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为情所困(本卷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第六卷:弱水三千在本章完结,一共六章,4万字。明天第七卷:rì月经纶正式开启,这一卷也不大,着重描述正魔交锋。然后的第八卷则是:神山斗法,求收藏,求推荐票)

    时间静止,空间凝固。

    这已然不是人类所能想象的能力。元宝恍惚间子抖了一下,回头看去,却见九天玄女已经不见了,而半空中盘旋的火鸟方灵儿依旧在展翼翱翔。

    边的赵无悔、风达野与王若水三人举头观看,完全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异样。元宝抬头看向了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团柔和的白光,先前那个九天玄女就是从那团巨大白光中缓步走出来的。

    可四周静谧一片,什么人也没有。

    “难道刚才我产生了幻觉?”元宝的心中一阵恍惚,完全的摸不清头脑,刚才的事儿实在太诡异了。忽然而来忽然消失的那个神秘白衣面纱女子,到底有没有真的出现过?

    就在他脸sè一变再变之时,天空中的那团剧烈燃烧的火焰落在了众人的边,数尺大小的火鸟扑打几下翅膀,一股股霞光闪烁缠绕,转眼就变成了方灵儿的模样。

    方灵儿欢喜的拉着元宝的手,激动地道:“公子,我会飞了,我会飞了!”

    元宝点点头,道:“灵儿姑娘,真是可喜可贺,不过你可不能随意变,凤凰蕴含的火焰不是凡火,威力奇大,很容易弄出人命。”

    “我知道了公子。”

    三个女子欢欢喜喜的围在一起议论着刚才变后的方灵儿,风达野见到元宝一脸困惑的站在边,忍不住道:“你在担心什么?”

    元宝摇头,道:“风兄,你觉得真有九天玄女的存在吗?”

    风达野点头,道:“自然是有的,玄女娘娘是传说你难道没听过?”

    元宝道:“我的意思是说,天界的玄女会不会通过那个空间裂缝回到这里?”

    “额?”风达野眉头一皱,道:“我风家人世世代代在此看守莫邪神剑,虽说这里乃是天人冥三界的交汇之处,可从没有天界或者冥界的人通过空间裂缝进入到这里,你怎么问这个问题?”

    元宝没有将先前的诡异的事说出来,现在他都不敢肯定玄女与万风云是不是短暂的幻觉。

    接下来的十余rì,元宝的修为一直没有jīng进,轮回剑诀与追魂剑诀也没有突破,现在已经进入了人间的十月,还有两个多月便是斗法之时。

    自从见到玄女之后,他的心一直静不下来,知道按照现在的况,就算再过三五年也无法突破,便生了退意。

    这一rì,所有的人都去修炼了,只有元宝坐在弱水河畔的一块岩石上无聊发呆。眼前的暗黄sè的河流缓缓的在他的面前流走,到印着他模糊的影。

    忽然,他感觉到一丝的不安,似乎从河水中自己的倒影出看到了一丝殷红的血sè。

    这弱水是从九天而来,直奔地府冥界的轮回巨池,河水一直是暗黄sè的,刚才发呆的一霎那,他真真的看到了一丝殷红的光芒在水中闪了闪。

    他站起来,凝目看去。由于河水并不真切,根本看不清。

    他心念一动,庞大的jīng神力铺天盖地的朝着那点殷红sè的所在扑去,忽然,他感觉到了河底有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动。

    “难道河底有什么法器?”元宝的心一怔,这里出了莫邪神剑之外,难道还要别的法器异宝?

    他不敢下河,风达野说过,这条河诡异异常,类似于洛水城的化骨河,活人一旦进入就会被牢牢吸住,连一根头发丝都拔不出来。

    元宝矗立良久,忽然想到一招,从腰间取下紫金仙葫,念动咒语,紫sè的光芒从葫芦口散发出来,笼罩在那团红点的所在。

    弱水河只有丈深,片刻之间,只见一团散发着淡淡红光的诡异之物被吸了出来。

    元宝感觉到一股杀戮邪恶的气息在那个类似月牙的红sè物体上散发出来,他心中微微一寒,伸手握住,发现这竟是一个大半个手臂上的月牙形状的古怪法宝,不过上面似乎被下了极为厉害的制,封印了它的力量。

    月牙形状的法宝大约两尺长,弯弯的,外侧则是锋利的锋芒,吹毛断发,淡淡的红sè流光便是从那锋芒上散发出来了。而法宝的内侧与周则是有很多古老的图腾,最耀眼的在是圆弧形中心内侧出一个太阳与火焰的图腾。

    元宝看了几眼,发现这东西颇为眼熟,似乎在哪本书上见过,只是时间太久给忘记了。

    “看来要找风达野问问了。”要说谁知道忘岛的事儿,普天之下只有风达野一个人最为清楚。

    研究了几个时辰也没有结果,风达野等人也相继收功走来,看到元宝手中把玩的那个红sè月牙形状的古怪玩意,众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赵无悔抢了过来,笑道:“少钦哥哥,这是什么?”

    元宝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从弱水河底拿的,风兄,你应该知道。”

    风达野听到这古怪月牙形状的法宝竟然是从弱水河底打捞出来的,也不皱了皱眉,疑惑道:“我风家在此守护数千年,从没有听过河底有东西的,无悔妹妹,给我看看。”

    赵无悔将手中月牙形状的法宝交给了风达野,风达野看了几眼,最后目光落在了中心处那火焰与太阳图腾上,脸sè忽然大变,急忙甩掉了手中的月牙法宝,表愕然中带着几分恐惧,子连连后退,瞳孔搜索,似见到了极度恐惧的事

    见他惊恐的表,众人的心也沉了下去,元宝捡起月牙法宝,道:“风兄,你认识这个?”

    风达野摇头,粗重的呼吸着,道:“这……这东西怎么会在忘岛。”

    元宝也一直觉得这玩意有点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什么,道:“这到底是什么厉害法宝?”

    风达野道:“我没见过,可是听说过,这应该是消失八百多年的魔教三大至宝之一的rì经纶!”

    元宝、赵无悔一听脸sè瞬间变的苍白无血。

    当年若不是莫邪神剑、轩辕神剑与蜀山派的昊天镜破掉了魔教的三大至宝rì经纶,月经落,星经纶。正道想要取胜就千难万难了。

    尤其是最后的决战,魔教三大经纶横扫正道诸派高手,无数前辈高人丧命在这三大经纶之下,风家人迫不得已,只能取出了封印的莫邪剑。

    可自那一战后,魔教三大经纶再无出现过,据说早已经在莫邪剑下化为齑粉。

    没想到这rì经络竟然躺在忘岛足足八百年。

    前阵子在红尘中听说,魔教诸派弟子分批进入中原,似乎就是在黄山山脉附近寻找丢失百年的三大经纶的。

    如今魔教势大,沛不可当,如果再得到了这三大经络,便如虎添翼。

    元宝低下头仔细观看,果然发现手中的月牙形状的法宝和古籍中对rì经纶的记载十分相像。尤其是中心处那代表魔教的圣火图腾更是栩栩如生。

    赵无悔道:“莫不成当年一战后,这rì经纶就被风家人缴获了,然后送来了这里?”

    风达野道:“不可能,当时风家先祖已经死了,传人不过七八岁,还没有能力继承守护莫邪剑的重任,当年是黄山派掌门奉天仙子独自一个人送莫邪神剑回来的,恐怕这rì经纶是奉天仙子带进来丢进弱水河中,就是怕魔教再得到此异宝,希望通过弱水强大的腐蚀力彻底毁掉这魔教圣物。不过奉天仙子也没有想到,rì经纶乃天地异宝,在弱水中足足浸了八百年也丝毫无损。”

    元宝点点头,风达野的分析合合理,事也许就如同风达野所推理的那样。

    接下来众人沿着几十里长的弱水河一点一点的搜索,试图寻找其他的月经纶与星经纶,反复搜索了七八次,却是一点发现也没有,那两个魔教异宝应该没有被奉天仙子带进来。

    无意中在弱水河中寻到了rì经纶,众人的心都显得有些压抑。一连好几天rì经纶都放在莫邪神剑跟前,以莫邪剑的仙气压制它的邪气。

    连续几天众人都没有怎么修改,元宝便提议返回地面。

    可现在又有一个难题摆在众人眼前,这rì经纶乃天下异宝,完全可以与轩辕神剑抗衡,是留在这里还是带出去交给五大派掌门保管呢?

    风达野提议道:“千年以来,九枚天机印都是轮回剑诀的传人负责看管,元老弟,要不你受点累,这rì经纶你也顺便看管一阵子。”

    元宝连连摆手,道:“你居心叵测呀,我带着这个玩意一出去,只怕能把魔教三宗六门十二宫所有的高手都引来,当我傻呀?反正这几百年都在这里的,就让它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风达野苦着脸,道:“风家看守一个莫邪神剑已经够累了,我们可没有使命看守rì经纶,若是让魔教人知道了,肯定天天来找我麻烦,反正这玩意决不能留在忘岛。”

    赵无悔道:“风老哥,你怕什么呀,这忘岛的守护结界不是玄女娘娘亲自布下的吗?三界中无人能打的开的,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风达野摇头道:“都过去五千多年了,最多还有十年,这里的制就会消失,这里决不安全。”

    元宝等人一听,不又变了脸sè。

    元宝忙道:“忘岛难道要公诸于世?”

    “不错”风达野点头道:“到时我们风家五千年的守护责任也会消失,莫邪剑应该会被送往传说中的太虚幻境或者被昆仑派收回去,不过其他门派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莫邪剑归昆仑所有,只怕到时免不了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元宝道:“此次你也要带莫邪剑出去?”

    风达野嘴唇,双眼放光,道:“还有两个月便是神山斗法,如果我手持莫邪神剑,只怕天下年轻一辈无一人是我的对手,我真的特想在神山之巅威风威风”

    随即他话锋一转,道:“不过祖训有云,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请出莫邪剑,就让它在这里再待上十年。”

    &

    两个时辰后,百花谷。

    大黄摇着大尾巴跟在鬼医薛宝仁的后,口中还叼着一根老大的骨头,走起路来一步三晃,就像一个喝大的醉汉。

    薛宝仁在前面吹胡子瞪眼,没好气的道:“你这条死狗,把我酒窖里的美酒都给喝了,今晚就宰了你打牙祭!”

    大黄哼哼唧唧的跟在他的后,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颇为的满足与得意。

    刚走到竹楼跟前,大黄耳朵一动,丢下口中的骨头,颠的跑到那条小河流前,果然看到元宝等人在分水珠的保护下,脚踩巨龟玄武缓缓浮上水面。

    “汪汪汪……”大黄看到了元宝等人,大为兴奋,在岸上叫个不停。

    元宝第一个走上了岸,看到大黄扑来,咧嘴一笑,张开双臂,等待给大黄一个狠狠的熊抱。而大黄却是越过他,完全当他是空气。

    “大黄!”方灵儿与大黄极为熟悉,几个月不见当真是牵肠挂肚,把大黄抱在了怀中。

    元宝做了半天的表,顿时脸sè僵硬,众人哈哈大笑,元宝脸sè一红,颇为尴尬,骂道:“你这死狗,枉我平时里待你那么好,还给你酒喝,竟然让我难堪……”

    在众人的吵闹中来到了竹楼前,薛宝仁跳起来叫道:“元宝,你来的正好,赶紧把这死狗绑走,这两个多月,这死狗将我所有的美酒都偷喝了!”

    大黄对着薛宝仁汪汪叫了几声,大为不满这个糟老头竟然告密。

    几个月不见,王若水与薛宝仁一阵唏嘘,此时的王若水已经不是三个月前了,已经达到了御空飞行的境界,算是初踏修真界,有别于凡人。这让薛宝仁老泪纵横,直说自己与师兄没有办到的事儿被她办到了,终于成为了一个高来高往的修真仙人。

    比原计划早一个月出关,元宝等人在百花谷小住了三rì便告辞了,相约两个月后与风达野王若水在神山相见。临走时,三个同姐妹的女子顿时又是一阵挥泪,恋恋不舍。

    这一rì,元宝,赵无悔,方灵儿,大黄往南走,已经达到了黄山山脉的外围。

    方灵儿提议去黄山游览一番,被赵无悔及时制止了。

    荒野古道上,赵无悔低声对方灵儿道:“灵儿妹妹,你是不知道黄山派的,整个门派都是美丽的仙子,要是哪个小妖jīng看上了少钦哥哥拐了去,那可怎么办,所以黄山是万万去不得的。”

    方灵儿一听,急忙点头,撇了一眼边的元宝,一脸的心悸,辛亏被赵无悔及时拦住了,好似若真去了,元宝就被黄山派的仙子们拐走了。

    元宝自从达到神念境界之后,周围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jīng神范围之内,自然将赵无悔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他微微一笑,道:“我像那种好sè之徒吗?”

    这些rì子以来,三人相依为命,早已经有了深厚的感,平时开开玩笑,打骂俏是常有的。

    赵、方二女异口同声的道:“像!”

    大黄汪汪汪的叫着,似乎也在嘲笑元宝。

    元宝撸着膀子大叫道:“好哇,竟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惩罚你们!”

    “妹妹快跑,大sè狼来了!”赵无悔抓着灵儿的手化为一道光芒就窜到了远处,元宝在后面追着。

    自从能变之后,方灵儿也今非昔比,就算不直接变也可以御空飞行了,两个女子在半空中飞,元宝与大黄在地上追,累个半死。

    “你们……你们欺负我恐高!有本事你们下来!”元宝追了小半个时辰,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叫着。

    赵无悔与方灵儿悬浮半空,赵无悔笑嘻嘻的道:“羞羞羞,少钦哥哥你好羞人呀,竟然恐高……”

    “我从小就恐高,不行,我一定要克服这个心理障碍!”

    元宝祭出斩龙剑,冲天而起,飞到了百十丈的高空,低头一看,顿时心怦怦的跳,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摔成泥,脑袋开始发晕。

    “我一定能克服恐高!我一定行……”

    九天苍穹,白云苍狗。

    元宝御剑缓慢的御剑,前面方两位美丽女子见元宝脸sè苍白,额头已经出现汗珠,她们也不逃了,飞到了元宝的两侧,一人一边夹住元宝的手臂。

    方灵儿柔声道:“公子,你不要怕,有我和无悔姐姐在。”

    赵无悔道:“对对对,你已经达到神念巅峰境界,就算不踩着飞剑也能御空飞行,不会摔下去的,不信你瞧……”

    赵无悔出手如电,将元宝脚下的斩龙剑抽走了。

    “啊,谋杀……”元宝哇哇大叫的化为一道黑光从天空笔直的掉下,直接砸在了芬芳的泥土中。

    半空中,方灵儿与赵无悔面面相觑,然后同时惊叫一声,大叫道:“公子……”“少钦哥哥……”

    半个时辰后,元宝鼻青脸肿的站在二女的面前,兀自的喋喋不休。

    赵无悔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道:“少钦哥哥,你都批评我半个时辰了,我知道错了,你怎么不提起真元飞行呀……”

    元宝摸了一下额头,痛的嘴角直抽,道:“我都说我恐高,一到高空就犯晕,当时晕乎乎的,哪里会想到提起真元呀。这次我可摔的不轻。”

    赵无悔笑嘻嘻的道:“少钦哥哥,如果你还生气的话,我就让你亲一下。”

    元宝连连后退,摆手道:“想骗我初吻,门都没有……”

    赵无悔大气,怒道:“吃亏的是我!好像亲我一下你受多大委屈似得!”

    深夜,元宝在荒山野岭的月光下打坐修炼,方灵儿与赵无悔在篝火前轻声密谈着。

    赵无悔低声道:“少钦哥哥的心肯定被那蜀山派的狐狸jīng李师师勾走了,我们要想想办法,除了我们姐妹之外,绝不能再出现第三者插足。”

    方灵儿重重的点点头,她早就觉得那个李师师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不仅人长的漂亮,道法又高,最重要的是通过她的观察,李师师看元宝的表明显已经超越了朋友间的单纯友谊。

    “无悔姐姐,我一切都听你的。”

    赵无悔悄悄的往正在打坐的元宝撇了一眼,见他没有发觉,便轻声道:“下次见到李师师,我们好好教训教训她,我一个人估计打不过她,到时我先以夺魄铃攻击她的心神,你化为凤凰施展天火神术,直接将她那讨人厌的长发给烧掉,让她变成小尼姑,哼……”

    方灵儿低声道:“这……这不太好,师师姑娘毕竟是公子的好朋友。”

    “有什么不太好的,我们又不是要杀了她,就是给她点颜sè瞧瞧,你难道想少钦哥哥的初吻送给她吗?”

    方灵儿急忙摇头,随即又点头,道:“昆仑神山肯定能见到师师姑娘的,到时……”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正在打坐的元宝将两人的细语停在耳中,心中微寒,原来女人为了真是能做出很疯狂的事来的,方灵儿平时文文静静的,牵扯到了,瞬间就被赵无悔带到yīn沟里了。

    听着这两个美丽的妙龄少女低声讨论着如何让李师师在天下修真者面前出丑,元宝的心忽然一阵恍惚。

    他下山已经有半年光景,不仅和李师师关系不清不楚,就算是边的那两个美丽的少女也是不清不楚的。

    而他并不是一个木头人,心知这两个女子已经对自己根深种,可自己真的能给她们什么名分吗?

    他的心中,占绝最重要位置的,并不是边朝夕相处的方赵二人,其实是那个只有数面之缘的李师师。

    他并不知道这是不是

    当rì在天水城,他亲手解开了李师师的衣衫为她解毒疗伤。

    在十里平湖,两人月下相望。

    在云山相遇,两人相视微笑。

    在天渊yīn泉,两人为了对方而死。

    李师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元宝的心中已经占据了不可代替的地位。

    边的两女已经没有了隔阂,似乎都接受了对方,但是决不能接受第三个女子。而李师师是一个xìng格孤僻的女子,她的只能是唯一的,决不会和别的女人分享

    元宝无论选择哪一方,都注定是一个凄凉的结局,注定有人要受到伤害,注定自己内疚一生。

    这一个夜晚,月sè十分的明亮,而他的心却一点一点的暗淡了下去。

    他真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这三个女子。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个真能做到吗?

    (本卷完)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