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羞死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大禹山,南部。

    数百正魔两道的门人弟子并没有想象中一见面就祭出法宝对轰,魔道三宗六门十二宫的弟子都聚集在偏东,而正道在金银二老与玄冰宫左清水三人为首,都多集中在偏西的方向。

    这里就是先前那股滔天异光的所在地,可异光很快消失了,正魔两道都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月经纶,不过他们确定,月经纶就在附近。

    现在的安静只是在酝酿着更残酷的斗争,一旦任何一方找到了月经纶,双方的战斗就会开始。

    正道弟子人数远胜魔道众人,其中修为最高的乃是昆仑派金银二老与左清水。

    虽说魔教这一边只有三四百人,可个个都是年轻一辈优秀弟子,在单个战斗力上,远胜正道诸人。

    若真动起手来,谁胜谁败还是未知之数。

    左清水走到金银二老的边,这两个昆仑前辈也是当世响当当的人物,都近两百岁了,金老杨迪,银老游花。

    这是一对双修的夫妇,百年前就已经很少出现在凡尘之中,此次为了魔教至宝月经纶被蜀山派太玄真人委派下山。由于其四大派没有长老级别的高人到场,整个大禹山都是以金银二老马首是瞻,就连清公子左清水也不例外。

    左清水道:“两位前辈,这么找也不是办法,那月经纶乃是千年至宝,早已经通灵,如果刚才那道寒光是它释放出来的,只怕现在早已经不在此地了。周围到处都是魔教中人,两位前辈还请尽快拿一个主意才是。”

    “左师侄说的不错!”金老杨迪道:“刚才那股能量应该是月经纶发出来的不假,现在在附近有近千修真者在寻找,可一点儿踪迹也没有,现在月经纶不是被最先到达的人取走了,就是已经自主的飞离这里,我要扩大搜索面前。”

    银老游花皱眉道:“人海茫茫,若真是被别人取了去,我们去哪寻找?你这个糟老头能不能别瞎出注意?”

    金老大怒,道:“老太婆,你为什么总让我过不去,出门在外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

    银老yīn阳怪气地道:“呸,你还要面子,八十年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着天凤流口水,当时你怎么不在乎你的面子?”

    金老道:“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还提它做什么,还当着小辈的面……有事我们回去慢慢说。”

    “怎么?心虚了?”银老哼了一声,道:“此次掌门师兄派我们二人下山,只是为了防止魔教中人再得月经纶,现在看来魔教那边也在寻找,并未得到,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

    大禹山西北部,山峰下。

    李师师面sè如冰,缓缓的闭上了眼眸,那个古怪的黑乎乎的东西速度实在太快,眼就很难辨别,只好集中jīng神力与念力缓缓的覆盖。

    半晌之后,她忽然眼睛一睁,露出惊骇神sè,看向了盘膝打坐生死不知的元宝。

    就在刚才的一个瞬间,她再度感受到了那黑乎乎的东西,可竟然是悬浮在元宝的头顶,当她猛的睁开眼睛转头看来得时候,一个半尺来长微显圆弧宛如月牙形状的黑sè东西,无声的悬浮在元宝的头顶。

    也许是感受到了李师师冰冷惊愕的目光,那月牙形状的东西竟然shè向了元宝的左臂。

    “不!”李师师大惊失sè,抢而上,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速度实在太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元宝的左臂上。

    一股淡淡的月华忽然笼罩住元宝的左臂,片刻之后,他赤红的肌肤竟然缓缓的恢复,而在旁人看不到元宝的体内,一黑一红两股能量正在纠缠在一起。

    随着那股黑sè冰冷的能量进入他的体内,元宝体内沸腾的血液也开始渐渐冷却了下来,两团能量在争斗了大约小半个时辰后,终于也停止了相斗。

    而此刻,元宝体内经络竟然全部被冲断,全真元消失殆尽。以前体内的五大经脉,三百六十支脉,现在变成了一片汪洋,完全没有路径可言。

    要知道修真者区别于凡人最根本的因素乃是修真者体内有凡人所没有的真元灵气,而这些灵气就是集中在丹田内海,通过经络运行游走。

    经络对于修真者来说,就相当于一条条宽阔的河流,现在元宝所有的河流全部崩塌消失,所有的经络河流连为了一体,成为了一片汪洋。

    这是好是坏,元宝一点儿也不清楚,现在他内视体,看着自己散乱的真气到处冲撞,心中大为悲哀。

    此刻,在他的左臂内有一个红sè的月牙形状东西,元宝知道,这是rì经纶。而先前莫名其妙跑进自己体内的那黑sè月牙形状的东西,与rì经纶正好相反,凄冷的很,却刚好压制着rì经纶炽的能量。

    那种撕心裂肺灌入骨髓燃烧灵魂的剧痛快速的消失,不到半刻钟,元宝竟然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气游走全,舒爽无比。

    “咋办呀,我的经络尽断,修真之路到头了……看来我得赶紧找一个传人,将轮回剑诀传下去才行……”

    他见体恢复,下意识的运转轮回心决,片刻之后,汪洋一般的体内窜动的无数真气竟然快速回拢,如沧海归墟一般,在他的丹田之上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赤红sè漩涡,没多久,所有的真气都开始围绕那个小漩涡旋转。

    “砰……”一声脆响。

    漩涡上的那枚裂缝斑斑的金丹轰然碎裂,一个的小人盘膝坐在漩涡之上。

    这小人光嘟嘟的,粉嫩如雪,全一根毛发都没有,而且样貌与元宝一模一样。神婴破蛋而出后,就开始随着元宝的轮回心法,大量的元气开始滋补这个小神婴。

    “神婴?这个时候我竟然突破到了神婴境界?有没有搞错!”元宝吓了一跳。

    其实有三件事元宝还不知道。

    其一,他现在和刚出生的小神婴一模一样,先前的火焰不仅烧光了他的衣服,连眉毛与头发也一并烧光了,现在上一根毛都没有,比和尚还和尚,再加上他现在无片缕,完全的,影响着实不好。

    其二,他左手臂忽然出现的黑sè月牙形状的冰冷之物,乃是传说中魔教三大异宝之一的月经纶。先前rì经纶封印破解,引出了隐藏在大禹山南部的月经纶,并且也进入了他的体内,不然的话,当白素贞的那枚千年仙丹消耗完,他就会被rì经纶强大磅礴的气所融化。正是月经纶及时的进入到他的体里,rì月同辉,yīn阳调和,这才因祸得福。

    其三,所谓的因祸得福之说,其实是指他体内的浩瀚汪洋。两大魔教圣器的摧残下,将他的奇经八脉全部融化,形成了奇特的汪洋大海,又在轮回心法的作用下,在汪洋中心的丹田处形成了一个归墟漩涡。

    千年来,所有的人都知道轮回剑诀虽然强大,可是每一代传人几乎都不能活过一百五十岁,而相比其他门派修真高手动辄两百岁来看,轮回心法确实存在极大的瑕疵,千年来造就了十五个绝世高手,却无一人得道成仙。

    可千年前那轮回散人是何等的奇才,他既然能创出轮回三剑式这等三界中一等一的绝世剑诀,那配合轮回三剑式的轮回心法又岂能差?

    何为轮回?

    轮回,归墟也。

    六道轮回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带动着庞大的轮回池。

    现在元宝在误打误撞机缘巧合之下,经脉被rì月经纶这两大圣器彻底摧毁,rì内形成汪洋归墟,算是千年来除了轮回散人之外,第二个人达到这种地步的。

    要知道修真者谁敢把经络打断?况且还是彻底的抹去。

    当年轮回散人的道行修行已经远超三界,他深知,自己所传下来的轮回三剑式这等不属于人间的至高剑诀足以让后人驰骋天下,笑傲三界,就没有将轮回心法的奥秘传下去。因为他觉得,这心法与剑诀实在太逆天。

    有人说,修真者是逆天而行,其实在他看来是打错特错,不论是人类的道、魔、佛、巫等派系,或者是妖族、鬼修、树人等旁系,都是顺应天道,以求参悟周天造化,彻底领悟天道奥秘,与天共存。

    而这轮回心法与剑诀,在他看来就已经是天道。

    道家经典著作之中,其中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已经道破天机。这句话的大意是在天的眼中,芸芸众生与稻草做的刍狗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与佛家所说的众生平等不谋而合。

    这才是天道的终极奥义。

    只是这数千年来,尤其是经历过九族大战之后,远古神魔全部消失了,正魔两道这数千年又相互攻伐,早已经曲解了先辈们传下来的天道法则。

    此刻元宝打通经络,可以说,他一飞冲天,短时间内在轮回心法与轮回剑诀上必有相当高的造诣,数十年后,其成就很可能成为人族第二个李坏。

    当年李坏本就是一个超级小顽童,十四岁那年跑到南疆十万大山中准备抓几只小妖兽,打算攒点银子娶妻子,奈何那厮竟然招惹了千年树jīng,结果被千年树jīng吞到肚子中,最后他竟然因祸得福,这才有了三百年不衰的传奇。

    元宝现在大半年的奇遇或许还比不上三百年前的那个顽童,可他怀子母追魂剑,rì月经纶,此刻又打通了经络壁障,这份天资甚至远超李坏了。

    天机老人当年的偈语第一句,潜龙出渊。此刻的元宝才是真正的潜龙出渊。

    南方十余里的范围有近千修真者反复搜素,一无所获,在天亮的时候,正魔两道的修真各占据一边,开始朝着北面缓缓搜索,这一次双方在没找到月经纶的况下,双方都很克制。

    清晨的红霞印红了东面的天际,李师师看着恢复正常呼吸平复为元宝,此刻她的脸sè忽然一红。

    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青chūn少年,眼前这个心仪少年浑盘膝坐在她的面前,让她的脸颊犹如火烧一般。

    两人还真有奇缘,当初元宝在天水城看遍了李师师的子,现在李师师也看遍了他的子。

    “嗯……”倒在远处昏迷的行晚霞缓缓的睁开眼睛,摇了摇脑袋,发现自己竟然还真活着。

    她担心元宝,抓起边的噬魂魔刀跑来,看到李师师一脸古怪的望着朝霞的元宝,她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尤其是隐隐看到元宝盘膝间那傲人的小伙伴,她的脸火辣辣的烫。

    道:“李姑娘,光天化rì朗朗乾坤之下,你看一个大姑娘盯着一个无片缕的男人看,不显得害臊吗?”

    她的话一出,李师师如电击,脸颊绯红一片,甚至比东方的云霞还要深几分。

    正在运功打坐的元宝听到体外行晚霞的子,缓缓收功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我以为我要死了呢,咿,你们不打了呀?真是太好了,化干戈为玉帛……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这两个正魔两道最出sè最漂亮的年轻女子,她们面对面的站在了的元宝的前,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下撇了一眼,表惊愕,脸sècháo红。

    元宝发觉不对劲,缓缓的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连个裤衩都没有。

    “啊!”

    “啊!”

    “啊!”

    三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在大禹山北部猛然响起,清晨的无数鸟兽被惊扰,四处飞散开去。

    第一声是元宝叫的,第二声与第三声是李师师与行晚霞叫的。元宝大半夜都着子盘坐在地上,两人倒是没事,可元宝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仿佛惊醒了二女心中的矜持,也跟着尖叫起来。

    “我……你……你们快转过子去!”元宝脸sè大红,一边捂着下面的小伙伴一边从地面上捡起自己的百宝袋,快速的从里面掏出了一件衣服上。

    这百宝袋就类似于小型的芥子空间,每个门派都有一些,比如道家门派所用的乾坤袋,佛门中所用的芥子袋等。

    不过元宝喜欢叫它百宝袋,他的衣服被烧光了,可是酒葫芦、紫金葫芦与百宝袋都掉在了地上。

    两个女子转过,在这么一个瞬间,在她们二人之间,似乎已经不存在了正邪之分,两人都变为了普通的小女子。

    听着后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两个女子不由得相视一眼,这在这一刻,两人的脸sè忽然都变了,原来她们几乎是挨肩站着的,两人都没有想到会距离如此之近。

    下意识的,两人同时向旁边移开,再度拉开了距离。

    元宝一边穿衣服一边暗骂:“亏大了,亏大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呀,竟然被她们两个看光了我的子!”

    好半天,行晚霞听到后没有了动静,道:“穿好衣服了,我们可以转过头了。”

    元宝道:“不行,你们得发誓,不得将这件事外传,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们了……”

    “小sè鬼,你当我们稀罕看你呀。吃亏的是我与……李姑娘……”

    “什么?吃亏的明明是我,想我一个黄花大处男,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结果被你们两个无缘无故看光了子,我以后还活不活了,不行,我活不了了。”

    行晚霞与李师师同时转过来,看着光着脑袋一脸气急败坏的元宝,两人忽然噗嗤都笑了出来。

    两人脸sè还略带cháo红,此刻这动人一笑,当真如chūn暖花开之时百花的怒放,尤其是一向清冷的李师师,嘴角那深深的酒窝更加迷人。

    元宝大气,跳将起来,道:“你们还笑……”

    行晚霞咯咯笑道:“小sè鬼,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笑。”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枚铜镜丢了过去,道:“你自己看看!”

    元宝接过铜镜一看里面黝黑的少年,差点晕了过去,将手中的铜镜丢的远远的,愕然道:“我那一头半年没洗依旧飘逸的乌黑长发呢?我那xìng感粗犷倾倒万千仙子的浓眉呢?我真不活了……”

    在昨晚rì经纶那神秘的火焰下,真是把他烧的干干净净,除了这臭皮囊。

    短短的几个时辰的时间,元宝先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好不容易恢复了,发现自己的经络竟然全部消失了,现在刚一醒来,就被两个女子盯着自己的子看,此刻,最迷人的长发与浓眉也没有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心中在悲惨的哀嚎着。

    在距离他们三人不到十里之外是山林中,赵无悔与方灵儿面带焦急之sè。昨晚大禹山shè出一道巨大的寒光,惊动了附近正魔两道的弟子。在黄冈城,所有的正道弟子都赶来了,她们二人也不意外,不过自昨晚开始,两人就没有发现元宝的踪迹,现在找了大半夜依旧没有寻到。

    跟在二女边的大黄,忽然竖起了耳朵,似乎嗅到了元宝的踪迹,欢快的叫了起来,撒开脚丫就往元宝等三人所在的方向奔跑。

    二人相视一眼,面露喜sè,纷纷御起法追了上去。

    片刻后,在距离元宝等人还有三四里,就差了一个山头,大黄蹲在了一个白衣女子的边,那女子脸sè苍白,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是公子!”二女一阵失落,不过片刻后,两人的脸sè大变,因为这个重伤昏迷在山脚下的这个白衣女子,竟然是天下第一美人天问姑娘。

    方灵儿蹲下,道:“天问姑娘,你醒醒,天问姑娘。”

    摇了半天,天问睫毛微微一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眸,看着面前两人一狗的脑袋正伸着老长盯着自己看,她缓缓的起,道:“你们在这?”

    方灵儿道:“我是来找公子的,天问姑娘,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是谁伤的你?是魔教中人吗?”

    天问姑娘眼中jīng光一闪,微微摇头,道:“天太黑,我也不清楚。”

    这时,不少正道弟子已经搜素到了附近,左清水看到天问姑娘等人在此,不一愣,忙走了过来,道:“天问姑娘,原来你还在大禹山中。”

    赵无悔道:“我们是刚才发现昏迷的她,应该是被魔教高手所伤,不过天太黑,她也没有看清楚。”

    左清水一愣,面sè忽然变的有些古怪,按说在整个大禹山附近能重创天问姑娘的人寥寥可数,就算是金银二老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击伤她也很难,到底是何人伤她的?

    能让她都看不清的敌人,那只怕是当世一等一的决定高手。

    他问道:“你有没有看清对方所施展的是何派功法?”

    天问摇头,道:“没看清,他是速度太快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你们既然都在,是不是月经纶已经出世?”

    左清水道:“算是,昨晚在大禹山中忽然shè出一道璀璨的巨大光柱,应该就是月经纶释放出来的。不过要加过去了三个时辰,还是没有找到,此间魔教高手众多,我们还是过去与正道众人汇合再说。”

    这一次天问姑娘并没有拒绝,跟随三人走向南方缓缓靠近的数百正道弟子。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