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悲凉与绝望(本卷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本卷终,明天进入本书的第九卷:天地浩劫。)

    距离神山西南大约三四百里,一望无际的冰川,这里属于白sè的世界,皑皑白雪与终年不化的冰川融为一体。

    三个影超低空飞行,几乎是贴着雪地的表面。转过一个又一个冰川沟壑,三人站在了一座冰川之下。

    元宝抬头看了一眼约有千丈高的冰川,缓缓的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梦雪眉毛一挑,道:“那家伙还真会找地方,这里冰川纵横,正好是在神山与西南雷泽的中心位置。”

    李师师的脸sè沉静,表似乎比周围万年不化的寒冰还要寒冷几分,鬓角的白发随寒风舞动,眼睛深深的注视着面前的千丈冰川。

    片刻后她一字一句的道:“元公子,你真的确定杀人者就在这座冰川附近?”

    元宝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相信他如野兽一般的追踪能量,缓缓的道:“应该错不了,那人瞬间杀死飘渺宫六位年轻女子,手段毒辣,修为奇高,我们三个不能分开寻找。”

    李梦雪嘿嘿一笑道:“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竟敢在神山斗法之期挑衅人间正道,我们搜搜看。”

    “是云道一吗?”元宝的心中不反问。他最害怕的就是凶手是云道一,他乃诸葛孔方之子,若人真是被他所杀,必定沦为众人之矢,任他修为再高也没有藏之地。

    元宝右手一直按在斩龙剑的剑柄上走在最前面,李梦雪居中,李师师缓缓的走在最后面。千丈高的冰川颇为巨大。倒了深夜三人也毫无发现。当第一片雪花随寒风飘落在元宝的脸颊上。他抬起头看向夜空,心中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若自己的判断是错的,那经过一夜的大雪,凶手的气息将会彻底被掩盖。

    三人已经站在了冰川之巅,每个人的上都渐渐积了雪花。李梦雪拍落了肩头的积雪后忍不住道:“我们还要寻找吗?”

    元宝向四周大量,黑幕下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啥也没有,就在他苦笑的时候,在冰川的后山山腰忽然有一道亮光闪烁。三人都是道法jīng深之辈,顿时都发现了那道亮光,个个子一抖。

    李师师越空而起,道:“在哪里!”

    “小心!”见到李师师率先飞了下去,元宝跺跺脚,赶忙与李梦雪追了过去。

    山腰,万年不化的冰川竟然有一个半人高的黝黑山洞,直通山体。

    昆仑山的这些冰川,其实早在数万年前都是茫茫大山,只是因为气候的原因快速变寒。尤其是最近千年,昆仑山南部终年积雪不断。原本的山体上渐渐覆盖了一层冰,渐渐的,经过数万年的演变,冰层越来越厚,甚至连原本是巍峨山体大半都已经被冰化了。

    这个山洞非常隐秘,周围都是光滑平整的冰川,若不是先前那道亮光忽然闪烁一下被三人锁定,就算三人围绕冰川寻找三天三夜只怕也很难发现。

    李梦雪站在低矮的山洞口,向里面看了几眼,皱眉道:“这个山洞口虽然小,可里面似乎内有乾坤纵横交错,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隐秘洞。”

    元宝沉吟道:“我先进去,你们跟在我后。”

    李师师似乎想要先进去,元宝抢在她的前面,子一猫就钻了进去,以他的形竟然蹲着走进去也颇为勉强。

    甬道里都是冰冷光滑的岩壁,大约走了十余丈甬道才缓缓变宽变大,元宝不敢有丝毫大意,轻轻的走着,保持随时拔剑的姿态。

    大约抹黑向前走了半柱香时间,拐了几个弯之后,元宝走进了一个偌大的山体洞之中,方圆起码有数十丈大小,脚下已经不是冰川,而是黑sè粗糙的岩石,当李师师与李梦雪跟进来之后,李师师抽出青冥剑,天蓝sè的光芒瞬间照亮这个黝黑的山洞,大约有三四丈高,无数奇形怪状的钟rǔ石从穹顶垂下,上面似乎还包裹着一层冰墙,在青冥剑天蓝sè的光芒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元宝等三人围在一起,在这一刻三人似乎都感觉到了未知的危险,缓缓的朝着里面走去。

    这山体溶洞明显有人工痕迹,不少地方还散落着残破的古怪石雕,上面掉的应该是妖兽异族,有的是狰狞恐怖的兽妖,有的是妩媚动人的妖狐,也有神龙或者猛虎等石雕。

    也许因为时代太过于久远,那些残破的石雕大半都已经损毁严重,随意的堆在了溶洞边的一个角落里。而最让三人惊奇的是石雕旁边竟然又出现了三个甬道,通向未知的黑暗。

    李师师举起青冥剑照去,却见通往三个不同方向的甬道上方都写着一股古怪的字,与其说是字,其实应该说是图案,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那些石雕都损坏了,而通道上方的三个图案却是依旧栩栩如生。

    李师师皱眉,轻轻的道:“好像是远古文字。”

    元宝看去,他读书不多,最多也就认识秦汉后期的小纂与先秦上古时期的大纂,他道:“这应该是图案。”

    李梦雪上前两步,缓缓的道:“这是妖族的文字,已经失传数千年了,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

    “妖族文字?”元、李二人不由得都是一愣。

    根据古籍《九州录》与《神魔异志》记载,在远古时期妖族确实强大,已经生成了自己的一文字体系,而在五千年前的九族大战中,轩辕帝为保证人类掌管人间防止妖族做大,就毁掉了妖族的文字,世间能认得此字的人不多了。

    李梦雪眉头紧皱,道:“这里和麒麟山的万狐古窟颇为相像,也许在很久以前曾是某一妖族的聚集点也说不定。”

    元宝才不管和麒麟山的万狐古窟有什么关系。他道:“上面三个图案写的是什么意思?”

    李梦雪道:“左面的通道上面写的是生。右面通道上写的是死。中间通道上写的生死不知。看来这里和万狐古窟一样,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李师师道:“都走到这里了,无论如何不能后退出去,我们三个人各走一洞,必定有一个人能达到尽头。”

    李梦雪拍手道:“好呀,我走生路。”

    元宝见面前出现三个一模一样的通道,肯定要分开寻找了,他道:“我走死路。”

    剩下那一条生死不知的路是李师师的。三人在通道前商议一阵后,元宝道:“你们小心,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一定要长啸示jǐng,原路返回,且不可恋战。”、

    三人各走一洞,还好这里的三个甬道要比刚进来的时候那个甬道要大的多,可以两人并肩行走,不过还是掩不住每个人内心的压抑。

    元宝也抽出了斩龙剑照路,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那仿佛如死神之口的甬道之中。

    李梦雪一个人走在甬道里,也不必忌讳李师师了。直接拿出冰心奇花全神防备。

    这三人乃正魔两道年轻一辈的翘楚,尤其是李梦雪。别看她年纪轻轻,可见识极为广博,且天生胆大包天,她也想弄明白杀人挖心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更像弄明白在这个古老荒凉的冰川群中为什么会出现一个类似麒麟山万狐古窟的古老洞

    李梦雪走进去大约数十丈,通道的四壁上竟然出现无数狰狞恐怖的壁画,大部分都是远古早已经消失的洪荒大妖。也不知道是用鲜血或者朱砂画的,赤红无比,就算过去了无数年依旧恐怖至极。李梦雪不仅没有害怕,相反,她的嘴角竟渐渐浮起了一丝笑容。

    嗜血的笑容。

    这个甬道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弯弯曲曲向下延伸,而且奇长无比,李梦雪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到达甬道的尽头。

    “看来这里已经深入山腹地底了!”李梦雪走到尽头,在冰心奇花柔和白光的照耀下她的表忽然变的无比的凝重,脸上原本的嗜血微笑快速的收敛了。

    在她面前的不远处是一处巨大的空间,穹顶有数十丈之高,方圆百余丈,在洞的中心位置竖着一根直达穹顶的巨大石柱,而在石柱上则盘旋着一条巨大的大荒凶兽的石雕。

    竟然是一条蛇的雕像,当然,一条蛇的雕像也吓唬不论魔教优秀女弟子李梦雪,李梦雪惊恐的是那条蛇竟然有足足九个脑袋!每个脑袋就张着血盆大口,露着修长尖锐的獠牙。看上去栩栩如生,颇为真。

    “九头妖蛇的雕像竟然出现在这里。”李梦雪捏着冰心奇花走到了九头妖蛇的巨大石雕之下,望着九个巨大的蛇头发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她飞掠而出,伸手抓住了最中心的那个大蛇头猛的一推,庞大的九头蛇的石像微微颤动,接着就是缓缓的旋转起来,大地发出沉闷的声音,似乎在地底深处有什么粗糙的锁链被拉动。

    “轰……”

    直插穹顶的那根巨大柱子与盘旋在上面的九头妖蛇石雕竟然缓缓的旋转下陷,李梦雪急忙向后飞掠,落在了刚刚进来的那个甬道前,冰心奇花光芒暴起,将她的全都掩盖住。

    一阵轰鸣之后,当巨大石柱子下坠大约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停下了,后面的那面石壁竟然一分为二,露出了隐藏在石壁后的一扇青铜巨门。

    那青铜巨门高数十丈,人站在门下跟蝼蚁一般,表面上生着绿sè的铜锈,两个巨大的门环几乎都要锈死了,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打开过这道巨门。没人可以解释在远古时期这两扇青铜巨门是如何被炼制的而后又运到这里的。单单所耗费是青铜只怕不下数万斤了。

    李梦雪面露狂喜之sè,冰心奇花悬浮在她的前,她催动真元与双手,缓缓的推向了那巨大的青铜人。

    巨大的青铜巨门在李梦雪灌满真气的双掌一推之下竟然发出滋滋的声音,李梦雪一咬牙,粉红sè的真元缠绕全。试图将青铜巨门推开。可无论她如何用力。这两扇重达万斤的巨门在滋滋的异响之后依旧纹丝不动。

    李梦雪可不会在乎这乃是旷古神物,她咒骂几声子后退,冰心奇花带着万钧之势轰了上去,一阵巨响之后冰心奇花被反弹回来,青铜巨门依旧如千百年那般安静的矗立在这个地底溶洞之中。

    如此巨大的门三界之中甚为罕见,门后关着的究竟是什么?

    是天神?是怪物?还是另外一个神秘的世界。

    “一定有机关,这里和麒麟山的万狐古窟一样的布局,一定有机关开启这道闸门!”

    李梦雪渐渐的沉静下来。开始在周围一点一点的搜索起来。

    她先是研究古老铜门上的古怪花纹,上面尽是上古妖族文字,无非是写着一些荒诞无稽的诅咒,说开启大门会引来什么什么灾难之类的。李梦雪出自魔教合欢宗一系,自然不会相信巨门上的诅咒。

    相比于李梦雪有成竹、顺风顺水,走另外两条通道的李师师与元宝却艰难的多了。

    走中间那条“生死不知”甬道的李师师在进来后就发现这里十分不对劲,如此山腹,竟然在甬道内不时的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妖风。在拐了三个弯后,她的面前豁然开朗,一条蓝sè的小河流从面前的溶洞里穿过。而在蓝sè河流的对面却出现了九个一模一样的甬道。

    方圆三十丈的山腹溶洞内竟然有一条蓝sè的河流这本来就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李师师更加吃惊的也不是对面不远处并排的九个一模一样的甬道。而是在这不到三十丈的山腹溶洞里,竟然堆积着厚厚的骸骨,有人类的,更多的却是体型庞大的远古兽妖的,尤其是她看到一个巨大的古怪脑袋骸骨竟然有七八丈大小,可以想象这大家伙没死去一定是庞然大物。

    李师师并没有去菜地面上厚厚的骸骨,而是悬浮在半空中向前飞去,这一道生死不知的甬道存在着太多太多的变数。这个隐藏在昆仑山深处的古老洞极为诡异,而且先前在山顶看到的那道闪光就是进入了这洞之中,肯定掩藏在洞的某一个角落,然后对入侵者给予致命的一击。

    李师师首先悬浮在了蓝sè小河流的上空,那小河流只有一丈宽,河水是深蓝sè的,就像天空一般,而河水似乎是从另外一个空间流进来,然后又流入了其他空间似得。完全是忽然出现,忽然消失。

    “好强大的吸引力!”李师师冰冷的目光一阵闪烁,感觉到脚下蓝sè小河流竟然隐隐传来一股牵扯力,她的元神都开始有点波动,似乎要飞离体外进入这脚下的蓝sè小河流。

    这一个发现着实让李师师脸sè大变,急忙掠到远处,一脸余悸。

    她捡了一根手臂粗的白sè骸骨远远的抛向了蓝sè小河流,忽然,在白sè骸骨快要落进河流的时候,一个快捷无比的影从河流里飞出,发出一声龙吟般的长啸,将白骨咬在了空中。

    那怪物长三丈,宛如巨蟒,后背上布满黑sè的鳞片,脑袋上还盯着两根硕大的弯弯曲曲如鹿角一般的东西,鼻子旁还有两根七八尺长的黑sè胡须舞动。生有四脚,每个脚竟如苍鹰利爪一般。

    “妖龙?!”李师师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眼前这黑sè的三丈怪物竟然和九州大陆上传说无数年的龙一模一样!

    龙,乃九州遗民的远古图腾,曾是轩辕大帝的坐骑,后世子民多称之为龙的传人。

    而着黑sè蛟龙虽然也属于神龙,可血脉并不jīng纯,多称为黑龙,或者妖龙。

    乃是由巨蟒修炼所化,并不是嫡系龙族后裔。就如同半年前在中土西子湖畔化为龙的白素贞一样。

    这种妖龙实力强劲,往往都拥有千年乃至万年的道行,数十年前在南疆出现一只刚刚化羽的黑龙作祟,后来被诸葛孔方所杀,以筋骨jīng魂炼成了云道一手中的金龙剑。

    李师师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相信,在这昆仑山的深处一古洞**之内,竟然还存在着一条妖龙!

    妖龙在空中盘旋。打量着忽然闯入自己领地的陌生女子。似乎很是不瞒。愤怒的长吟一声,子快速朝着李师师冲来。

    李师师脸sè大变,青冥剑光芒大盛,无数道剑气破空而去,打在妖龙的鳞片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异响。

    妖龙吃痛,又是一阵长吟,不敢靠近李师师,口中忽然喷出了一道粗大的黑sè火焰。

    李师师知道这种火焰离开至极。以自己如今大乘境界的修为道行根本就当它不住,无奈之下只能施展法躲避。

    妖龙见李师师被自己避退,似乎得意至极,发出一阵阵的咆哮。

    李师师毕竟师承玉虚子,危机之时她果断抽出了流年神剑。妖龙巨大的龙眼忽然露出了极度恐惧的神sè,连连向后面飞去,可这里空间就三十丈大小,他的体已经有三丈长了,庞大的躯顿时撞在了从穹顶凸出下坠的熔岩上,石块如玉般落下。

    李师师心中一愣。感觉这妖龙似乎认识这柄剑似得,还不待她开口。那妖龙竟然口吐人言,还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颤抖的道:“你,你是谁?和流年仙子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持有流年神剑!”

    李师师缓缓的道:“蜀山弟子李师师。”

    “蜀山弟子?!你果然是李坏派来的,李坏让我安安静静待三百年,我这三百年可哪都没去,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坐吃等死,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干。而且现在三百年时间已经过了,李坏还叫你来干什么?”

    李师师比这妖龙更加惊疑,道:“你认识我蜀山派李坏前辈?”

    妖龙似乎愣住了,道:“你不是李坏派来的?”

    李师师摇头,道:“不是。”

    妖龙半信半疑,缓缓的靠近,可目光一看到李师师手中的流年神剑顿时一阵恐惧,再度飞远了,道:“我才不信你呢,你肯定是李坏派来抽我龙筋把我龙皮的!仙子,本姑娘的修为虽然不高,可本姑娘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妖龙,你可千万不要杀我……”

    李师师不明所以,似乎三百年前李坏与流年仙子曾来到过这里,而这小龙女似乎在李坏的手中吃了很多苦头,就算三百年过去了,这小龙女还是对李坏极为忌惮,不敢出洞一步。

    “死”字甬道,元宝站在了一个血红sè的溶洞里,头上不时有红sè液体滴落,仿佛这座山已经有了生命,而红sè的液体便正是这山的血液。

    “死”,死亡。

    无尽的红sè如鲜血一般的液体诠释着死亡的含义。

    对面光芒闪烁,在一处平台石柱上趴着一只半条手臂长的小狐狸,在光芒的照耀下,石壁上将小狐狸的影子倒影的十分巨大,更诡异的是石壁上小狐狸的影子竟然有着七条大尾巴!

    元宝站在甬道口深深的望着对面数十丈外的白狐,尤其是看到白狐那忧郁悲凉楚楚可怜的眼神时,似乎触动了元宝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神经,显得有点熟悉,有点感伤。

    元宝与白狐如此的对视了将近半个时辰,他终于忍不住道:“七尾天狐,你,你……你是……白素?”

    在他的印象中,普天之下只有一只七尾天狐,那就是自己的大嫂白素。

    白狐悲哀的望着元宝,碧绿的眼眸中闪烁着令人心碎的光芒,她似乎谈了口气,眼角竟流下晶莹的液体。

    元宝缓缓的穿过面前滴落的红sè水滴,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白狐的所在位置,白狐的脑袋一动,子也站了起来,轻柔的道:“元公子,你,你回去。”

    元宝子大震,停在了红sè岩洞的中间,不可置信的望着石台上的那只白狐,失声道:“你真是白素?你怎么……怎么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会躲在这里。”

    在他的面前有一个红sè的血池,与李师师所遇到的天蓝sè小河流不同却又十分相似。这红sè的血池并不是真的血池,而是熔岩上滴落的红sè水滴长年累月汇集而成的。

    安静,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偶尔水滴从穹顶滴落发出的滴答声。

    白素柔声道:“我本就是一只妖狐,现在不过是我真罢了。”

    元宝道心中涌起一股非常不好的感觉,道:“我哥呢?”

    “文华?”白素碧绿sè的眼眸瞬间流露出一丝难舍的异响。可瞬息之间又消失了。

    “他死了。”

    “死了?”元宝的子又是一震。随即摇头道:“不可能。你怎么会在这里,昆仑神山后面六个飘渺宫女弟子是不是你杀的?”

    白素尖尖的嘴巴微微张开,轻轻的道:“是我杀的,妖族噬心炼魂难道你没有听过吗?我就算化为人位列仙班依旧是妖,妖是残忍嗜血的,是我亲手挖出了那六个年轻女子的心,她们纯洁无暇心xìng善良,心也比普通凡人的心中美味百倍千倍……”

    元宝的子在颤抖。原来那六人真的白素所杀!以前还以为她的一个不同于其他兽妖的好妖jīng,尤其是当初她问自己索要麒麟内丹要蜕变为人与大哥厮守终的时候,元宝真的十分的感动。

    可他此刻的心如烈火焚烧般痛苦,原来,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她是妖,噬心炼魂为祸世间的妖!就算千年万年也改变不了她的妖xìng!

    白素看着元宝痛苦的表,她缓缓的道:“你要么走,要么就杀了我为那六个飘渺宫女弟子报仇。”

    元宝长剑一指,目光充血。子剧烈颤抖,一字一句的道:“你。你这些rì子都是骗我的?”

    白素道:“是,我一直在利用你,只是想得到你的麒麟丹增加我的修为。”

    元宝气血一阵翻滚,竟然吐了一口jīng血,鲜血洒在斩龙剑的剑锋上,与头顶滴落的红sè水滴融为了一体。

    隔开他与白素的那个血池忽然泛起了淡淡涟漪,不知道是上面的水滴滴落造成还是他的血。

    元宝追踪数百年,誓要斩妖除魔,可现在他面对的是自己曾非常信任的大嫂,他迷茫了。

    白素柔声道:“你若不杀我就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元宝深深的喘息着,道:“斩妖除魔,匡扶正义,七尾天狐,不是你就是我亡,出招。”

    白素道:“我不会对你动手的,你要么杀了我,要么你就走。”

    元宝掠过血池,剑锋一点一点的靠近白素,他喝道:“出手!”

    白素再度趴在了石台上,尖细的嘴巴微微一抿,碧绿的眼眸深深的望了一眼元宝后的血池,然后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是我杀了,你杀了为她们报仇。”

    血红的溶洞里传着白素悲凉的声音……

    十丈、八丈、六丈……

    元宝一点一点的靠近着白素的狐妖真,山洞里只有他沉重的脚步声。

    “若无缘,为何展笑颜。六道间,菩提众生繁。唯独与汝相见,冥冥连,三千世界一心相牵……谁轻言放下,寥寥十一画,风落风起蹉跎尽年华。低眉拂袖过,红颜那一刹,繁星错,只影向天涯……”

    悲凉婉转的歌声响起,在剑锋距离白素的狐妖真不足一尺的时候,元宝停下了脚步,听着这熟悉的旋律,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云彩虹的影,片刻之后,竟然仿佛回到了大蛮树下,看到了伟岸英俊的云魔与抚琴演奏的瑶琴仙子。

    “她在求死!”元宝的心中一震,此刻的白素与那天在擂台上被瑶琴仙子元神附的云彩虹一模一样,都是一心求死。

    “她在掩藏什么?”元宝心中急转,可就在这时,一道血红sè的光芒无声无息的从他的后背刺入。白素猛的睁开了眼眸,尖叫道:“不!”

    元宝只感觉后心窝一阵剧痛,体内白素贞的千年金丹与自己真元快速的护住心脉,可刺入自己后心窝的那柄利刃仿佛带着非比寻常的破坏力,瞬间就瓦解了自己的真元。

    他用尽全力的转过头,看到了一张略带沧桑的熟悉脸颊,不是自己的哥哥元文华又是何人呢?

    此刻元文华双目赤红,浑上下还有红sè血滴滴落,显然是从元宝后的那个血池里爬出来的。

    “大……大哥……”

    元宝瞳孔急速收缩,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大哥从后面偷袭自己。忽然间,在垂死之时。他似乎明白了很多事。

    元文华面带狰狞。缓缓的道:“她是我的妻子。没人可以伤害她。”

    白素尖叫道:“文华,你竟然用噬心刃……你竟然用我的噬心刃!你面前的是你的亲弟弟……”

    “他不是我弟弟!”元文华抽出了匕首,竟然是一柄大约七八寸来长的古怪匕首,弯弯的,类似魔教妖女行晚霞手中噬魂刀的缩小版。匕首上还残留着元宝的温鲜血,可这匕首十分诡异,顷刻间鲜血就完全渗入了匕首锋芒之内。

    元文华看着缓缓倒在地上的元宝,一脚将掉落地上的斩龙剑踢到了血池里。他目光如血,颇为疯狂的道:“元少钦,你说你是我的弟弟吗?”

    元宝气息幽弱,在妖族至宝噬心刃之下,他的全jīng气已经心脏都受到了无法弥补的重创,他倒在地上看着陷入疯狂的元文华,缓缓的叹息一声,满脸的悲哀。

    元文华似乎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喝道:“你不必用这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你厉害。你是轮回剑诀的第十六代传人,所有人都敬重你戴你。视你为人间守护者,连五大派掌门与当今皇帝陛下都得巴结你。我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没有你那么崇高的份。你要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当年若不是为了供我读书,爹娘也就不会卖了你,你自然也就不会成为万众瞩目的轮回剑诀传人。自从你回来之后,你知道我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三妹你送进昆仑派拜天下第一人太玄真人为师,你为我着想过吗?今天你死在这里,要怪只能怪你太自私……”

    元宝看着元文华将自己抓起,丢进了血池中,他的意识也渐渐消失了。不过在意识消失前的片刻,他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事

    神山后山的六个飘渺宫女弟子绝非白素所杀,而是自己的哥哥!

    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杀人的时间与掩尸的时间竟然相差两个时辰,现在看来是白素以自己所送给她的麒麟胆让她短暂的化为人形,去帮元文华掩饰,拖延六具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现在元文华上一妖术,只怕是白素将千年的道行都以秘法传给了他,结果白素自己变成了普通的小狐狸……

    在落进血池的一瞬间,他想到了李师师,想到那个占据心中最重要位置的冰冷女子……

    中间的甬道,李师师忽然抬起头,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快速涌上心头。似乎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忽然失去了。

    她愕然的望着周围,似乎想要寻找那股强烈不安感觉的源头。

    躲在远处的小黑龙感觉到李师师的异样表,由不得多看了几眼,似乎想不明白这个仙子是怎么了。

    流年剑光芒越来越盛,她的头发快速的变白,从开始只有双鬓的鬓发到最后三千青丝竟然全部变成了银sè。

    正应了那句话:一夜三尺之雪,白发染……

    李师师与元宝早已经定终,两人在彼此的心目中都是最重要的,就算现在李师师被种下忘散奇毒,可在刚才,她感受到了来自元宝上的那股绝望与悲凉。

    这就是男女之间中最神圣的一种:心有灵犀。

    “元宝……少钦……”满头白发的李师师忽然抬起了头,在这一个瞬间无数的记忆从灵魂最深处忽然散开,她的心脏剧烈疼痛,她捂着心,拄着剑,跪在了满是妖兽骸骨的废墟中。

    凤凰山、天水城、十里平湖、yīn世幽泉、大禹山……还有冰川上夕阳下的那对相护依偎在一起的影。

    “少钦!”李师师忽然嘶吼一声,冲破了忘散的束缚,剧痛的心脏快速好转,她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恢复记忆,肯定是元少钦出了事。

    她疯狂的冲向了甬道,妖龙在后面叫着:“仙子,我与李坏三百年的约定已经遵守了,我跟你一起出去……”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当李师师从甬道原路退出又扑进元宝所走的那条死路的时候,已经距离元宝被元文华丢下血池有大半个时辰。

    红sè的溶洞里空无一物,元文华与白素的影都消失了。李师师发疯似得寻找。翻遍每一寸角落。甚至连血池都跳进去了。可血池深不见底,根本就没有发现元宝踪迹。

    妖龙盘旋在半空中,道:“你是在找人吗?这血池是妖族圣物,不可能有人类在里面的,你先上来,我帮你找……”

    妖龙钻进了血池之中,片刻后飞了出来,口中咬着一柄三尺七寸的长剑。不是元宝贴神兵斩龙剑又是什么?

    李师师的脸sè大变,急道:“这是他的斩龙剑,他在不在下面?”

    妖龙甩着大脑袋,道:“下面没人,只有这柄剑……也许你的朋友已经进去了……我带你往深处走……”

    “生”字甬道的深处,青铜巨门前,李梦雪气的直跺脚,在这里耗了大半夜了,还是没有找到开启青铜巨门的方法。

    “什么鬼玩意,都几千年了估计所有的机关都失灵了!”李梦雪怒气横生。冰心奇花忽然shè出无数道光芒,尤其是中间刻有九头妖蛇的巨大石柱被冰心奇花的光芒所慑。顿时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九个巨大的脑袋忽然同时下垂旋转,十八道光芒从九头妖蛇空洞的眼球里shè出,照在了青铜巨门之上,片刻之后,青铜巨门竟然出现了一道缝隙……

    李梦雪哈哈大笑,误打误撞竟然打开了青铜巨门,她收回冰心奇花,快速的飞掠过去,得意自语道:“里面的宝贝是我的啦!”说完化为一道粉红sè的光芒就从青铜巨门的缝隙间shè了进去。

    李梦雪自从看到妖族文字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这里只怕就是传说中妖族圣地,这种规模的妖族洞府世间除了麒麟山的万狐古窟之外只有仅存在魔教经典天书中的那句“万妖古地”。

    世间知道万妖古地的人并不多,只要魔教前辈才知道在历代相传的那本魔教经典天书中才有一些记载。现在能看懂妖族文字的除了魔教人之外,就连妖族人都早已经失传了。

    李梦雪感觉自己要发达了,回到山门诛杀叛徒的时机渐渐成熟,一旦自己得到了上古时期妖族的厉害法宝,那普天之下谁还是自己的对手呢?

    当李梦雪的影消失在青铜巨门之后没多久,巨大的青铜门就开始缓缓闭合,九头蛇与盘旋中心的高大石柱再度复位,青铜门前的两侧石壁再度合拢,恢复了恒久不变的样子。

    昆仑山,十余万修真者一寸一寸的搜索,没多久便有数十个年轻弟子来到了距离神山三百里外的那座古老冰川,不过他们在搜索一次后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更没有任何动物或者人类的迹象,便放弃了这座冰川,继续向前搜索。

    这一连串搜素整整持续了七天,以神山为中心方圆千里的范围被无数修真者来回搜索,可就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倒是揪出了数百个魔教的斥候。

    第七天晚上,昆仑六脉已经关押了数千大小妖jīng,他们要不没有作案时间,有作案时间的却没有作案的能力。那六个飘渺宫女弟子修为都在御剑境界之下,能同时杀死她们六人的,一般小妖根本做不到。

    无奈之下,太玄真人只得下令撤回所有在外围搜索的正道弟子,同时放走了这些兽妖。

    不过经此一次,倒让魔教安静了不少,好一阵子没有敢在人间露面。

    第八天开始最后一场的决战,元宝至今未回,楚天云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人间正道神山第四次斗法盛会的第一名。

    不仅元宝失踪了,发现飘渺宫女弟子尸体的木林雨与蜀山派李师师也失踪,当天晚上大家都知道木林雨送回六具尸体后担心元少钦的安危就返回去了,而李师师只怕也是担心元宝所以跟着一起去了。

    现在三个人同时失踪,大家都是聪明之辈,只怕他们三个确实查到了什么线索,不然元少钦不可能不回来参与决战的。

    猜测归猜测,在神山斗法结束后数天,大半正道弟子都还自发的沿着元宝追踪的路线探寻三个人的下落,依旧是音讯全无。

    到了后来,只有方灵儿、赵无悔、元少茹、风达野、空相等几个与元宝交好的和一批蜀山派弟子在寻找,从昆仑山一直搜索到西南雷泽……

    (本卷终,明天进入第九卷:天地浩劫。ps:主角元宝不会死的。大家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