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李十梦雪的求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风,冰凉刺骨,凌冽如刀。

    在神山之巅,斗法并没有方灵儿的份延迟。当年天凤参与上一届斗法知道的人很多,可真正知道天凤份的弟子却很少,大家只是震撼与那个名为方灵儿的女子在火xìng法力上不凡的造诣,大部分人并没有联想到与传说中的凤凰有关。

    黄山派李婉儿的伤势极重,这与她本所修炼的属xìng法宝有密切关系。她手中的清水剑是一柄不折不扣的水属xìng的仙器法宝,而方灵儿却是拥有至纯至阳火焰能量。

    水火自古不容,两股能量一相遇,李婉儿受创极重,尤其的右手几乎废掉,还好被玉琳师太在关键时救下,不然以方灵儿单纯无知的个xìng,肯定会无意中她的xìng命。

    后面的斗法元宝都没有心思去看了,告别了妹妹与空相、诸葛流星后,他独自一个人来到了神的后面。

    此刻已经接近黄昏,他坐在石头上望着那渐渐发黄的西方天际,脑海中思绪万千。屋漏偏逢连夜雨,昨夜李师师被服下了忘散忘记了自己,现在方灵儿竟然真的是天凤安排在自己边的细作。

    一股哀伤的感觉徘徊在心头,脑海中不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方灵儿的场景,渐渐的,这半年来与方灵儿的一幕幕都涌上心头,尤其两人在遇到赵无悔之前行在荒野古道上的场景,更是记忆犹新。

    以前所有快乐甜美的记忆,此刻竟然是如此的痛彻心扉。

    第二rì的斗法在太阳落山后就结束了,一共三百六十位选手,分为十个场地,共计十八轮,还剩下五轮明天比试,后天休息一天。然后便是第二轮的斗法比试。

    黑暗中,元宝随着人群御剑而出,化为一道长虹,shè向了玉虚峰。

    回到封神别院,气氛明显不对了。封神别院除了居住十位手持封神榜的人之外,只有王若水和赵无悔是外人。

    今天上午赵无悔重伤在无须道士之下,被她的爷爷接到自己所住的地方辽阳,此时院子里加王若水只有十一人了。元宝是最后一个走进院子里的,无jīng打采,满脸的忧伤。一进来就看到风达野挡在方灵儿与王若水的面前,而在他的对面并判站着三个人,流波仙子的弟子江海清站在中间,边的分别的散修刘浪与赵威。

    江海清气势汹汹的道:“风达野,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护着这个妖女?”

    风达野淡淡的道:“灵儿是我的朋友,想要伤害她就先过我这一关。”

    江海清怒道:“她是凤凰,这些年人间除了天凤之外再无凤凰血脉,天凤就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妖女,在场众人都是出自名门,也都应该听说了天凤在六十年前盗走了蜀山派的昊天镜与诛天古剑,半年前也曝出人间最神秘的一个名为天火的黑暗势力其首脑人物就是天凤。这方灵儿只是刚刚觉醒,我们还能制得住她。一旦她涅重生,天下谁还能降伏她?大家一起动手,灭了这妖女!”

    赵威与刘浪同时踏上一步,眼看着一场斗法就要拉开。

    元宝缓步的走到院子里,一言不发。风达野等人面带喜sè,叫道:“元老弟你终于回来了。”

    方灵儿脸sè也是一喜,不过看到元宝依旧死气沉沉的脸sè,她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下来,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什么,可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低低叹息一声。

    江海清面sè微变,她知道元宝乃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这个院子里的十个手持封神铁令的年轻高手,绝无一个敢拍着脯能接下元宝的一剑的。他深知元宝与方灵儿关系匪浅,若他出手,再加上风达野在侧,只怕自己与刘浪赵威也讨不到好处。

    清冷的月光下,元宝一步一步的走着,其他房间的几个年轻高手不由自主的推开门,所有目光都落在元宝的脸上。

    月光下,元宝没有丝毫的表,终于走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门。他甚至没有看任何人一眼,所有的事物仿佛在他的眼中都是透明的。

    方灵儿心丧若死,晶莹的泪珠再度滑过她jīng致却苍白的脸颊,落在了脚下的雪地上。

    “公子不管我了?”她心中想着这五个字,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悲伤绝望的绪迅速弥漫整个体,甚至连她爷爷去世时都没有此刻如此绝望。

    院子里的人都愣住了,上官云鹤忽然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关上了门。天山雪老的弟子周大林xìng敦厚,xìng格朴实,他见元宝袖手旁观,而江海清又寸寸紧,他朝院子里走了一步,可边黄山小灵云洞府灵云仙子的弟子云小蝶拉住了她,微微的摇头,低声道:“周大哥,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周大林粗声粗气的道:“难道就让他们欺负一个弱女子?”

    云小蝶道:“她可不是什么弱女子,她的天火要烧死你我二人绝不会超过一盏茶的时间,现在我对赵威与刘浪颇感兴趣,他们二人份神秘,刚住进来时差点与江海清打了起来,可此刻却站在江海清那一边,只怕不想我们想的这么简单。”

    院子的中间,江海清咄咄人,风达野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低声对后修为较低的王若水道:“若水妹妹,你先回房去,你修为不够,在这里我会分心的。”

    王若水拉着风达野的衣角,道:“你小心一点。”

    风达野面带微笑,轻声道:“凭这三个家伙想击败我?你风哥哥可是天下无敌的。”

    见元宝袖手旁观,江海清顿时得意洋洋,叫道:“还是元公子明事理,也罢,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三个解决。”

    她上前一步,手掌已经握在了剑柄上。可就在此刻,从元宝的房间shè出一道黑光,砰的一声巨响,江海清三人的面前已经插了一柄剑,将江海清与风达野两边分开。

    片刻后,屋内传来元宝冷冰冰的声音:“江姑娘,你若敢越过这柄剑,我会让你后悔的。”

    所有人都变了脸sè,元宝竟然公开挑衅江海清。

    江海清xìng格极为孤傲,脸sè瞬间黑了下来,她若不踏过去,那岂不是说明自己怕了元少钦?当着这么多年轻俊杰的面,她岂能丢脸?

    可是如果真的踏过去,元宝肯定会动手,她心中十分清楚,自己是没有把握接下元宝的一剑的。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月光下江海清yīn晴不定的脸颊上。在她的脚边,斩龙剑笔直的插在雪地上,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江海清忽然怒声道:“元少钦,你欺人太甚!有本事出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此刻的元宝正躺在**上抱着大黄望着漆黑的天花板,他并没有点灯,房间中只有他与大黄明亮的眼眸。

    听着江海清的叫骂,元宝不为所动,翻了一个,竟然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风达野让方灵儿与王若水先回房,刘浪与赵武也犹豫了很久,最终退缩了,回到各自的房间里。其他人一看打不起来了,也都兴趣索然的关上了门。

    风达野走进了元宝的房间,元宝微微抬了一下眼皮,道:“你真没礼貌,也不知道敲门。”

    风达野手指一点,桌子上的烛台嗖的一声就冒出了火花,漆黑的房间渐渐明亮的起来,他看到元宝抱着大黄悠哉悠哉的睡着,心中恼怒,道:“有没有搞错啊老弟,我在外面拿命拼搏,你在屋里睡大觉?”

    元宝坐起了,道:“我不是把斩龙剑丢了出去了吗?若不是我救你,你现在已经被他们三个打趴下了。”

    风达野翻了翻白眼,道:“我会怕他们三个?”

    他走到**前坐下,将大黄拽下了**,道:“老弟,你这么对灵儿有点不公平。”

    元宝表一痛,道:“她欺瞒利用我这么久,对我是公平的吗?”

    风达野道:“事的原委灵儿已经和我说了,是在数月前洞庭湖畔你和李师师去了洛水城她遇见的天凤,可直到斗法时她都不清楚天凤的份,天凤当时是传她一些控制火焰的方法,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年来她与爷爷相依为命,这绝不是假的。她对你的感也绝不是假的。她也只是被天凤利用了。”

    元宝并没有多大的惊讶,他也猜到就是自己和李师师下天渊后方灵儿从见到天凤的,若说天凤真是处心积虑的将女儿安插到自己边,通过这半年多的相处而自己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发觉,那方灵儿的演技真是出神入化了。

    见元宝默然不语,风达野道:“也许是天凤想完成八十年前未完成的心愿。”

    元宝一愣,道:“未完成的心愿?”

    风达野道:“不错,我曾听家父说过,八十年前昆仑山斗法,天凤也是手持封神铁令上的神山,技压群雄,直接杀进前十,可她却在前十中遇到了你的师父诸葛孔方,所以败下阵来,不过你师父诸葛孔方因为与天凤斗法损耗太大,在最后的决战中无奈之下只能缺赛。天凤只怕是想通过方灵儿赢得这一届神山斗法第一名的成绩。”

    元宝道:“你也猜到方灵儿是天凤的女儿?”

    风达野苦笑道:“这还用猜吗?事实就摆在眼前,这几千年来世间只有天凤怀凤凰血脉,方灵儿不是她的骨血那就真的见鬼了。现在我就怕蜀山派要咬着方灵儿不放,要知道蜀山派的两大绝世法宝都在天凤的手中呢,也许他们会扣留方灵儿让天凤拿诛天剑与昊天镜来交换。”

    元宝摇头,他知道蜀山派的人绝非小人,就算想要夺回两宝也绝不会使下三滥的招数,道:“这一点你无须担心,我对玉虚子前辈多少也有点了解,他断然不会这么做的。有机会我找灵儿好好谈谈。”

    “你是要好好与她谈谈,你真的伤了她的心了,万一她走火入魔岂不是变成了和天凤一样的魔女了?”

    风达野走后,元宝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太师父天机老人临终前传下的那几句偈语:潜龙出渊,凤舞九天。鏖战天下,神魔毕现。

    直觉告诉他,这几句偈语要成真的了。

    **无话。

    第二天首轮最后五轮的斗法比试元宝没有去观看,他带着大黄与冷颜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神山的后山。

    这里的玄冰寒潭依旧千年不变,四周都是皑皑的白雪,他独自一个人坐在那夜与李师师观看晚霞的冰川上,努力的让自己近来纷乱的心安静下来。

    到了中午,趴在他边的大黄忽然竖直了耳朵,汪汪叫了两声。肩头的懒惰如猪的冷颜吓了一跳,振翼飞起。

    元宝一愣,安抚大黄,忽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他已经达到神念巅峰境界,念力覆盖范围远非刚出山时可以相比的。

    他站起了子,看到一个衣衫单薄的红衣女子正笑盈盈的站在冰川下不远的雪地上望着自己。

    元宝脸sè微变,那女子竟然是魔教**宗梦仙子李梦雪!

    “李梦雪?她这么会来到昆仑神山?”

    元宝嗖的一声就飞了下去,李梦雪也不惧怕,抱着膀子微笑望着她,开场白依旧是那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也,元公子,好久不见呀。”

    元宝皱眉,冷冷的道:“李梦雪,你胆子还真大,竟敢孤一人来到昆仑山腹地,难道不怕这里的正道前辈吗?”

    李梦雪眉眼桃花,嘴角带着深深的梨涡,款款的道:“来见见故人也不许吗?”

    “我不是你的故人,我们是敌人。”

    “咯咯咯,元公子好自大呀,我又没说故人是你。空相与诸葛流星是我发小,他们才是我的故人。”

    元宝大怒,喝道:“妖女,正魔对立,你休要拉他二人下水,你若真感念一丝旧,就永远不要见他们。”

    李梦雪的脸sè忽然沉寂了下来,容颜上的微笑也渐渐收敛了,脸sè仿佛也比平时要苍白的多。她叹息一声,道:“我现在只能来找他们,只有他们才能救我。既然元公子不愿意他们救我,那只有你才能救我了。”

    “救你?”元宝心中惊疑。细眼一看,却见李梦雪的露出来的白皙手臂上带着几块污血,前的红衣也与其他部位大为不同,血迹斑斑。因为她喜穿红衣,所以鲜血并不明显,刚开始见到她元宝心神大震也没有在意,此刻一看,李梦雪竟是受了不轻的伤。

    “你这妖女,到底有什么yīn谋诡计!”元宝满心的jǐng惕,他曾几次差点丧命在李梦雪的手中,深知这个美丽妖艳的少女手段极多,而且心狠手辣,指不定又是什么陷阱。

    李梦雪脸sè越来越苍白,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柔和,带着几分的虚弱,苦笑道:“我现在还能耍什么yīn谋诡计?”

    说完这句,她的子缓缓的倒在了雪地上,红sè的衣衫与白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元宝又惊又疑,看着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的李梦雪,似乎也不是假装的。

    就在他犹豫之时,双臂内的rì月经纶忽然有了异样,泛起了淡淡的能量,这是收入rì月经纶后他们第一次自动的催动能量。

    元宝脸sè微变,全心戒备走到李梦雪的边,一探体内,发现她受伤极重,气息微弱,翻过子一看,李梦雪的后背竟然有三次血窟窿,看来是被利剑刺穿体,其中一处几乎的贴着心脏刺穿的,差一点就要了她的命,这是万万做不得假的。

    “是谁伤了她?”元宝心中诧异,现在是诛杀这个魔教妖女的最佳时期,元宝猛的抽出了斩龙剑,剑锋抵在李梦雪白皙的脖颈上,只要他微微催动真气,立刻就能夺取这位名震天下的梦仙子的xìng命。

    “不行,我乃轮回剑诀传人,岂能做出这种乘人之危之事!就算我要杀李梦雪,也是光明正大的杀了她。”踌躇良久,元宝还是缓缓的收回了斩龙剑。

    “我不杀她,也不救她,以她现在的伤势在这冰天雪地里绝对熬不过今晚……”元宝心中暗暗的想着,他转头就走,走了大约三里,他停下了脚步,跺跺脚又飞掠回来。

    如果现在不救她,与当场杀了她并无区别。

    元宝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再度回到了李梦雪的体旁边,把上衣脱下包在了李梦雪的上,然后抱着她朝着玄冰寒潭处飞掠而去。

    在玄冰寒潭前撕开她的衣服给她包扎伤口,伤口应该是在昨夜造成的,流了很多血,而且周围皮肤呈现出青紫sè,刺伤她的兵刃竟然有毒!

    元宝手边并无解毒圣药,也不知道她所中何毒。元宝心中竟有了几分焦急。只能催动真元保住李梦雪的心脉。在元宝真元的作用下,李梦雪的气血微微有点好转,元宝又拿出了从忘岛带出来的巨大蟠桃,以掌力化为液体一点点的喂到了李梦雪的嘴里,大约一个时辰后天都快黑,李梦雪苍白的脸颊才渐渐又恢复了几分红润,只是红润中还带着几分的黑气。

    忽然,就在元宝放松的那一刻,从边玄冰寒潭中shè出了一道璀璨的蓝光,元宝猝不及防,直接被蓝光打中肩膀,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昏厥。他咬牙滚到了一边,刚一抬头,头顶竟然凌空shè下一道黑光,打在了他的右腿上。

    元宝大惊,看到了两道影落在了不远处,赫然正是同住在封神别院里的散修刘浪与赵威!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