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天问姑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十一月的中原,已经略带寒意。夜风拂过,带着一丝丝清爽的气息,让人jīng神不由得一振。

    大黄忽然汪汪汪叫了起来,元宝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落在大禹山内的那几道光芒。

    “修真者?”元宝心头一跳,大禹山并不算什么名山大川,这里似乎并没有修真门派在此开山立派,那几道璀璨光芒明显便是修真者御空时法宝所散发出来的霞光。

    二女也被惊醒,制止了狂吠不止的大黄。

    赵无悔睡眼惺忪地道:“少钦哥哥,怎么了?”

    元宝道:“刚才好像又几个修真者落进了大禹山内,我们进去瞧瞧。”

    方灵儿虽然可以变了,可还是有点害怕,道:“公子,我们又不是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去瞧瞧呀。”

    元宝道:“正是因为不认识所以才觉得不对劲,我隐隐感到一丝的魔气,还是去看看为好。”

    方灵儿无奈,只好壮着胆子点头。

    相对于方灵儿的担忧,赵无悔则是兴奋的多,拉着方灵儿的手,催促元宝快点儿。

    片刻后,三人一狗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大禹山,位于长江以北约六百里处,山势并不拔,大约有八十里范围,西南不远便是黄冈城。算是凡人的势力范围。

    早年间,曾有一个正道小派在此落户,后来正魔大战时,这里成为了三大主战场之一,那个小派也被魔教抹掉了。

    三人一够在林中穿行,很快就看到了前面有法宝异光闪烁,不时的还传来轰鸣之声。

    “有人在前面斗法!”元宝大吃一惊,急忙施展法掠了过去。

    在一处山脚,月光下两拨人正在激烈斗法,从地面到空中竟不下数十人。

    一拨人穿白sè衣衫,清一sè的蓝sè仙剑,而另外一拨人人数远比白衣人多,大约有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黑sè紧衣,使用的法宝也是千奇百怪。

    元宝只看一眼便知道这两拨人的来历,道:“是玄冰宫与魔教的炼魂宗的人。”

    此次进入中原的魔教弟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之辈,且修为jīng深,加上人数众多,玄冰宫的七八个白衣人已经处于劣势。

    场中,一个白衣俊俏的小白脸与一个穿暗红sè衣衫的少女斗法尤为激烈,这两人的修为明显高出其他人很多,两人刀来剑往,每一次交锋都发出雷霆之威。

    “好厉害的两个年轻人!”赵无悔眼光毒辣,道:“这相斗是男女修为真是强大,我都没有把握赢得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元宝点头,心中也是骇然,这两个人年纪看起来也不大,尤其是那个炼魂宗的少女,应该没有超过二十岁,可从释放的真气强度来看,已经达到了至少出窍境界。而与她交战的那个玄冰宫小白脸竟然与他斗的不相上下,尤其是凭借手中的那柄长剑,隐约间还占据上风。

    玄冰宫弟子除了那个小白脸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被团团围住,有的还受了伤,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衫,在月光下极为醒目。

    元宝对方灵儿道:“灵儿,你先在此等候,无悔妹妹,我们前去帮助玄冰宫门人。”

    说完,也不管灵儿答应不答应,越空而出,长啸道:“魔教妖人……”

    “还有打埋伏的!”几个炼魂宗的弟子看到元宝快速飞来,同时吆喝一声,几道红光就打了过来。

    元宝当然不会手软,加上这两个多月在忘岛闭关修炼修为大进,当下手掌一定,斩龙剑应声而出,只是黑光一闪,那几道红光就被击碎。最前面的那个炼魂宗弟子躲避不及被元宝的剑光扫中,惨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于此同时,黑暗中忽然响起了清脆悦耳的铃铛声,赵无悔一脸沉寂,缓缓的摇动着夺魄铃,那些正在斗法的正魔弟子顿时脸sè苍白,几个修为浅一些的直接口吐鲜血连连后退。

    场中斗法最激烈的那一对男女同时看来,两人齐变脸sè,那个炼魂宗女弟子喝道:“来者是何门何派?”

    元宝大声道:“元宝,无门无派。”

    “元宝?!”红衣少女脸sè微变,全血光暴涨,将对手震退,手中握着一个类似大勺子一般的红sè法器,失声叫道:“你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元宝?”

    元宝心头一怔,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原来早已经传遍九州了,当下也不隐瞒,道:“正是在下,你们这些魔教妖人,竟敢在中原撒野。”

    那红衣少女脸sè极为沉重,面对这个玄冰宫的小白脸她已经很难抵挡,再加上轮回剑诀的传人与那个穿黑sè长袍手中摇动神秘铃铛的女子,自己只怕要吃亏。

    “大家快走,我来断后。”红衣少女断喝一声,其他炼魂宗门人相视一眼,且战且退。

    “想走!”小白脸尖叫道:“问问我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

    他手中仙剑shè出,无尽的水汽开始快速凝结,竟然形成了一道道冰锥,铺天盖地的朝着那红衣少女shè去。

    红衣少女脸sè微变,手中大勺子形状的古怪法宝猛的扬起,耀眼的红光化为无数道细小的红线,朝着满天的冰锥迎去。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动摇,红衣少女连连后退,见门人都撤走了,顿时一个掠也想撤退。

    元宝不知道何时已经截了她的退路,月光下,红衣少女与元宝二人相距三丈而立。其他人正在追击逃走的炼魂宗弟子。而那个小白脸与赵无悔则是封住了红衣少女另外两侧的路。

    本来已经炼魂宗的门人见红衣少女被三大高手围住,呼喊着朝着这边杀来,七八个玄冰宫弟子根本就抵挡不住。就在这时,一生清脆的凤啼直达九霄,接着数百道拳头大小的火团从东面的夜空中快速的砸来。

    那火团虽然看起来只有拳头大,可威力却是害人,两个炼魂宗弟子以为只是普通火团,随意一挥手,准备震开,那知道那火团在接触到两人真气的时候轰然炸开,竟然是外红内蓝的天火,只是片刻之间,两人就被火焰牢牢包裹,惨叫几声后化为灰烬。

    “这火焰有古怪,大家小心!”一个年岁颇大的黑衣青年见两个同伴顷刻间被烧死,顿时脸sè大变,不敢在硬接了,只能躲避。

    下一刻,一个被巨大火焰包裹的红sè火鸟振翼而出,在众人的头顶欢快的鸣叫着,随着她的每一次振翼,都有上百个火团从火焰中飞出,砸向炼魂宗的门人。炼魂宗的数十年轻高手阵脚大乱,自顾不暇。

    被元宝等三人围困的那个红衣少女脸sè凝重,淡淡的道:“元少钦,这趟浑水看来你是趟定了。”

    元宝淡淡的道:“降妖除魔乃是正道弟子的责任。”

    红衣少女冷冷一声,古铜sè的肌肤在远处剧烈燃烧的火焰下竟隐隐泛起光辉。

    在她后的小白脸道:“元公子,这妖女乃是魔教血仙子何红药,小心她手中的翻天杵。”

    元宝一听,脸sè微变,原来这个红衣少女竟然是和梦仙子李梦雪齐名的血仙子何红药,怪不得一修为如此厉害。

    “清公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还请元少钦帮忙,传出去的话,只怕你们玄冰宫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小白脸声音尖细,就像皇宫内的太监,他手持玄冰剑,冷笑道:“你休要激我,你我实力相当,就算单打独斗只怕输的人是你。”

    “是吗?”何红药不屑的望了小白脸一眼,冷冷一笑。

    元宝现在头都大了,原来这两个人来头都不简单,红衣少女是血仙子,而这个长的像美女声音尖细的小白脸竟然是当世正道五大公子之一的清公子左清水。怪不得两个人的道行这么深厚呢。

    远处的斗法还在继续,这边四人却是陷入了对峙之中。

    片刻后,何红药忽然出手,手中的翻天杵猛的砸向了看似修为最弱的赵无悔,赵无悔念动口诀,夺魄铃红光大起,瞬间笼罩出她的躯,同时一道黑光从她的手中打出,直接撞击在翻天杵上。

    砰……赵无悔释放的黑光被震飞,翻天杵的光芒撞击在夺魄铃的护体红光之上,发出一连串的轰鸣。

    赵无悔连连后退七八步,脸sè微微一白,而何红药竟然原地不动。

    从这一招就可以看出,何红药的修为远胜赵无悔,只怕修为境界比李梦雪还要强很多。

    何红药偷袭之后,反手就攻向了左清水,面对三大年轻高手,她竟然丝毫不惧,栖而上。

    砰砰砰……呼吸之间,何红药就与左清水接触了数百下,两人势均力敌,瞬间就从地面打到空中,又从空中打到地面。

    赵无悔吃了暗亏,心中恼怒,提着夺魄铃就要上前,元宝走到她边止住,道:“左清水不需要我们帮忙,你去看看灵儿,别出了什么意外。”

    赵无悔转头去,见化为火鸟的方灵儿此刻正在被十几个魔教弟子围攻,只是仗着强大的天火才一时无虞。

    “敢欺负灵儿妹妹,找死!”赵无悔掠而上,快速的晃动手中的夺魄铃,顿时间方圆数百丈yīn风大气,鬼哭弥漫之音不绝于耳,扰人心智。

    元宝站立在原地,看着左清水与何红药的斗法,暗暗心惊。

    “八方神鬼决与玄冰心法不愧是传承千年的无上绝学,厉害,真是厉害。”

    此刻的何红药已经释放出数十个修为强大的yīn魂,那些yīn魂举着刀叉狞笑yīn叫着围攻左清水,左清水仗着玄冰剑催动真元将其一一退。

    炼魂宗擅长鬼魂奇术,这些傀儡yīn魂都是何红药炼制的,每一个都拥有不下于人类御空境界的修为,足足有七八个之多,再加上她强大的修为,左清水被迫转入防御,十招中只有一两招是进攻的。

    而何红药后背大开,完全没有防御元宝,似乎这个年轻的红衣少女心中也十分清楚元宝绝不是后背伤人的卑鄙小人。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何红药的八只厉鬼被斩杀了四只,双方依旧没有胜负,而远处南面斗法也十分惨烈,已经有一个玄冰宫弟子被炼魂宗弟子杀死,其他的几乎都带着伤,若不是方灵儿与赵无悔两人挡住了大半的炼魂宗弟子,只怕其他几个玄冰宫的弟子也早就首异处了。

    就在元宝心中渐渐焦急之sè,忽然,从山腰激shè而来六道剑光,奇快无比,直扑他的周要害。他大吃一惊,原来还有高手埋伏在山腰中。

    他果断出剑,砰砰砰……六声震响,那六道剑光全被化解。普天之下论起速度,又有什么能比的上轮回剑诀第一招斩天拔剑式呢?

    这时,一个白衣漂亮的绝世女子踏步而来,元宝一阵错觉,以为是当rì在忘岛见到的玄女,当时她也是凌空踏步走到他的边的。

    那女子一边走一边捏着剑诀,六柄两尺七寸长散发着奇异霞光的仙剑在空中飞速穿行,盘旋一阵后,再度从六个不同方向同时shè向了元宝。

    元宝心中一惊,他知道这个女子只怕比血仙子何红药还要难缠,竟然知道自己的弱点。

    斩天拔剑式虽然威力奇大速度奇快,可最多只能面对三个方向,这女子竟然同时从六个方向进攻,而且连自己的玄天八步的步法周围都封的死死的,根本就是避无可避,这就是说她对轮回剑诀了如指掌。

    那六道剑光快如闪电,只是刹那之间就shè到了元宝的周一丈。

    轰轰……六声巨响,地面尘烟翻滚,狂风大起。

    尘烟散尽之后,元宝一脸微笑的站在原地,保持着拔剑的姿势,而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破掉这惊险的一招的。

    白衣女子眉头一皱,眼中烟波流转,柔声道:“不可能,你不可能如此轻松的破掉我这一招六圣问天。”

    元宝的后忽然飞出一个紫sè的大葫芦,悬浮在半空中,紫光闪烁。

    “幸亏我有紫金仙葫,不然刚才肯定吃了大亏,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招数好像是专门克制我的轮回剑诀的。”元宝心有余悸,刚才他确实感到了死亡的气息,可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想到了自己随携带的紫金仙葫,这玩意乃是当年天池老人斗剑输给他的师父的,是一个天然异宝,坚固无比,在他破前面与左右两面的三道神剑之时,紫金仙葫瞬间变大,挡住了后面的三柄神剑,这才逃过一劫。

    白衣女子白袖一挥,道:“我是谁你看到猜不出吗?”

    元宝一愣,脑海中快速搜索可能的人,可真的没有丝毫头绪,以这个女子能瞬间封住自己的六路与玄天八步的走向来看,她这一招六圣问天完全是自己斩天拔剑式的克星,传她这剑诀的人必定是与轮回剑诀的传人交过手,甚至是很有交

    “是昆仑派太玄真人的弟子,不对,她的御剑手印不是昆仑派的?黄山派玉琳师太的弟子,好像也不对……她上的法力波动好像是道家的,难道是……”

    他心中一动,世间年轻一代女子中,能拥有如此修为的,除了魔教三大仙子之外屈指可数。

    他道:“你是天魔宗的云仙子?”

    白衣女子抿嘴一笑,道:“你觉得我是吗?”

    元宝道:“你如果不是云仙子的话,那你只可能是天问姑娘,我说的不错。”

    白衣女子玉手一招,六柄仙剑忽然唰唰唰的全部回到了她背后的剑鞘中,竟然化为了一柄。

    “早就听说你很聪明,竟然比我想象的更加聪明,大家都叫我天问,你也可以叫我天问。”

    元宝心中惊骇,原白这个美丽无双的白衣仙子竟然真是南海仙翁的传人天问,南海仙翁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在天涯海角,他估计天问姑娘这十年来没有名师指点,最多也就神念境界的修为,可刚才接触的两招来看,她的修为已经不下于正在与清公子左清水激烈斗法的血仙子了。

    “怪不得她敢接封神铁令呢,原来她的修为竟然如此深不可测。”

    元宝渐渐从震惊中清醒,抱拳道:“原来是天问姑娘,久仰久仰。”

    天问轻轻一笑,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左清水道:“左公子暂且罢手,魔教的三宗六门十二宫的人已经快到了。”

    左清水脸sè微变,快速的与何红药脱离接触,何红药早就想离开了,长啸一声,南方斗法的炼魂宗弟子也快速脱离战场。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一战,玄冰宫死了两个人,炼魂宗死了六个人,其中三个是被方灵儿的天火烧死的,一个是被赵无悔用一件神秘法宝shè穿膛打死的。

    炼魂宗弟子离开后,左清水去给受伤的师兄弟包扎伤口疗伤,一时无暇与元宝等人招呼。

    方灵儿欢喜的走到元宝的前,道:“公子,我刚才厉害。”

    元宝道:“嗯,不过你的天火只能用来对付魔教妖人,因为威力太强,决不能在凡人城池里施展。”

    “灵儿明白。”

    天问缓步的走到了方灵儿的面前,剩下打量几眼,惊讶道:“人中之凤?”

    方灵儿皱眉道:“公子,这位姑娘是?”

    元宝介绍道:“这位是南海仙翁的弟子天问姑娘。”

    一旁的赵无悔惊喜道:“原来你就是天问姑娘,你长的真好看。”

    天问微微一笑,道:“和你比起来,我就自惭形秽了。”

    赵无悔双眼放光,天问姑娘是被誉为当今天下第一美人,数年前就已经名声鹊起了,如今被天问姑娘一说,赵无悔觉得好有面子,虽然她心里清楚,论起姿sè来,她与天问姑娘相比还稍有不及。

    一番寒暄之后,元宝道:“天问姑娘,本来还以为一个月后在神山与你相见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问道:“我自然是为了魔教的事而来的。”

    元宝道:“魔教的事?什么事?”

    天问似乎很是惊奇,道:“你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元宝道:“我等三人打算赶往昆仑,无意中路过此地,见到有修真者在此,就过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天问姑娘与刚忙完走过来的几个玄冰宫弟子一脸惊奇的看着元宝,元宝耸耸肩道:“我前几个月一直在一个地方闭关修炼,最近修真界发生的事儿都不知道,难道这里有什么大事发生不成?”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