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受受伤的孤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cwkwok道友300起点币外加一张更新票捧场助阵,感谢:叶言陌道友588起点币捧场助阵。感谢东亭枫道友100起点币捧场助阵!谢谢!)

    神山,千里之外,雷泽。

    雷泽,在神州大地上历来有死亡沼泽之称,近万里的范围终年被奇异瘴气所笼罩,从外到内一共有七层之多。最外围的瘴气圈面积最大,厚度有数十里长,围绕雷泽一圈。

    yīn气瘴气的缘故,这里的树木与鸟兽都天生具有剧毒,且凶残无比。所谓的九头蛇,七步蛇,都是这里的常客。

    当然,这里最著名的除了是魔教总坛之外还有两只洪荒异兽,它们就是黑水玄蛇与黄鸟。

    据说,世间体型最大的兽妖黑水玄蛇在这万里雷泽还存在,而它的天敌黄鸟这数千年来依旧与它争斗不休。

    四年多前,元宝第一次踏足雷泽就感受到了它亘古不变的死亡气息。当初为了抓一只毒蛇果腹,他趴在臭水里一天**。

    四年之后再度回来,场景与四年前差不多,都是命悬一线。

    他与李梦雪在肮脏泥泞的沼泽里待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清晨,元宝幽幽醒来,全除了脑袋之外都湮没在沼泽之中,闻着那古怪刺鼻的浊气,他眉头微微一皱。

    “今天早上首轮就有我与左清水的比试,现在我就算能赶回去也挡不住左清水的一击,真是天意。”

    想到今天的斗法如果自己没有出现,真不知道自己的朋友们会担心成什么样子。有种愧对师父的感觉。

    “嗯?”边的李梦雪睫毛一颤,略带痛苦的**一声,然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目,先是迷茫,后是震惊。

    “这,这是哪里?”

    “不要动,这是雷泽内的沼泽,如果乱动你会彻底陷进去的。”元宝看她醒来,淡淡的提醒她。

    李梦雪脸sè微变,刚才子微微一动污水都漫到了下巴,差点灌进口中。可人在生命受到威胁下本能的肌反应还是存在的,渐渐的她又开始下陷了一分。

    “放松,心无杂念。”

    李梦雪很快镇定了下来,也不敢大声说话,轻轻的道“我们不是在神山后山吗?怎么来到了西南雷泽。”

    元宝苦笑一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伤你的人是刘浪与赵威?”

    李梦雪极为聪慧,道:“你也被他们伤了?”

    元宝微微的点点头,由于李梦雪在他的侧,他无法用力转头,只能用眼角余光望着李梦雪,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应该也是魔教中人,为什么会要杀你?”

    李梦雪微微一叹,道:“看在我们两个人都要死了,我也不瞒你,我们合、欢、宗发生了内乱,就在数rì前。大师伯杨云柳偷袭了我师父灵妙仙子,比她交出星经纶,我见势不妙带着星经纶与数十个姐们逃了出来,可是遭到了一股神秘高手的截杀,与我出生入死十几年的那些姐们都死了,我一个人逃到了神山,我知道刘浪与赵威两位师兄肯定会帮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也背叛了师门,乘我不备出手偷袭,幸亏冰心奇花保住了我心脉,我就想到了在神山上的诸葛流星与空相,他们是我唯一能相信的人。”

    李梦雪轻轻的诉说着事的始末,元宝的脸sè越来越凝重,没想到魔教三大派阀之一的合、欢、宗竟然在此刻发生了内乱。也不得不说是天下苍生之福。听李梦雪所说,此次内乱合、欢、宗损失极大,灵妙仙子生死不明,数百优秀弟子丧命,只怕没个五六十年很难恢复元气了。

    不过元宝的心中还是有点不安,那个杨云柳他是听过的,是魔教举足轻重的人物,在百十年前甚为活跃,可她的修为道行只怕远不如灵妙仙子,她竟然坑了灵妙仙子一把,只怕背后有人支持。而支持她的人只怕与天魔宗与炼魂宗脱不了关系。

    元宝沉思了半晌,道:“半路上截杀你的是什么人?”

    李梦雪似苦笑了一下,道:“你也认识,太行六剑仙。”

    “啊?是他们!”

    元宝大吃一惊,他深知太行六剑仙的可怕,就算是现在的自己,也不敢说有把握击败六人中修为最低的风六爷。

    上一次在平湖之所以震退他们,完全是轮回剑诀这千年来的威名所致,所真的打起来,自己连一个都对付不了。

    “如果太行六剑仙参与进来,背后肯定是天凤指使,没想到天凤野心这么大,已经将手伸到了魔教三大派了。如今她控制了合、欢、宗,再加上这年来暗中控制和笼络的正魔高手,实力大涨,绝不好对付了。”

    元宝思绪飞转,越想越是可怕。

    李梦雪看着元宝表变幻不定,轻轻地道:“今天好像有你的斗法,如今你在这里,岂不是要认输?”

    元宝道:“那有什么办法,我现在自都难保,哪里有jīng力去参与斗法,等我在沼泽里养好伤也许还能赶到前十的角逐。”

    “养伤?”李梦雪苦笑连连,道:“你我现在重伤在,又深陷沼泽,怎么治伤?”

    元宝淡淡的道:“我虽然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可我能想到的只有这里才能疗伤了。四年前我独自一个人来到雷泽历练,曾无意中看到一匹饿狼与巨蟒相斗,结果饿狼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逃走了,我以为它必死无疑,因为它上不仅有数百道伤口,还重了蛇毒。可我发现受伤的狼跃进了沼泽里,我当时以为它是自杀,可后来我发现不对,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了七天七夜,亲眼看见奄奄一息的饿狼爬出了沼泽,上的伤已经好了大半,蛇毒也被解了。”

    李梦雪惊奇的道:“世间还有这等事。”

    元宝道:“我后来回去把此事说给师父听,他说这雷泽形成与天地初开之时,无数年来这里生活着不计其数的毒草仙芝,大多数都在岁月中化为沼泽的一部分,融入到了泥土里。可以说这里的泥土都具有药xìng。我们上所中的毒,肯定可以解开的,经过一天**的浸,我已经发现伤势正在缓缓愈合。要不了几天我们就会像那匹狼一样痊愈了。”

    李梦雪还是不信,可现在在险地,自己浑无力,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神山之巅,阳字位斗法场地。

    长相比女人还要俊美的左清水站在擂台上皱着眉头,台下议论之声越来越大,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元宝还没有出现,其他几个擂台几乎都斗法结束。

    台下,元少茹忧心忡忡的道:“二哥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还不来?”

    方灵儿黯然神伤,道:“都怪我,是我对不起公子,他一定是生我的气了。”

    风达野道:“灵儿妹妹,这和你无关,前天晚上我已经和元老弟解释清楚了,他还说有时间找你好好谈谈,他肯定是被什么事耽搁了。”

    他们这几个熟人大都在担心元宝的安慰,可其他人并不怎么想,五公子之一的左清水对决轮回剑诀的传人元少钦,这是斗法以来两个名气极大的人首次对战。大部分人都在猜测,是不是元少钦怕了左清水,所以不敢露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猜测更加坐实。

    诸葛流星与空相听着边人议论元宝是怕了左清水,顿时大怒,纷纷叫道:“我老大怎么会怕呢?你们不懂就不要瞎猜!”

    可两个人的解释在近十万人的浪cháo中根本就微不足道。

    眼看着时间快过了,方灵儿道:“我上去代替公子与左清水斗法。”

    风达野道:“不可,这不合规矩。元老弟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斗法比试如此重大的事他不可能耽搁。”

    人群中,近千蜀山弟子站在北方面面相觑,大家都挨着李师师的面子不敢大声议论。

    元宝与蜀山派极为交好,尤其与李师师的关系更是非比寻常,这些rì子已经传出两人是侣关系。开始大家都不相信,纷纷打听与元宝相熟的何足道、楚天云等人,两人也都默认,这才坐实了这一猜测。

    何足道看着李师师表古怪,便走了过去,道:“李师妹,元公子肯定有什么事耽搁了,你千万不要听其他人说的那样,什么元公子怕了左公子,我与元公子有过命的交,就算他连一层把握都没有,也绝不会退缩半步。何况他的修为道行并不比左清水差。当rì在十里平湖之下,他一个人单枪匹马为了你挑战太行六剑仙你肯定不会忘记,太行六剑仙他都不怕,何必在乎左清水?”

    “十里平湖?”李师师的脸sè忽然变了,似乎触动了内心最深处的封印,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一首诗。似乎一个少年在他的灵魂中吟唱。

    “他……是他?”李师师似乎抓住了一丝痕迹,似乎要看清脑海中那个少年的影,可剧烈的心疼让她被迫放弃,她捂住自己的心脏,面露痛苦之sè。

    人群中,站在方灵儿与王若水边的流年仙子的目光穿越无数人的影,落在了李师师的上,她看着李师师痛苦至极的表,微微一叹,喃喃的道:“难道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在她的心中种下忘散?可我都是为她好……想要发挥出流年神剑最强大的威力,唯一的方法就是冲破内心的枷锁,释放出至死不渝的真。只有真才能参悟无上法则。师师,你不要怪我,我相信你对元宝的感就像我对李坏一样,你现在所受的痛苦在三百年前我都经历过……”

    流年神剑是一柄三界罕见的以时间为属xìng的法宝,流年仙子是从南疆以古仙府里得到的,至于这柄剑的由来可以追溯在八千年前,可是谁打造的这柄剑就无从考证了,或许它存在的时间远远不止八千年,或许它不属于这个空间的。

    当年流年仙子被李坏百般纠缠,渐渐的也根深种,可昆仑与蜀山两脉这千年来为争夺正道第一派的宝座暗斗不休,她深知自己与李坏决无结果,为了不让自己**在这段孽缘中,她选择种下了忘散。

    三年的痛苦煎熬,她终于挣脱了忘散的枷锁,彻底记起了那个不羁的少年。同时,她领悟了时间的真谛,发挥出了流年神剑最强大的威力。

    当年李坏选择封剑归隐,她夫唱妇随,也封印了流年古剑,希望后世有一个人能继承她的衣钵。

    当一次看到李师师,她就知道,这个女子是她一生所见的最优秀最适合修炼时间法则的奇女子。流年仙子乃是万中无一千年罕见的天子子,可她不得不承认李师师的资质比她还要高几分。

    当台上的昆仑派长老悬浮元宝弃赛左清水胜利之后,围观的人失望的散去。流年仙子走到了李师师的面前,柔声道:“师师,你……你受苦了。”

    李师师抬起头,看着流年仙子,表一阵诧异,道:“流年前辈,你……你也来了。”

    流年仙子拉着她的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后山的玄冰寒潭。”

    李师师点点头,两人御空来到后山玄冰寒潭,李师师刚要开口忽然流年仙子眉头一皱,看着雪地上的殷红的凝固的鲜血,道:“这里发生过打斗,有人受伤……这里还有被火焰烤过的痕迹,这好像是地狱之火的气味……”

    流年仙子忽然脸sè骤变,道:“地狱之火,我听说元少钦边带着的那只大黄狗就是地狱三头犬……能他显出真,元少钦肯定凶多吉少。”

    李师师心中猛跳,元少钦并没有出现在斗法擂台上,看来是遇到了什么不测。她虽然忘记了这个男子的一切,可听到元少钦遇到危险,她的心忽然慌乱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陌生人”会如此的关心。

    还好这两夜都没有下雪,雪地上还有大黄奔跑时的痕迹,脚印很大,就像大象的巨脚一般。

    流年仙子看一眼,道:“果然是三头犬的足迹,我曾在地府见过变后的三头犬,大事不妙了……可恶,李坏那家伙这时候跑去太虚幻境,他如果在这里,以他的能耐肯定能找出元少钦。”

    李师师道:“要不我们跟着足迹追过去看看。”

    流年仙子点头,两人御空飞行,发现三头犬大黄的足迹十分凌乱,而且途中还有几个处地方颇为狼藉,看来是且战且退。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流年仙子道:“时间来不及了,马上你的斗法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回去再说。看来元少钦应该还没有死,被三头犬救走了。”

    李师师心中又一种莫名的恐慌,仿佛灵魂深处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一直放不下,可斗法还要继续,她无奈的听从流年仙子的建议,返飞往神山。

    此刻第二轮的斗法已经开始,流年仙子手一挥,两人就出现在了神山之巅,数百里的距离眨眼即到,李师师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站在了坤字位的脚下,一脸的愕然。

    流年仙子道:“你不要担心其他事,钻心斗法就是了。”

    李师师道:“我明白,那我先上去了。”

    能进入到这一轮的都是高手,李师师面对是菩提寺空字辈的年轻高手空智大师,他的修为不在空相之下。且道家心法与佛家心法不同,防御力远胜道家神通,想要击败他李师师还要花几番功夫。

    李师师走上台去,空智宣了一句佛号,而她却是一脸的复杂,台下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蜀山派弟子李逍遥一直慕李师师,此刻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皱眉道:“李师妹是怎么样了,面对空智这等佛门高手还不全神以对。”

    边的何足道道:“元公子没有出现,她的心里肯定有点波动。”

    李逍遥自在十里平湖就一直仇视元宝,此刻一听又与元宝有关,不由得脸sè拉了下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李师师所修炼的道家玄天心法,而空智大师所修炼的是佛门经典法光宝佛心经,两人都是大乘初期的修为,算是旗鼓相当。

    李师师缓缓的抽出青冥剑,道:“请大师赐教。”

    说完剑走偏锋,化为一道锐光直刺空智大师的左肩,空智大师白白胖胖的,似乎和空相一个德行,估计没少偷吃酒。不过他的佛门修为却是非同小可,他猛的挥舞手中的破魔法杖,顿时间佛门金光笼罩整个斗法场地。

    砰砰……

    两人瞬息间接了数十招,李师师被反震回去,而空智大师却是微微退了两步,由此可见佛门的心法的防御力比起道家心法要高一层。

    李师师表不变,青冥剑离手而出,以念力控制神剑凌空格斗。对面的空智却是没有祭出法宝,只是将破魔法杖挥舞的滴水不进,青冥剑一旦接触到破魔法杖的光圈,立刻被反震回去。

    李师师心中也知道,要胜这个大和尚并不易,自己生平第一次与佛门高手过招,很多路数都不甚了解,到目前为止她只是试探xìng的攻击,以试出空智大师的修为道行。

    众人在台下看的眼花缭乱,只见一蓝一金两道光芒在台上缠斗不休,观战的人多是修为不高的修真者,看到如此绚丽的场景,顿时拍手叫好。而如同风达野等修为高深之辈却是看出,两人不过都是在试探xìng的攻击罢了,都没有施展全力。

    九天苍穹,云烟缠绕,在这凡人地,在这最接近天的神山之巅,十余万人围绕在十个巨大擂台的四周欢呼呐喊。而十个擂台上斗法霞光与法宝豪光冲击闪烁,变幻无穷,极为美丽。

    &

    与宛如仙境的神之巅不同,距离神山千里之外的雷泽虽然也是充满着奇异的彩sè光幕,却是毒xìng极强的瘴气。

    大黄趴在一颗黑sè的矮树下呼呼的睡着,冷颜却是蹲在树枝上用尖嘴供着翅膀下的毛发。

    瘴气内的沼泽中,元宝望着北方,轻轻的道:“按照时间计算,现在该是她出场的时候了。”

    李梦雪似乎心不错,道:“你说的是那个蜀山派的李师师,她长的漂亮的,相比之下你的长相……”

    元宝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道:“我长的很差吗?”

    李梦雪微微一笑,道:“也不能说差,就是有点黑。不过男人还是黑一点比较好,太白了,就跟左清水那娘娘腔似得。”

    元宝实在拿这个小妖女没有办法,不过想到左清水他不由得苦笑一声,道:“今天早上有我和左清水的斗法,我本来就没有把握赢他,就算他要胜我也要付出惨重代价。现在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下一轮,现在神山上的那些修真者还不知道在怎么议论我呢。”

    李梦雪的目光看着周围浓郁的彩虹七sè瘴,目光忽然变的迷离起来,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记忆中。

    “难道你们所谓的正道中人真的就这么在意别人的议论?”

    元宝一愣,再度撇了她一眼,见她面带惆怅带着几分伤感的模样,微微一叹,没有说话。

    李梦雪忽然道:“我还是处、子之你相信吗?”

    元宝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道:“不会,你还是处、子之?你……”

    他深知魔教合、欢、宗所修炼的yīn阳宝鉴实乃为世人所不耻的修真心法,带着极强的狐媚之术,门下所收弟子几乎都是绝sè女子,其用途就是勾、引男人交、合,汲取对方的阳气jīng华增加修为。

    他第一次见到李梦雪是在长江上的那艘花船上,当时他去当卧底的,见到李梦雪衣不蔽体,穿着胞衣肚兜,赤着双脚。一看就不是正经女子。

    而且这些年随着李梦雪名声越来越多,世间多传闻她睡的男子不下一千人,有的还说在十岁那年她的第一次就奉献给了别人。

    李梦雪脸sè忽然发红,嗔道:“你这是什么表,难道我在你们心中真的人那种人尽可夫的坏女人?”

    元宝收回心神,半开玩笑的道:“人尽可夫还算不上,不过坏女人……却是真的。你出手狠辣,还几次三番要致我与死地,难道你是好女人吗?”

    李梦雪呸道:“既然我是坏女人,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当时你大可以随手杀了我。”

    元宝默然不语,当时他确实动过杀李梦雪的念头,只是他感觉这不是一个正道侠士所为,所以没有动手。

    场面忽然尴尬了下来,元宝岔开话题道:“说点别的,对了,你和空相与诸葛流星是怎么认识的,我只听他们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了,是发小儿。”

    李梦雪的表快速的暗淡了下来,可眼中的光芒却是闪烁不定,道:“你说那两个家伙呀,呵呵,他们小时候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求推荐票,真很重要。现在周推荐是68,如果明天能增加到120个,俺拼死也要爆发九千字。)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