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国寺之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在云彩虹随着玉虚子等人回九老峰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元宝都没有见过她,世间风起云涌,元宝也没有出去,只是在九龙谷教导杨三思修炼轮回剑诀斩天拔剑式。

    其实很简单,他学他师父诸葛孔方那样,一股脑的将轮回心法全部传给了杨三思,然后告诉他一点点心得体会,之后就没有怎么管过他了。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元宝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当年他在瀑布下周而复始的拔剑,他师父诸葛孔方就在凉处吃着烧鸡喝着小酒,小子过的别提有多逍遥快活了。

    杨三思修炼轮回剑诀比当时元宝要大上三岁,体力与耐力都比当年的元宝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能在瀑布冲击下站稳了,而且已经可以顺利导气入内海丹田。当然最好一个月他也吃了很多苦头,小小的子在巨大冲击力的瀑布之下不知道被冲倒了多少次。

    玲珑仙子倒也狠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骨受苦,只是默默的站在远处观看,然后负责一三餐。

    在这里,元宝感觉和众神墓地没什么两样,同样是与世隔绝。

    看着杨三思在飞驰的瀑布中反复拔剑,他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岁月真是一把无的刀,似乎只是在昨天他就站在杨三思所站立的位置上,现在,他已经收了弟子传人。

    又过了两个月,人间进入了五月,这一天云彩虹终于出现了,时隔三个月,云彩虹憔悴了许多,似乎因为知道了自己是云道一的女儿让她心备受打击。

    云彩虹是来告别的,说人间最近不安稳,在北方有长生门的妖人作乱,为首的似乎就是方灵儿,蜀山派派遣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弟子门人下山降妖除魔,以云彩虹为头领,李师师早在三个多月前已经前去查探了。

    一听与方灵儿关系,元宝也无法在九龙谷在沉寂下去,当即要和云彩虹等人一起出山。

    两人相约明天早上在峨眉山北部的蜀山镇碰面。

    元宝对玲珑也没有什么交代的,只是让她寸步不离的在九龙谷照顾杨三思,玲珑也厌倦了外面打打杀杀的生活,而且她现在在昆仑派的名声并不太好,当初得知天机印是假的,恼羞成怒的的云道一就把她与杨破天的事公之于众,结果杨破天与玲珑都被逐出了师门,现在杨破天死了,玲珑对尘世间的繁华也无了眷恋,安安心心的在这与世隔绝的峨眉山深处看着儿子成人。

    轮回坚决向来单传,元宝临走前还是将这个规矩和玲珑说了一番,玲珑听在耳中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让元宝放心,绝不会让儿子告诉自己关于轮回剑诀修炼之法的。

    对于玲珑的话元宝完全相信,他在这个世上完全相信的人并不多,玲珑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天一早玲珑与杨三思送走了元宝,看着元宝消失在半空中是影,杨三思天真的道:“娘亲,师父是不是很厉害呀。”

    玲珑抚摸着儿子的脑袋,缓缓的道:“你师父所学的剑诀天下第一,他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你是第十七代,以后你长大了就会像你师父那样守护人间。三思,时间不早了,你去修炼吧。”

    杨三思点点头,提着斩龙剑道:“那我去了。”

    玲珑看着儿子走到瀑布中拔剑,回鞘,拔剑……每天都是这么周而复始的做着,与其他门派的剑诀大为不同,开始还惊讶的,现在已经习惯了。

    轮回剑诀的威力远胜其他门派的剑诀,修炼之法自然是与众不同。

    元宝心中其实早已经有了计较与安排,按照杨三思的悟,拔剑一亿次应该就能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到时就是走自己的老路,将杨三思丢进西南雷泽,让他经历生死考验,之后的路就是他的了。

    蜀山古城,位于峨眉山北部边陲,千年前还比较繁华,现在早已经破败,只剩下不到几百户的人家。

    元宝脚踏月经纶来到蜀山古城城外的时候,一众年轻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为首的是云彩虹,何足道二人,这群年轻的蜀山弟子共有十余人,年纪最轻的不过十**,最大何足道也不过三十来岁,都是蜀山一门的翘楚。

    何足道道:“云师妹,我们要在这里等谁呀?”

    云彩虹道:“元宝。”

    “元宝?”何足道一愣,脸色微变,随即露出惊喜之色。叫道:“元老弟原来真没死呀?真是太好了。”

    边的蜀山弟子都颇为年轻,不少人只知道元少钦并不知道元宝,便询问边人这元宝是何许人也,竟然连他们心中地位崇拜的师兄何足道都露出震惊狂喜之色。

    一直看不惯元宝的蜀山弟子李逍遥脸色颇为难看,道:“元宝就是元少钦,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失踪十年大家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其他年轻弟子一听来者竟然是十年前在昆仑山与当今蜀山派代掌门楚天云斗的两败俱伤的元少钦,个个惊呼起来。

    元宝御空而来,看到城外不远处云彩虹何足道在哪里,看来已经等候多时了,急忙落下了,颇不好意思的道:“大家久等了。”

    何足道哈哈大笑,上去就给了元宝一个熊抱,叫道:“元老弟,好久不见呀!”

    “何大哥!”元宝十年何足道,见他成熟沧桑了许多,心中不由得感慨世事无常,现在何足道已经是蜀山派独当一面的人物了。

    这十六七个蜀山弟子,他只剩云彩虹、何足道、李逍遥三人,其他还有四个当年去过神山,剩下十来个都是十**岁的少年高手,十年前有的还没有进蜀山山门呢。

    大家一阵寒暄,尤其这次蜀山弟子中除了云彩虹之外还有五个女弟子,围着元少钦这个名震天下的青年高手问个不停。看的李逍遥又是一阵皱眉。

    当年昆仑山斗法,楚天云取得第一次的好成绩,元宝是第二名,左清水与无须小道士并列第三,但最后一场决赛元宝并加,大家这些年一直在猜测,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飘渺宫女弟子死亡惨剧,元宝与楚天云在决赛擂台上相遇,那第一名会是谁呢?

    两人在五进三的斗法中相遇过,楚天云以神剑御雷真诀都没有击败元宝,两人并列晋级,修为半斤八两,若真在决赛再度相遇,也许第四届昆仑山斗法第一名就不是楚天云了。

    现在人间群魔乱舞,各方势力人人自危,暗流涌动,元宝等人也没有顾及,直接御空而起直冲北方而去。

    这一次所赶往的是菩提寺西北大约六百里处的相国寺,数月前在相国寺附近的少室山似有大批长生门徒众聚集,据说太行六剑仙都出现了,蜀山派作为五大派之一,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于是派遣白发仙子李师师前往查看,一去数月,李师师探出确实有长生门徒众似在图谋大事,最近数月魔教三大派也有弟子在附近出现,似乎想分一杯羹。

    长生门,这是近十年新崛起的一大势力,其首脑人物竟然是天凤与西沙仙子两位女子,门下控制正魔不少中小门派,据传魔教三大派阀之一的合、欢、宗其实也是长生门的傀儡门派。

    长生门高手如云,圣子为云道一,圣女是方灵儿,这二人手段极为高明,尤其是这是年来方灵儿完成了三次涅槃,前阵子太玄真人率领昆仑众长老都没有擒住她。是天凤与西沙仙子的左膀右臂。

    而且死亡数十年的太行六剑仙也在最近几年十分活跃,是长生门的六位支柱,其他高手更是多不胜数。

    长生门一出现就表现出超乎寻常的霸道,这几年来连灭了十余个不听话的正魔小派,与正道弟子相遇一言不合也是大打出手。

    这些年来五大派一直想拔出这枚毒牙,可长生门行事诡秘,至今没有发现他们总堂所在。

    少室山,位于中原北部,不仅有相国寺这等传承千年的佛家古老门派,还有一个小派,名为八卦门,正是传承水遁火遁千里遁盖世奇术的无须小道士所在的门派。

    相国寺作为正道一中等大派,蜀山派弟子此次前去围剿长生门人便是以相国寺为基础,此刻很多门派也派出了年轻有为的弟子前往少室山。

    少室山下,大河村。

    大河村只有数十户人家,以狩猎砍柴为生,多年来蒙相国寺照顾,全村上下皆是信徒,家家有经,户户供佛。

    距离大河村往西不远就是群山险地,多有兽妖猛禽出没,凡人不敢靠近。

    这一六月一,正是相国寺开山门接受凡人朝奉之,上山的青石阶梯上不少香客提着香烛篮子三三两两的游山而上。

    古老传说,中土佛门其发源地就是在少室山的相国寺,只是八百年前一战后相国寺损失极重,元气大伤,菩提寺这才崛起的,他们所修炼的和菩提寺的佛门法决一模一样,心法皆是修《法光宝佛心经》,七十二佛门神通也是如菩提寺如出一辙。

    年轻的知客僧每隔一段台阶就布置一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将上山朝奉的信徒都劝下了山。只放修真者过去。

    元宝等人来到的时候已经三天之后,一众人来到了少室山脚下的大河村,不少被遣返下来的旅客正在抱怨。

    何足道听了几句,皱眉道:“今天是初一,怎么这些大和尚都把信徒挡在山门之外?”

    李逍遥道:“也许是近来妖人活动猖獗吧,我们上山一问便知。”

    众人结伴飞向了少室山。不久之后,在大河村里走出了一个年轻的红衣女子,长相极为俊美,露着白皙的双臂,赤着双足,头发盘起,看上去颇为典雅,而在她的腰间还挂着一枚金色的小铃铛,走起路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声。

    “元少钦?”红衣女子看着那群远去的背影,眉头忽然微微皱起。

    没多久,一穿水绿衣衫的美丽大眼女子走了过来,道:“梦姐姐,你在偷偷瞧什么呢?”

    红衣女子咯咯一笑,道:“当然是瞧郎呀。”

    绿衣少女也是一笑道:“梦姐姐真有本事,连大和尚也能搞定。”

    红衣女子笑骂,道:“你当姐姐是什么人?和尚姐姐才不要呢!晚霞妹妹,你都二十六岁了,是该找个男人了。”

    绿衣女子嗔道:“我心里已经有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红衣少女道:“你说元少钦那小色鬼呀?”

    “他才不是小色鬼!”

    “哦,你天天在我面前小色鬼长小色鬼短的,现在怎么又不是小色鬼啦?”

    ……

    这二人何人正是魔教合欢宗李梦雪与天魔宗行晚霞。

    &

    一个穿灰色长袍的知客僧见到一群人从山下御空而来,急忙上前,道:“诸位是哪派道友?”

    何足道抱拳道:“我等是蜀山派弟子,这位是轮回剑决传人元少钦。”

    那知客僧年纪在二十上下,看来也是见识非凡之辈,一听是蜀山派与元少钦来了,急忙领着众人上了山。

    当今相国寺主持是圆心大师,辈分比菩提寺主持心念禅师还要高,不过道行自然是远远比不上心念禅师的。当年菩提寺也不过只是相国寺的一支脉寺院,只是近千年来尤其是当年正魔大战后才崛起的。就算同是年轻弟子,空相等弟子见到相国寺的弟子都要称为师叔。

    路上,何足道道:“这位大师,是不是寺内发生了什么事了,为什么将香客拒之山外。”

    知客僧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今天本寺有贵客来访,不方便开启山门。”

    一行人都是修真高深一辈,很快就来到了山腰的相国寺总堂所在的大雄宝外,不少弟子正在清扫道路两侧的落叶,大雄宝外则是整齐了站着不少佛门弟子。

    元宝被知客僧引导到了后寺的厢房,这座古老的禅院处处透着飘渺玄音,古老沧桑的佛门建筑更是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每隔几步道路上就会看到一尊形态各异的佛陀雕像,更突出它的底蕴之深。

    蜀山派一行人被安排在西厢房,一进厢房院子顿时发现里面有不少人,其中还有当年在神山碰过面的修真高手。

    大家都是正道弟子,而蜀山一脉更是正道领袖之一,见到他们来到,厢房内早先到达的修真者都纷纷过来打招呼。

    这十年来,何足道的名头极盛,与李师师、楚天云号称蜀山三杰。

    如今楚天云已经是蜀山派的代理掌门,需要处理大小事务,最近两三年已经不常出蜀山了,外门大大小事务大多是交给李师师与何足道二人处理解决。

    何足道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似乎与每个人都十分相熟,不免又是一阵寒暄。

    元宝最怕这种交际应酬,没多久他就自己出了厢房,听到后面脚步声,回头一看云彩虹也跟了出来。

    元宝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嗅着淡淡的焚香,听着飘渺的梵音,忍不住道:“到底是千年古寺,处处透着无上佛力。”

    云彩虹点头道:“千年前这还是国寺呢,只过后来被菩提寺所取代,不过听说中土佛门一脉的根源就在这里。”

    元宝也听过,佛门一脉其实并不是中土所创,大约是在秦汉时候从西域传过来的,距离如今大明朝也不过一千五六百年罢了,到了隋唐时期佛法才发展鼎盛。

    当年佛教东传,进入中土的一共有三部经典经书,分别是《易筋经》《洗髓经》与《大如来真经》。这只是普通的佛法罢了,传入中土主要是教化人心,愚民之用。

    后来中土高僧以这三本东传经书为根据,所创《法光宝佛心经》,自成一系,创修真一脉,如今已经是正道重要组织部分。完全能与古老的道家门派所抗衡了。尤其是佛门七十二金法相神通更是神鬼莫测,连道家古老相传的神通都为之失色。

    十年前昆仑山斗法,佛门弟子空明大师就进入了前十的好成绩。

    中土这一脉叫做东方佛门,而在西方极远之地还有一直古老佛门,叫做西域佛门,以大雷音寺为中心。

    元宝与云彩虹不知不觉来到了前面的大雄宝,看到大雄宝外站了不少披烫金袈裟的佛门高僧,元宝知道只有德高望重的法师才有资格批紫衣烫金袈裟,心中好奇,拉过一个路过的小和尚,道:“大雄宝里的是哪路神仙,你们好像很看重的样子。”

    那小和尚诧异道:“两位施主不知道吗?西域大雷音寺今天来小寺交流佛法,还送来三颗迦叶尊重金舍利,方丈师叔与几位首座师叔都在会见大雷音寺的禅师们。”

    元宝一听这才恍然,打发了那小和尚后忍不住又自语道:“西域佛门与中土佛门虽说是一家,可这一千多年来中土佛门自成一系,早已经断了与西域佛门的来往,还从没有听说两边搞佛法交流的,真是奇怪。”

    云彩虹微微一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大雷音寺位于西域边陲之地,还在西南雷泽之外,这一千多年来中土佛教鼎盛,远超其发源地大雷音寺,他们以前为了面子不跟中土佛教来往,现在嘛……就算成佛也要争一炷香,肯定是想讨要中土佛门秘法《法光宝佛心经》也七十二金法相神通的修炼之术。”

    元宝不莞尔,多半正如同云彩虹说的那样。

    两人来到了大雄宝外,一个佛门大和尚道:“里面方丈正在会见贵客,两位施主切莫打扰。”

    元宝道:“无妨,我们就在门外听听就是。”

    那和尚极为为难,云彩虹忽然道:“我是蜀山派云彩虹,这位公子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元少钦,大师,就行个方便吧。”

    那位大师一愣,似乎有点震惊,多看了元宝几眼,发现这青年果然正是十年前在神山之巅大展神威的元少钦,不由得又露出了恭敬的神色,道:“那你们就在门外听听吧。”

    元宝道谢,低声对云彩虹道:“没想到你现在倒是变的会用自己的份了。”

    云彩虹低声道:“有时候亮出份能解决很多事,不是吗?”

    两人来到大雄宝,微微向里面一看,见到佛祖金下盘膝坐着两个老和尚,一个是极为苍老的圆心大师,另外一个长相明显与中土人有点差不,耳垂很大,和昆仑山居住的原住民倒有点相似,穿红色法袍,头上带着一个弯弯的金黄色禅帽,跟喇叭似得。

    中土也时常出现类似的西域苦行僧,大家都称之为西域大喇嘛。

    圆心禅师与那个西域大喇嘛的左右各盘膝坐着十几个老者,中间有一个紫檀木的香案,上面依次摆放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八面佛,做的极为精巧,宛如活人似得。

    元宝知道那三尊八面佛应该就是盛装三枚迦叶尊者金舍利的盒子了,只是被制作成八面佛的模样。

    他轻声的道:“迦叶尊重的金舍利,西域大喇嘛倒真是慷慨啊,这完全是佛门至高无上的佛宝呀。”

    云彩虹轻声道:“嘘,别说话,听听里面在讨论什么佛法。”

    元宝侧耳倾听,这时那个西域大喇嘛朝着蹩脚的汉人语言,道:“两千年前佛教传入中土发展,其实根源还是在大雷音寺。”

    旁边的圆心禅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托拉大师此言差矣,佛门一脉是从西域传来不假,可经过两千年的发展,中土佛教早已经摆脱了西域佛教的束缚,自成一系。”

    那名为托拉的大喇嘛摇头,道:“圆心方丈这便说错了,当年佛教东传,经丝绸古道进入中土共有三部经书,分别是《易筋经》《洗髓经》《大如来真经》,直到现在你们中土依旧是在参研这三部经书,而这三部经书不正是达摩老祖所创吗?”

    圆心禅师反击道:“虽说这三部真经来自西域,可如今我佛门大小寺院主修的还是我中土人自创的《法光宝佛心经》,这一点毋庸置疑。”

    托拉大喇嘛道:“法光宝佛心经也是从三大东传真经中演化而来的罢了,只是改了名字。”

    圆心禅师微微一笑,道:“托圆心大师缓缓的道:“托拉大师远道而来看来是早有准备,我等佛门弟子所修的是无无求,何必辩论这佛法东西之分?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何必计较孰是孰非呢?”

    托拉大师摆手道:“既然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其中肯定有是非存在。佛门虽有东西南北之分,可佛法本却是一体的,圆心方丈处处避让,会让有些无识之人以为中土佛教凋零,那小僧只能将迦叶尊者的三颗金舍利带回大雷音寺去了。”

    元宝在外面听着,心中一阵咒骂。低声道:“西域佛门已经式微,你看着托拉大喇嘛不过只是大乘境界的修为,就算是在相国寺,达到大乘境界的大师只怕不下三百人吧。他们知道斗法肯定比不过的中土佛门高手,竟然辩论佛法,真不要脸。”

    云彩虹点点头,也是一脸的好笑。

    一个出使万里的大师竟然只是一个大乘境界的修为,可见西域佛门现在连中土的一个中等佛门小派都比不上了。现在还好意思说中土佛门其实是西域佛门的分支,简直如跳梁小丑。

    就跟八百年前东瀛蓬莱岛上的那群修真者,以为正魔大战后正道实力大损,想要中土分一杯羹,举全岛上下修真者从东海气势汹汹的杀来,结果第一战就被当时损失颇大的飘渺宫的那群仙子们打的溃不成军,御空境界之上的修真者全部死在缥缈峰之下。成为千年来最大的笑柄。

    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罗汉堂首座圆慧大师宣了一句佛号,道:“凭僧圆慧,愿听上师妙语。”

    托拉大师微笑道:“不知圆慧大师里如何参禅?”

    罗汉堂首座圆慧大师双手合十,道:“静坐参禅。”

    托拉大师笑道:“如果静坐便能参禅,那天下人坐下来不都成了佛?”

    圆慧大师与其他人都是一愣,看着托拉大师得意的样子,圆慧宣了一句佛号,没有再说话。此刻在场所有老实巴交的和尚们都感觉到了这次西域佛门不是来交流佛法的,而是来踢山门的。他们无无求,倒也不好与远道而来的客人辩论佛法。

    托拉大师修为不高,可对于佛法的理解却是远胜中土这些高僧,毕竟中土的大和尚们所修炼的乃是法光宝佛心经,还兼修佛门七十二金法相神通,已经不仅仅是参研佛法,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修真一脉上。佛法修为自然比不上大雷音寺的和尚们,但是要论起打架,在场所有披袈裟的大师们都能轻易打死这个自大的托拉大师。

    托拉大师见圆慧大师低头不再言语,便看向了圆慧边的达摩堂首座圆意大师,道:“不知圆意大师里如何参禅?

    旁边的达摩堂首座圆意大师道:“心中有佛,无处不是参禅,小僧进寺一百六十年,也就是关关门,扫扫地而已。”

    托拉大师脸色微变,这圆意大师看上去不过也就六十来岁上下,竟然将近两百岁了,看来中土佛门修真之术确实是远胜西域佛门。

    他沉吟道:“既然是净土,又何必扫地?既然是空门,又有何门可关?”

    圆意大师眉头一皱,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

    他边一位敲着木鱼的小和尚,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罢了,白白嫩嫩的,像他这种小和尚,此刻大雄宝一共有四个,就是盘膝坐在周围敲打木鱼吟唱梵经的。

    圆意大师边这小和尚忽然缓缓的道:“常扫方为称为净土,关门关的不是门,而是门外的红尘往事。”

    在座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尤其是坐在最上首的托拉大师更是面露迟疑之色,沉思半晌忽然站起来抚掌道:“罪过罪过,中土人杰地灵,没想到一个小沙弥竟然对佛法有如此高深的见解,刚才小僧献丑了。”

    圆心大师也站了起来,道:“托拉大师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既然已经交接了迦叶尊者的舍利金,不如先到后院歇息吧,已经准备好了斋菜。”

    大雄宝内的佛门高僧缓缓的走出大,元宝的目光落在了那个白白净净的小沙弥上,这小沙弥长相极为标志,眼睛清澈如水,此刻也是缓缓站起,抱着大木鱼走出了大雄宝

    云彩虹拉了一下元宝,道:“那小沙弥好厉害,不知道是相国寺哪位神僧坐下弟子,这份佛法见识竟然远超那几位圆字辈的首座长老。”

    元宝点点头,也看出这个小沙弥绝非池中之物,刚才一瞬间就已经发现这个十三四岁的小沙弥竟然已经将佛门不传之秘法光宝佛心经修炼到了神念之境,比佛门第一奇才空明大师还要出色。

    他见小沙弥走出大,便上前道:“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

    小沙弥盯着清澈的大眼睛,道:“小僧法号心树,请问施主有什么事吗?”

    元宝摇头,道:“没什么事,只是刚才听到小师傅你对佛法的见解不凡,好奇之下过来问问,不知道师承相国寺哪位神僧?不仅佛法见识不凡,一佛门修为更是不俗。是达摩院首座还是罗汉堂首座?”

    小沙弥脸色一红,道:“不瞒施主,小僧自幼入寺,一直在藏经阁打扫经书,并不是达摩院或者罗汉堂的。”

    元宝一呆,这小沙弥竟然是自学成才!

    大雄宝外的高僧渐渐散去,这小沙弥刚走出来没多久就被几个披袈裟的老和尚带走了,似乎刚才语出惊人的他已经受到了相国寺的严密看护。

    云彩虹走到元宝的边,道:“十年之后,他只怕要远超现在的菩提寺空明大师了。”

    元宝点头,道:“不愧是昔的佛门第一寺,果然藏龙卧虎。”

    这时,装有迦叶尊者金舍利的三尊八面金佛被六个相国寺大师护送出来,边一个相国寺的弟子轻轻对边的师兄弟说:“迦叶尊者的金舍利中听说蕴含无穷佛力,如过得到就能一步成佛,位列仙班。”

    边那位和尚道:“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乃佛门千古相传的至宝,没人敢去吸收其中的佛力的,一旦迦叶尊者金舍利失去佛,那就和普通的骨头没什么区别了。”

    元宝听着两个小和尚的对话,心中微微一动,忽然拉着云彩虹就走,云彩虹不明所以,道:“你怎么了?”

    元宝道:“我终于知道天凤为什么派遣长生门的门人在少室山附近出没了。”

    云彩虹极为聪明,道:“难道是为了这三枚迦叶尊者的金舍利?不可能吧,这可是佛门无上至宝,要是谁敢动这三颗舍利,佛门诸派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的。”

    元宝道:“是不是为迦叶尊者金舍利而来今晚就知晓了,我们先回去和何足道他们汇合。”

    云彩虹不明所以,不过看元宝脸色沉重的样子,知道多半是错不了了。

    元宝其实也没有想到天凤会这么大胆,不过他现在更加想不通的是相国寺虽然昔是中土佛门第一寺,可那还是八百年前了,现在只有两千多弟子,比起菩提寺八千弟子,相国寺远远不如。

    大雷音寺万里迢迢来到中土交出佛门至宝迦叶尊者的金舍利,为什么不去菩提寺,而来到相国寺?

    两人回到厢房已经是中午,正好是斋饭的时间,虽然两人已经辟谷,可到了佛门净地一切入乡随俗。

    吃了没有任何荤腥的斋饭后,元宝就和云彩虹在相国寺晃悠,有些地方可以自由出入,可有些地方都有相国寺的僧人把守,比如藏经阁。

    相国寺的藏经阁非同小可,所藏经书是菩提寺的十倍,更有当年达摩老祖手书梵文《大如来真经》《洗髓经》与《易筋经》三大经典佛门秘法。

    元宝知道大雷音寺那群喇嘛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忽然来到中土,并且拱手送上迦叶尊者的三颗金舍利,绝对有目的的。

    在他想来目的无非有三,一是以三枚金舍利换回当年的三大真经,这一点很有可能,因为他们是来到相国寺而非菩提寺。

    二是,想要换取中土佛门不传之秘法光宝佛心经与七十二金法相神通。

    三是派遣西域佛门弟子直接来相国寺挂单修炼,就跟唐朝时东瀛的留学生似得。

    除了这三点元宝想不出还有其他因素在其中,西域佛门绝对不会做赔本的买卖,现在他们连三大金舍利都可以奉献出来,肯定要换回价值与金舍利十倍百倍的东西。

    一个下午元宝也打听清楚了,三大舍利暂放在藏经阁,后山舍利塔已经建好,后天是良辰吉时,到时将三大舍利移放到舍利塔里,要发生事必定是今晚或者明晚。

    现在元宝很担心李师师的安危,她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来到了少室山,本来说是最近一两过来与他们汇合,可现在依旧没有踪迹,而且距李师师最后一次传来的消息,方灵儿带着太行六剑仙与其他一些长生门高手也出现在了少室山附近。

    如今方灵儿已经被天凤控制,心智魔化,要是李师师与方灵儿遭遇对拼,李师师就算能全而退,可对方还有太行六剑仙这六大高手,十年时间足以让这六人的剑诀更进一步。李师师单枪匹马绝非这些人的对手。

    而且最要命的是听说魔教三大派也派遣了优秀弟子前来,看样子目的也是西域大雷音寺送来的这三枚金舍利。

    到了晚上,元宝与云彩虹二人悄悄了出了厢房,来到了藏经阁附近一处大佛像的脚下,这大佛像是正对着藏经阁,依山而建,巨大的佛像足足有几百丈之高,人站在它的脚下只有它的一根脚趾大。

    元宝知道这便是佛门最高最古老的达摩祖师像,千余年前就建造了,可谓是饱经沧桑。

    满天的月光照在佛像的上,看上去庄严肃穆的佛像披上了一层灰白色的银纱。

    不远处藏经阁四周有数位相国寺长老在看守,周围还有数十个佛门高手在巡逻,看守极为严密。

    看来近期少室山有长生门与魔教妖人的行踪使得相国寺也不敢大意。

    云彩虹看着远处那些佛门高僧,忍不住道:“你真的觉得会有人来盗取金舍利?有这么多佛门高僧守护,就算一只蚂蚁也进不去。”

    元宝道:“你是不知道太行六剑仙的手段,再说他们如果想要偷金舍利,肯定不会走正门的,我们再这里守着,一旦有异动立刻出手。”

    云彩虹对元宝的话言听计从,也没有异议,就盘膝坐在大佛像的脚趾前盯着远处灯火通明的藏经阁。

    元宝拍了拍她的肩头,道:“你在这里看着,我上去看看。”

    云彩虹点头,道:“小心点,这里毕竟是相国寺,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们在这里,肯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元宝脚尖一点,子无声的飞向了那高达数百丈的大佛,落在了大佛前的手掌上,那手掌奇大无比,就算站三五个人也不显拥挤。

    元宝落在手掌上凝神观看,脚下的藏经阁一览无余,确实是观看的好地方。

    这时,忽然头顶传来一句佛号,道:“元施主这么晚还不休息呀。”

    元宝一惊,抬头一看,却见大佛的肩膀上竟然坐着一个老僧,这老僧赫然是达摩堂首座圆意大师。

    元宝苦笑一声,道:“原来是圆意大师,小子无礼,怕魔教妖人深夜会来盗取金舍利,放心不下,特来守夜。”

    圆意大师微微一笑,道:“元施主有心了,不介意的话就和老僧一起看护吧。”

    这时,下面飞来一个影,原来是云彩虹听到上面有人说话放心不下元宝就掠上来看看,见到圆意大师她脸色一阵尴尬。

    圆意大师示意两人就坐在大佛像的肩膀,道:“如今天下群魔乱舞,就要靠元施主与云施主了,我们都老了。”

    元宝谦虚一笑,道:“大师严重了,我等年纪尚轻,跑跑路出出力就是。大师,我想问问白天在大雄宝上那个心树小和尚到底是何许人也?”

    圆意一愣,又是一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圆意大师年轻时也与诸葛孔方有过几面之缘,算是莫逆之交,在神山的时候也见过元宝,此刻对他也没有敌意,三人在大佛的肩膀上闲聊着。(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