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冒牌天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十二月初四,距离斗法首rì还剩下两天。向来如冰川一般清冷的昆仑山神山附近开始闹起来,每天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修真者脚踩法宝,拖着长长的霞光,在半空中翱翔。

    元宝交代了诸葛流星与空相后,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封神别院。方灵儿与赵无悔还没有回来,想来是三个少女玩疯了。元宝也没有在意,和大黄吃了昆仑弟子送来的晚餐就关上了门。

    没多久,院子里传来的江海清孤傲的声音,像是和别人争吵,元宝一愣,推开门,却见到院子里的雪地上江海清与风达野几乎要撸着膀子打起来,而王若水却是俏生生的站在风达野的边。

    “风兄弟!”元宝大喜,忙走了过来。

    风达野与王若水在此见到元宝,都露出喜sè。

    江海清扭头看了一眼风达野,孤傲的道:“风达野,我记住你了。”

    风达野哼道:“区区海外刁民,我会怕你?”

    江海清大气,道:“咱们斗法场地见。”

    风达野丝毫不示弱,道:“那风某就恭候了。”

    江海清跺跺脚回到房间,元宝苦笑连连,不用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常居海外的江海清完全目中无人,自认为天下第一,估计是言语上冲撞了风达野,而风达野是守护莫邪神剑之人,自是不怕她的挑衅。

    元宝三人走到房间,虽然离别不到两个月,却也是一番唏嘘。

    没多久,方灵儿与赵无悔回来了,她们与王若水本就是旧相识,一见面便拉着她说一起住。

    昆仑派只给风达野预备了一间房屋,现在倒也不必麻烦多要一间,毕竟现在昆仑派房舍极为紧张。

    元宝本想拉着风达野好好喝一顿酒水的,没过多久竟然来了一个昆仑弟子,说太玄真人要见风达野,风达野忙整理衣服跟着那昆仑弟子去了。不过这倒让元宝心理很不舒服,风达野虽说是昆仑外系弟子,又肩负守护莫邪神剑之责,但自己乃是轮回剑诀的传人,也守护着九枚天机神印。

    现在风达野刚到昆仑,股还没有坐就被太玄真人召唤而去,明显是有意凉着自己。

    不满归不满,他这种绪之是转瞬即逝,他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现在他一心琢磨到底如何才能在不本次斗法盛会上大捞一笔,就算没有赚到名,起码也要赚到利。

    这时,方灵儿端着水进来,道:“公子,洗漱一下,你很久都没有好好洗把脸了。”

    元宝看着方灵儿荣光焕发的样子,忍不住道:“那玄冰寒潭看来不错呀,看来我也该去澡,后天就是斗法首rì,要是让天下人看到我蓬头垢面的样子,我师父的脸都会被我丢光了。”

    方灵儿抿嘴轻笑,道:“说的也是,那玄冰寒潭就是神山后山大约十里处,你晚上可以一个人去。”

    元宝点点头,胡乱的洗了把脸,合计着是该把自己好好打理打理了,反正又不用花银子,而且玄冰寒潭的寒水对自己的修为也大有裨益,何乐而不为?

    就在元宝独自一个人在房中合计之时,在神山的后山冰川之上,白雪皑皑,冷风如刀。

    而就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中,却出现了一个鹅黄sè的影,那单薄消瘦的女子背后还背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古琴。

    云彩虹。

    云彩虹缓缓的行走在雪地上,以她的道行本不必如此幸苦,直接御空飞走就是了,可她偏偏喜欢走路,而在这个时间,她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她为了什么来到神山的后山?

    答案就在不远处的冰川上,一白衣的天问姑娘傲然而立,今晚无雪,硕大的月亮挂在她的头顶上空,照耀着这位白皙的女子,她似乎与脚下的冰川雪山融为了一体。

    天问姑娘看到了吃力走来的云彩虹,她的目光一阵晃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云彩虹最后停在了距离天问姑娘大约十丈的雪地中,后就是那巍峨耸立的世间最高山峰,神山!

    天问姑娘语气极为冰冷,无往rì那种和善脱俗的神,冷冷的道:“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云彩虹抬起头,如水般的眼眸明亮清澈,也许是上天的不公,她的眼眸极为,却生着一张普通的脸颊。

    云彩虹轻轻的道:“你又是什么人?”

    天问姑娘倒:“南海天问。”

    云彩虹目光一阵闪烁,冷冷的道:“天问仙子?你不是。”

    天问姑娘脸sè微变,道:“我不是?那谁是?”

    云彩虹盘膝坐在雪地上,缓缓的取出苍木古琴,一字一句的道:“谁都可能是,唯独你绝不可能,我说的对吗?云仙子!~”

    天天问终于变了脸sè,子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彩虹淡淡的道:“蜀山云彩虹,云仙子,你的胆量倒是不小,竟敢冒出天问仙子上这昆仑山,我不想与你动手,交出你上的那枚封神铁令我就放你走。”

    云仙子绍云仙脸sè缓缓沉寂了下来,似乎带着几分玩味的微笑,道:“你既已经猜到我是圣教天魔教的绍云仙,那你就不该独自一个人跟踪我。”

    云彩虹表不变,道:“哦,看来你打算杀人灭口了?”

    绍云仙冷笑道:“你说呢?”

    “唰唰唰……”六柄仙剑从她的后那剑鞘中忽然而出,在半空中快速穿梭,带着诡异的剑啸。

    云彩虹望着盘旋在六柄飞剑,开口道:“久闻魔教剑之名,八百年前有无数正道前辈丧命在这六剑之下,今夜就让我云彩虹来领教领教。”

    这里乃是神山后山,人迹罕至,就算两人打的天崩地裂也不会被人发现,倒也真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绍云仙双手狂捏剑诀,剑九天之上竟然合为一柄擎天巨剑,闪烁着耀眼的白光,直shè云彩虹的天灵。

    绍云仙有这个自信,就算正道五公子也绝不能轻易接下自己全力的一击,何况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柔弱少女。

    由六柄剑合并的擎天巨剑,速度奇快,云彩虹立刻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从头顶九天之上快速压下,她周围的积雪顿时被压塌了一大片,随时都会引发雪崩。

    “铮铮……”悠扬的琴声忽然在这个夜空中响起,带着几分清脆,几分欢快,如出谷时欢快舞动的黄莺。

    绍云仙面露自信,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面前那个云彩虹被自己这一剑击穿子的画面。

    “砰!”擎天巨剑在距离云彩虹头顶还有四尺的时候,异变发生了,擎天巨剑仿佛撞在了一面透明的冰川上,在轰隆巨响中,巨剑再度变化为了六剑。

    大地传来了轻微的颤抖,接着,颤抖越来越剧烈,从两人头顶那一座冰川上,一道黑影细线快速落下,接着那细线快速拉长,越滚越大,而隆隆声也随之而来,整个冰川仿佛都在颤抖。

    雪崩!

    绍云仙没有看清云彩虹是怎么破去自己这一剑的,她毕竟出自名门,由魔君行流云亲自教导出来的,虽惊不乱,子越空而起,剑分为六道光芒,直shè盘膝而坐的云彩虹的六个方向。

    云彩虹八指如飞,琴音中传来她落寞的声音:“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唰唰唰……”她根本无视后的那三柄神剑,只见在她飞快的八指间,无数道气剑从琴弦上迸发而出,带着嘤嘤回声,扑向了面前的那三柄剑。

    “轰隆……”连续几声异响,正面的三柄剑在无数气剑的攻击下完全化解,而后的那三柄剑却是同样shè在了距离云彩虹体大约四尺的范围,在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片刻之后,在剑强大的攻势下,云彩虹的周围缓缓的隐出了一个类似水波的结界,将她牢牢的包裹,剑就是shè在结界上不得前进一分的。不过绍云仙岂是凡人?快速的施展剑诀,连续几次进攻结界,云彩虹所布下的神秘结界烟波泛起,似乎内在能量在急速消耗。

    雪崩之势越来越大,就数千丈的头顶而下,雪球越滚愈大,仿佛整个天地都要变sè。

    绍云仙从没有见过面前这个女子神秘的功法,竟然单凭一张琴,就能挡住自己大半的攻势,脸sè骤变。

    感觉到那携带万钧之势的雪崩就快要落下,她在空中盘旋,竭尽全力的施展剑将云彩虹困在雪崩的必经之路,希望借助这天地之威来重创云彩虹。

    云彩虹又怎么能看不出绍云仙的意图。但是她却没有其锋芒的意思,只是八指如飞的在演奏者天籁般的乐曲。轰隆巨响中,那琴音似乎不受任何影响,依旧是清晰可闻。

    远处,半空着,元宝脚踩仙剑抱着大黄扛着冷颜缓缓飞来,他在寻找神山后山的玄冰寒潭。本来打算自己来洗澡的,后来想想,大黄也好久没有洗澡了,索xìng也将他给报来了。

    此刻正值深夜,昆仑六脉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元宝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兴趣大减,刚转过一处冰川就听到轰隆巨响,他知道这是雪崩的声音,也不奇怪,在昆仑山南部都是万年冰川雪山,发生雪崩是家常便饭。当下也不在意,刚要转头继续寻找玄冰寒潭所在地的时候,隐隐听到隆隆雪崩声中,竟还穿来了犹如天籁般悦耳的琴声。

    自从在二胡上小有造诣上,元宝可谓是痴迷其中,顿时皱眉自语道:“大晚上哪位昆仑女弟子这么清闲,来这里弹琴,还引发了雪崩。”

    元宝朝着那边飞去,忽然发现盘膝坐在山腰处弹琴的那个鹅黄sè的女子竟然面对雪崩不避不闪,他脸sè大变,刚要喊道:“姑娘快走!”

    可关就在这个时候,六柄闪烁着白sè光芒的仙剑快速的冲向了那个瘦弱的黄衣少女。在几声轰鸣中,六柄仙剑再度被震开。

    元宝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脚下发生的那一幕,那个弹琴的鹅黄sè衣衫的少女,竟然能从古琴中发出无数气剑,将那来势极大的六剑全部化解。

    元宝感觉出那六剑颇为熟悉,转念一想,脸sè大变,果然看到悬浮在半空中的天问姑娘。

    携带万钧的雪崩终于盖过了云彩虹的子,就在绍云仙得意之时,大量的积雪过后,琴声竟然丝毫不断,隐隐竟带着几分杀伐之意,与原先那种柔和的天籁大为不同。

    整个雪崩忽然停息了,厚厚的雪墙完全定格在冰川的山腰处,这是何等的力量!

    元宝心头猛跳,愕然发现自己的心神竟然受到了那杀伐琴音的影响,连体内旋转的真气都受到了波及。

    而直接面对云彩虹的绍云仙感受更加真切,只觉得气血翻滚,全真元激,如决堤的江水,澎湃汹涌。

    厚厚的雪墙之中传来的云彩虹飘渺的声音:“绍云仙,交出你上的那枚封神铁令我可以不杀你。”

    “做梦!”绍云仙强制压制真元,双手猛的变幻手印,元宝散发出淡淡白光的剑忽然由白转黑,无尽的黑气朝着被埋的云彩虹呼啸而去。

    半空中,元宝终于脸sè大变,原来自己所猜的并没有错,天问姑娘果然是魔教最神秘的三大仙子之一的云仙子绍云仙假冒的。

    那真正的天问在哪里?莫非已经被绍云仙给杀了?

    “妖女,还不住手!”

    元宝见那六股魔气厉害,在也忍不住了,凌空飞驰而下,后的子母追魂剑豁然出鞘,化为数十道黑sè的剑芒,朝着其中四股黑气shè去。

    几乎同时,定格在山腰处的那厚达近百丈的积雪轰然砸开,无数道尖锐夺目的冰锥铺天盖地的朝着绍云仙shè去。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绍云仙措手不及,快速的打出一面黑sè的龟甲,那龟甲御风变大,牢牢的挡在她的面前,可面对数以万计的冰锥,那神秘龟甲也无济于事,几乎不到两个呼吸,防御力极大的龟甲被shè的支离破碎,同时,元宝与云彩虹也合力化解了那魔剑。而受到冰锥的影响,绍云仙被迫再度落在了冰川上。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