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沼泽里的第三个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神山

    李师师与空智和尚已经激斗了将近一个时辰,大家都看的血沸腾。李师师这一次并没有施展流年神剑,她目前的修为如随意动用此剑,对她本的反噬之力极大。

    空智和尚不愧是佛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其一佛法修为深不可测,尤其是佛门七十二神通更是厉害了得。

    李师师一招人剑合一击退空智大师后,立刻使出了震惊天下的蜀山剑诀中的神剑飘渺八万式。

    无尽的剑光化为一道道流星,铺天盖地的朝着对面的空智飞驰而去,神山之上,只有那密密麻麻的剑啸之音。

    天地为之动容!神山为之颤抖!

    许多参与比试的弟子都倒吸一口气,这一招在场的年轻高手都自认没有把握轻易破解。空智倒也了得,全金光暴起,子竟然快速变大,转眼之间竟高达十余丈,做金刚伏魔相。接着,他是肩膀忽然生出两条手臂,四条手臂,八条手臂……几个呼吸后,竟多达数十条!

    “千手罗汉金神通?!”台下一片欢呼。

    这佛门秘法催动下的千手罗汉极为厉害,近百条金光闪烁的巨大手臂快速挥舞,将飞扑而来的剑光全部击碎化解。

    李师师脸sè微变,影再度消失,化在剑之中,朝着空智和尚shè去。

    轰隆……

    近百条手臂被剑光击碎大半,李师师见状急忙显出子,喝道:“去!”

    手中的青冥剑嗖的一声锐响,笔直的shè向了空智的面门,凌空悬浮的李师师面对有十余丈高的空智佛门金显得非常的渺小,在青冥剑shè出的那一刻,她反手抽出了后的流年神剑。

    无尽的流光化为绚丽多彩的云烟光芒从剑鞘里激shè而出,只是瞬息之间,满天的流光又如同长鲸戏水般再度吸收到了剑鞘之内。

    流年神剑再度出世!

    剑锋上奇异的光芒流走不定,如演绎着时间的流逝。李师师双手持剑,御空飞行,紧随着青冥剑飞了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了,想要看看空智如何破解这连环招。而且李师师很可能故伎重演,让时间微微定格。

    空智大师脸sè大变,还剩下的数十条手臂快速的消散,本体双手猛的合十,将率先飞掠而来的青冥剑夹在了双掌之中。由于他此刻变的极大,青冥剑完全湮没在双掌之内。

    李师师冷冷一笑,胜券在握了,可就在她的流年剑即将刺在空智大师肩膀的时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看着空智大师巨大的躯,脑海中忽然闪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她似乎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也曾见过如此巨大的雕像!是哪里?和谁在一起?

    空智大师本来以为自己要败了,可在看到急速扑来的李师师的表竟然快速变幻,还带着几分的迷茫与痛苦的样子,空智大师心中微微一愣,就是这么一个瞬间,空智大师所化的佛门金法相忽然猛的吸气,然而张开了嘴巴……

    一股阳刚中气从口中率先喷出,接着,一声如巨龙狂吟般的嘶吼长啸震动四野。每个人无不脸sè大变。

    佛门至高神通:金刚狮子吼!

    李师师感觉到全jīng血忽然沸腾,哇的吐出一口jīng血,紧接着一股庞大的气压快速席卷而来,地面的青石板在强大的力量下飞卷奔腾,化为废墟。

    台下众人大哗,本来李师师已经要胜了,大家都看的出她在最后的时候竟然分心,只是一个呼吸的停顿,就足以改变结局。

    李师师如断了线的风筝,子被震的倒飞的了回去,直接撞在了南面的擂台结界上,整个结界顿时泛起七彩光幕。

    她嘴角挂着鲜血,子缓缓的顺着结界壁障落在了废墟之上,哇的又吐出一口jīng血,再也支撑不住,半跪着,用那双冰冷至极的眼眸望着远处对面的那个巨大的佛门金法相。

    “我不会输!”李师师缓缓的站起,紫sè的衣衫沾满了血迹,她随手拭去了嘴角的鲜血,一步步走向了空智。

    台下忽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看着李师师那蹒跚的步伐,似乎下一刻她就倒在了地上,可是没有,她并没有停下,如亘古黑暗中走来的女神,傲然俯视天下苍生。

    对面的空智大师微微动容,缓缓的道:“李师妹,你已经受了伤,认输。”

    李师师淡淡的道:“我只会被打倒,绝不可能认输。”

    她手中剑诀一引,空智大师双掌之间蓝光大盛,竟然顷刻间覆盖了原本的佛门金光,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意笼罩着空智大师的双掌,他被迫抽离双掌,青冥剑化为一道璀璨蓝光在空中来回穿梭。

    “难道李师师又要施展时间凝固?”台下的流年仙子皱了皱眉头,她知道李师师虽然摸到了一点时间法则的门路,可距离真正参悟还差的远,若想强行施展自己所领悟的那一点时间奥秘,本的真元根本就无法供给,结果会如同上一次一样过度消耗生命力与jīng神力。

    可李师师并没有如大家所猜想的那样,她手中的流年剑也飞了出去,化为一道璀璨七彩霞光,与青冥剑遥相呼应,一左一右攻向了空智大师……

    一炷香后,她的真元消耗殆尽,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没有念力控制的两大神剑光芒快速暗淡,掉落在主人的边。

    蜀山派几个弟子急忙飞掠上台查看李师师的伤势,见是真元消耗过度这才放下心来。

    台下一片欢呼,只有蜀山弟子脸sè颇为难看,转头离开了斗法场地。

    流年仙子苦笑一声,自语道:“这个空智和尚本来并不是李师师的对手,在关键的时候李师师被忘散所扰才会分心,哎,天意呀。”

    rì复一rì,而在元宝与李梦雪看来却是年复一年。

    两个人在沼泽里根本无法动弹,而且周围抽泣熏天,别说两个少年了,就算修道百年的前辈高人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这一待就是五rì,两人的伤势在沼泽里渐渐好转起来。他们已经有能力飞出来了,可两人并未如此做,只想再挨几rì痊愈后出来。

    这一天yīn雨连连,两人露出沼泽的脸都泥泞不堪,如不仔细辨认,真看不出是两个人类的脑袋。

    而且因为风吹rì晒的缘故,善解人意的青鸾冷颜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两片大树叶盖在他们的脑袋上,颇为滑稽。

    李梦雪这挤rì来与元宝聊天,倒也彼此相熟,轻声的咒骂道:“鬼天气,十天有八天都在下雨,我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脏过,出去后我一定要三天三夜的温泉。”

    元宝道:“知足,若不是那晚上大黄无意中带着我们闯进这雷泽,我们就算不被刘浪赵威斩杀当场,也会中毒而死的。”

    李梦雪道:“这般模样,我宁愿死去。我jǐng告你,我此刻的狼狈样子你若敢说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元宝苦笑连连,现在什么时候了,这李梦雪还在乎自己的美貌容颜。

    风雨越来越大,黑云中那蓝sè的电蛇撕裂空间,让人触目惊心。两人在风雨中顶着大树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最后风雨实在太大了,只能闭口不言,因为一说话下巴的废水就会灌入嘴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雨中忽然传来索索的声音,元宝两人脸sè大变,压制真元,让真气不外泄。

    片刻后,昏暗的天空下,从七sè瘴气中挣扎的跑出了一个一泥泞的女子,她看到前面是沼泽,绕了一圈后避开,来到了七八丈外的黑sè树林中,依靠在一棵黑数前喘息着。

    元宝与李梦雪心中震撼,没想到在这雷泽之地竟然从里面跑出来了一个女子!

    那女子疲惫不堪,而且似乎还受了伤,这一路跑来也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全都是污泥。她也许是没有了力量,一靠在黑树就昏死了过去。雨水渐渐冲刷她的容颜,渐渐的,元宝与李梦雪看清了这个似乎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女子,纷纷变了脸sè。

    李梦雪乃当世一等一的美丽女子,其姿sè不在李师师之下,可那个昏迷在树旁的年轻女子竟然比李梦雪还要美上几分。弱的容颜,苍白的脸颊,让任何男子都要为之心碎。

    元宝一路走来,所见的仙子也很多,更有方灵儿、李师师、李梦雪等绝sè女子,可似乎每一个女子都不及这个神秘女子。因为她们多多少少都有瑕疵,而这个昏迷的神秘女子似乎是完美的存在。

    李梦雪看着元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昏迷女子,忍不住道:“你要不要这么夸张,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元宝脸sè一红,道:“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就是多看了两眼吗。不过说真的,这女子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会从雷泽深处跑出来?”

    李梦雪翻了翻白眼,道:“世间和我一样漂亮的女子除了南海那个女子还能有谁?”

    “南海那个女子?天问?!”脸sè微变,心中惊骇。

    雷泽深处就是魔教天魔宗总堂所在,而天魔宗的绍云仙曾假扮天问姑娘前去神山,他就猜想真正的天问肯定被天魔宗控制或者杀害。正如李梦雪说的那样,这个天下无双的奇女子比绍云仙确实还要动人,天下第一仙子的美誉名至如归。

    “原来天问姑娘一直被关在天魔宗总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猜到这个女子是天问姑娘,元宝也就放了心,起码她不会杀了自己。

    见她浑是伤,昏迷垂死,元宝叫道:“死大黄,别夹着尾巴躲在暗中观看,把她弄到沼泽里来养伤。”

    大黄一步三晃的走出树林,似乎连这只地狱三头犬也被眼前这个美丽无双的女子惊到了,口水流了一地,然后用用牙齿咬着天问的衣领也甩到了沼泽里。冷颜很配合的叼来了一枚大树叶盖在了天问的脑袋上。

    两个人的沼泽现在变成了三个人,颇为古怪。

    第二天清晨,天空放晴,是难得的好天气,不过雷泽这鬼地方也说不准,这时候天空晴朗,也许不到一个时辰后就是大雨倾盆。

    天问幽幽的转醒,发现自己的子除了脑袋外其他都湮没在沼泽里,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刚要挣扎,元宝与李梦雪同时叫道:“不要动!在动就真的沉下去了。”

    天问微微转头,看着两个树叶下的两个眼珠子正瞪着自己,仔细一看,竟然是两个满脸污泥的人!和自己一样,也是深陷沼泽。

    “这是地府吗?”天问的声音柔和至极,只是此刻略带几分恐惧,显得有点儿沙哑。

    “对呀,这就是地府,你前世作孽太多杀戮太重,到了地府无法转世投胎,要下拔舌地狱,受八百年的苦难才行……”李梦雪对正道这些仙子素无好感,顿时yīn森森的叫道。

    元宝道:“姑娘,你别听她乱说,我们现在在雷泽东部最外围瘴气内的沼泽里,你受伤不轻,这沼泽可以养伤。我和她也是重伤之躯,才躲在这里养伤的,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

    天问看着两个顶着树叶的家伙,长出一口气,道:“刚才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是地狱的莲藕人呢。”

    “莲藕人?”李梦雪翻眼道:“大姐,我们头上是黑木叶又不是荷叶,你眼神是不是有问题呀。”

    元宝见李梦雪yīn阳怪气的说话,心中怕惹了天问,道:“姑娘你不要在意她的话,她脑袋被大铁门夹过。”

    天问恍然道:“原来如此。”

    “元少钦!你的脑袋才被大铁门夹过,还夹过两次!等我出去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你是元少钦?”天问表微变,道:“峨眉山九龙瀑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元少钦?”

    元宝道:“正是在下,姑娘是否便是南海仙翁的弟子天问仙子?”

    “是呀,我是天问!”天问挣扎想要靠近元宝,微一用力子快速下潜,嘴巴都被湮没了。边的李梦雪看的爽快,顿时笑出了声,哪成想笑的力气颇大,也下陷了几分,喝了几口污水。

    元宝急道:“天问姑娘,放松心神,这沼泽下面是在缓慢流动的,等会儿嘴巴就能浮上来,千万不要再动了。”

    天问嘴巴被淹无法说话,只能连续的眨了眨眼睛。

    任何沼泽下面都是缓慢流动翻滚了,当天问姑娘嘴巴再度上浮起来已经是六七个时辰后。

    这几天元宝与李梦雪饿的不轻,现在又多了一个天问,也坚持不了几天了。

    当天再度亮起了的时候,李梦雪饿是脱虚了,虚弱的道:“元少钦,我快饿死了,能不能出去弄点吃的。”

    元宝道:“我现在真元还没有恢复怎么出去?我想想办法。”

    眼珠子一转,他叫道:“冷颜,给我们找点吃的!”

    冷颜扑打翅膀飞到三人头顶转了几圈后又飞走了,天问嘴巴终于露出了沼泽,喘息道:“冷颜是那只青sè大鸟吗?她怎么给我们弄吃的?”

    李梦雪道:“就是,她刚飞了一圈发现无能无力就飞走了,我们还是自己想办法爬上去找点吃的。”

    元宝刚要咒骂冷颜,却看见她又飞回来了,爪子下还抓着一片大树叶。然后俯冲而下,木板直接落在了三人的面前,沼泽内的废水激的三人一脸。

    李梦雪闭着眼睛骂道:“死鸟儿,污水都弄我眼睛里了!能不能看准了再扔!”

    冷颜啼叫几声,振翼再度飞走,接二连三的叼回来大树叶,都丢在了三人的面前。没多久,一颗颗熟透了的拳头大小的异果都丢了下来,元宝一看,苦笑道:“这是血果,有剧毒的。哎,这里都是毒物,根本没用果子可以吃的!”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自己百宝袋里还有十几枚蟠桃呢,都是从忘岛带出来的,吃一颗三天不饿,还能快速补充灵气。

    他缓缓的将手臂下垂,想要去解腰间的百宝袋,可动作一大立刻感觉到一股吸力从脚下淤泥里传来。

    边的天问与李梦雪一见,顿时道:“你干什么?不要命啦?”

    元宝道:“我上的百宝袋里有很多蟠桃,放心我的手随着沼泽的流动缓缓的下去应该没事。”

    经过反复的实验,终于在两个时辰后他摸到了腰间的百宝袋,又过了三个时辰才将百宝袋从淤泥里一点一点的拉了出来。边两个女子都等的望眼yù穿了。

    元宝满手淤泥伸进去掏了一颗大蟠桃,本来sè泽光鲜的蟠桃顿时被淤泥缠绕。

    元宝缓缓的伸手道:“李姑娘,给你。”

    李梦雪皱眉,虚弱的道:“能不能用清水洗干净在吃?”

    元宝道:“都这个时候你还讲究这些?有的吃就不错了,这蟠桃灵气浓郁,对我们的伤势有好处的。”

    李梦雪的手臂轻轻的从沼泽里伸出,接过元宝递过来的大蟠桃,上面都是污泥,她虽然饿的快要灵魂出窍了,可还真是下不了嘴。

    元宝又掏了一颗递给天问姑娘,她也是眉头紧皱,根本不敢吃。

    元宝可没有她们矫,张口就咬,边吃边道:“我十二岁那年独自进入雷泽历练,别说带着淤泥的蟠桃了,饿急了我都生吃过七步蛇。你们赶紧吃,吃饱了才有力气。”

    天问皱眉道:“这,这太脏了,我不敢吃呀。”

    元宝很快就吃完了手中的蟠桃,牙齿里都是污泥,道:“那等你们饿的实在受不了再吃,这里可是雷泽,你们还真想洗干净再吃呀?根本没水……”

    “轰隆……”九天传来一声雷鸣,片刻之后豆大的雨滴从天而落,很快就成了倾盆大雨。

    李梦雪咯咯笑道:“元少钦,谁说这里没水?天问姑娘我们把桃子用雨水洗干净了再吃,呵呵……”

    元宝脸sè十分难看,咒骂道:“老天爷,你早点儿下雨能死吗?我都吃完了你才下,有没有搞错!”

    雨停后,两个女子也吃完了,在蟠桃灵气的补充下,他们的体力与伤势快速恢复。

    渐渐的,天问姑娘也说了自己的遭遇。

    原来在半年之前,也就是元宝刚刚出山的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个人在人间行走天下,结果遭遇到了魔教天魔宗一系十几位年轻高手的围攻,为首领头的便是绍云仙。

    若论单打独斗,她也未必会败给绍云仙,可对方还有十几个年轻高手掠阵围攻,她很快就受伤昏迷,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魔教总坛所在,被困在玄火坛下方的密室之中。直到前几rì,她在一个神秘女子的帮助下这才逃了出来,摆脱了天魔宗的追捕,连飞代跑长途跋涉了千里,到了这个树林前实在受不了了,这才昏迷过去。

    元宝听她说完,问道:“你不知道是谁救你的?”

    天问道:“我并不认识她,不过我认识她手中的那柄刀,是魔教三大邪刀之一的噬魂刀。”

    “行晚霞?”元宝心头一跳,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绿衣少女的影。他有点想不明白,行晚霞为什么要放走天问。难道是良心未泯?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