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剑与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赵无悔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云仙子的底细。

    魔教早已经恢复元气,尤其是现在,其实力更是已经超过了八百年前正魔决战时候的力量,可是这一代年轻弟子,男弟子很少显山露水,而女弟子名声却是极大。

    魔教三位年轻仙子,分别是炼魂宗血仙子何红药,合欢宗梦仙子李梦雪,天魔宗云仙子邵云仙。

    其中以合欢宗李梦雪名气最大,血仙子何红药手段最毒,云仙子邵云仙最神秘。

    几年来,虽然云仙子的名头响遍九州,可真正与她接触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就连魔教中人见过她芳容的都屈指可数。

    元宝再度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他心中怀疑归怀疑,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怀疑是真的,当然,现在一点证据也没有。

    他将脚边的二胡收起,道:“早点睡,我们抓紧时间赶往昆仑山。”

    &

    昆仑山,九州山川风水的龙头所在,北起天山,南至十万大山的西半部,跨越近万里之长,将九州繁华大陆与西域异族牢牢挡住。

    昆仑山有大小山头三万座,还有九州大陆最高的神山,那就是斗法盛会的所在地。

    而名镇千古的正道修真大派昆仑派,就是以神山为中心向两侧延伸,共占据六个山峰,如今弟子门人有一万余人,是名副其实的当世第一派阀。

    神山斗法盛会还有四天,在神山东八十里处的凡人古城白雪城此刻已经人满为患。这座古老的城池长住人口约十万,现在短短数rì,竟也有数万从四面八方赶来,其中不乏修真奇人。

    如今正道大昌,天下正道门派如过江之鲫,单单五大派的门人弟子总数就快达到了五万之众,其他数十个中等门派,数百小派,其人数相加起来远超正道五大派阀。

    这种神山斗法盛会旷世空前,不少小派都是举派前来,当然不是为了斗法,还是来凑闹的。大部分前来神山的正道修真者都是东道主昆仑派负责接待,而一些没有名气的散修或者没有达到御空境界的小弟子,都基本住在白雪城。

    元宝到达白雪城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个很奇怪。这里属于高原地带,终年白雪皑皑,东西南北四方到处都是高耸入云的雪山冰川,是以这里的原住居民不论是饮食习惯还是衣着大半都与中原百姓有很大的不同。他们多是穿着厚实宽大的百sè服装,鲜艳亮丽,喜欢吃,饮青稞酒。所以这些人材高大,孔武有力。

    当元宝一行人来到白雪城外的时候,已经距离斗法盛会还有四天时间。站在高原上,头顶的白云如烟一般快速的划过,蓝蓝的天空似乎触手可及。

    赵无悔张开双臂,对着远处的一座冰川呐喊道:“千里冰川,天高云淡。这里真是人间仙境。”

    方灵儿也是一脸的感触,在这荒凉古老的高原上,每个人都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世间的渺小。

    沧海桑田,谁又能知道这昆仑山脉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实是一片汪洋?

    元宝指着远处坐落在几座冰川脚下的那座古城,道:“那儿就是白雪城了,距离神山不远了。”

    众人极目眺望,果然看到在遥远的西方,有一座远比其他山峰要高很多的yīn影,仿佛鹤立鸡群一般。

    只是现在距离还有数十里,加上前方还有好几座冰川遮挡,只能隐隐瞧见那高耸拔的yīn影。

    大黄气喘吁吁,伸着老大的舌头,一脸的疲惫,而青鸾冷颜却比它兴奋的多,振翼翱翔,偶尔还落在元宝的肩膀。

    没多久,这一行人进入了白雪城,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不仅客栈住满了人,连城主府,头人府,甚至连大多数普通居民的家里都在招待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好客的原住居民,几乎是没有收取任何酬劳。

    古城的几家商旅客栈都满了,当然就算不满元宝也住不起,眼看着天sè已经渐黑了下来,一行人走在拥挤的街道上面露苦sè。

    方灵儿道:“公子,实在没地方住咱们就去城外露营,反正这些rì子来都是住在野外的。”

    元宝苦笑道:“这里到处都是冰川,晚上极为寒冷,可不比中原呀。”

    已经是十二月了,时不时的就开始下起暴雪,虽说他们修真者自然是不畏严寒的,可总归是遭罪。

    城里的人实在是太多,无奈之下元宝只能带着两人往城外走。

    “占卜算命,yīn阳八卦……”刚到了南城门,一个穿道家玄服的青年手持一块“神算子”破旧布幡,在街口支着一张破桌子,桌子上还放着几张笔墨纸砚。

    这里好多都是修真者,自然是不信他这一的,所以很少有人停下脚步来花冤枉钱。

    元宝等人也没有在意,径直的往城门处走。

    那算命青年忽然道:“这位公子面带愁容,步履急促,只怕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不如占上一卦?”

    元宝现在为住宿发愁呢,懒的理会他,道:“不好意思,我是穷光蛋,没钱的。”

    算命青年微微一笑,道:“有缘即是朋,谈钱太见外了,不妨我给你测测你此次的运道?”

    赵无悔没好气的道:“你这个江湖骗子起码要弄下双眼才够真实,我们很忙了,没时间和你瞎耽误功夫。”

    元宝也想快步离开,可看到那个算命青年似笑非笑的表,他心中一步,走了过来,道:“好,那我就写一个字。”

    他提起桌子上的毛笔随意写了一个字。

    “剑!”

    元宝读书不多,大半的时间都花在了练剑上,可他的手臂腕力却是非同小可,这个字下笔有力,直走龙蛇,尤其是最后一笔拐弯处更是收势不住,带的老长。

    算命青年看了看元宝写的字,沉吟道:“剑,百兵之王,利器也,不知公子想测什么?”

    元宝道:“就测测我的份。”

    算命青年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子上的字端详一会儿,道:“公子所写的字其实已经融入了心里,下笔极为有力,犹如飞龙咆哮,气势人,尤其是最后一笔拉的很长,已经只怕已经不是困水之龙,已具飞天之势。当今天下年轻人在剑字上有此领悟的,不出五个人,其中三个我都见过,其他两个人只有轮回剑诀传人元少钦与蜀山派优秀女弟子李师师,公子是男的,只怕是姓元?”

    元宝与边方赵二女都吓了一跳,单凭一个字这个算命青年竟能推演的一分不差。

    元宝坐在了桌前的长凳上,道:“道兄实乃高人也,不错,在下正是元少钦。”

    算命青年也没有什么意外,抱歉道:“今rì得见轮回剑诀传人,实乃三生有幸。”

    元宝道:“你真的是从字里行间看出我的份的?”

    算命青年神秘一笑,道:“你说呢?”

    元宝当然不相信眼前这个青年道士仅凭自己的一个字就猜出了自己的份,前阵子在大禹山他曾与很多修真者有过照面,这件事江湖上已经传开了,只怕这个算命青年也是道听途说的。

    他道:“那你看我此次在昆仑山运势如何?”

    算命青年拿过一个摇筒子,里面有很多竹签,他道:“你试试?”

    元宝依言接过,一阵晃动之后,一根竹签子掉在了桌子上,上面有一行字。

    方灵儿微微弯腰侧捡起那根卦签,缓缓的道:“风雨会佳人,剑影了无痕。只叹天籁音,不曾入凡尘。下下签?!”

    赵无悔抢过竹签怒气冲冲的折成数段,喝道:“你这骗子根本不灵,怎么可能是下下签?!”

    元宝不动声sè,让赵无悔平息怒气,望着面前那个面带微笑的算命青年,道:“道友,这签何解?”

    算命青年道:“公子,这一次昆仑之行只怕你要遇到一个劲敌了,而这个劲敌应该是一女子,你要当心才是。”

    “女子?李师师?”元宝心中暗暗的想着,忽然他的脸sè沉静了下来。若在擂台上真的遇见了李师师,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

    以他现在的道行,又有子母追魂剑护,已经可以挑战大乘境界的高手了,与李师师也都是半斤八两。为了轮回剑诀千年声誉,他肯定要拼命相斗对手,可是要是遇见了李师师,他真不知道能不能下的去手。

    方灵儿芳唇一咬,道:“大师,这个女子是不是李师师李姑娘?”

    算命青年似笑非笑的眼神从方灵儿与赵无悔两人的上掠过,带着一股子的神秘,道:“应该不是。”

    “不是李师师?”元宝又是一怔。此次斗法除了李师师之外的其他优秀女弟子寥寥可数,难道是天问姑娘?上次天问姑娘施展出来的剑诀隐隐有克制轮回剑诀的力量,只怕是此人了。可元宝感觉,若真相斗起来,天问姑娘应该不是他的对手,毕竟自己还怀子母追魂剑,这连李梦雪都要避其锋芒的神剑威力绝非一般。

    忽然,元宝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从异空间漫步走来的白衣女子,九天玄女。

    那一场如梦似幻的相遇中,九天玄女提到了一个女子的名字,抱着一张七弦古琴,说是瑶琴仙子的传人,也不知真假。

    “难道我的劲敌是那个所谓的瑶琴仙子的传人?”

    “二哥!”黄昏时分,就在众人沉默无语的时候,一道清脆中带着无限欢喜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

    元宝子大震,回头一看,却见自己的妹妹元少茹与另外一个穿红衣的女子一起走来。

    “少茹!”元宝没想到在白雪城就遇见了妹妹,大为欢喜,忙站了起来。

    元少茹小鸟依人的跑了过来,拉着元宝的手,道:“二哥,你来了昆仑山怎么不上去呀,住处都为你准备好了。”

    元宝笑道:“昆仑派这么看重我呀?竟然把住处都给我准备了,这倒让我受宠若惊。”

    站在元少茹边的那个美丽的红衣女子走上前来,道:“元公子乃剑神弟子,又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理应受此待遇。”

    元宝道:“这位仙子是?”

    红衣女子抱拳道:“我是太玄恩师门下弟子玲珑,见过元公子。”

    元宝脸sè微变,道:“原来是玲珑仙子,久仰侠名。三年前太湖一战,一剑破去太湖狂蟒水妖,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玲珑仙子笑了笑,道:“见笑,见笑。”

    玲珑仙子,可算是昆仑派年轻弟子中除司徒正外名气最大修为最高之人,早已经成名十余年,尤其是三年前太湖一战,造就了她玲珑仙子的侠名。

    随即元少茹将方灵儿与赵无悔二人也介绍了一番。

    一阵寒暄后天sè已经黑了,玲珑仙子道:“天sè已晚,我们上山。”

    元宝道:“那就叨扰了。”

    这时玲珑仙子转过头,对那个算命青年道:“五行门的诸位长老与弟子大约后rì午时可以赶到,师兄现在随我一起上山吗?”

    算命青年站起,笑道:“算啦,我闲散惯了,在山下再待几rì,等我的师长们来了,我再去拜会太玄师伯。”

    玲珑仙子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元宝倒吸一口冷气,深深的望着那个英俊的青年,一字一句的道:“你是,卦公子?”

    算命青年呵呵笑了起来,道:“不像吗?”

    赵无悔一听这个青年竟然是名满天下的五大公子之一的卦公子,想到先前还说这个家伙是一个江湖面子,顿时面sè尴尬,躲在方灵儿的后。

    卦公子又笑了几声,道:“赵姑娘无须害怕,我还没有那么小气呢。”

    赵无悔伸出脑袋笑嘻嘻的道:“我不是害怕,是害羞,少钦哥哥我们快走。”

    众人一起走出了白雪城,打算到了城外在御剑飞行上山。

    元宝拉着妹妹元少茹的手,道:“这几个月你在昆仑可好?”

    元少茹兴奋的道:“我很好,大家都对我不错,恩师传了我很多道法,师兄们也送了我很多厉害的法宝呢,上山后我拿给你看看。”

    元宝心中甚为欣慰道:“那你现在将yīn阳乾坤道决修炼到第几层了?莫不成已经达到了御剑飞行之境了?”

    元少茹脸sè一红,道:“哪有呀,师父说以我的资质,起码还要再过半年才能达到御空境界呢。”

    元宝差点摔倒在地,就连赵无悔脸sè也变的颇为古怪。

    一般人修真练道,起码要五年才能达到御空之境,就算是修真奇才也要两三年,元少茹竟然不需要一年?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元宝达到御空之境足足话费了八年时间……

    没多久,黑暗中就升起了数道霞光,朝着西方快速飞去,片刻之后就如同流星一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众人离开后不久的白雪城南门,卦公子还在尽力的招揽客人,尽管今天没赚几钱银子,可他一点儿也不在意。

    就在这时,一个孤单落寞的影在街道上的灯火下缓缓从南门走了进来,那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一鹅黄sè衣衫,子很小,长相只能说的普通,并不出众,皮肤是古铜黄sè,也不白皙,黑黑的长发只是随意用一根草绳拢在一起,而她瘦弱后背上却背着一个用黑布笼罩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很大,很长。街上的行人与修真者完全都没有将这个少女看在眼中。

    鹅黄sè衣衫少女走到了卦公子边不远处的空地上,缓缓的解下后背上的那块黑布,竟然是一张古朴的苍木古琴。

    少女就盘膝坐在冰冷的岩石上,几乎比她的子还要长的古琴就放在她的膝盖上,她的伸出手,手指却是修长无比,轻柔的滑动着琴弦,顿时一阵宛如天籁般的旋律在街头响起。那琴音曼妙无双,直透心脾,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转头看来,可看到弹琴之人竟然是一个长的并不好看的女子,都纷纷的转回了头。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卦公子。

    卦公子眉头一皱,那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眸忽然便的深邃起来,他手指在桌子上一点,一根竹签嗖的一声飞起,直shè那抚琴少女的肩膀,速度更是快极。

    而只听女子随意拨动琴弦,那根灌输着卦公子浑厚真元的竹签竟然在距离那个抚琴少女畔还有三尺的时候凌空被定住了,不得前进丝毫。

    卦公子脸sè大变,快速的念动口诀催动那根竹签,竹签再度前进一尺,可无论如何再也无法接近了,只见那竹签似乎承受很大的力量似得,快速变弯,随后在天籁般的琴音中,竹签无声的化为了齑粉。

    “砰……”卦公子股下的长凳子也承受不住他的力量,瞬间分解开去。

    黄衣少女转过头,那双落寞的眼神望了一下卦公子,然后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云彩虹!?”

    卦公子拍拍股站了起来,口中淡淡的道。

    黄衣少女轻轻的道:“能有如此修为又如此打扮的,世间只有卦公子周楚周师兄了。”

    卦公子周楚面带忌惮之sè,道:“闻名不如见面,两rì前我师父传信给我,让我此次斗法提防蜀山派一位名为云彩虹的女弟子,你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竟然如此厉害?”

    云彩虹一曲弹闭,方道:“琴。”

    她站起了,将那张苍木古琴轻柔的装进了琴袋中,然后向城内走去。

    她并不是来卖艺的,只是来试试卦公子周楚的实力的。

    周楚看着她的背影,脸sè前所未有的凝重,喃喃的道:“这一次斗法盛会,五大公子只怕要蒙羞落马了,没想到短短几年时间,竟出现了这么多后起之秀。元少钦的轮回剑诀,无人能接下一剑,此战扬名是肯定的,这个云彩虹只怕比元少钦更加可怕,连我都没有把握破开她的琴声防御结界!元少钦遇到的强劲对手应该就是她了,这一场斗法盛会与其说是年轻一代弟子切磋比试,倒不如说是元少钦的见与云彩虹的琴之间的斗法!”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