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十三章 元宝的愤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东亭枫道友1888起点币捧场助阵!谢谢!)

    云彩虹赢了比赛后很久,近十万人还是没有从离字位前散去。这一次昆仑神山斗法盛会其jīng彩程度远胜前三届。

    流年神剑李师师、五行遁术无须道士、苍木琴云彩虹三大黑马赚足了眼球,其声势之盛竟然盖过了五公子与轮回剑诀的第十六代传人。

    每个人都在议论刚才战胜实无穷的云彩虹最后到底是用了什么厉害神通,竟然在斗法的紧要关头让实无穷沉睡过去,云彩虹这个不满十五岁的滴滴的小女孩,只怕连五公子都绝非对手。

    “太不可思议了,云彩虹到底是什么人,不仅那绝对防御结界强横无比,就连气剑也是威力无穷!”

    “要说厉害只怕还是最后让实无穷沉睡的那个绝招,应该是类似灵魂催眠之类的法术,这种法术并不少见,可她催眠的是实无穷!据说实无穷绝对有能力进入前十的高手。”

    “谁说不是呢,这还打什么打,下一轮云彩虹的对手应该是一个手持封神榜的散修,实力远远不如实无穷,凭借无坚可破的防御,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怕这四届修真者斗法盛会的第一名就是她了,真是亏死了,我把全部家当三千两银子都压在了楚天云的上了!”

    “我压的是司徒正,老婆本都没了。当时我好像看到最后一赔二十的名字是云彩虹,我怎么就没有押在她的上,黑幕,空相与诸葛流星应该早就知道云彩虹绝非一般,我们都被坑了!”

    ……

    大家在惊叹云彩虹奇术之玄妙的同时,也开始想到接下来的后果。空相诸葛流星的赌局上有数十个名字,大部分都是本届的门,后来元宝让空相在最后加了云彩虹的名字……

    现在最开心的莫过于空相与诸葛流星了,这二人知道以自己的修为最多进前四十,前十基本的无缘了,此刻看到云彩虹深不可测的修为,两人眉开眼笑,似乎已经确定能赚足了银子。

    好半晌,众人才渐渐散去,离字位前元宝对方灵儿道:“这一轮在离字位斗法,你小心一点,来参加斗法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不要硬撑。”

    方灵儿点点头,道:“公子,我知道的,那我先上去了。”

    台下,司徒正皱了皱眉头,道:“元少侠,从绍云仙手中抢过的那枚封神铁令就是给了这位灵儿姑娘?”

    元宝道:“是呀,她想参加玩玩儿,就随她的意。”

    司徒正微微一笑,道:“你好大方呀,每一枚封神铁令都值百万两银子。”

    元宝道:“我和灵儿是朋友,别说一百万两,就算一千万两,只要她开心,我都会付出的。”

    司徒正道:“不错,这才是真正的友谊,不过我看这灵儿姑娘修为并不强,只怕……”

    风达野伸过脑袋,神秘一笑,道:“司徒兄,这次你可看走了眼啦,就算是你想要拿下她也绝非易事。”

    司徒正一愣,他知道风达野绝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的。难道真是自己看走了眼?

    台上,方灵儿走上去之后,一个年轻女子化为一道长虹落在了她的对面,竟是一个年纪未到二十岁的可人少女,眉清目秀,瓜子脸,出落的十分水灵。她抱拳道:“黄山派玉琳师太座下弟子李婉儿。”

    台下观战的黄山派与飘渺宫的弟子很多,顿时一阵呼呐喊。

    而方灵儿说出名字的时候几乎被台下那上千观战女弟子的呐喊声掩盖了。

    在另一侧,空相与诸葛流星嘶吼道:“灵儿,灵儿……”

    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声音根本无济于事,完全被其他女子尖叫声所掩盖。

    诸葛流星气呼呼的道:“大和尚,我们两个嚎不过黄山派与飘渺宫的美女,怎么办?”

    空相微微一笑,道:“那就随波逐流,我们为李婉儿加油,没准能拉近我们两个与那两派的关系,到时还俗有望,解决了终大事。”

    “有理!李婉儿,李婉儿……”

    李婉儿师承黄山派玉琳师太,玉琳师太这近两百年很少世间走动,知道她与蜀山派玉虚子乃是兄妹关系的人只有寥寥数人。是以这六十年来,虽然蜀山派失去了昊天镜与诛天古剑之两大旷世法器,可其他四大派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压蜀山派。

    一来是忌惮蜀山派强大的剑诀,二来便是蜀山派在中原有黄山派这一大助力。

    黄山派经过八百年前一战后,实力远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而且大半厉害的神通法决也随着那一战而失传了,可黄山派与近邻飘渺宫同气连枝,两派共同进退,宛如一家人。

    这两派实力相加,几乎赶得上玄冰宫了。

    李婉儿年纪虽轻,可尽得玉琳师太真传,兼道佛两家真法。

    以前黄山派是道家门派,后来大半绝学神通失传以后,黄山派出了一个惊才绝艳领袖群伦的绝世仙子,名为妙林师太。

    妙林师太穷一jīng力,竟将本门秘传的道家心法与佛门法光宝佛心经融为一体,自成一系,所以这几百年来,黄山派有至少一半弟子都是削发为尼的尼姑。

    李婉儿并没有削发,手持一柄湛蓝sè的仙剑,望着方灵儿,微笑道:“此剑名为清水,是水属xìng仙器级别的神兵,方姑娘小心了。”

    方灵儿见李婉儿温柔和善,在斗法前还好心提醒自己,对她的好感大增,有模有样的抱拳道:“还请李仙子手下留才是。”

    半年多前,她还是长江上一个普通的渔民,造化弄人,如此竟站在人间修真界最神圣庄严的擂台面对天下。这让她感觉到仿佛像在做梦。

    见到李婉儿持剑飞掠而来,方灵儿忽然双手变掌,白皙粉嫩的手掌忽然腾起两道赤红sè的火焰,而在火焰中竟还带着几分的幽蓝,竟是凤凰特有的天火。

    是三昧真火与红莲业火的结合体,不仅能煅烧万物,对灵魂的伤害也是非同小可的。

    台下围观的人并不多,都不一呆,万万没想到这个滴滴的小娘子竟然拥有如此之强的火xìng属xìng的法力。

    神前,大部分前辈都在观看中间几个年轻高手的斗法,而玉琳师太却是看着南面离字位的斗法,忽然,她脸sè大变,子也晃动了一下。口中惊愕的发出:“啊?!”

    边众人不明所以,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南面,他们脸sè瞬间变了。

    玉虚子后走出一位魁梧老者,后背着两柄神剑,赫然正是名震天下的双手神剑上官无咎。

    上官无咎今年已经一百岁了,八十年前凭借双剑在神山之巅一战成名,现在是蜀山派长老院的护法长老,地位仅次失踪的大长老青松道人。

    上官无咎低声道:“掌门师兄,那小女子施展的好像是凤凰天火,莫不成与天凤有关系?”

    玉虚子微微点头,道:“莫急,看看在说。”

    台上,李婉儿看到方灵儿手掌变成火焰,脸sè也是一变,收起了轻视之心,当下发出了一道青sè的剑气试探。

    方灵儿临战竟然不足,看到那青sè的剑光袭来,她的脸sè先是一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随即又想到后就是擂台结界,无奈之下双掌挥出,两道火龙冲天而起,不仅将李婉儿的剑气瞬间击溃,还带着无尽的浪直扑李婉儿的面门。

    李婉儿感受到滔天的浪袭来,子越空而起,手中形成了一个佛家手印,金光闪闪的d字符号豁然而出,挡住了那袭来的火龙。

    可凤凰天火的力量绝非任何人想象的那么软弱,d字符号也只是微微阻挡了一下两条火龙的攻势,随即化为无数道金光散落。

    这一下李婉儿心中大震,在千钧一发之际,子硬生生的又飞起了一丈,这才避过了火龙。

    两条火龙猛烈的撞击在了擂台结界上,北面的结界泛起距离的波动,噗嗤一声,结界竟然被融化了一个大洞。

    本来漫不经心的十六位昆仑长老发现不对,急忙越上阵眼疯狂的度入真元保住擂台大阵。

    台上台下一片寂静。

    从昨天到今天,首轮十八轮比试还剩下六轮,大半的选手都参与过了斗法,可没有一个人破开擂台结界的,现在方灵儿随手一挥,竟然将强大的结界撕开了一道口子,这两道火龙要是打在人的体上,后果不堪设想!

    台下元宝眉头皱起,心中泛起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蒙面女子天凤的影,一种yīn谋渐渐被解开的感觉越来越盛。

    方灵儿对自己的力量也吓了一跳,这两rì在神山观看斗法,她深知刚才自己随手一招很强大,若不是那昆仑派的十六位长老反应及时,只怕整个斗法大阵就会瞬间毁灭。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看双掌,忽然泛起一阵欢喜的微笑,双掌猛的合十,叫道:“李仙子,小心了!”

    双掌再度发出,两条火龙竟然变成一条巨大无比张牙舞爪的巨龙,半空中的李婉儿心知不妙,全青光与金光暴起,快速在御剑飞行躲避那强大的火龙。

    方灵儿微微一闭眼,似乎在念动咒语,最后只见她的双目中竟然shè出两道红光!

    台下元宝子大震,这两道红光他太熟悉了,那夜在十里平湖外的树林中,他亲眼目睹天凤与天池老人的斗法,最后天凤就是通过双眼shè出来的两道红光幻化出来了一只巨大的火焰凤凰。

    果然不出元宝所料,在方灵儿再一次的攻击落空后,擂台上的空中忽然出现一个剧烈燃烧的火球,然后一声响彻九天的凤啼震动四野,燃烧的火球中振翼飞出一只丈余的火鸟。

    那火鸟显然没有那夜天凤幻化出来的巨大,可威势却也是极强。振翼出来之后就开始口吐火球,振翼之间还有满天的火气飞旋。

    半空中的李婉儿手脚大乱,手中清水剑蓝光大盛,危机时候,李婉儿在面前布置了三道冰墙,火凤吐出来的火球被冰墙所挡,发出沉闷但又刺耳的异响。

    台下所有人都看直了眼,秉住了呼吸。

    风达野皱眉,低声道:“元老弟,不对劲呀,你不是说灵儿妹子只会变凤凰攻击吗?她刚才在念咒语释放火鸟呀,这是谁教的?”

    元宝的脸sè渐渐yīn沉了起来,双拳紧紧握住,一字一句的道:“是她,果然是她!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元宝心中清楚,自从方灵儿跟着自己走南闯北之后,只有在天渊取剑的那段时间分开较长,其他的时间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的左右。就算她拥有凤凰血脉,并且自动觉醒,可她绝不会任何咒语。普天之下只有天凤一个人懂得如何控制凤凰天火,通过赤红双眸召唤火焰凤凰。

    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感觉涌上元宝的心头,他一直拿方灵儿当成朋友,当成亲人,在忘岛还传她轮回心法的导气之法,现在看来自己真的上当了,她早就jīng通这一切,这半年来她竟然都是在演戏!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李婉儿所布置的三道巨大冰墙在火焰能量之下先后土崩瓦解,最后看到一个火球自己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清水剑硬接。

    砰一声,湛蓝sè的清水剑瞬间变的赤红,她惊叫一声,仙剑脱手落地,仙气尽失。一柄珍贵的水属xìng的仙器级别的法宝就此毁去。

    方灵儿打的正高兴,准备乘胜追击,控制火鸟飞扑而上。

    忽然,寂静的台下发出了两声断喝。

    “住手!”

    这两声断喝一个是黄山派掌门玉琳师太叫的,一个是元宝叫的。

    方灵儿一呆,见到对面擂台上李婉儿右手手臂的衣服全部烧为灰烬,露出的肌肤也是红紫sè,触目惊心。而李婉儿更是脸sè惨白,露出痛苦之sè。

    “毁掉仙剑也就罢了,你还想要人命吗?”玉琳师太越上台,扶住重伤的李婉儿。

    方灵儿脸sè一白,连忙摆手道:“没……没有……我不知道……我不是有心的……”

    玉琳师太深深的凝视着方灵儿,淡淡的道:“你和她眼神还真像,八十年前她也是很无辜的说不是有心的……”

    说完这句,她抱着李婉儿飞下了擂台。

    台下一阵sāo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灵儿很郁闷的走下台,来到元宝的边,本以为元宝会称赞她几句,没想到第一眼看到的是元宝yīn沉的表

    “公子……你的脸sè好难看。”

    元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见过她?”

    方灵儿脸sè又是一白,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道:“公子,你,你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元宝大怒,喝道:“你若没有见过她,怎么可能懂得咒语?刚才的召唤火鸟是谁教你的?”

    他的声音极大,好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围了过来。

    元宝看方灵儿脸sè惨白,心中更怒,再度厉声道:“到底是谁教你的?”

    风达野悄悄的拉了一下元宝的衣角,低声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这里人多眼杂……”

    元宝回头看了风达野一眼,然后目光再度落在了方灵儿是脸上。

    方灵儿从没有见过元宝如此愤怒,似乎yù要杀人似得,委屈的泪水瞬间从眼眸滴落,吃吃的道:“没……没谁教……”

    “你还要骗我到几时?!”元宝双手握拳,一字一句的道:“你发誓你没见过天凤那妖女?”

    “天凤?妖女?”方灵儿子大震,失声道:“她就是六十年前叛出蜀山派的天凤?!”

    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她急忙捂住了嘴巴,面露惊恐之sè。

    元宝如遭重击,子晃了晃,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转离开了人群。

    “二哥!”元少茹见元宝气冲冲的离开,心中大为担心,忙从后面追了上去。

    刚挤到附近的空相与诸葛流星面面相觑,然后也朝着元宝离去的方向跑去。

    方灵儿只觉得天快塌下来了一般,这是她心中唯一的秘密,数月前元宝与李师师进入天渊取剑,她与何足道等一众蜀山弟子在洞庭湖畔等候,有一个蒙着面纱的中年女子深夜找到了她,说了好多心里话,还传了一些控制火焰的方法。

    当时那个女子千叮万嘱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她最信赖的元少钦。

    后来她几乎都快忘记那个女子了,直到斗法前,那个神秘的女子再度出现,说元宝上现在有一枚封神铁令,让她问元宝要来参加斗法比试,只要她取得好成绩名扬天下,就和元宝门当户对了。所以一向低调的方灵儿在听说元宝要将封神铁令卖了之后,红着脸索要。

    其实这一切都是天凤设的局,包括那夜云彩虹揭穿绍云仙的份都是她剧中的一个环节。

    那一晚,她先让方灵儿告诉元宝在神山后山的玄冰寒潭沐浴有益修行,又暗中通知云彩虹与绍云仙在后山会面,并且告诉云彩虹天问姑娘就是绍云仙假扮的。天凤深知,当今年轻一辈的弟子中,有把握击溃绍云仙的人并不多,只有依靠淡泊名利的云彩虹,为了保险起见,约定的时间恰好与元宝带着大黄去沐浴的时间差不多,就算云彩虹不敌绍云仙,只要元宝到场绍云仙必败无疑,而最后她上的那枚封神铁令多半就会落在元宝的上。

    一环紧扣一环,所有的变数都在天凤掌握之中。当然,这多亏她曾在蜀山学艺二十年,深知蜀山派拂云仙子的厉害,不然也不会知道云彩虹这个从没有下过山门的小女子。

    “为什么会是这样?她骗我?她利用了我?公子对不起……”方灵儿流着眼泪,失魂落魄的自语着。

    人群中,一双冰冷的目光望着元宝孤单落寞的背影,带着几分发自灵魂深处的忧伤。

    渐渐的,她的眼sè变的无比的痛苦,似在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

    云彩虹看到李师师抱着脑袋面露痛苦之sè,脸sè微变,忙扶住道:“师师姐,你怎么了?”

    李师师痛苦的呻、吟一声,虚弱的道:“每当我回想那个人,心脏犹如万蚁啃噬,脑袋yù要炸开……”

    云彩虹心中大急,忙招呼边一个蜀山派女弟子,扶着李师师远离人群,先行回到住所。

    人群中,元宝一言不发,边的空相与诸葛流星也不敢说话,分别向元少茹使眼sè。

    元少茹壮着胆子,问道:“二哥,你到底怎么了?”

    元宝停下了脚步,面露痛苦哀伤之sè,缓缓的道:“没什么,是二哥太傻,一直被人利用。”

    诸葛流星道:“你是说灵儿姑娘吗?在洞庭湖大家不是猜出她与天凤只怕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吗?再说了,就算她的修为是天凤传她的又能说明什么?坏事都是天凤干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元宝摇摇头,道:“有些事你们不懂。”

    空相道:“老大,不懂你就说给我们听,大家都是兄弟,有事一起扛着。”

    元宝望着这两个平时里吃喝piáo赌的家伙,忽然颇为感动,心中怒气渐消,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方灵儿有可能就是天凤和我师父的女儿。”

    “额?”空相与诸葛流星对望一眼,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sè。

    元宝道:“还不止这些,我师父与西沙仙子投意合,结果被天凤灌下忘散……天凤与我师父实乃是敌非友,灵儿来到我边正好就是我第一次遇见天凤之后没几天,应该也是她特意安排的。天凤野心极大,派她的女儿来到我边绝非善心,应该是在打探九枚天机神印的秘密,现在她上至少有两枚天机印……”

    元宝越想越是可怕,自己也曾对方灵儿说过一些天机印的秘密,天机印关系到人间的生死存亡,幸亏说的不多,不然就算拥有两枚天机印的天凤也会实力暴涨,连太玄真人都会拿她没办法了。

    而且他随即想到,既然六十年前天凤给自己的师父灌下忘散,也就是说她手中有忘散这种奇毒。而昨晚她却说是流年仙子做的。且不说流年仙子手中有没有这种毒药,单说动机流年仙子就没有。

    他是子母追魂剑的传人,李师师是流年神剑的传人。这两柄剑乃是侣之剑,流年仙子断然不会拆散自己与李师师的。这一切只怕都是天凤的yīn谋诡计,挑拨自己与李坏贤伉俪之间的关系。

    蔚蓝的天空,凌冽的罡风,元宝的子缓缓的颤抖着,似乎感觉到一个惊世骇俗的yīn谋正笼罩着自己。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