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十年之方灵儿的阴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朗月当空,月华如水。

    少室山上一片静谧,这里除了蜀山一派十余弟子住在厢房之外,还有一些散修或者其他中等门派弟子居住,而同为五大派的昆仑、玄冰宫等派的弟子还没有出现。

    大约三个月前,这里出现少数长生门徒众,似图谋大事,蜀山派最先得到消息,派遣李师师独自一个人前来查探。

    经过李师师三个月的查访,不仅证实了长生门徒众确实在附近活动,更是确定以方灵儿为首太行六剑仙为辅的长生门重要人物也都出现在附近。

    如此之多的重要人物出现,蜀山派自然是第一时间派遣弟子前来助阵,而且第一批下山弟子都是蜀山派一脉的翘楚,以失踪十年的云彩虹为首,何足道与李逍遥两大年轻高手辅助,前去少室山与李师师汇合。

    按照李师师最后一次传回师门的消息,她应该在昨天晚上就该来到相国寺等候云彩虹等人,直到今天晚上李师师还没有出现,而今天白天正是西域大雷音寺派遣佛陀护送迦叶尊者三大金舍利的rì子。

    这三枚金舍利当佛门流传下来的至宝,其地位仅次于供奉在大雷音寺的达摩金舍利。

    元宝想不通到底是不是这三枚金舍利引来了长生门徒众与魔教妖人,这乃是佛门至宝,就算蕴含无上佛力,被外人得到只怕也难以发挥出其作用。

    藏经阁正对面的百丈巨佛雕像的肩头,相国寺达摩堂首座圆意大师剧中,元宝与云彩虹坐在他的两侧。

    夜过子时。下面藏经阁的守卫不仅没有丝毫松懈。甚至多加了七八个年轻和尚巡逻。

    元宝见守护严密。暗道是自己多心了,如此护卫之下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接近藏经阁。

    他问道:“圆意大师,这大佛建于什么时候?”

    圆意微微一笑,道:“近两千年了,是我相国寺第一代主持所建,不瞒公子,我寺镇寺之宝凝神玉珠就藏在古佛之中,多年来一直由老僧与师兄轮流负责看守。”

    “凝神玉珠?!世间真有此魔物?”元宝脸sè微微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小时候在《神魔异志异宝篇》中曾见过关于凝神玉珠的记载,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物,传说是由天地jīng华经过无数年凝结而成,当年九族大战时曾是九黎族族长蚩尤的贴异宝,沾染了蚩尤的魔xìng,曾一度被誉为第一魔器,只是这五千年凝神玉珠从未出世,大家也只当是个传说。

    圆意大师点点头,道:“不错,三百年前蜀山前辈李坏偶尔得到。发现其中魔气太强,便送来本寺。希望以本寺无上佛法化解玉珠内的魔xìng,三百年在达摩佛相中rìrì受佛力洗礼,已经将魔气压制了,不过想要彻底净化玉珠,最少还需要八百年。”

    云彩虹好奇道:“既然那凝神玉珠魔气如此之盛,为什么不干脆彻底毁掉?留在世间也是一个祸端。”

    圆意大师笑道:“凝神玉珠本是三界神物,只是后来被蚩尤魔神魔气所染罢了,其实天下异宝都沾染魔xìng,正道弟子手中的法宝以jīng纯法力化解镇压,所以没有表现出来,就拿昆仑派的轩辕剑来说,数千年来轩辕剑饮血百万,其魔xìng只怕不在凝神玉珠之下,就算以太玄师兄的道行也不敢轻易使用轩辕剑,就是怕被轩辕剑内的魔xìng反噬。不论是魔器还是仙器,只要用在维护苍生之上,它就没有正邪之分了。”

    云彩虹哦了一声,收益良多。

    将近丑时左右,一个小和尚提着一盏油灯推开了藏经阁的大门,元宝与云彩虹都是极目看去,不惊奇,原来那小和尚正是白天在大雄宝内口出惊人震慑住托拉大师的心树小僧。

    元宝看了达摩堂首座圆意大师一眼,沉吟道:“深夜他进藏经阁做什么?”

    圆意大师道:“无事,只是按例钦点打扫。”

    元宝看就心树小和尚一个人进去,周围有数十个相国寺高手护卫,想来不会出事。

    可就在他微微放下心来的时候,藏经阁内传来一声惊呼,接着数道光芒闪烁,显然有人在藏经阁内斗法。

    元宝等人纷纷站起,几乎没有言语,同时掠空冲向了藏经阁。

    守在门口的那些相国寺高僧也是纷纷高喝夺门而入。

    元宝三人瞬息就到了藏经阁的上空,六七道影直接冲破藏经阁穹顶直冲而上,圆意大师断喝一声:“妖孽,哪里走!”

    无数道佛门卍字金光忽然从他披的紫金袈裟上飞掠而出,分shè从藏经阁内冲出来的六个人。

    “砰砰……”数道奇快无比的剑光从六个人上发出,将圆意大师所发出的卍字金光全部化解。

    元宝脸sè微变,喝道:“太行六剑仙!”

    他心中震惊不只是此刻再次遇到了太行六剑仙,更震惊的是这六人是如何进入藏经阁的,周围守的严严实实,这六人竟然能避的过所有人的眼睛潜入藏经阁,真是匪夷所思。

    火四、土五、风六三个怀中各抱着一尊八面金佛,金大、木二、水三掠空而起,金大喝道:“老四老五老六,你们带着金舍利先走,我们断后。”

    风六爷抱着八面金佛看到了月光下悬浮的那个黝黑男子,咒骂道:“老大,是元少钦!”

    金大看到悬浮在半空中的黝黑青年,虽然天sè昏暗,依稀可以看清那个黝黑青年就是十年前在十里平湖底部有过一面之缘的元少钦。

    元少钦失踪十年,世间多盛传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竟然没死。

    金大怕诸葛孔方,怕轮回剑诀。但不代表他怕元少钦。

    十年前被元少钦震退。回去后没少被宗主责怪。受罚颇重,后来才知道当时元少钦就只会斩天拔剑式,当时肠子都悔青了,这十年来一直引为奇耻大辱。

    这一次再次见到元少钦,他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不过他知道大事要紧,还是赶紧撤退为妙,不然被相国寺的高僧困住就麻烦了。

    元宝看着太行六剑仙想逃,而且三尊八面金佛已经被他们得到。脸sè微变,道:“彩虹,拦住他们。”

    云彩虹清啸一声,子化为一道残影就朝风六爷等三人追了过去,瞬息间消失在黑暗中。片刻后,虚幻缥缈的天籁声从远处黑暗里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风六爷等三人的惊叫。

    金大等人感觉不妙想要翻回去,可元宝与圆意大师同时出手拦住了金大、木二、水三的去路。

    圆意大师知道金大修为最高,怕元宝不是对手,抢先一步攻上了金大。元宝则是一招斩天拔剑式直劈木二的面门,水三则被数个相国寺高僧围住。一时间也腾不开手。

    木二的修为在十年前就远胜风六,此刻绝九剑更是已经融会贯通,修为也达到了小圆满中期境界,在人间也算一个高手。

    可他面对的却不是十年的元宝,尤其是最近五年元宝在众神墓地的奇遇让他修为直破小圆满,在轮回剑诀上的造诣更是今非昔比,已经可以完全领悟了诛仙三剑式的前两式。

    绝九剑决以快见称,而斩天拔剑式更是快剑的老祖宗,黑光一闪,木二还没有反应过来肩头就传来一阵剧痛,惊怒交加,化为一道残影扑向了元宝,绝九剑施展开来,一剑未至第二剑又出。

    当年元宝以斩天拔剑式破掉了风六爷的六剑,现在他可没有这么傻了,诛仙三剑第一式天心问剑催动而出,剑锋一变二,二变四……

    绝九剑的剑光更本就破不掉天心问剑的剑圈,而且无数道剑锋笔直的shè向了木二,木二脸sè巨变,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十年时间,元少钦不仅修为境界不下自己,更是早已经领悟了诛仙三剑。

    他当年死在诛仙三剑式之下,心中胆寒,催动全力化解天心问剑,朝着远处黑暗中逃匿。

    元宝岂能让他她逃走,rì月经纶瞬间出现在双脚之下,发出奇异的光芒,嗖的一声就追了上去。

    从太行六剑仙冲破藏经阁屋顶到现在不过十几个呼吸,时间极短,相国寺大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有圆字辈几个高僧呼啸着从四面八方来援。

    木二只跑了几百丈就被元宝追上了,元宝喝道:“想走?”

    木二悬浮在半空中,道:“真后悔十年前没杀了你,留下你这无穷后患。”

    元宝冷笑道:“后悔有何用,我问你,方灵儿是不是也在少室山?”

    木二一愣,似乎听闻圣女方灵儿年轻时候曾与元少钦关系匪浅,看来此事不假。

    就在元宝与木二对峙之时,先前他所在的藏经阁对面那尊巨大佛像上红光大盛,一只红sè大鸟从大佛上越空而起,将周围照的亮如白昼,同时无尽的火团从天而降,距离老远元宝都感觉到了一股狂的气息,脸sè巨变,知道那是方灵儿。

    正在与金大酣战的圆意大师脸sè微变,失声道:“上当了!”

    想要脱离金大的剑圈去阻止那金sè火鸟,可金大却是催动全力剑剑紧,两人在夜空中激战,根本无法抽

    “秃驴们,你们上当啦!”夜空中传来了元宝熟悉的声音。

    方灵儿咯咯笑道:“你们以为我是要迦叶尊者的金舍利吗?我要的是你们相国寺古老相传的凝神玉珠!现在我已经从大佛里取得了凝神玉珠,再会啦!”

    巨大火凤冲天而起,火焰大盛,竟然有无数天火陨石从天而落,那些想去追她的相国寺弟子在天火陨石下狼狈不堪。

    方灵儿现在连太玄真人都拿她没办法,已经完成了三次涅槃,修为远胜她的母亲天凤,天凤如今也不过是两次涅槃之罢了。偌大的相国寺顿时化为一片火海,死伤无数。

    木二乘元宝愣神吃惊之时果断出剑,剑走偏锋。直刺元宝的喉咙。元宝瞬间反应。一剑震开,可木二手中的仙剑还是撂过了他肩膀,受了点伤。

    木二见偷袭不成,返就跑。太行六剑仙的其他人见方灵儿已经得手,也纷纷有了退意。

    云彩虹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风六爷等人越斗越惊,这小丫头年纪不大,一道行非同小可。尤其是所打出来的空间气兵威力无穷,三人只有挨打的份,好不容易靠近云彩虹的边,云彩虹的三尺绝对防御又轻易化解三人的攻势。

    风六爷将手中的八面金佛抛起,叫道:“还你的金舍利。”

    火四与土五见状也抛掉了手中的八面金佛,云彩虹脸sè凝重,八指齐飞,将半空中的三尊八面金佛都吸了过来,风六爷等三人乘机化为三道光芒朝着三个不同方向飞去,眨眼消失在黑暗中。

    脚下一片火海。云彩虹抱着三尊八面金佛的再次来到藏经阁上空的时候,千年古刹毁于一旦。无数相国寺弟子在呼啸奔走,一面躲避天火陨石一面忙着救火。

    可凤凰天火是水浇不灭的,何况还是涅槃三次后的凤凰,其火焰威力普通人只要沾上一点火xìng,瞬间就会化为灰烬。

    就算是修真者也很难抵抗这种级别的火焰,比起道家是三昧真火与红莲业火,这凤凰三涅槃所发出来的火焰要比它们厉害十倍百倍。

    方灵儿化为凤,在空中咯咯大笑,再见到脚下的千年古刹完全化为火海之时她才振翼向南飞去,元宝脚踩rì月经纶飞驰而上,断喝道:“灵儿!”

    方灵儿一愣,转过子看到追来的那个黝黑少年,顿时惊喜交加,化为人形悬浮半空,欢喜道:“公子!真的是吗?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以前听玲珑说方灵儿已经成为长生门的圣女堕入魔道,滥杀无辜,当时他还不信,此刻一见方灵儿竟然一把火毁掉了这千年古刹,其手段之狠毒,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当年那个单纯女孩的影。

    “灵儿,你,你在做什么?!”

    “公子,你跟我回去,我娘亲一定会重用你的。”

    方灵儿一红衣,容颜比起当年更显媚成熟,她这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元宝,此刻一见,再无所顾忌,凌空飞了过去。

    元宝子母追魂剑凌空一指,强大的剑气让欢喜飞来的方灵儿倒退数丈,方灵儿愕然道:“公子,我是灵儿呀。”

    元宝子抖了抖,寒声道:“你不再是我所认识的灵儿,放下凝神玉珠,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方灵儿子大震,月光下两行清泪夺目而出,她呜咽道:“公子,你为什么如此对我。你知道吗,这十年来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一直在寻你,一直没有放弃……”

    元宝深深的呼吸着,对面月光下的那个红衣女子与当年天真善良的方灵儿并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弱,一样的美丽。可是元宝知道这只是错觉,眼前的方灵儿已经完全释放了与俱来的妖xìng,不再是十年前长江上那个受人欺凌的渔家女子。

    就算是现在元宝此时此刻的修为道行,都没有把握直面抗击方灵儿的天火。

    就在元宝与方灵儿半空中相对之时,在方灵儿的后忽然出现了一条黑sè庞然大物,一股黑气从那黑sè怪物中喷出,方灵儿脸sè一变,子化为一道残影快速上升,躲开了那道黑气,同时手掌一挥,一道赤红的火焰刀斩了过去。

    元宝看清楚了,偷袭方灵儿的竟然是一条长约数十丈的黑sè蛟龙,龙须龙鳞龙爪俱全,赫然是一条黑龙!

    “又是你!”方灵儿擦掉眼泪,眼中红光大盛,闪烁着一丝的厉sè,同时在方灵儿的体内忽然泛起道道火焰,瞬间她整个子就融入到了火海之中,一只巨大的红sè凤凰冲天而起,与黑龙缠斗在一起。

    元宝呆住了,十年未出世,世间竟然还真出现了黑龙,片刻之后,他看到了黑龙的背上站着一个材修长的紫衣女子,那女子手持天蓝sè的仙剑,照耀着她雪白的长发。在月光下显得有些诡异。有些玄妙。还有几分人世间的沧桑。

    李师师!

    元宝看清了那柄剑,那个女子,仿佛心底最深处的封印被解开,压抑千年万年的感涌上心头。

    那个站立在黑龙之上与凤凰激斗的白发女子,除了以前的三尺青丝变成了银发之外,她的容貌似乎未曾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

    龙吟、凤鸣,火焰、蓝光。

    李师师与黑龙联手,面对着那亘古以来就傲视三界的神鸟凤凰。渐渐的落在了下风。

    黑龙防御力虽强,可凤凰三次涅槃后的天火更加强大,片刻之后黑龙上就有数片龙鳞被击中,发出淡淡的火光,龙吟之声大盛。

    云彩虹飞到了元宝的边,看着九天之上一龙一凤相斗,脸sè微变,道:“师师姐姐,我来助你!”

    飘渺的琴声响起,一道道空间气兵shè向了九天盘旋的神鸟凤凰。方灵儿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十几道空间气兵shè中。顿时惊叫连连,可这更加激发了方灵儿的妖xìng,凤凰是 不死不灭的,尤其是三次涅槃的凤凰更是凶猛,无数道火焰从天而降,直扑云彩虹而来,云彩虹全力以赴,她知道这玩意厉害异常,在她的琴声中,她面前的空间一阵波动,那些火焰穿过如水波般的空间壁垒顿时被消耗大半,然后被云彩虹的空间气兵所化解。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云彩虹李师师联手竟然也开始落在下风,元宝实在忍不住了,长啸一声,脚踩rì月经纶,子母追魂剑冲天而起,化为数千道剑光疯狂的shè向了方灵儿。

    方灵儿看到元宝竟然与两个女子联合攻击自己,丧心若死,悲鸣一声,缓缓的道:“公子,你真的要杀我?”

    元宝催动九十九路子母追魂剑阵,喝道:“灵儿,你……你还不回头是岸?”

    方灵儿振翼高飞,然后收起了双翼,再度化为人,泪水已经沾满了她俊美白皙的面庞。

    李师师驾驭黑龙飞到了元宝的边,她只是看了一眼元宝,十年来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微笑。然后轻柔的道:“你来啦。”

    十年的相思之苦,十年的梦颖缠绕,十年的伤心yù绝。

    如今再度见面,她只是说了短短的三个字:“你来啦”

    似将千言万语都融合在了这短短的三个字之中。

    不重要了,任何事都不重要了。只要能看着这个熟悉的容颜,只要能在他的边,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面对着当世年轻一辈最强大的三个人,方灵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她只是默默流泪望着元宝,云彩虹与李师师根本就没有进入了她的眼角余光。

    看着元宝冷峻的表,方灵儿终于道:“公子,难道你就一点不念旧?”

    元宝看着方灵儿,嘴角一抽,道:“灵儿,你本xìng不坏,只要你离开天凤,离开长生门,一切都可以回到以前。”

    方灵儿摇头,道:“回不去了,无论我怎么努力你都不会喜欢我,你心中只要这个白发妖女,没有我,没有无悔姐姐……”

    月光下,黑暗中,方灵儿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类似琥珀的晶莹珠子,并不大,上面有很多佛门咒语在飞舞盘旋。赫然正是这三百年来一直被封印在达摩佛像中的凝神玉珠。

    长生门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古老相传的凝神玉珠竟然在相国寺,数月来来方灵儿带着太行六剑仙徘徊在少室山就为了这玉珠,只是一只没有下手的机会,因为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达摩堂与罗汉堂首座在看守。

    正巧前阵子得知西域大雷音寺竟然送来了三枚迦叶尊者的金舍利,料想一定会暂放在藏经阁里,只要金舍利出事,一定会吸引镇守在大佛上的圆意过去,到时就能乘机取得凝神玉珠。

    所以这段时间里,方灵儿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向外放风,说要染指金舍利,又大肆宣传金舍利所蕴含的佛力,把魔教人也吸引过去,这就更加让相国寺的人以为长生门所要的就是金舍利了。

    这一击果然奏效,太行六剑仙秘密潜入藏经阁,在深夜忽然大摇大摆的抢走金舍利。吸引了圆意大师过去。方灵儿大佛短暂的空虚时间取得了凝神玉珠。

    方灵儿看了一眼手中的凝神玉珠。缓缓的道:“公子,凝神玉珠还给你,我只希望以后见面你还能当我是以前的灵儿。”

    说完凝神玉珠shè向了元宝,元宝伸手接住,看着方灵儿化为一道红光消失在世界的尽头,他不黯然神伤。

    李师师从黑龙背上掠起,悬浮在元宝的面前,眼中充满着激动复杂的神sè。十年前在元宝被元文华杀死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恢复了所有记忆,那个少年,那把剑,夕阳下的那对相护依偎的影……

    十年不见,李师师头发尽白,让人感觉她受尽沧桑轮回之苦……

    两人凝视了半晌,忽然都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两人的脸颊都出现了晶莹的泪珠。

    元宝忽然玩味的道:“十年不见。你变成了骑龙女神。”

    李师师噗嗤一笑,道:“很多人都这么叫我。大黑,过来。”

    黑龙翻滚而来,所过之处黑气蔓延,细声道:“大姐,我说了多少遍了,我是一条雌龙,不要叫我大黑。”

    元宝本来还怕黑龙的,此刻却是笑道:“我以前有一个朋友叫大黄。”

    黑龙道:“我知道,这十年来师师在我面前嘀嘀咕咕唠唠叨叨说的最多的就是关于你,我一直想要见见你,长的这就那么回事,真不知师师怎么会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元宝闻言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师师,李师师脸sè微微一红,露出了小女孩家羞涩的姿态,道:“别听大黑乱说。”

    云彩虹看着元宝与李师师又哭又笑,她的心忽然有点痛,她知道元宝注定不是属于自己的。

    深深的呼吸着,平复着内心压抑,飞掠过来,道:“师师姐。”

    “彩虹。”李师师看了一眼云彩虹,道:“你真的长大了,我都不敢认你了。这十年来你和少钦在众神墓地过的还好?”

    云彩虹微微一呆,随即苦笑摇头。道:“掌门师叔都和你说了?”

    李师师点点头,道:“你和少钦回来的第二天师父就以纸鹤传信给我了,只是这几个月我一直在追踪长生门徒众没有时间回去,前几天听说你带队前来支援,我真的很高兴,你现在的修为之高可不是我能比的了。”

    云彩虹道:“哪有,我除了这张琴之外其他什么都不会了。”

    三人脚踏黑龙返回相国寺,火焰被相国寺的无数修真者以真气扑灭,浓烟蔓延,千年古寺遭逢此等浩劫,当真让人心碎。

    这一次相国寺死在方灵儿天火之下有三四十人,大多数修为未达到御空境界的小沙弥,几乎所有的宇房舍都被天火覆盖,就连大雄宝都被烧了大半,无数尊珍贵的佛像被毁掉,藏经阁六十万卷经书所剩无几,元宝等人落在少室山上废墟中时,只感觉无数和尚跪在地上对着废墟哭泣,有的则是盘膝坐着念经。

    元宝看到周围满目疮痍,心中大惊,真的不通为什么方灵儿在取得凝神玉珠后还要振翼释放天火焚烧寺院,这相国寺数百年来与世无争,经常普渡凡人,实乃修真界的异类。

    其实方灵儿也是无奈之举,就算她是涅槃三次的凤凰,可要面对相国寺两千修真者还是有去无回的,尤其是相国寺几位圆字辈的高僧修为深不可测,只有放火烧了整个寺院才能吸引那些圆字辈的高僧去救火,因为普通水是无法扑灭凤凰之火的,需要修真者以无穷法力镇压才能熄灭。

    竹篮打水一场空,方灵儿万万没想到今晚竟然遇见了元宝。就算她体内的妖xìng被释放,可心中依旧是极为深着元宝,最后无奈之下交出了已经到手的凝神玉珠。

    圆心大师缓缓走过,苍老的面容露出悲天悯人之sè,在藏经阁外摇头叹息。边的托拉大师宣了一句佛号,道:“无量寿佛,中土妖人当真是胆大妄为,竟毁坏了这两千年的古刹,罪过,罪过……”

    圆心大师子有些颤抖,道:“寺院毁了可以再建,只是大师不远万里送来的迦叶尊者三粒金舍利被魔教妖人抢走。实在无法向大师交代。”

    托拉大师摆手道:“圆心方丈不必担心。那迦叶尊者的金舍利虽然珍贵。可终究比不上人的xìng命。只要佛门降魔弟子没有灭绝,终有一天会夺回金舍利的。先前贫僧与大师说的那件事不知考虑如何?中西佛门本为一脉,说来惭愧,大雷音寺虽说是人间佛门起源之地,可这几千年确实式微,远不如中土佛门,贫僧此次受命而来拜取中土佛经,还请大师一定答应贫僧才是。”

    托拉大师此刻心中很愉快。在他眼中相国寺这等千年古刹与迦叶尊者金舍利都是微不足道的,只要取得了中土佛门秘法《法光宝佛心经》,西域佛门必定能在几百年后赶超中土,再度成为整个人间的佛门中心。

    开始圆心大师百般推托,现在三粒迦叶尊者金舍利被魔教妖人抢走,相国寺肯定会答应手抄一本法光宝佛心经与佛门七十二金法相神通反赠给自己的。

    以前在大雷音真是坐井观天了,没想到中土修真一脉发展之鼎盛远超乎他们的想象,还以为大雷音寺是天下第一大修真门派的,现在看来真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他是亲眼看到了只有才古老相传的佛经中才有的神鸟凤凰。又看到圆字辈几位法师超乎寻常的修为,自己大乘境界的修为在相国寺内起码有两三百人。圆字辈几位高僧竟然都是达到了传说中大圆满的境界!而相国寺在中土修真门派中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小派,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正道五大派与魔教三宗。

    这更加让托拉大师坚定巧取中土佛门法光宝佛心经的念头。

    就在他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元宝站在黑龙背上飞了过来。

    元宝低声道:“哎,这托拉大师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在圆心大师将法光宝佛心经西传,只可惜现在金舍利被太行六剑仙抢走了,不然圆心大师也不会如此被动。”

    云彩虹一愣,从乾坤袋里掏出来了三尊八面金佛,道:“忘记和你说了,这三尊装有迦叶尊者的金舍利我从太行六剑仙的手中给抢了回来了。”

    元宝一看,果然是被偷走的八面金佛,顿时愕然道:“三个你都抢回来了?是你的修为太高还是风六爷这十年来没有进步?”

    云彩虹道:“那火四、土五、风六爷三个剑诀确实很强,修为也都是在小圆满境界,不过三人联手也没有打赢我,就把三尊八面佛丢给我逃走了。”

    元宝微微一呆,这才想到自己与云彩虹早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少年了,尤其是云彩虹,比自己要走运的多,在众神墓地的十年中自己有五年都是在昏迷之中,醒来时云彩虹竟然达到了小圆满境界的修为。后来五年云彩虹的修为又有jīng进,虽然还没有达到大圆满之境,可也只差临门一脚。加上苍木琴与空间八音中的三尺绝对防御,风六爷等三人被压着打确实是在理之中。

    元宝、李师师、云彩虹三人手中各捧着一尊八面佛从黑龙上掠下,托拉大师眼睛一瞪,失声道:“无量寿佛!竟然是佛祖座下八部天龙,世间真的存在!”

    圆心大师看着三人捧着八面佛回来,哭丧着脸终于微微好转了一些,总算是有了一点好消息了。

    他道:“这并不是佛祖座下的八部天龙,而是黑龙,是由巨蟒修炼成仙所蜕变的。”

    托拉大师张大了嘴巴,终于发现这并不是错觉,龙,只是传说中的神物,没想到中土不仅有不死神鸟火凤,还有龙!而且看样子,这龙还只是这三个年轻人的坐骑。

    不久之后托拉大师返回西域大雷音寺,将在中土所见所闻写成了一部名为《东游见闻》的书,里面详细记载了中土修真界与人间的繁华,让西域三十六国大为震动,纷纷派遣门下之人出使中土,与中原诸大门派交好,十几年后中原正道不论是大小门派都可以看到很多金发碧眼的少年在学艺。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明朝末年的诸神会战之后。

    在其后大约两百年的时间里,西域佛教受到中土佛教的影响,也渐渐走上了修真之路。在后来的诸神会战中。中土修真者为了守护人间安危。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与敌人搏杀,西域大雷音寺接到消息后,当时已经是大雷音寺主持的托拉大师号令西域大小寺院凡达到御空境界之上的佛门弟子全部开往中土,在长达数年的激战中,前来助战的西域大小佛陀万人几乎全部战死,就连托拉大师也没有没有再回去。

    后世之人为了纪念以托拉大师为首的西域佛门弟子为人间付出的牺牲,后来在昆仑山神山之巅竖起了托拉大师的石像,位列诸神会战人间三十六功臣之一。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元宝三人将三尊八面佛与凝神玉珠交给了圆心大师,不久之后何足道等一众人也救火后赶来,相国寺突遭横劫,大家的心都很压抑。

    李师师、元宝、云彩虹三人天没来就下山去追太行六剑仙,以前长生门灭一两个百十个人的正道小派也就算了,现在敢惹到曾经佛门第一派的相国寺,五大派自然不会再给长生门留任何生路。

    当天晚上,五大派就接到了消息,大批弟子出动,誓要找出长生门总堂所在。混战第一场竟然不是正道与魔教。而是正道与长生门!

    翌rì,大河村。

    李梦雪与行晚霞看着昨晚混乱一夜的少室山。这两个魔教女子都是面无表。在他们心中正道所有的门派都不是好人。

    李梦雪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行晚霞走在一起,更没人知道十年之前她打开了扇青铜巨门后发生的事,与十年前相比,她的上多了一枚金sè小铃铛,仅此而已。

    行晚霞缓缓的道:“梦姐姐,你说方灵儿得手了吗?”

    李梦雪摇头道:“有他在,方灵儿绝不会得手的。”

    行晚霞道:“谁这么厉害,现在方灵儿已经是涅槃三次的凤凰,她娘亲天凤才涅槃两次!现在五大派的掌门都拿不住她了。”

    李梦雪道:“就算她再厉害,也走不出字这一关。你速速去传令下去,让中土我圣教弟子赶紧收敛, 隐匿踪迹,相国寺被长生门所毁,正道五大派不会坐视不管了,如我所料不错,五大派都会派遣大批弟子下山。今天天气不错,只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了。

    行晚霞点点头,道:“你不跟我一起回雷泽吗?”

    李梦雪摇摇头,道:“我先不回去,有个故人总要见上一见的。”

    “故人?”行晚霞笑嘻嘻的道:“不会是你昨天偷偷瞧的郎。”

    李梦雪忽然脸sè一红,行晚霞夸张的道:“你脸红了!你竟然会脸红,我十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脸红呀!”

    李梦雪嗔道:“少胡说,你赶紧走。”

    行晚霞走后,李梦雪也离开了大河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看到元宝后一直在想着这个人。

    “但愿他还没有忘记我。”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忠肝义胆壮山河,好一个风云来去的江湖客,敢于帝王平起平坐……”

    荒野古道上传来了清脆悦耳的歌声,李梦雪,不,应该是木林雨,此刻李梦雪已经再度易容成了十年前在昆仑神山时木林雨的模样,她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头小毛驴缓缓的往前走,跟十年前元宝初次下山时的模样差不多。

    一头青驴,一首歌,一个人……

    随着她子的轻微晃动,挂在她腰间的那枚金sè的小铃铛顿时发出了叮叮当当的脆响,那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就算十里外也能听的清清楚楚。

    她的背后,正是渐渐隐在尘烟中的少室山。

    她似乎知道会在哪里见到元宝,只是向西缓慢而行,不慢不急。

    歌声一遍又一遍,与十年前元宝下山时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歌声优美动人,并没有惊走周围的野兽飞禽,而是引来了很多灵兽张目观看。。)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