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重返人间之修为大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阳光毒辣,朗朗乾坤,众神墓地的山腰处炽难耐,可元宝明显感觉到在燥的空气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庞大力量在缓缓流动。

    李坏神碑后的字让他一阵诧异,依上面所言,他生平所学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似乎是从众神墓地的墓碑上所学的。

    元宝也在这里清理了一年多的墓碑了,并未发现丝毫的异常,这众神墓地连一座坟墓都没有,只有密密麻麻的黑sè神碑罢了。

    心中怀疑归怀疑,见天sè已经大亮,按照星海仙子所言,这里白天不能久留,于是便于方灵儿一起飞向了山巅。

    说来也怪,自从他死而复生之后,来来往往御剑飞行在这数万丈的高空,却并没有以前那种发自内心的胆寒,不知道是地理缘故还是将这与生俱来的恐惧抛在了前世。

    很多年以后,当元少钦回忆往事之时,他最感激的除了他师父诸葛孔方之外便是神秘的守墓人星海仙子。尤其是在众神墓地的五年时间,让他彻底蜕变。

    山腰烈rì当空,空气扭动,而在山巅之上却是四季如chūn,阳光和煦。

    对于这个众神墓地,元宝有太多的搞不清楚,这座古老的大山是以昆仑神山为原型创造出来的,这个空间应该是流离在人间、天界、地府这三界之外的平衡空间,可为什么有着和人间一样的时辰轮回与rì月星辰呢?

    问天阁,偏,房间之内。

    这里有十余间房。每间房并不大。只有三四丈。里面就摆着一张古老的黑石,甚至连桌椅板凳都没有,更别说梳妆用品与墙壁字画了。

    早上元宝与云彩虹各自服下了一枚快速恢复jīng神力的仙果,这种仙果产自巨山的后山一片云海之内,名为水仙果,大部分都是云彩虹去采摘的,元宝懒的要命,这一年多之中只陪她去了三四次。

    云彩虹每次都采摘数十枚。够两人服用一个月的,服下水仙果元宝就和衣躺下,思索着先前发现李坏墓碑的事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道:“元公子,水仙果吃完了,你要和我一起去后山采摘吗?”

    元宝本来是打算睡觉休养的,现在被李坏的神碑搅的失眠,想想出去走一走也未曾不是好事,便推开门,道:“好。我和你一起去。”

    云彩虹提着一个大篮子,两人从问天阁后面的羊肠小路直奔后山。没多久连路径都没有,到处都是尖锐突出的岩石,后山更是悬崖陡壁,就算灵猿也决难从这后山悬崖攀登。

    当然这难不倒云彩虹与元宝这两个修真者,两人御剑而下,很快就冲到了距离地面大约一万多丈的山腰半空之中,这里有足足六百丈的云气封锁,浓雾蔓延,几乎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极低。

    元宝在穿越云气前忽然拉住了云彩虹的手,道:“咱俩还是在一起为妙,上次我和你一起下来采水仙果一进入云层就失散了。”

    云彩虹纤细柔软的手掌被元宝的手掌拉着,可以感觉到元宝长期练剑在掌心磨出来的老茧,她的脸颊一阵发烫,心中如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很多年前的记忆中,在神山脚下的玄冰寒潭里,她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粗犷与浪,现在再次感受到了。

    这一年多来,两人都很忌讳昆仑山的事,绝口不提,云彩虹也没有再在元宝的面前表露心迹,可这东西谁又能控制呢?就算犹如玄女与瑶琴那等三界有名的仙女,不也是为所扰数千年之久吗?

    这一刻,云彩虹多么希望永远不会消失。很多次她甚至想着,如果能与元宝在这个与世隔绝的众神墓地里在一起,就算过了千年万年也不会寂寞?

    元宝当然不知道边这个出落的亭亭玉立的美丽女子此刻心中在想着什么,拉着她直接飞进了厚厚的云气之中。

    悬崖峭壁上缠着古老的藤条,上面的枝叶是奇怪的三角形,不时可以在藤条上看到一枚枚儿童拳头大小的晶莹果子,这便是水仙果。

    这种异果不仅能使人辟谷,更能延年益寿,jīng华体内杂质。尤其是对jīng神力恢复十分明显,两人每天晚上在山腰打扫神碑jīng神力都会耗尽,可只要服下一枚水仙果,不到六个时辰jīng神不仅会恢复到巅峰状态,每次隐隐都能突破。

    所以两个人的jīng神力在这短短几年中突飞猛进,在同等级的年轻修真高手中,绝望第三个人的jīng神力能到达两人的境界的。

    由于这里能见度超低,而且那终年不散的诡异云气似乎有压制两人真元的作用,两人并没有分开,只是一点一点贴着贴着崖壁下坠。

    元宝摘下一枚晶莹剔透的水仙果放在了云彩虹的篮子里,道:“这次我们多摘一些儿,管个三五个月不用来了。”

    云彩虹微笑道:“星海前辈说最多只能摘一个月,吃不完就枯萎浪费了。”

    两人每天一枚,一个月下来也就六十枚,这里足足六百丈的云气里生长的水仙果何止万枚,两人甩开腮帮子也吃不完。

    大约到了云气的最深处,这里的水仙果最为硕大,快摘了六十枚了,元宝忽然觉得脚下竟然有一个小平台,并不大,最多只能容下三四个人站立,准确的说只是一块突兀的大石头。

    他拉着云彩虹落在了上面,大石的周围有不少水仙果,两人站在上面摘即可。

    没多久云彩虹道:“可以了,已经有六十枚了,我们歇息一下。”

    两人坐在大石上,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就算两人手拉手都几乎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元宝与云彩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多都是在讲这里的云气为什么这么诡异。不过后来两人想象这里诡异的事多了。如果这里不诡异倒显得诡异了。

    元宝开始享受这里的云气。每一次呼吸都是湿漉漉的。仿佛是生活在水中的游鱼,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边这些生活在云气中的仙果被称为水仙果。

    云彩虹似感觉到了边的元宝的心,不由的看了过去,朦胧的云气中,元宝的黝黑脸颊似乎也渐渐白皙了起来。

    “如果能与他永远的在这里,那该多好。”云彩虹心中叹息一声,将脑袋倚在了后面的石壁上。忽然感觉到脑后的石壁有点隔人,她回一看,却见石壁上排列着三横三竖共九个方形小孔,年代太久远了,小孔上都布满了苔癣,不过石壁上的藤条却是在有意避开这九个小孔似得,周围并没有一根藤条。

    她诧异道:“元公子,你看看这些小孔,好奇怪呀。”

    元宝回头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九个小孔。而且是以道家九宫图案整齐排列。

    他擦去小孔周围的苔藓,露出了一个与石壁黑sè颜sè大为迥异的古怪石头围绕九个小孔包裹着。半透明,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用手一摸竟有一股刺骨的寒意。

    元宝看着眼熟,忽然脸sè大变,愕然道:“这……”

    云彩虹见元宝脸sè异常,道:“公子,你怎么了?”

    元宝没有答话,而是将藏在百宝袋中的那枚天机印拿了出来,一看之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包裹在九个小孔周围的那层半透明的物质与天机印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云彩虹着元宝手中拿着玉玲珑交给他的那枚天机印,好奇的问道。

    元宝缓缓的道:“这是九枚天机印中的一枚,难道说……这九个小孔与九枚天机印有关系?”

    一听是天机印,云彩虹的脸sè顿时变了变,眼中更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sè。

    元宝没有详细解释手中的天机印,而是伸手拿着天机印对着九个小孔中的一个,缓缓的按了进去,果然严丝合缝,就像是钥匙一般。

    忽然之间,从天机印内忽然shè出一道黑sè的光芒,两人吓了一跳,急忙避开,诡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那道光芒被厚厚的云气所压制,竟然在浓郁的云气上投shè出了一个光幕,一个年轻的男子左手持剑右手拿着一个圆形的卦盘,元宝与云彩虹眼睛一瞪,这从天机印里折shè出来的男子竟然和问天阁里供奉的星海仙子的师父玉像极为相似,而且手中的剑与卦盘隐隐间可以看出,正是子母追魂剑与星海仙子贴保管的轮回盘。

    “是他?!”元宝与云彩虹对视一眼。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道光芒快速落下,只见消失一年多的星海仙子出现在了两人的中间,反手一扣将天机印从石壁的小孔里吸了出来,投shè在云气上的那个男子影快速的消失了。

    “星海前辈?!”

    “回去再说,幸亏我来的及时,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差点闯了大祸。”

    山巅,问天阁。

    星海仙子面的着供奉在神内的男子玉像微微发呆,手中紧紧的握着元宝的那枚天机印。

    元宝与云彩虹都感觉到了来自这个无上仙子的压抑,一时间如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星海仙子的肩膀才缓缓转过子看向了两个人。表也没有先前那般冷峻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天机印,似苦笑了一下,道:“天机印哪来的?据我所知,九枚天机印早在数十年前就被你师傅诸葛孔方分列九处交给九个人保管,连他自己都没有。”

    元宝也不敢隐瞒,道:“这是,这是我师傅交给昆仑派杨破天杨长老保管的那一枚。”

    星海仙子走到了元宝的边,将天机印递给了他,道:“以后别去后山了。”

    云彩虹忍不住道:“星海仙子,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九枚天机印与这众神墓地有什么关系吗?”

    星海仙子脸sè忽然一愣,与往rì那种和善的样子大为不同,似乎完完全全的变了个人似得。

    如果说以前的星海仙子是仙女。而此刻的她仿佛在一瞬间厉鬼。

    她冰冷的目光在元宝与云彩虹的上一一扫过。然后一字一句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她就转走进了后堂。

    没人知道这个活了万年之久的奇女子心中到底埋藏着多少秘密。

    秘密就像是肩膀上的负担。一个人如果有太多的秘密,那注定永远不会快乐。

    星海仙子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元宝与云彩虹的距离似乎拉远了,也许感受到了星海仙子发自内心的那股冰冷,两人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欢歌笑语的在黑石广场上弹琴斗法。

    十余天后的清晨,元宝与云彩虹扫完神碑回到偏,发现星海仙子独自一个人站在刹那芳华奇花前落泪,两人走过去的时候。星海仙子的泪痕已经消失了。

    第二天之后两人就没有见过星海仙子,元宝还以为她又自己关在屋里,结果后来的将近一个月也没有见到人影,他壮着胆子去敲门,结果发现屋里根本没人。估计又跑出众神墓地了。

    足足两年时间,百万座的神碑被元宝云彩虹二人打扫了一半,说来奇怪,六七年前被云彩虹打扫过的神碑,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是没有任何变化。杂草除尽,神碑光鲜。仿佛这几年的岁月一点没有侵蚀到神碑。

    元宝依旧没有到彻底达到心剑合一的境界,这件事急不来,他师父天纵奇才,也是在将近五十岁的时候才彻底领悟心剑,将诛仙三剑式彻底融为一体,而直到羽化前不久,才领悟了轮回九剑式。

    诛仙三剑第二式剑定乾坤,他的进步也是很缓慢,从第一次施展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六个多月的时间,他依旧没有融会贯通。

    每天修炼轮回心法境界倒是快速,已经达到了大乘巅峰境界,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云彩虹那种小圆满境界。

    现在元宝已经是一个高手了,此刻回到人间,年轻一辈弟子除了云彩虹之外只怕再无一个人是他的对手,甚至超越了不少五大派的长老。

    元宝有强大的jīng神力做后盾,无论修炼什么都非常快,此刻他的jīng神力几乎是大圆满境界,见轮回剑诀的修炼进展不快,他就开始参研双臂内的rì月经纶。

    催动rì月经纶就是依靠jīng神力,这还在神山斗法时无意中探查出来的,这两件古怪法宝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都跑到了双臂内,与血融为了一体,元宝以前从不敢将两大经纶催动出来,怕被别人发现,毕竟这对法宝乃是魔教流传数千年的圣物。

    现在在这人迹罕至的众神墓地,他也就没有了顾忌,而且他早就知道魔教古老相传的rì月星三大经纶其实都是当年云魔从众神墓地带出去的。乃是上古至高法宝,绝非魔器。

    两大经纶如同汪洋大海,元宝的jīng神力进入进去完全没了踪迹,最多只能施展两记能量攻击,想要将rì月经纶从双臂里催动出来根本无法做到。

    如此纠结了大约两个月,某天下午,消失已久的星海仙子走到了正在黑石广场上修炼rì月经纶的元宝后。

    多rì不见,星海仙子明显憔悴了些,脸sè也极度的苍白,不像是伤心过度,反而像是真元消耗过多导致的。

    “星海前辈,你回来啦。”广场上的云彩虹与元宝同时走了过来。

    星海仙子微微一笑,道:“你们继续修炼,我在一边看看就是了。”

    元宝看着星海仙子,忍不住道:“星海前辈,我体内的rì月经纶为什么我以jīng神力控制还是无法将他们催出体外。”

    星海仙子本就是rì月星三大经纶的老主人,此刻又是一笑,道:“那是因为你不懂口诀。”

    “口诀?还要口诀?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你又没问我。”

    星海仙子仿佛又从那片yīn郁中走了出来,调皮一笑。随即玉手一招,元宝只感觉双臂竟然发出一冷一两股感觉,片刻之后,双臂内的rì月经纶豁然从他的体内飞了出来。似乎见到老熟人一般。围绕着星海仙子缓缓的旋转着。吞吐着淡淡的光辉。

    星海仙子面带一丝和煦微笑,看着这盘旋在边的rì月经纶,轻轻的道:“可惜星儿不在。”

    说完,她抬起头看向云彩虹,道:“彩虹,你全力攻击我。”

    云彩虹自然知道就算自己再强大十倍也难以伤到星海仙子分毫,星海仙子是在教导元宝,当下也不迟疑。反手抽出了苍木琴,随即琴声一响,无尽的空间气兵携带撼天的力量shè向了星海仙子。

    星海仙子站立不动,缓缓道:“元少钦,我只演示一遍,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天地人,三界轮,六道众生rì月星,寂灭缘,扫除杂念。人心既除。则天心来复。人yù既净,则天理常存……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所谓凝神于虚……”

    随着星海仙子口念口诀,rì月经纶忽然发出尖锐刺耳的旋转声,星海仙子双手挥舞,带着两**宝扶摇而上直冲九天,瞬间后,两大经纶俯冲而下,将所有袭击而来的空间气兵搅的粉碎。

    元宝在旁边看直了眼睛,元宝rì月经纶还有如此妙用,其威力之强远超自己所想那般。

    风云变sè,天地颤抖。

    以今时今rì云彩虹的道行,就算是大圆满境界的五大派掌门她也有资格斗上一斗,可星海仙子随意施展,她竟然没有丝毫反击余力。

    片刻之后,当星海仙子的口诀念完,两大经纶化为一红一黑两道光芒直冲云彩虹的三尺结界。同时长啸道:“小心了!”

    云彩虹脸sè微变,只见冲过来的两大经纶虽然是在距离地面大约四尺的半空中飞旋而来,可坚硬的黑石地砖竟然在两大经纶飞掠而过后形成了两条深深的鸿沟。

    三尺防御能挡住万物,现在云彩虹以小圆满境界的配合神秘的音之神法所布置的三尺结界更是非同小可,就算大圆满境界的高手全力攻击只怕也休想一次破开。

    星海仙子与云彩虹斗法切磋,自然不会施展全力,所释放出来的能量也就是大圆满境界罢了,根本就没有涉及到空间法则这一高等玄妙之法。

    轰隆……

    两声巨响,云彩虹的三尺结界忽然现行,变成了一边红一边黑的空间气罩,仅仅只过了两个呼吸,三尺防御结界轰然碎裂,琴声也戛然而止。

    星海仙子落在了元宝的边,手一招,rì月经纶盘旋而回,道:“这只是rì月经纶的威力,rì代表阳,月代表yīn,他们虽然只是神器级别的法宝,可你不要小看他们,论起速度来,三界中几乎没有一件法宝能追的上。”

    说完,她脚踩rì月经纶,两大经纶快速旋转,发出夺目的红黑二光,嗖的一声就消失在天边,嗖的一声又出现在了元宝的面前。

    元宝大开眼界,道:“原来rì月经纶的奥妙竟然是一件御空飞行的法宝。跟洪荒时期哪吒的风火轮一般。”

    “风你个大头鬼,这只是三大经纶的一个小妙用罢了,如你的修为高深了,三大经纶蕴含的强大星辰之力能轰碎任何东西。”

    星海仙子翻了翻白眼,随即又是一阵摇头,元少钦现在的眼界与修为还是太低,传他太高深的法决根本就是揠苗助长罢了。随即道:“你现在就拿它们当逃命的风火轮使,等你以后达到天人合一境界之后再慢慢参研。”

    说完将rì月经纶丢给了元宝,翻走回了问天阁。

    元宝握着两大经纶,一时想不明白星海仙子的话。还好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将星海仙子所说的那些口诀都强自记在心中。

    没过几rì,他已经可以简单的控制了rì月经纶,同时也可以通过口诀秘法将其随时收入体内,不过只一次他没有收在双臂上了,而是直接收在了双腿的小腿肚里,以后打架干不过对方,随时可以弄出来逃命跑路,那速度一般人还真追不上。

    星海仙子这一次并没有离开了,每天都是在一边观看元宝与云彩虹修炼,两人遇到瓶颈的时候她都在关键之时说几句古怪难解的话,不过两人听了她的话之后参研几天就可以突破瓶颈。修为进步神速。

    距离第十年还剩下不到一个月。百万神碑早在数月前已经被元宝云彩虹二人打扫完毕了。两人也发现了属于自己的墓碑,还有一些熟人的,比如方灵儿,楚天云,李师师……这些年轻高手都榜上有名。

    星海仙子很满意两人的进度,尤其是元宝,沉睡了五年时间,竟然追赶了上来。已经能与云彩虹斗个平手,并且融会贯通了诛仙三式的第二式剑定乾坤,已经开始参研第三式一剑化三清。只是他现在还没有真正达到剑心合一之境,这一剑化三清还无法施展真正的威力。

    这段时间里,星海仙子寸步不离,直到距离与元宝约定的十年之期还差一个月的时候,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与秘密。

    问天阁内,星海仙子望着师父的玉像,道:“元少钦,马上就到了十年之期。你……是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成为真正的守墓人,还是出关?”

    元宝与云彩虹都是一愣。面面相觑,不明白星海仙子所言何意。

    星海仙子解释道:“众神墓地我守护了整整一万年了,是该退下来了,其实从七千年前我就已经在物sè接班人,第一个被我看中的是太古战神昆仑,第二个是洪荒云魔,第三个是李坏,你是第四个,前面三个被我看中时都是早已经达到天人合一境界,按说你的修为是远远不够入我法眼的,不过你是轮回散人的传人,而且已经扫除体内经纶壁障,形成归墟内海,不出百年你将是三界中第二个轮回散人,到时就算是我,也恐怕不是你的对手了。前面他们三个都没有愿意作为新的守墓人,你愿意吗?我并不强迫你,你考虑清楚。”

    元宝道:“这众神墓地到底有什么秘密?后山的九宫连环锁与九枚天机印到底又是什么关系。”

    星海仙子道:“这是三界六道中最大的秘密,你若成为了守墓人我才能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也别急着回答我,老规矩,我给你十年时间去考虑,如果十年之后你想继承我的衣钵,肩负起守护三界六道的责任,就来找我。还有你……”

    她看向了云彩虹,道:“一个人在这里太寂寞了,你若愿意陪着元少钦也可以进来。”

    云彩虹脸sè一红,这不正是她内心所期待的吗?她希望元宝现在就答应星海仙子的请求,永远留在这只属于他们二人的世界里。

    元宝外面有太多的事放不下,道:“星海前辈,您对我有再生之恩,本来您对我提任何要求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这件事……我确实得考虑清楚,而且外面还有很多人很多事我放下,等我处理完所有的事,或许我会回来这里避世。”

    星海仙子点头道:“我说了,我并不会强迫你答应,你没事的时候可以通过rì月经纶元神进入这里的。你们二人都是千年一遇的奇才,如今学有所成,我已经将能教的悉数传给了你们,至于天人合一境界后你们参悟什么属xìng的法则,这完全是要靠你们自己,我是无法出手帮忙的。”

    忽然元宝心中一动,想到了三年多前看到的李坏的那个神碑,问道:“李坏的五行法则是从神碑上学的?”

    星海仙子神秘一笑,道:“不错,可惜你们修为太低。如果你们的修为达到天人合一境界,也许会像三百年前的李坏那样发现神碑的秘密,现在嘛……等十年之后,我感觉你和前面三个人不一样,你应该会回来的,这是你的使命与责任,早已经命中注定。”

    一个月后,麒麟山脉。

    两道光芒闪烁,深山中出现了两个人影,竟是一对青年男女。

    男的高七尺有余,皮肤黝黑,面如刀削。

    女的材高挑,皮肤古铜,脸颊也颇为jīng致,后还背着一张七尺来长的古琴。

    这二人不是元宝与李师师二人又是谁?

    十年的沧桑,人间依旧是这般模样,两人站在茫茫群山中张望,一时间不知去路。

    好一会儿,云彩虹才终于认出地形,诧异道:“这里是峨眉山与昆仑山中间的麒麟山脉。我们怎么会从这里出现?”

    元宝看了看后的一块只有数尺大小黑sè的岩石。那质地显然与周围青sè岩石不同。而是与众神墓地里的特有黑石极为相似。

    他弯腰擦去黑sè表面上的苔癣,露出了一行古纂小字:“一沙一世界,一花一佛国。”

    元宝似有所悟,震惊道:“原来这块石头就是众神墓地!”

    云彩虹此刻的见识与道行都非同小可,道:“是类似传说中太虚幻境那般的芥子空间!”

    方圆数千里的众神墓地,竟然只是一块石头,它是随时可以移动的,一般人不可能找到入口。只要星海仙子乐意,她可以把石头扔在三界中任何一个角落,甚至是九天之外也可以。

    元宝忽然想到十年前自己元神进入众神墓地时曾听星海仙子说过,她的师父所收的十个弟子中,她主修的是空间法则。而芥子空间正是空间法则开辟出来的。由此可见星海仙子的修为道行已经达到了神鬼莫测之境。

    元宝看着脚下不大的黑sè石头,忽然生出了一种想法,他将百宝袋从腰间解下,然后抱着大石头就往里塞。

    云彩虹目瞪口呆,道:“公子,你在干什么?”

    元宝道:“这玩意是众神墓地。我随携带,以后就算我真的答应星海仙子去做守墓人。也可以随时进出。再说了,人间险恶,比我们修为高的人多了去了,万一我们再受伤或者死了,也可以第一时间让星海仙子救我们,这可是一个保命符呀!”

    云彩虹听着元宝的话,哭笑不得。

    忽然,周围传来了星海仙子的声音,道:“不知天高地厚,你的区区乾坤袋只有一丈的空间,众神墓地有三千里的空间,你以为能装的进去,滚蛋。”

    元宝吓的急忙丢掉黑石,拉着云彩虹就跑。

    五年的相处,元宝与云彩虹已经无话不谈。

    如果把两头老虎关在一起五年而没有发生什么事,唯一的解释就是两头老虎都是公的。何况元宝与云彩虹都是血方刚的年轻人,元宝说不喜欢云彩虹那肯定是骗人的。只是到目前为止,云彩虹还是无法取代李师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毕竟李师师是他的初恋。而且他们生死与共数次,早已经结下了至死不渝的感

    在山中跑了一阵,到处都是高耸的山峰与古老的树木,元宝停下来,道:“你十年没有回来了,这里距离你们蜀山派也不过千余里,你回去。”

    云彩虹露出不舍的表,道:“你跟我一起回去,你从小不就是在九老峰后面的九龙谷长大的吗?峨眉山也算你的师门了。”

    元宝一想也对,而且十年前在昆仑山上五大掌门说自己师父的羽化石竟然不在九龙谷的山洞里,他一直惦记这事,当年是他亲手将师父的遗体包进去的,若是不在的话,肯定被被人偷走了,他决不能容忍有任何人对他师父遗体不敬,必须亲自回去看看。

    他道:“也好,我们一起回峨眉山,我也有十年没有回去了。”

    其实,他也想回去看看能不能见到李师师,十年前在那个神秘古洞里,他被大哥元文华所杀,弃尸血池,走另外两条甬道的李师师与李梦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件事他足足担心了十年。现在回到人间,他第一件事就是想要知道李师师到底有没有事。

    两人并没有急着御空飞到峨眉山,原因是刚飞了不久后遇到了一个山中湖泊,并不算大,不过对于十年没有洗澡的云彩虹来说却是异常珍贵的,加上天sè渐黑,她就想洗干净了。

    一听云彩虹说到沐浴,元宝脑海中不又想起了十年前在玄冰寒潭与云彩虹发生的暧昧之事,云彩虹见他神sè有异,微微一想,瞬间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脸sè顿时大红。

    云彩虹先洗了,元宝在山中抓了几只大兔子剥皮烧烤,出浴后云彩虹就与元宝分享了十年来第一次晚餐。

    元宝拍着肚子,望着头顶的月sè,道:“也不知道大黄怎么样了,以前大黄总喜欢跟着我在荒郊野外过夜。然后他就去抓野味过来烧烤。”

    “你是说一直跟在你左右的那只大黄狗吗?”云彩虹显然还记得元宝边那只跟小牛犊子般大小的大狗。那时大黄还颇为憨厚的样子。

    十年过去了。元宝的样貌有了一些变幻,以前他只是十六岁的少年,现在他已经二十六岁,成熟了,个子也比以前好了一些。

    云彩虹变化较大,女大十八变的古老传言说的不假,云彩虹今年二十五岁,比起十五岁的时候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尤其是她的皮肤不像大多数仙子那般雪白,也不能说是黑,而是带着一股子古铜sè,似乎是真正的炎黄子孙。

    深夜,两人并没有连夜赶回峨眉山,而是就地在小湖泊的周围露宿。

    天空的星辰两人在一起足足望了五年,在众神墓地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是下山打扫墓碑的,没事的时候就抬头看着满天的星辰,似乎这里的星辰比众神墓地所见还要美丽明亮。

    月光下,云彩虹依靠在一块岩石上望着九天苍穹。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出来了一天了,可似乎还是在众神墓地里。”

    元宝点点头。道:“等我处理完所有的事,也许我会答应星海仙子去当守墓人,那里很宁静。”

    渐渐的,两人的言语少了起来。尤其是云彩虹,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小一起长大的李师师,因为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偷,偷走了李师师最心的东西。

    如果说十年前她对元宝的念念不忘是喜欢,那这几年来,她已经深深的上了边的这个男子。

    十年前她是一个懵懂的青涩少女,不懂,只知道那种念念不望的感。

    十年后的今天,她已经成熟了,不仅仅是体的成熟,更是思想的成熟,她已经懂得什么叫,什么叫开心……

    十年前她不会落泪。

    十年来,她躲在这个男子的后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真正的天道并不是绝,而是拥有世间大。李坏以短短三百年的时间证得神位,远远超过了那些绝修炼数千年的前辈高人。

    这才是天道的真谛所在。

    深夜,忽然元宝与云彩虹同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西北方的丛林深处,以二人今时今rì的道行,方圆十几里范围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到在西北将近二十里的山坳里有修真者在追逐。

    元宝诧异道:“麒麟山中仙府不多,好像也就火云洞叶麟那一脉七八个散修,这里竟然有修真者在斗法,我们过去看看。”

    云彩虹正有此意,两人掠空而起,无声了shè向了西北方向。

    西北方二十里,黑暗丛林中。

    “人,骗了我整整十年!”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传开,周围鸟兽惊散。

    一个受伤极重满污血的年轻女子与一个**岁的男孩在乱石中奔跑,而那女子竟然是昆仑太玄门下的玲珑仙子。

    玲珑重伤在,一边抵御后传来了剑气一边叫道:“快跑,快跑……”

    当年的玉玲珑已经达到大乘初期境界,十年来更是修为大进,已经达到了小圆满境界,可后的那个人比她修为还要恐怖,她只有挨打的份。

    那个男孩在黑暗中根本就看不清路,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在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一道青sè的剑气shè穿倒在地上后,他转过来,一手抓着一块石头又跑了回来,大叫道:“不要伤害我娘!”

    这少年竟然是玲珑与杨破天的骨血!

    “人,你跑呀,十年了,你们骗的我好苦,拿一块假的天机印糊弄我!快告诉真的天机印在哪里?不然你会像杨破天一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云道一的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半空中。

    月光下,玲珑再无平时那种出尘脱俗的气质,嘴角不时的冒出鲜血,浑上下伤口不下数十处,她的鲜血几乎流干了。

    “我,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上一辈的恩恩怨怨……都是我们上一辈的……”

    “好,我云道一说一不二,只要你交出真的天机印,我不杀你和杨破天的孽种。”

    “我真不知道,那一枚天机印就是当年……诸葛孔方交给昆仑的那一枚……”

    (求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