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第九十一章 一曲肝肠断(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起点id:???龙少???道友的100起点币捧场助阵,谢谢。今天在群里被其他作者朋友笑话,说读者捧场100起点币在章节开头感谢有点太那啥了,他们对我一阵鄙视。咱认为,不论捧场多少起点币,都是兄弟们的一片义,金钱有价,义无价。谢谢大家!还有就是,我每天没分章,其实6000多字一章就相当于两章,大家可以留言一下,到底是6000字一章,还是分为3000字每天两章,我听大家的。)

    神山之巅,高三万六千丈,没有雨水,没有雪花,只有高空凌冽如刀的罡风。

    广场周围往下看,根本就看不到地面,偶尔通过云层可以微微的看到几座较为拔的冰川雪山。凡人是上不来的,因为没有路,只有修真者依靠御剑飞行的奇术才能登得山巅。

    斗法依旧在继续,元宝的心却一直提不起来,他知道赵无悔并无大碍,有赵无涯这等绝世人物在侧,就算死了也能救活。

    他独自一个人坐在南部离字位斗法场地边缘,脚下就是飘渺的白云,一层一层,达到山巅有九层之多。

    他接下酒葫芦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满脸的心事。

    忘散,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世间竟有如此奇物,竟能让一个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忘,而所忘记的只有那个深的人,其他事都没有忘记。

    元宝实在想不通,流年仙子为什么要在李师师的上种下如此奇毒。

    “哎,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旁传来一个女子柔和的声音,元宝转头一看,微微一呆,竟然是自己大嫂白素。

    白素一袭素衣,未施粉黛,可举手投足之间依旧散发出让任何男人都难以抵抗的媚意。

    世间万物,生灵无数,人类与妖族并存于世。对于神秘的妖族老说,除了那些传说中的洪荒大妖之外,凡人所熟知的就是这狐妖一族,而人们提起狐妖二字,往往带着几分的**,最多是便是传说修行百年的狐妖化为人,与凡尘男子相的故事。

    元宝前几天在封神别院见过白素,当时他已经发现白素并没有使用自己给他的麒麟胆散去千年道行,只是将千年修为封印在内腹之中。

    “大嫂,你也来到神山之巅观看斗法呀,大哥呢?”

    “文华在那边观看上官云鹤的斗法,我瞧见你在这里闷闷不乐,就过来看看你。”

    白素深深的望了一眼元宝,千年的道行让元宝感觉这个白衣女子能看穿自己所有的心事。

    元宝闷闷不乐的又喝了一口酒水,道:“大嫂,你说我们修真练道,参悟周天造化,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素款款的坐在他的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目视脚下那无边的云烟,道:“你看到那些云烟了吗?它们虚无缥缈聚散无形,可就是这些柔软的云烟,给世人带来了雨水。”

    元宝不解,道:“此话何意?”

    白素道:“世间万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修真一道自天地初开就已经存在,是凡胎的人与妖对抗自然法则的一种手段。在很久以前,有人认为天是无边的,天道饱含万物,凡人通过凡胎汲取天地灵气,达到御空飞行增加寿命,这都是顺应天道,是天的恩赐。当然,有一些人对这个观点不同,他们认为人才是宇宙的中心,每个人都是一个dú lì的个体,就算是苍天也无法左右人的生来病死,这就是所谓是逆天而行。”

    白素目光深邃,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个浑浊的年代,顿了一下,轻声道:“你自己觉得你修真练道是顺应天道,还是逆天而行?”

    元宝茫然,这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此刻白素一说,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对修真的认知仿佛都是错误的,甚至在星海仙子帮助下上月亮,窥探宇宙间永恒的奥秘也是错误的。

    “我是顺应天道还是逆天而行?”元宝喃喃的自语着。

    白素道:“这就是正与邪的区分,在亘古时期就已经存在的矛盾,神说,修真是顺应天道,而魔说,修真是逆天而行。其实大家有没有考虑过,天真的存在吗?八百年前,我当时只是三尾妖狐,亲眼看到正魔之间的杀伐对战……为了各自的信仰,双方死伤无数,而其实最苦的还是凡人,那一战之后,凡尘百座城市被夷为平地,千座村庄化为灰烬,正邪双方的修真者死亡不过十余万,而无辜的凡人受到牵连,死伤何止百万?你问我修真练道参悟周天造化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可以回答你,是为了天下苍生免受煎熬,如果真有天,那么天就是黎明苍生,就是民意。”

    “顺应民意?拂逆民意?”元宝口中喃喃的自语着。他的眼眸渐渐的亮了起来。

    白素看着元宝渐渐松开的眉头,她暗暗的点点头,知道元宝只是一时的受到挫折,对修真之事产生了厌恶,现在自己的话他理解了许多,以后的路就要靠他自己走下去。

    半晌后,白素道:“轮回散人传下轮回剑诀已有千年,这千年来历代轮回剑诀的传人都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权衡在正邪两大势力之间,可以说,最近的八百年若不是历代轮回剑诀传人权衡左右,正魔之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大规模斗法了,单单在六十年前,你的师父诸葛孔方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让雷泽中心的魔教诸派六十年不敢出雷泽一步。”

    元宝微微点头,目光再度明亮,想到六十年前师父诸葛孔方与魔君行流云的一战,他都会觉得血沸腾。

    白素起,道:“离字位这一轮的斗法要开始了,你的朋友方灵儿方姑娘下在一轮,你已经长大了,所有的痛苦都将一肩承受,不要让你的朋友为你担心。”

    元宝也站起了,道:“多谢白仙子指点迷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了,在下还有一事相问。”

    这一刻他并没有称白素为嫂子,而是叫做白仙子,意思是在这么一个瞬间,她与他都是修真界的道友,而非亲人。

    白素道:“什么事,你问。”

    元宝道:“你知道忘散吗?”

    白素的子大震,失声道:“你怎么会……”

    片刻之后,她发现自己的表有异,忙压制内心的震撼,道:“你从那听说的?难道你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元宝苦笑一声,道:“我心的女子服下了忘散,其他任何事都没有忘记,唯独把我给忘记了。”

    白素面露不可思议之sè,道:“难道是李师师?”

    元宝与李师师之间的事儿,这几天在昆仑山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在讨论这两个年轻一辈的绝世奇才会不会从重演三百年前李坏与流年的姻缘佳话。

    元宝点头,道:“是的。”

    白素美丽的脸颊微微一白,道:“忘散只是传说中的异宝,据说炼制忘散有两件东西极为关键,一是冥界忘河水,一是凤凰之血。忘散我也只是千年前听我娘亲说过,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传说,直到六十年前天凤盗走蜀山两大天器后我才知道世间真有忘散。现在你长大了有些事也应该知道了,当年你师父诸葛孔方就被天凤灌下忘散,结果孤独终老。”

    “啊?!”元宝大吃一惊,道:“我怎么不知道?”

    白素道:“那是六十年前的事了,连五大派掌门都不知道此事,因为我与西沙仙子有些交,这才知道的,当年也是在这昆仑山之巅年轻一辈弟子的斗法盛会,诸葛剑神与天凤相遇,天凤上了你的师父,可你师父心中早有所属……”

    元宝缓缓的道:“莫不成是西沙仙子?”

    想到昨晚天凤说方灵儿竟然是她与师父的女儿,他的心一阵颤抖。天凤绝非善茬,其心之狠早在十里平湖外的树林他就看出来了,加上六十年前盗走蜀山派镇山神兵诛天神剑与昊天古镜,这几十年更是暗中培植势力,也可见她野心极大,极度贪婪,yù要染指人间。

    白素道:“不错,正是西沙仙子,只可惜他们有**未成眷属,还有我要提醒你的是你的朋友方灵儿是人中之凤,这些年只有天凤才有凤凰血脉,只怕她与天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看的出方灵儿心地不坏而且对你用很深,你莫要伤害她,否则凤凰涅世间无一人能压制的住她,很可能就会变为第二个天凤。”

    言尽于此,白素走向了人群,元宝脸sèyīn晴不定,感觉一个可怕的yīn谋正在靠近自己,而且那个yīn谋已经露出了端倪。竟是牵扯到上一代的恩恩怨怨。

    “公子!”方灵儿风达野王若水三人走到南部离字位斗法旁边,这里的人并不多,只有数千人,大部分人都围在远处其他几个年轻高手的斗法场地,方灵儿远远就看到了元宝站在人群的边缘发呆。

    元宝心神一震,看大三人走来,强行的抛弃脑海中的纷杂思绪。

    “你们来啦。”他叫了一声。

    风达野翻了翻白眼,道:“小sè鬼,昨晚**没有回来,听说是和李师师在一起……”

    元宝苦笑一声,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对了,下一轮好像就是灵儿在离字位斗法比试了。”

    方灵儿这大半天极担心元宝的安慰,也没有心参与比试,直到此刻看到元宝,她才露出笑颜,道:“是的呀,不过无悔姐姐很可惜败在了八卦门无须小道士的手中。”

    元宝道:“那一场比试我也看到了,无悔没事?”

    方灵儿道:“不要紧,只是真元消耗过度遭到夺魄铃的反噬,休养一阵子就好了。”

    元宝点点头,刚要说话就看到楚天云、李师师也往离字位这边走来,而余光一瞥,一个高七尺的青年和尚也走了到了离字位旁,赫然正是五公子中最低调的禅公子。

    元宝微微一惊,又看到了道公子司徒正与白雪城一面之缘的卦公子也走到了离字位旁,这个斗法场地围观的人很少,可是却同时出现了这么多年年轻高手,元宝微微一呆。

    “风兄,这一场离字位斗法的是谁?”

    风达野神秘一笑,道:“就是你深深忌惮的那个云彩虹,不过我看她也就十四五岁的柔弱小女孩罢了,你是不是太高看她了?”

    元宝目光落在了李师师的背影上,道:“你看看周围观战的人,就算我一个人看走眼,五公子总不会也看走了眼。斗法前,听说卦公子已经在她的手下吃了暗亏,就连魔教三仙子之一的云仙子绍云仙也败在了她的手下……我们快过去看看。”

    台下人并不多,几个人很快就挤了过去,李师师看到元宝等四人,眉宇间微微一簇,似在沉思什么,不过随即她就收回了目光。

    缓缓的道:“师兄,你认识元少钦吗?”

    边的楚天云一愣,道:“自是认识的,师妹你怎么感觉怪怪的,你与元少侠的关系……是不是吵架了?”

    李师师微微摇头,道:“没事,只是随便问问。”

    短短半rì,她边所有的人都说自己认识那个黝黑少年,可为什么自己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要说是自己失忆,可为什么其他事都清晰的镂刻在自己的脑海中。而当每次自己极力回想的时候,心脏犹如万蚁啃噬一般痛苦。

    元宝看着缓缓走上十丈高擂台的云彩虹,那个柔弱的子仿佛下一阵风吹来就能将她吹倒,而他的脑海中不回想起了在玄冰寒潭的那**。

    云彩虹对面的是一个昆仑派优秀弟子,年约十岁,玉树临风,一蓝衣,后斜插着两柄阔剑。

    他抱拳道:“昆仑派弟子实无穷,还请仙子手下留。”

    云彩虹轻轻的道:“蜀山弟子云彩虹。”

    她的声音与她的子一样的轻柔,也许上天的公平的,给了她天下无双的资质,却没有给她天下无双的美貌。她的皮肤不像大多数仙子那般粉嫩白皙,而是带着一种古铜sè,容颜只能说的中等偏上。

    论起样貌,她远不及李师师或者方灵儿,只能说是一个并不出众的小姑娘。

    鹅黄sè的衣衫在罡风中猎猎作响,她缓缓的解开了后的黑sè琴袋,将那几乎与她子差不多高的七弦苍木古琴给取了出来。

    实无穷乃当今昆仑派极为优秀的弟子之一,不然也不会代表昆仑派参与比试,尤其是后的两柄长柄阔剑,更是昆仑极为有名的反两仪剑,就算他一个人,就能布成反两仪剑阵。也是进入前十的门。

    也许是听师门长辈说起要小心这个貌不惊人的蜀山女弟子,实无穷看上去表极为凝重。

    台下

    元宝看了一眼实无穷,道:“他修为很高,竟然不在玲珑之下,在昆仑派此次比试选手中,他的修为起码在前五。”

    忽然,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不错,二师弟的修为确实很高,就算是我在前三百招也没有把握占据上风。”

    几个人回头一看,不知道何时道公子司徒正与元少茹已经来到了他们后。

    看到元宝等人看来,司徒正微微一笑,继续道:“以实师弟的修为道行,应该能试出云彩的真实实力。”

    元少茹跑了过来,拉着元宝的手,欢喜的道:“二哥,刚才我在那边遇到大哥了。”

    元宝点点头,道:“我知道他也来了昆仑山,有时间我们兄妹三人聚一聚。”

    元少茹欢喜的点点头,随即就拉着方灵儿与王若水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而风达野就喜欢漂亮姑娘,也凑过去听她们说什么。

    元宝与司徒正并肩而立,元宝道:“实无穷只怕试不出云彩虹的真实力量的,前夜我曾见过她与魔教云仙子斗法,弹指间云仙子就吃了大亏。”

    司徒正子一震,转头看了一眼元宝,缓缓的道:“连绍云仙也败在了她的手下?”

    元宝道:“也不能说是败,只是吃了大亏,云彩虹手中的那张七弦苍木古琴不论是防御还是进攻,都是沛不可当的,我自认不是她的对手,也许只有我彻底参悟轮回剑诀第二式才有把握击败她。”

    司徒正没有说话,只是眼中jīng光闪烁,沉默一会儿,道:“真不知道蜀山派拂云仙子是怎么把她教导出来的。”

    台上。

    云彩虹如往常一样盘膝而坐,苍木琴就放在她的双膝上,她八指流转,顿时间天籁般的旋律在神山之巅响起。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斗法的关头,这小姑娘竟然还有雅兴弹琴?不过云彩虹的琴声清澈如水,宛如天籁,不少人竟然痴了。

    方灵儿与其他修真者不同,她这些年饱读诗书,jīng通琴棋书画,她本来正和元少茹聊女儿家的事儿,忽然抬起头,望向了台上盘膝而坐的云彩虹,怔怔的道:“这首chūn江花月夜……不可能,曲调绝对是chūn江花月夜,为什么会有一种让人哀伤**的意境?就算是当真琴圣巫雅姑娘也没有这种意境!”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元宝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云彩虹那种孤独的哀伤,心中微微震撼,暗暗的道:“不愧是天界瑶琴仙子的传人,厉害,厉害!”

    台上,实无穷此刻也不估计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双手一张,后的两柄阔剑就化为两道炫光冲天而起。他双手持剑,脚踏两仪方位,影变幻不定,朝着云彩虹快速的闪去。

    云彩虹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是专注抚琴,八指缓缓的加速,只听铮铮几声脆响,三柄气剑从琴弦发出,封锁了实无穷的左中右三路。

    实无穷脸sè大变,双剑猛挥,咔咔咔三声异响,由云彩虹琴弦所发出来的气剑虽然被化解,可实无穷竟然被震的后退数步。

    台下一片愕然,大家都知道实无穷实乃已经达到出窍巅峰之境,配合手中反两仪剑实乃可以与大乘之境的高手对轰。

    可单凭那区区几道琴音竟然将他震退,在场大多数人都不明白那三柄气剑到底是如何发出来的。

    天籁般的古曲《chūn江花月夜》依旧是在神山之巅演奏,越来越多的人被琴声吸引而来,呆呆的望着台上那个柔弱弹琴的少女。

    台上的实无穷止住子,双剑猛的交叉一劈,两道太极玄清剑光呼啸着朝着对面盘膝而坐的云彩虹飞驰而去。

    云彩虹手法一变,竟然是更加忧伤的《水鸳鸯》,同时八指起飞,噗嗤一声,一道淡淡的光幕犹如一堵高数丈长数十丈的透明墙壁横在了云彩虹前面一丈处。实无穷所发出的那一个十字斩撞在了无形光幕上发出两声沉闷的轰鸣,瞬息间就被化解。

    实无穷乃当世一等一的年轻高手,虽惊不乱,连续快速的施展了数十次十字斩,无尽的剑光带着开天辟地的力量冲了过去。

    在巨响三十二声后,云彩虹布置的无形光幕防御轰的碎裂,土崩瓦解。

    还有数十道剑光穿过破碎的无形光幕直云彩虹而去,忽然,云彩虹抬起了头,斗法将近一炷香她第一次抬起了头。乌黑的长发如跳动的jīng灵,在风中疯狂舞动,她的子竟然无声的向后滑动了十余丈,双手猛的按住颤抖的七弦,天地间忽然变的一片宁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上,在疯狂的剑光中,她孱弱的子仿佛巨浪中的一叶偏舟,随时都可能被巨浪打翻。

    而就在实无穷威力巨大的剑光扑到她前不足一丈的时候,她猛的挥舞八指,无数道以空气凝结的兵刃铺天盖地的朝着剑光shè去,有长剑,有长枪,有大刀……没人知道她是通过什么秘法竟然凝结如此多的气兵。

    神前,太玄真人看了一眼边得意洋洋的玉虚子,缓缓的道:“虚空八音第一曲空间气兵!她就是这一代苍木琴的传人?”

    玉虚子微微一笑,道:“是的,她年纪尚轻,本来是没有资格参与这次斗法的,就是让她来见见世面。”

    边的人无一不是当世前辈高人,都哼了一声。

    菩提寺心念禅师宣了一句佛号,缓缓的道:“瑶琴传人,果然不同凡响。”

    边的左飞空哼声道:“三百年蜀山前辈李坏使诈赢了瑶琴仙子,这张苍木琴与虚空八音不过都是他从瑶琴仙子那坑来的,不是君子所为。什么瑶琴传人,都是蜀山派为了面子自己编纂的……”

    玉虚子脸sè沉了下来,道:“愿赌服输,瑶琴仙子输给了李坏前辈,自然要依照赌约交出苍木琴与虚空八音。左掌门,你难道是怀疑当年的赌约吗?”

    左飞空一脸的不以为意,每个人都知道被誉为千年来第一奇才的李坏,其实就是一个油腔滑调贪财**的小无赖。三百年欢欢喜喜的抱着苍木琴回到人间,说是从瑶琴仙子手中赢来的,五大派都大为激动,认为人间终于出现一个绝世人物与天界高手平起平坐了。

    可惜没过多久就从天界传来消息,根本就不是人们所想的那样。当初李坏与流年仙子联合了瑶琴仙子的宿敌百花仙子诳了一把瑶琴仙子。说白了就是骗。三人给瑶琴仙子下了一个,结果瑶琴仙子输了。

    为了此事,百花仙子还被天帝贬到凡尘受三世轮回之苦。

    之那以后,李坏与流年仙子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去天界了,就是怕被瑶琴仙子与百花仙子的粉丝追杀。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