八十里的地方都是我的,山峰十几座,山洞数十个,喜欢哪一个随便挑。”

    无须大喜道:“真的?元少侠,不,元大哥,小弟敬你一杯!”

    天问仙子忽然道:“不知元公子欢不欢迎我呢?”

    “你?”元宝一愣,道:“你在天涯海角不是有仙府吗,你那边的风景可比我的九龙谷要美的多了。”

    天问仙子笑道:“自从十多年前出来后我就一直没有再回去,徒增伤感罢了,如果元公子不嫌弃,我倒也可以去九龙谷与你做邻居。”

    元宝道:“那就再好不过,等此间事儿一了,我们一起回九龙谷,到时给你们介绍介绍我的嫡传弟子杨三思,就是玲珑的儿子,肯定羡慕死你们。”

    杨三思至今的表现都让元宝很满意,所以他此刻如同小孩子献宝似得炫耀着自己的绝强小徒弟。

    无须道士笑道:“前几天我也听说了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已经诞生,没想到竟然是玲珑仙子的儿子,看来我得准备点见面礼儿,不然小娃娃伸手问我这个长辈要礼,我要是啥也拿不出就太丢人啦。”

    何足道道:“无须道友与天问仙子都去了峨眉山,以后我在九老峰上就有酒伴啦。”

    四人相视一眼,再度笑了起来。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山岗上,云彩虹瞧着山下四人有说有笑,道:“师师姐,他们聊的够开心的,在说什么?”

    李师师道:“你没有听见?”

    云彩虹的道行自然将元宝等人的对话的,苦笑一声,道:“没想到天问姑娘竟然也想和公子住在一起,莫不成她也喜欢公子……”

    李师师子一怔,看了云彩虹一眼,道:“她的事儿我们管不了,九老峰以西八十里山脉少钦的地方,他想让谁进去住我们也不好说话。”

    云彩虹贝齿轻咬,伸过脑袋在李师师耳边轻声道:“我不想她和公子住在一起,明天我和公子商量商量?”

    李师师苦笑了一下,低声道:“你为什么不想少钦和天问住在一起?”

    云彩虹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扭捏不语。

    李师师忽然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道:“我知道你对少钦用很深。”

    云彩虹一惊,急道:“不不……我……我没……”

    说着,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脸的心虚,不敢望着李师师眼睛。

    李师师这些天也想明白了,云彩虹和自己自小一起长大,如果以后真的走到那一步,她也不会反对

    她轻声道:“喜欢就是喜欢,当年你当着天下修真者的面儿都敢说出来,现在怎么又不敢了……”(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