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第九十五章 流年仙子吃醋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跪求推荐票

    夕阳下,这沉寂千年的玄冰寒潭水反shè的金光中仿佛带着几分的黑气,压抑在元宝的心头。

    他挣扎的起,望着面前站立的刘浪与赵武二人,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刚才两个人的偷袭使他受伤极重,背后与右腿在剧痛之后竟开始发麻,他知道自己是中了毒。

    夕阳的余晖下,一青衣的刘浪微微一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元公子,没想到你与李梦雪还有关系,呵呵。”

    元宝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赵威的个头比刘浪还矮一些,可皮肤白皙,和左清水有的一拼,赵武缓缓的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落在了我们兄弟二人的手中,只能说你命不好,与李梦雪纠缠在一起……可惜了,轮回剑诀要失传了。”

    赵威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根黑sè的发簪模样的法器,在夕阳下印印生辉,一看就绝非凡品。

    通过刚才两个人偷袭自己,元宝知道这二个神秘年轻人的修为非同小可,自己就算没有受伤只怕也绝非两人联手的敌手,现在又中了毒,体内真元不足平时的一半,真是凶多吉少了。

    刘浪赵威二人显然也十分忌惮元宝手中的斩龙剑,他们小心翼翼的分开,左右困住了元宝,然后相视一眼同时出手。

    这两人十分默契,所施展的法术竟带着几分诡异的凶光,绝不是正道所修炼的神通。

    “你们是魔教中人!”元宝眼睛一瞪,只见一黑一青两道光芒从左右快速打来,他拼尽全力施展了斩天拔剑式,轰隆两声巨响,元宝如遭雷击,连连后退,子竟然靠在了神山的石壁上,旁边就是盘膝而坐的李梦雪。

    刘浪与赵武根本就不给元宝任何喘息的机会,再度联手攻来,元宝依在石壁上奋力化解,体内丹田处的漩涡剧烈震,七孔已经震出了jīng血。

    一不小心,左臂被赵威手中那枚古怪发簪shè穿,剧烈的疼痛感觉几乎让他昏厥,那发簪上有奇毒,脑海越来越沉,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

    眼看着就要将元宝格杀当场,刘、赵二人面露喜sè,正要施展致命的一击,刘浪的后忽然跃起一道黄影,大黄张着锋利獠牙从后面扑来。

    刘浪一个不擦被大黄扑到在地,两人在雪地里滚了十几丈,厮打在一起。

    “畜生……”刘浪大怒,他也算魔教年前一辈的佼佼者,竟被一只恶狗飞扑在地,顿时恶向胆边生,腾出手掏出了一柄七寸长的匕首,朝着大黄的脑袋就捅了过去。

    大黄也算是得道成妖了,直接咬住了刘浪的手臂,刘浪吃痛,哇哇大叫,猛的一脚将大黄踹飞了老远。大黄在雪地上滚了几圈抖了抖上的积雪,那双明亮的眼眸此刻变的殷红无比,口中发出汪汪汪的嘶叫。

    刘浪上衣服多处被大黄撕破,右手臂与左肩都被咬的深可见骨,顿时怒不可遏,道:“赵武,我先来解决这畜生。”

    大黄愤怒的咆哮着,眼睛yù要滴出血来,它的叫声越来越大,獠牙竟然仿佛越来越长……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大黄的脑袋左右忽然生出两个大瘤,片刻之后,两只脑袋钻了出来,奇大无比,而它的子仿佛也如同充气一般快速膨胀,短短几个呼吸,本来就已经跟小牛犊差不多大小的大黄,体型竟然大了五六倍,仿佛一头巨象。

    “地狱三头犬!”刘浪赵威脸sè大变,没想到这畜生竟然来头这么大。

    元宝看到平时里颇为温顺的大黄忽然间变的庞大狰狞,心中也着实吓了一跳,原本金黄sè的毛发变成了血红眼sè,就跟传说中为祸世间以人为食的恶兽极为相似。

    他忽然想到司徒正曾说过,大黄本就是三头犬,早已经开了灵智,当时司徒正还让自己好好待大黄,千万别让它变成了为祸世间的妖兽。

    变后的大黄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发生了质变,它毕竟是修道百余年的狗妖,其血脉是地狱三头恶犬,它的父辈当年在长白山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刚生出来的两个血盆大口忽然喷出了蓝sè的火焰,刘浪与赵威知道这是来自地狱的火焰,急忙闪避退,大黄乘机冲到了元宝的前保护着他的体,同时躯微微趴下,元宝与大黄心意相通,知道它想带自己离开,急忙跳到了大黄的背上,忽然又想起重伤的李梦雪,以控物之力将雪地上打坐昏迷中的李梦雪以掌力也吸了上来。

    大黄撒开脚丫就往南部跑,它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数百丈外,可刘浪与赵武都是修真界的高手,御剑飞行的速度更快,眼看着夜sè降临,如果此刻不杀了元宝,那自己的份就要曝光了,他们二人被师门前辈以大代价秘密培养,就是为了打入正道中刺探报,只要经历过这次的斗法,那就完成了一半的任务。

    就在两人快追上大黄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凤啼,接着狂风大作,地面上的厚厚积雪化为一道道尖锐的冰柱直扑两人。

    两人脸sè大变,以为暗中还有高手,急忙御起法宝相抗衡,可随即他们发现不对,只见半空中出现了一只青sè的美丽大鸟,羽毛翠绿,张翼也不过数尺,这鸟两人都见过,就是在封神别院时经常蹲在元宝肩膀上的那只。

    冷颜虽然刚出生不久,可她毕竟乃是青鸾神鸟,这种神鸟虽然与凤凰神鸟相比在威力上略显不足,可她与方灵儿不同。

    方灵儿的母亲是凤凰与人类的后裔,血脉并不纯正,而她的血脉只有天凤的一半纯度,另外一半是人类血脉。冷颜却是百分百的青羽鸾鸟,血脉极为存在,根本不需要刻意修炼,他们这种神鸟都有灵魂烙印,会自主的解开封印习练无上之术。她的母亲碧焰也是威震三界的绝世神鸟。

    满天的冰锥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当刘赵二人冲破冰锥的时候,天sè完全暗淡了下来,大黄的影早就跑的没影了。

    “可恶!”两人咒骂一声,沿着大黄的脚印追去。

    这一跑之下竟然足足持续了一、夜,大黄丝毫不觉得疲惫,竟然跑了一千多里,冲出了昆仑山的范围,来到了人间四大地之一的西南雷泽,越过万里雷泽,再往西就是传说中西域异族所在。据说佛家真法就是从西域异族雷音寺传到中原的。

    这一晚上,刘赵二人几次差点追上大黄,可都被冷颜一狂风冰锥将他们挡住,后半夜时两人也学jīng了,从两个方向不同追击元宝,冷颜只是一只刚出生的神鸟,根本无法顾忌两个方向,不过没多久大黄就带着两人冲出了雪山范围。没了雪地上的脚印,刘赵二人根本就无从追击。

    元宝一晚上心惊跳,上的奇毒越来越重,若不是最近自己的修为大幅度提升,只怕要就毒发亡了。

    大黄漫无目的跑了千余里,来到了魔教所掌握的雷泽,巨大的躯好几次都要陷进泥泞水潭之中,无奈之下子快速的变小,再度恢复了以往呆萌的模样。

    元宝抱着李师师颇显得吃力,重伤之躯怀抱一人根本无法行走,心中也极为担心刘赵二人追来杀人灭口,现在自己形若废人,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碧绿的水草,荒芜的沼泽,一望无际的低矮树木,偶尔还弥漫着绚丽多彩的瘴气奇毒,周围无时无刻更是弥漫着一股枯叶腐烂的浊气。元宝对这里的一切再熟悉不过,十二岁那年他曾孤一人穿越之素有死亡泽地之称的西南雷泽。

    魔教天魔宗、炼魂宗两大巨派就隐藏在距离这里大约数千里的沼泽中心地带。他抱着李梦雪没走多久,子摔倒在地,而就在这时,从李梦雪的裤腿中掉出了一个月牙形状的东西,元宝一愣,费力的爬了过去,拿到手一看顿时脸sè巨变,只见这东西和自己体内的rì月经纶极为相似,只是中心位置是一个五角星。

    “这是三大经纶中的星经纶?!”元宝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大禹山的时候,他听左清水说起过,在麒麟山脉星经纶被魔教**宗一系所得,没想到这么珍贵的魔教至宝竟然一直藏在李梦雪的上。

    “难道这是就为她招来杀之祸的原因?”

    这里两侧都是低矮的黑sè树木,不远处有一处水塘,太快中午头顶依旧是黑压压的,看来又一场大雨。

    看着昏迷的李梦雪,元宝的心怦怦的直跳,他真的很想得到三大经纶最后的星经纶,如果三大经纶合为一体,威力将会大增。毕竟它们的主人是那个神秘的守墓人星海仙子。那时星海仙子似乎对他也说起过,三大经纶里蕴含的空间法则,达到一定境界的修真者就有机会参悟这无上神法。

    随即他又露出一丝苦笑,自嘲道:“现在生死未卜,我竟然还在想得到星经纶,真是……”

    忽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然后哈哈笑出了声。边吐着老长舌头的大黄看着元宝肆无忌惮的笑着,以为他疯了,汪汪汪叫了几声。

    “别吵,我们有救了,大黄啊大黄,我欠你一条命呀。”

    元宝再度挣扎起,运气仅存的最后力道抱起李梦雪就往一处明显是沼泽的地方跑去。

    大黄虽然是畜生,可也知道沼泽的可怕,活人掉进去连根头发丝都拔不出来,他咬着元宝的裤脚不让他走,元宝踢开他,道:“放心,我知道如何解毒疗伤了,你带着冷颜躲远一点,别被那两个家伙发现了。”

    说完,他越近了沼泽中……越陷越深。可到了脖子处的时候,却没有下陷了。边的李梦雪也同样是如此。

    没多久,电闪雷鸣,纵然是严冬时节,这万里沼泽依旧是雷电交加,大为反常。雷声只响了几声,豆大的雨水泼洒而下,沼泽上原本的瘴气不仅没有随着雨水变弱,反而更加的鲜艳。分成其中不同颜sè,元宝二人就处在瘴气之中。

    “这里是彩虹七sè瘴气的第一层,毒xìng并不算猛烈,只要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可以出去了。”

    &

    昆仑山

    首轮斗法已经结束,今天是休息一天,明天就有第二轮斗法了,首场就有元宝与左清水的比试。

    难得休息一天,大家又开始开赌了,都想压云彩虹、方灵儿、无须小道士等这些黑马,空相与诸葛流星已经收了百万两的赌注,死活不肯再收了,两人也知道贪心不足蛇吞象,现在夺冠呼声最大的是云彩虹与方灵儿,力压其他几人,若真如所预料的那样,这一次两人真的赚翻了,就算和元宝平分,没人也能分将近四十万两银子,可以在京城最豪华的朱雀大街置办三进三出的大宅院,请十几二十个女仆……

    两人欢欢喜喜的跑到封神别院找元宝,结果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找到,看样子这家伙带着大黄与冷颜私奔了。

    方灵儿一天都没有出门,在房间里暗暗垂泪,王若水与元少茹轮番上阵安慰她,效果并不明显。

    在她的心中,元宝胜过她的xìng命,现在元宝对她冷淡至极,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而且元宝已经两天两夜没有露面了,只怕是再也不想看见自己。

    空相与诸葛流星寻元宝不得,刚走出封神别院就看到李师师与云彩虹在不远处,两人微微一笑,上前打招呼,道:“师师姑娘,前rì看你斗法,真的好厉害呀。”

    李师师服下忘散,只是忘记了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个男子,对于这两个家伙她还是很熟悉的,道:“你们两个也算是名门正派,听说你们私下赌博,若是让你们的师门长辈知道,必定重罚。”

    空相干咳了几声,道:“混口饭吃,你知道一万两银子我要抓多少僵尸才能赚到吗?以一个黑毛僵尸八百两银子计算,我要抓十三个……再说我们赚钱也不都是为了我们自己,老大和他们说,等有了银子就去资质孤寡老人,看望留守儿童,将朝廷的教育医疗事业向前再推进一大步。”

    诸葛流星眉头一皱,道:“大和尚,老大啥时候说过要做这些的?我怎么不知道。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等有钱了就下馆子、逛…窑…子、找乐子。这可都是我们幸幸苦苦赚的血汗钱,为什么要给别人呀。”

    空相几乎气炸了肺,掐了诸葛流星一下,道:“有什么事咱回去再说行不?”

    云彩虹伸过脑袋,道:“原来你们都是在骗钱呀,你们老大是谁?”

    诸葛流星来了jīng神,道:“说起我们老大那可不是一般人,师师姑娘也不是外人儿,你理应知道,我们老大自然就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元宝啦,老大的名字真是好,元宝元宝,无数金灿灿的大元宝,哈哈哈。”

    李师师眉头一皱,道:“你们也认识元少钦?”

    空相与诸葛流星吓了一跳,齐声道:“我们当然认识呀,怎么,你们小两口又吵架了?”

    李师师眉头皱的更紧了,心脏有传来那股钻心的疼痛,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封神别院,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痛苦,元少钦似乎是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可她无论如何回想都想不起这个人。但在灵魂的最深处,仿佛又是那么的熟悉。

    云彩虹见李师师面露痛苦的表,忙拉着她走了。

    空相看着诸葛流星,诧异道:“李师师这是咋啦,好像忽然对老大很陌生。”

    诸葛流星点头,道:“估计是老大贪钱,李师师想把老大的私房钱收缴上去,结果遭到老大的拒绝,所以他们吵架了,没事,小两口**头吵架**尾和,反正天还早,我们回去再数一遍银子……”

    两人刚要走,迎面走来了两女一男,那两个女子极为美丽,所过之处人人侧目。空相与诸葛流星也不自觉的瞪直了眼睛。

    这两女一男不是它人,正是流年仙子、流波仙子与李坏。

    李坏微微一笑道:“两位小哥,请问这里就是封神别院。”

    诸葛流星下意识的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殷勤的道:“对对对,这里就是封神别院,里面我有很多熟人,两位仙子是要找人吗?”

    空相踹了诸葛流星一脚,忙道:“我可以亲自带你们进去。”

    流年仙子皱了眉头,她的道行非同小可,一眼就看出这两人是出自菩提寺与茅山派的,她缓缓的道:“不必了,我们自己进去就行了。”

    诸葛流星在后面叫道:“里面没人,我老大元少钦出去鬼混两rì未归了李师师都气炸了吠,刘浪与赵威也不在,江海清听说去后山挖冰莲了,风达野被太玄真人叫去问话了,上官云鹤去了山下和朝廷的人马在一起,周大林与云小蝶两个家伙似乎暗生愫,不知道去哪里谈了,真是悲哀,周大林长的跟大笨熊似得,云小蝶如此大美女怎么会看上他……我都比他帅!”

    “我也比他帅!”空相及时的也补充了一句。

    三人充耳不闻,走进了封神别院。

    封神别院现在只剩下方灵儿与王若水,两人同住一个房间,王若水正在与方灵儿说话。

    忽然门开了,两个姑娘齐站起,看着这三个不速之客,忽然两个女子也被进门的流年流波两位仙子的美丽惊呆了。

    半晌之后,方灵儿回过神来,道:“你们三位找谁?”

    李坏嗅了嗅鼻子,皱眉道:“凤凰?”

    流年仙子道:“好像血脉不存,是人凤,小姑娘,你和天凤是什么关系。”

    方灵儿的脸忽然沉了下来,大声道:“我再说一遍,我和天凤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们别来烦我。”

    李坏跳了起来,叫道:“哎呦,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要说你不是天凤的闺女还真没人信,你和天凤还真像耶。别以为你是凤凰就敢对小爷我吆五喝六,你娘天凤看到我也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赶紧叫我一声李大爷,我心一爽没准不追究你……哎呦,娘子,当着外人的面能不能别扭我的耳朵,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我是一个大男人耶!”

    流年仙子哼道:“你是没看过美女吗?看你口水都流了一下巴。”

    “有吗?”李坏擦了擦嘴角,道:“这不是口水,这是海水,我们不是刚才东海赶来吗,肯定是沾的海水,娘子误会了!”

    对于李坏的脾xìng,流年仙子再熟悉不过了,随即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转头对方灵儿道:“我不管你是不是天凤的女儿,我们这次来找的不是你,是她。”

    “我?”一直没有说话的王若水一呆,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李坏跑去伸着老长的鼻子在王若水的前嗅着,王若水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被一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猛嗅,脸sè通红,道:“你,你干什么?”

    “是你,没错,这气味绝对没错。”、

    后的流年仙子与流波仙子相视一眼,然后目光都凝视在王若水的上。

    王若水xìng格内向,除了和风达野在一起外几乎都甚少说话,吓的不由得退了几步。

    修为较强的方灵儿立刻而出,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流波仙子道:“没想干什么,你们叫什么名字。”

    方灵儿道:“我叫方灵儿,她叫王若水,既然你们没事就请出去。”

    李坏又想插嘴,不过听到后流年仙子的冷哼后,他急忙退到了流年仙子的边,不敢在说话。

    流年仙子上前一步,道:“若水,你跟我走。”

    “跟你走?”王若水摇头道:“我不会跟你走的。”

    李坏伸出脑袋道:“你信她的话跟她走,你的份非同小可,又她这个母老虎帮你,不出十年你就又可以位列仙班了,这是我们欠你的。”

    “我的份?位列仙班?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赶紧走,等会儿风哥哥回来看到你们缠着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风哥哥是谁?这么臭?当年西王母也曾对我说这样的话,说她的哥哥天帝老儿如何如何臭,结果天帝老儿不照样在九重天吃了我放的臭。”

    话刚说完,风达野走了进来,缓缓的道:“我就是若水妹妹非常臭的风哥哥,你这个不自量力的猥琐小子竟敢跑到这里撒野,不知道这里是封神别院?闲杂人等免进。”

    李坏愣住了,望了一眼流年仙子,随即叫道:“你说我是闲杂人等?大家听见了,这小毛孩子说我是闲杂人等,三百年前我可的主角耶。”

    流年仙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叫道:“你闹够了没有。”

    李坏委屈的道:“这不怪我,他说我是闲杂人等的……等等,我好像感觉到了莫邪神剑的力量,小子,你姓风,你是风家人?你把莫邪神剑从忘岛带出来了?”

    李坏一扫先前的愤怒,心花怒放,伸手直接一抓,一直背在风达野后的莫邪神剑就到了他的手中,风达野脸sè大变,喝道:“把剑还我。”

    李坏急不可耐的打开紫檀木的剑盒子,里面还有一层黑晶石打造的小盒子,一直用来压制莫邪的剑气的,不过李坏是世间不多的神,就算被这黑sè黑晶石压制,可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波动。

    他再度打开黑晶石的盒子,里面果然放置着一柄样式古朴,呈现出暗红sè的三棱长剑。

    “哇塞,真的莫邪!三界第一神兵莫邪!当年我要是用这柄剑,轮回散人再怎么臭也不可能虐打我的,小子这剑我买了,你开个价。”

    说完,将原本属于元宝的银票从怀中掏了出来,当时他坑去了六千两,最近几天挥霍了三千多两,现在还下两千多两。

    他得意的扬了扬手中的银票,道:“这里是两千七百两银票,足够买你这个莫邪剑了,你赚大啦,卖给我。”

    风达野心中震撼,刚才眼前这猥琐男子也不知道用什么秘法,直接将自己负在后的莫邪剑就吸了过去,这份道行实乃闻所未闻。

    他叫道:“当我白痴呀,别说两千七百两,就算两千七百万两也买不到莫邪剑,赶紧把剑还给我。”

    李坏将风达野拉到一边,低声道:“做人要知足嘛,大家都是站着撒尿的主,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把莫邪剑给我。不然我就抢,不过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动粗……你还有一盏茶的时间考虑,一盏茶后我就动粗了……”

    李坏从怀中掏出一柄手指大小的小飞剑,忽然间光芒大盛,变成了一柄三尺七寸的神剑,他道:“这是天界破军星君最宝贝的破军神剑,天器级别的法宝,威力绝不会比昆仑派的轩辕剑差,你要你点头,这破军神剑就是你的。”

    见风达野一脸愕然,似乎并未动心,他又取出了一根霞光闪烁的长鞭,道:“这是当年洪荒雨师用过的天水神鞭,能召唤千里雨露,极为厉害,只要你点头,也是你的……你太贪心了,看来我要拿出压箱底的宝贝了……”

    “这是天界九天玄女的肚兜,我珍藏了三百年了,我家的母老虎一直没有发现,只要你点头,这些全是你的!我还可以让你在三十年内参悟法则,跳出轮回,从此长生不死,寿与天齐。我在天界也认识很多仙子,到时我介绍百八十个给你做老婆。个个是温柔贤淑、端庄大方……”

    他正说的起劲,忽然看到风达野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后,同时他感到后脑勺一阵寒意,回头一看,流年仙子俊脸寒霜的瞪着自己,他脸sè顿时白了,看了看手中贴着的女人小肚兜,又看了看流年仙子不善的眼眸,吞了吞口水道:“娘子,我可以解释,但是你无论我编的谎言有多么的不靠谱你都得相信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给我点面子,不要打我。”

    流年仙子缓缓的道:“好,你解释,我倒要听听我穿了三百年,亲手用天界金蚕手编制,织女仙子亲手绣的戏水鸳鸯的肚兜怎么就成了九天玄女的了。”

    “我只是看着手工jīng制,借给九天玄女穿了几天,后来我认识到错误,不该拿娘子的东西送人,我就又要回来了。”

    “我说呢,当年一共我在天界订了七个,结果莫名其妙都丢了,你都送给谁了!”

    “没……没谁,就九天玄女、百花仙子、瑶琴仙子、西王母的小女儿小七仙子、牡丹仙子、乐神仙子……还有住在广寒宫的……”

    “嫦娥仙子你也送了?”

    “没没没,我哪敢呀,她有后羿大神罩着呢,要是被后裔知道肯定拿弓shè我……她那只玉兔不是已经出落的很漂亮了吗?我送玉兔仙子了……”

    “时间凝固!”

    “时间倒退!”

    “时间再退!”

    ……

    封神别院内传出了一个女子尖锐的长啸,整个玉虚峰方圆数十里时间忽然凝固,忽然倒退……很久以后,李坏浑是伤的跑了出来,叫道:“莫邪剑我不要了,我去太虚幻境玩几天,你好好照顾百花仙子的转世之————如果手中有多余的推荐票,就投《御剑》,我李坏在书中可是男二号的主角呀!”

    (跪求推荐票)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