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拉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金陵古城。

    金陵城,依长江之险而建,背卧紫金山,往东就是长江的尽头东海之滨。这里在古代人类历史上曾是四朝国都,当今大明朝朱元璋亦建都于此,已经是五代古城了。

    金陵城乃是当今天下政治文化、经济贸易的中心,就连正道诸派都在金陵城设有办事处。

    礼部是一个清水衙门,只有在祭天祭祖皇室宗亲成家之时才会用到,算是六部中最清贫的。

    一从二品官府的元文华如今已经官拜礼部侍郎,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可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官衔都是朝廷看在自己的弟弟元少钦的面子上给的。这几个月来他简直度rì如年,忍受着同僚们在背后的指指点点。、

    每个人都认为,他连一个举子都不是,一进官场就成为龙图阁大学士,现在又晋升为礼部侍郎。想那候补的两榜进士也就放个七品官衔罢了。

    元府。

    此刻的元府比在临安城要大数倍,前**院,仆役十来个,位于最繁华的北城。

    后院中,元文华一脸不快的独自饮酒,一华丽官府,倒也英俊不凡。

    白素一绫罗绸缎,端着美味走了过来,道:“相公,大白天别喝多了。”

    元文华道:“别管我,我真想一醉方休。”

    白素眉头一皱,道:“相公,是不是在朝上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此刻的元文华也喝的有点儿高了,大声道:“他们凭什么看不起我,我虽是秀才出,可也算是饱读诗书,中点墨一点不比他们差,现在我成了礼部侍郎,是我才华所致……”

    白素轻轻一叹,拿起酒壶给元文华又斟了一杯。世间最了解元文华的只有她,元文华的一个自视清高的读书人,无功名却居高位,也难怪小人猜忌。

    元文华一口饮尽,将酒杯猛的摔在地上,大声道:“元少钦,为什么是你,我哪一点比不上你,为什么皇上、太子都要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对我客客气气,我是你大哥,我不比你差。”

    白素见到元文华涨红脸癫狂的样子,心中不忍。

    发泄了一番后,元文华酒意渐消,道:“娘子,少钦到底是什么份?为什么每个人都害怕他?”

    白素坐在他的边,道:“你想知道?”

    元文华道:“我必须知道。”

    “元少钦,他的师父是诸葛孔方,他是轮回剑诀的第十六代传人。轮回剑诀的每代传人都负责掌管天机印,而轮回剑诀又天下无敌,千年来一直是轮回剑诀的传人在制衡正魔两脉,可以说,他是公认的人间守护者。”

    “我二弟是人间守护者?”

    “可以这么说”白素轻叹一声,道:“别说是皇帝了,就算是正道五大派的掌门都不敢动元宝一根头发,这一次昆仑神山斗法,当今皇帝花了极重的代价才为皇家修真团争取了一个名额,而二弟却早已经内定了,普天之下,能有此殊荣的只有天问姑娘,风家传人与二弟三个人罢了。一个多月后的神山斗法,二弟将会名扬天下。”

    元文华对于修真界的事一点儿也不懂,不过听到白素将元少钦说的这般厉害,他脸sè越来越难看。

    那个十年前只值三两二钱的少年,怎么会在短短的十年间成为了人间的守护者?

    他不相信,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时,一个仆人快步走来,道:“老爷,宫内派人来,请老爷您立刻进宫。”

    “皇上找我?娘子你在家等我,我先进宫。”元文华脸sè微变,整理了一下官服,大步走出。

    白素看着元文华的背影,忽然眼中划过一丝的忧sè。当今皇帝朱元璋野心极大,他不单单是想与修真界分庭抗礼,甚至想一举歼灭那些在深山密林中修真练道的奇人,这样就可永保凡人江山。只要有修真者存在一天,就算是皇帝也绝不是九五之尊。

    皇宫,金砖红瓦,富丽堂皇。白玉地砖,倒印人影。这里每一件东西都是万金难求的至宝。

    元文华跟着一个青衣男子进了皇宫,却不是直奔陛下的所在之处,而是被带到了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院子,层层叠叠的的房间围绕院子而建,院子中有一个演武场,十几个少年少女正在持剑相斗,隐隐间还有霞气闪烁。

    “这里难道是皇家修真团的总部所在?”一看到那些斗剑的少年不是凡人,元文华的脸sè微微一变。

    屋内。

    上官云鹤看着一脸苍白的元文华,心中暗暗嘀咕,这个文弱书生怎么可能是元少钦的哥哥?

    不过以他的道行,自然是不会将自己的心理想法表露出来的,淡淡的道:“你不要拘束,坐。”

    元文华惊若寒蝉的坐在上官云鹤的下首边,道:“不知道阁下寻下官而来所谓何事?”

    上官云鹤道:“不是什么大事,还有五十天就是昆仑斗法,三天后代表朝廷的船队就会起程,我也会同行,听说你的弟弟元少钦……他是轮回剑诀的第十六代传人,不知是真是假?”

    元文华表一僵,果然还是为了自己的二弟,他道:“没错,不过十年前他就已经离开了,前阵子刚回来。”

    “这我知道,现在元少钦与你家人的关系如何?”

    元文华并不傻,道:“阁下有什么话请直说。”

    上官云鹤微笑道:“我也不隐瞒,我是皇家修真团的上官云鹤,也曾与令弟有一面之缘,不过却无深交。你可能并不太了解当今修真界的,正道五大派把持天下千年,我们朝廷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傀儡罢了。而近年来,魔教三宗六门十二宫大有卷土重来的驱使,正邪之战迫在眉睫,此去神山,我想暗中拜会一下令弟元少钦,希望你从旁说说话,我也不奢求他为朝廷效力,只是希望rì后正邪大战时,他能多为黎明苍生想一想。”

    元文华的眉头越皱越紧,原来朝廷想拉拢自己的二弟,所以才叫自己前来的。忽然,他的心中生出一股不甘的恨意。

    “为什么所有人都只认识我二弟?”

    傍晚,元府。

    元文华拖着疲惫的体走进家门,一下子瘫坐在上。

    白素端着参茶走来,道:“相公,出了什么事?”

    元文华摇头道:“没什么事,三天后我要跟随船队赶往昆仑,你和我一起去。”

    白素皱眉道:“你又不是修真者,去昆仑干什么?”

    她极为聪明,活了千年,顿时明白,道:“朝廷想通过你拉拢二弟?”

    元文华轻揉脑袋,道:“是的,虽然上官云鹤的话没有直说,可就是这个意思。我想二弟毕竟会顾念兄弟之,到时同朝为官,也是好事。”

    “糊涂!”白素道:“相公,此事万万不可,朝廷私下建立皇家修真团已经让正道五大派颇为不爽,这些年更是拉拢了北道全真一脉和十几个中小门派,实力越滚越大,这是正道五大派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二弟的路还很长,绝不是局限于人间或者朝廷之内,以二弟的xìng格,只要你从中说话,他必然不会拒绝,可这也断送了二弟的仙缘,甚至传承千年的轮回剑诀也就就此失传。”

    元文华耸肩道:“娘子,你这有点骇人听闻呀。二弟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孤家寡人一位,有什么了不得?”

    白素坐在元文华的边,抓住他的手,道:“你太小看他了,据我所知,他已经得到了当年李坏的子母追魂剑,极有可能在三十岁以前跳出六道轮回,达到世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之境。且不论这个。单单跟在他边的那几个女子也来头不小,赵无悔乃是湘西赵家的大小姐,拥有夺魄铃,乃冥界与人间的使者,而湘西与鬼族颇为交好,如果拉拢了二弟,鬼族八城与湘西赶尸一脉也会牵扯其中。而且我最近听说,二弟与一个名为李师师的蜀山派弟子关系非同小可,同时与五大派的剑公子、道公子、菩提寺的空相、茅山派的诸葛流星都极为交好,这些都是当世年轻一辈一等一的奇才,如果朝廷真的拉拢了二弟,事就大大不妙了。而且我最怕的是他边的那个名为方灵儿的少女。别人也许看不出来,我一眼就看出了,她乃人中之凤,而且对二弟根深重,肯定是天机老人羽化前说的那只凤凰。如果惹怒了她,一团天火能烧了整个京城,六十年前蜀山弃徒天凤曾一怒之下将江北八城三十六村一夜间化为灰烬,死伤数十万人,还好是二弟的师父诸葛前辈出手制住。这些人都是奔着长生不老而去的,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对世俗产生羁绊,你千万不能游说二弟归顺朝廷。”

    当今天下之势,正道大昌,邪魔避退。

    不仅是魔教之间勾心斗角,正道诸派之间也是阿谀我诈。

    尤其是五大派之间,为了争夺天下第一派的宝座,数百年来,昆仑与峨眉派暗斗不断,不过最近几十年,峨眉派因为丢失了两大至宝,才收敛许多。

    如今正邪大战一触即发,朝廷按照培植拉拢的修真势力已经远超五大派的想象,不仅江北全真北道数万修真者尽数归附,其中竟还有武当派,全真派这两个中等门派。而且皇家修真团的力量也与rì俱增,人数已经超过两千人。

    以当今朱元璋的势力,完全可以和五大派中任意一派分庭抗礼,如果再将元宝这位关系重大的人拉拢过来,朱元璋将如虎添翼。

    一个轮回剑诀的传人,抵得上八千修真之人。

    这是古来所有人对轮回剑诀传人的评价。

    白素早就知道朝廷想拉拢元宝,可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

    黄山,莲花峰。

    莲花峰位于光明顶的正西面,论起险要巍峨来,远不及直耸入云的光明顶。

    在莲花峰后山山腰悬崖处,李师师俏然而立在一处断崖平台上。如瀑布般的长发随着风儿缓缓的舞动,她的表恬静如水。

    而在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李师师。

    两个李师师相对而立,对面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李师师忽然露出了一丝的微笑,看着面前那个一动不动的自己,喃喃的道:“灵魂出窍,化为实质,我已经达到了大乘初期境界,真是不可思议。”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来黄山不到一个月,竟然从出窍初阶直接晋升到了大乘初阶。当今天下年轻修真者,达到大乘境界的正魔两道决不超过十个人。达到这种境界,延寿一甲子。就算在五大派中,最低也是长老待遇。

    饶是李师师清冷如水的xìng格,此刻也露出了欢喜之sè。仅仅十六岁达到大乘之境,这份资质,几乎不在三百年前流年仙子之下了。长生绝对有望。

    “恭喜你,你比的想象的更加出sè,恐怕连楚天云的资质都不及你的一半。”玉琳师太忽然就出现在了李师师的边,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

    悬浮的那个李师师化为一道光影进入到面前的之中,抱拳道:“多谢师伯赐药点化之恩。”

    玉琳师太微微摇头,道:“我给你服下的枚金丹不过是辅助罢了,是你的天资让你短短的时间里突破的。我原本以为你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才能达到出窍巅峰境界,没想到短短二十多rì,竟然达到了大乘境界。”

    李师师道:“师伯,那五行金丹珍贵无比,你为什么给我,而不给你的门下弟子。”

    玉琳师太又是一笑,道:“傻孩子,五行金丹虽然珍贵,可对于我和玉虚子道兄的感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你可知道我是玉虚子的什么人?”

    李师师眉头一跳,道:“您是?”

    玉琳师太露出慈祥之sè,道:“我本名赵无双,玉虚子本名赵慕华,我是他的亲姐姐。”

    “啊?”李师师子一阵晃动,显然这个隐秘连她都不知道,只怕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少数几个人。

    玉琳看到李师师震惊模样,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也不是外人,所以我并未对你隐瞒,rì后如果我黄山一脉遇到了什么难事,而我与玉虚子道兄又已经不在人世,你要多帮衬帮衬。”

    “我明白。”李师师抱拳道:“请师伯放心,不论何时,我李师师绝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玉琳师太满意的笑了笑,道:“言重了,你现在既已达到大乘初期,这里也就不必再待了,你下山去,过阵子我也会率弟子上昆仑,有缘再见。”

    玉琳师太说完这句,影再度消失,无声无息。

    李师师这才知道玉琳师太的道行有多恐怖,虽然没有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可只怕也差不多了。

    矗立半晌后,她化为一道长虹,消失在天空之中。

    &

    荒野古道上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元宝扯开嗓子引声高歌。

    方灵儿与赵无悔堵着耳朵,对这个无音不全的家伙表示强烈抗议。

    元宝才不管那么多了,现在了无牵挂,李朝白交给自己的事也做完了,正是游戏人间的大好时光。他似乎又恢复了猥琐贪财的本xìng。

    赵无悔实在受不了了,叫道:“少钦哥哥,你再唱我就打你。”

    元宝顿时停住了,笑嘻嘻的道:“不会真的这么难听,灵儿姑娘,你给评评理。”

    方灵儿无奈的道:“公子,真的很难听,我叫你。”

    “好呀!”

    接下来的几天,两女一狗饱受某人破铜锣的歌声摧残,元宝实在不是唱歌的料儿,跟方灵儿学了三天,一点进步也没有。这是天生的五音不全,是后天努力无法弥补的。

    又过数rì,来到了一座小城,元宝花了十两银子买一个二胡,又给赵无悔买了一个琵琶,给方灵儿买了一只玉箫。

    以前在长江之上,曾跟方灵儿学过一rì二胡,上手极快,天赋比唱歌要强上百倍,他以前一直想在二胡上发展发展,后来一直没有机会,就给耽误了。

    在十一月初三,距离斗法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元宝等三人一狗已经来到了距离黄山八百里的楚地湖北黄冈。

    湖北与湘西只是一江之隔,在黄冈东北部的大禹山,八百年前曾发生过一次大混战。

    当年魔教在光明顶败北后,分为两路朝着西南雷泽与西北蛮荒撤退,往西北走的这一路魔教修真者被追击而来的正道修真者堵在了黄冈大禹山,双方斗法数rì,最终被魔教余孽杀出重围,逃之夭夭了。

    北逃的一系便是魔教赫赫有名的合欢宗大部。

    大禹山下,月光笼罩。

    元宝娴熟的拉着二胡,声音沉闷婉转,与旁边赵无悔的琵琶声与箫声融为一体,三人演绎的竟然是大曲《十面埋伏》,方灵儿当真了不得,这十面埋伏大曲声调跌宕起伏,最难用玉箫演奏,她竟然语调激昂,丝毫没有违和感。

    三人一曲闭,元宝大呼畅快,这才是神仙般的rì子。

    自下山以来,最近几rì才是他真正感受到快乐的。

    “来来来,我们再合奏一曲!”元宝兴趣丝毫不减。

    而两女却都是哭丧着脸,赵无悔忙道:“都快子时了,已经演奏了十二遍了,我先睡了……”

    “别呀,我兴趣正高……喂喂喂,你们真睡啦?那我自己拉……”

    “不行!”两个女子齐声叫道。

    元宝撇撇嘴,恋恋不舍的将二胡放在一边,道:“反正以后的时间多的是,明天继续……”

    二女哭笑不得,这个元宝实在是太吓人了,自从买了二胡之后,一刻都没有闲着,一点儿也不像一个修真者。

    三人一狗围着篝火盘膝打坐,渐渐的,篝火里的木材烧尽了,只余下一堆灰烬。

    而距离他们仅仅十里之隔的大禹山深处,数道光芒划过夜空从天而降,落在了山中。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