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八章 情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苍穹如洗,霞光沐浴,在神山的后山是一望无际的冰川雪地,前几rì连夜的暴雪让这里变成了白sè的空间。高大拔的神山,反shè着夕阳的余晖,散发着绚丽多彩的金sè光芒,宛如真的是一座直达天界的神仙之山。

    李坏很显然没有放弃要入股元宝赌局的念头,又是威,又是软磨硬。

    元宝见天sè已经不早,想到今天下午最后一轮比试有风达野,便道:“我们去那边看看师师姑娘?”

    李坏拉着元宝的手,猥琐的道:“咱们是贴心贴背的好兄弟,你说啥就啥,记得分我一半的赌资!”

    元宝心中苦笑,自然不会答应。

    两人再度来到玄冰寒潭前时,看见流年仙子与李师师盘膝相对而坐,而那柄流年仙剑正悬浮在两人的中间,散发着幽幽的流光。

    傍边的碧水寒天在寒风吹拂过,泛起淡淡的涟漪浪花,周围除了那呜呜的风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也许是感觉到了两人的走来,流年仙子与李师师缓缓收功。

    经过两个时辰的调养,李师师起sè恢复如初,也不知道流年仙子用了什么厉害的大神通,竟然让生命力与jīng神力几近枯竭的李师师在短短的两个时辰内恢复到巅峰,而且看她面sè红润jīng神焕发的样子,只怕在这两个时辰内修为jīng进不少。

    李师师看到元宝走来,子一颤,神sè也变的复杂起来,缓缓的收起了流年神剑。对面的流年仙子看在眼中,微微一叹,拉着李师师的手也走向了元宝李坏二人。

    李坏咧嘴一笑,露出轻浮之sè,只是此刻他鼻青眼紫的,笑起来十分滑稽,道:“娘子,我想到了一个发财大计,你就等着,过阵子我就有钱给你买你看中许久的东珠了!”

    流年仙子呸道:“你少打歪门邪道的主意,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李坏耸耸肩,一副我不在乎的样子。

    元宝与李师师的目光相聚在一起,随即两人都避开了对方的眼光,尤其是李师师,眼中更是带着几分的心虚与无奈。也不知道这两个时辰流年仙子对她说了什么话,竟然让她的眼中流淌着一种痛苦哀伤的神sè,只是她在极力掩饰,这才没有完全表露出来。

    元宝再度望向李师师,道:“你没事了?”

    李师师点点头,道:“我没事了,谢谢你。”

    一种神秘的陌生感忽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就像一条无形的巨大鸿沟隔开了两人,听到李师师那近乎默然的语气,元宝的心咯噔一下。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看起来很简单,其实牵扯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

    两人都是刚满十六的少年少女,对于感懵懵懂懂,只知道那种不舍的心跳,还没有真的领悟感的真谛所在。走下去,就会想李坏与流年一样永远的走下去,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所有世间流传着一句至理名言,人们总是在最不懂的年纪,遇见最美的,然后错过他。

    元宝并不知道自己对李师师的感觉是不是就是男女之间所谓的,不过他知道,李师师在他的心中占据了非常大的位置,而这个位置是目前为止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替代的,包括方灵儿与赵无悔。

    场面瞬间沉默了下来,四人都感觉尴尬。

    李坏打着哈哈走到流年仙子边抓着她的白皙柔软的小手,道:“娘子,今晚咱去东海钓鲨鱼,不知道娘子有没有雅兴。”

    流年仙子道:“你得给我挖一枚鹌鹑大的东珠。”

    李坏笑道:“没问题,咱们走。”

    流年仙子转对李师师道:“你们二人回去,这里并太平,我和李坏去东海冲浪去了,过几天来看你们斗法,还有,我和李坏不想过问凡尘俗世,你们别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元宝与李师师点头答应,弯腰行礼,然后就看见李坏右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细长的黑sè隧道,他与流年仙子都钻了进去,片刻后,渐渐愈合的空间隧道里传来了李坏的声音:“元大款,别忘记我入股的事儿!”

    元宝苦笑一声,李师师皱眉道:“什么入股?”

    元宝就将自己与空相、诸葛流星暗中开局的事儿和李师师简要说了一番,直听的李师师哭笑不得。真不敢想历代轮回剑诀传人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传人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儿,会不会被气诈尸?

    金灿灿的夕阳余晖,金黄而辉煌。它就像木头一样,经历了无数岁月风霜茁壮成长,最后枯竭而死,在灶下发出一生中最后的能量。

    两人相对五尺而立,侧脸都变的一片yīn黄,修长的影拉长在雪地上,就如同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玉石雕像。

    冷风,轻轻的掠过,带着忧伤的呜咽。

    寒水,轻轻的漾,带着无尽的余光。

    在这么一个瞬间,周遭静悄悄的,似乎连时间也放慢了脚步,凝视着两人的面庞。

    一群巨大的雪鹤划过天际,飞行那遥远的南方,在夕阳的金光下,闪闪发亮。

    自古多空余恨,只为了那心中的一丝愫,令多少人陷入迷茫?

    元宝喉咙动了动,似有千言无语,却终究无言相对。

    李师师贝齿轻轻的咬着那妖娆的下唇,望着面前的少年郎。

    是他,真的是他,不是梦。他再一次如此之近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凝视自己的面庞。熟悉的感觉,熟悉的人,只是她的心此刻还如同以前那般起伏震吗?

    很久,李师师转过,望着渐渐隐落在冰川下的夕阳,轻轻的道:“好美的rì落,以前在蜀山的时候常去晚霞峰看她,这里她更美了。”

    元宝上前一步,道:“我陪你看一起看,前面的那座冰川位置很好。”

    李师师子抖动了一下,转眼望着已经与自己并肩而站的少年郎,轻轻的道:“最后一场比试有你的朋友风达野,你不去看吗?”

    元宝道:“不去了,现在就算天王老子来也阻挡不了我陪你看rì落。”

    李师师笑了,如冰山上最后一朵迟来的雪莲花,媚芬芳,百花尽低头。似乎连那美丽的夕阳在她的笑脸下都暗淡无光。

    &

    冰川上,厚厚的积雪反shè着金sè的光芒,两道影并肩坐在数千丈冰川的巅峰,望着那下坠的夕阳。

    元宝忽然抓住了李师师的手,李师师抽了一下,却因为元宝紧紧的握着没有抽回来。她只挣扎了一次,然后全放松,反手也紧紧的握住了元宝粗糙的手掌,就像那rìyīn兵借道时两人紧紧的相握而行一样。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李师师的长发依偎在元宝的肩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觉得沉默现在最好的语言。

    当夕阳快要落下,元宝轻轻的道:“师师姑娘……”

    李师师依偎在她的肩头,柔声道:“你,你以后叫我师师。”

    元宝的心神一,低头看了一眼那乌黑的长发,那股熟悉的淡淡处、子、体、香钻进了他的体内,他的手拥住了李师师的肩膀,李师师子开始很僵硬,后来就缓缓的软化了。

    能依偎在自己心男子的怀中,这是多少少女rì夜所幻想的事

    元宝轻轻的道:“师师,你为什么总是对我忽冷忽?”

    李师师目光凝视着最后一丝的夕阳,道:“你边已经有两个红颜,我……我怎么办?”

    元宝道:“灵儿姑娘与无悔妹妹在我心中只是红颜知己,而你,只有你,才是我rì夜牵肠挂肚之人。”

    李师师的子缓缓的离开了元宝的肩膀,转头望着她,昏暗中,她的目光柔和而明亮,就如同不远处的那汪寒潭之水。

    她轻轻的道:“你真的忍心付了两个姑娘?”

    元宝沉默了,无言以对。

    他本以为李师师会如同前几次一样发怒,可此刻,李师师竟然没有动怒,再度依偎在元宝的肩头,道:“若你真那种负心人,我也就不会rì夜念着你,想着你,梦着你。凤凰山的相遇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这一生注定与你剪不断理还乱……”

    李师师第一次当着元宝的面吐出了心声,元宝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有一种强烈的**,拥着怀中这个美丽的仙子直到地老天荒。

    他深深的道:“就算这里的冰雪全部融化,我对你的心也绝对不会改变。”

    李师师握着元宝的手更紧了,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元宝……”

    元宝道:“你以后就叫是少钦。”

    李师师微微的抬起头,轻轻的道:“少钦,少钦,如果这一天永远不会过去那该有多好。”

    时间是永远不会停息的,这一点她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只是这种甜美的时光,她真的不想转瞬即逝。

    元宝道:“以后我每天陪你看rì出,看rì落,看尽人间万物与世间沧桑,就算我们老的走不动了,我也牵着你去寻找我们曾经的美好时光。”

    李师师第二次的离开的元宝的肩膀,欢喜的如同一个得了玩具的小女孩,笑嘻嘻的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以后敢负我,我就将你定在夕阳中一万年。”

    两人目光注视,黑暗中似乎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忽然,两人都感觉到下面要发生的事,年少的他们都未经人事,顿时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李师师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幻想十年的那一吻。

    元宝就算是个木头疙瘩此刻也知道该干什么,他的初吻一直在为李师师保留着,他的脑袋微微的向前,向前……就在距离李师师嘴唇不到两寸的时候,李师师的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元宝以为她害羞,本想取笑她一番,下一刻,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缓缓是松开了。元宝一愣,也张开手掌,李师师白皙无暇的手缓缓的滑落在雪地上。

    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元宝的心头,他将李师师抱在怀中,李师师毫无知觉,宛如一具媚的尸

    “师师……师师……你醒醒了,你怎么了?师师!!”

    “不要叫了,她听不见的。”黑暗中传来女子冷冰冰的声音,元宝觉得耳熟,定眼一看,一个穿黑衣蒙着面纱双目赤红的女子出现在了距离他们不到十丈的冰川之巅。

    “是你!”元宝脸sè巨变,他认出这个女子就是当rì掳走天池老人与青云道人的神秘女子。如他所料不错,这个女子的名字应该叫天凤。

    神秘女子叹息一声,道:“多好的姑娘,可惜红颜薄命。”

    李师师当然不会死,只是昏迷了过去,而为什么昏迷,恐怕和面前的神秘女子有莫大的关联。

    元宝将李师师平放在雪地上,站起,冷冷道:“天凤!”

    神秘女子微微诧异道:“你竟然猜到了我的份,不错,不错。”

    元宝道:“当年你盗走蜀山派昊天镜与诛天古剑,犯下滔天大罪,没想到你竟敢出现在昆仑山下,难道就不怕再附近的无数正道前辈吗?”

    天凤咯咯大笑,那双与方灵儿极为相似的赤红眼眸更是红光大盛,她笑了一阵后才缓缓的道:“就算五大派掌门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惧怕,我是凤凰,是不死之。”

    元宝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到底对师师做了什么?”

    天凤摇头道:“我没对她做什么,是流年仙子刚才对她动了手脚。”

    “流年仙子?”

    元宝心中一惊,道:“难道流年仙子先前没有治好她的伤?”

    天凤淡淡的道:“外伤是好了,可心伤却是永远无法治愈的。你有你的使命,流年仙子与李坏从一开始就知道,若我所料没错,流年仙子在她的上种下了忘散,一旦动了真就会毒发,人事不知,当醒来后……将会彻底的忘记心中最的那个男子的一切,宛如从未见过面。”

    “什么?你说师师会彻底的忘记我?”看着天凤淡然的样子,元宝觉告诉他只是真的。

    他子连连后退,犹如受到万钧重击,心中一阵窒息。

    如果李师师忘记了他,那比杀了他还残忍千倍万倍。

    “你骗我!”元宝抽出斩龙剑指着远处黑暗中的天凤,喝道:“你为什么骗我,居心何在?”

    天凤淡淡的道:“我有没有骗你你很快就会知道,看在你照顾我女儿这么长时间的份上,我不会杀了你。”

    “你女儿?方灵儿?!”

    “不错,你想不想知道她爹爹是谁?呵呵,是你的师父诸葛孔方,其实你们本就是一家人!”

    元宝一听脑海一阵恍惚,而就在此刻,天凤化为一道残影袭来,她的修为奇高,元宝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斩龙剑已经到了她的手中。

    “轮回剑诀是很厉害,不过你心中也清楚以你的修为道行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潜龙出渊rì,凤舞九天时,你太师父天机老人死前的偈语一一灵验。现在你这条潜龙将龙飞九天,凤凰就要离开你的边,你们之间的生死之战马上就要开始了,哈哈哈,诸葛老儿要是知道他的传人与他的骨血自相残杀,不知道会是什么表?好好在这里呆着。”

    天凤走了,斩龙剑被她插在了冰川之巅,而元宝却是倒在了李师师的旁。今夜无月,后半夜起了寒风,沉寂两天的暴雪再度下了起来,很快就将冰川上那两个昏迷的少年的子盖住了。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