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前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忘岛中,元宝等人安安静静的修炼,完全的超脱世俗。

    而此刻的红尘,却是风起云涌,变幻莫测。

    随着神山斗法时间的推近,无数正道弟子已经陆陆续续下山,一边在红尘历练一边往昆仑山的方向靠近。魔教的势力已经开始回缩,从几个月前九州各地都发现了魔教踪迹来看,现在魔教的影越来越少。偶尔几次与正道弟子的斗法,也都是负多胜少。

    在距离百花谷三四百里的黄山山脉,一个紫衣飘飘的清冷女子站在山脚,遥望那直插云霄的光明顶。

    八百年前,在光明顶的四周齐聚数十万正魔妖鬼巫等势力的修真者,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正是因为那一战,奠定了人间近千年来的安定。

    李师师凝视光明顶良久才收回目光,化为一道长虹shè了上去。

    黄山派,九州最古老的修真门派之一,八百年前盛极一时,势力远超现在的天下五派。不过自那一役之后,黄山派十去,再无往rì的繁华鼎盛。现在只是拥有三千女弟子的中等门派,与西南三百里处的飘渺宫互为犄角。

    当今黄山派掌门名为玉琳师太,年纪超过两百岁,一修为深不可测。近来无数魔教弟子在黄山中似要寻找什么东西,黄山派大为紧张,派遣很多门人弟子在黄山中搜索防备,李师师一出现就有一道金光从光明顶的半山腰shè出,挡在了她的面前。

    来者是一个脚踩仙剑的年轻女子,眉清目秀的,穿着一浅灰sè的衣衫,道:“光明顶重地,闲人勿闯。”

    李师师悬浮在空中,抱拳道:“在下蜀山玉虚子门下弟子李师师,前来拜访。”

    那浅灰sè衣衫的女子微微一怔,道:“原来是李师姐,久仰久仰,师父早已经传下话来,李师姐上山后直接带至光明顶。”

    李师师淡淡的道:“有劳这位师姐了。”

    李师师本不想来的,一个月多月前从湘西回蜀山后,刚待了三天,就被师父派遣来拜访黄山派。由于玉虚子言语间颇为模糊,似乎时间也不紧急,她来到中原后,顺路先去了百花谷,其实是想打探元宝的消息,她深知元宝肯定要去百花谷寻王若水。

    到了百花谷才知道,元宝等一行人还没有来,交代了李朝白的死讯后,她独自一个人出了山。

    之后十数rì,她都徘徊在凤阳古城中,期待元宝能到。可元宝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出现。

    苦等不得之下,她决定先上黄山派。

    她的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黝黑少年如此的念念不忘。

    光明顶,莲花峰,人字瀑,千峰岩。穿越无数云层,所到之处,那个浅灰sè衣衫的黄山派女弟子都向李师师介绍黄山的胜景。

    李师师第一次来到黄山,眼眸也渐渐明亮了几分。

    黄山山派,与其他山脉大为不同,昆仑山讲究的是势。峨眉山讲究的是险。泰山讲究的是威。而黄山,似乎将天下名山大川所有的优点都囊括其中。

    若是用一两个字来形容,“奇”“妙”等字眼再贴切不过了。云海飘渺,奇松怪石,外加上黄山派自建派以来只收女弟子,是以这里是无数正道男xìng修真者的圣地,都想着来黄山派找一个德才兼备的仙子结合双修。

    到了光明顶,那是一大片巍峨的古建筑群,可以看出,黄山派以前是多么的气势如虹。

    足足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宫,数千间古朴沧桑的房屋,整个光明顶弥漫在一种神秘的佛家玄音之中。

    八百年前一战之后,数万弟子的黄山派只剩下两三千人,多数真法口诀以及厉害的神通均已失传,这几百年来,黄山派前辈们依靠本门嫡传心法,又融合了佛门大悲咒,已经不是以前的黄山派了。其中有至少三分之一的女弟子已经削发为僧。

    这几百年间,黄山派曾有几次差点覆灭,正道感念八百年前黄山掌门奉天仙子手持莫邪神剑击败魔教的恩德,一直多加照顾,这才有了一些起sè。

    走过巨大的光明顶,穿过无数间房舍,李师师终于见到了黄山派的掌门玉琳师太。

    眼前的玉琳师太已经超过两百岁,看起来也不过六十上下的老尼姑,一深灰sè的衣衫,正盘膝坐在蒲团上打坐念经。

    那浅灰sè的黄山派女弟子弯腰行礼道:“师父,蜀山派李师师到了。”

    玉琳师太微微的睁开眼睛,淡淡地道:“你先下去。”

    那弟子恭敬的退下。

    李师师走到玉琳师太面前,面对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她也不敢放肆,微微行礼道:“晚辈李师师,见过玉琳师伯。”

    玉琳师太站起了,上下打量了几眼李师师,赞道:“不错,不错,果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真奇才,玉虚子道兄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能被玉琳师太如此褒奖的正道弟子,决不超过七个人,李师师冰冷的心也颤抖了一下,道:“师伯过奖了,晚辈资质鲁钝,哪里称得上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

    “你也不必谦虚,流年古剑已经被你得到,你的资质已经不在三百年前的流年仙子之下,我等修道数百年无法办到的事,你会办到的。”

    她说的事自然是问鼎长生,跳出轮回。

    她修道两百年,却依旧是在大圆满巅峰境界徘徊,始终无法踏入天人合一境界,以她现在的年纪,长生已经无望了,最多还有二三十年的寿命,体内的真元就会耗竭,等待她的只有羽化青石。

    其实,当今天下正道五大派的掌门几乎都是这种况,那玄而又玄的众妙之门始终无法参悟,就算是达到天人合一境界的太玄真人,也只怕是长生路上的一具骷髅罢了。

    玉琳师太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师父有没有对你说此次的来意?”

    李师师摇头,道:“我师父只是让我前来,并未明说,还请师伯指点。”

    玉琳微微点点头,道:“看来玉虚道兄也看穿了自己的大限之rì,正在安排他羽化后蜀山派的大事。”

    “什么?!”李师师脸sè大变,道:“我师父他……”

    “不要紧张,以玉虚道兄的深厚道行,最近几十年还是没有危险的,不过蜀山派数千年的基业始终要传下去,早年间,玉虚道兄和我说过,下一代的蜀山掌门之位应该是传给近年来名声极大的剑公子楚天云,但楚天云势单力薄,以他个人的能力想要撑起偌大的蜀山派很难。而且此次神山斗法,能胜过楚天云的年轻高手至少有七人。前阵子你师父已经传讯给我,让我在这几个月间指导你的修为,到时神山斗法,蜀山派能有三位弟子进入前十,便可保得住三百年内蜀山派的地位不受动摇。”

    玉琳师太眼光何等毒辣,对于世间的勾心斗角看的太多了。

    三百年前,蜀山派出了一个李坏,这三百年无一方势力敢于蜀山派交锋,就连昆仑派也都避其锋芒。

    而当今蜀山派,以玉虚子为首,上官无咎,青云道人这三大高手坐镇蜀山,翻不起什么大浪。可这三个人青云道人如今始终生死不明,上官无咎与玉虚子都已经年迈,而在年轻一辈中,只有楚天云能委以大任,其他弟子中还有一个名为云彩虹的奇女子,她是蜀山派最后的杀手锏。知道云彩虹真实力量的,除了蜀山派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之外,外派之人只有玉琳师太知晓。

    李师师眉头一皱,道:“师伯,此次斗法我们蜀山派能有三位弟子进入前十?这应该不可能,我师兄进入前十应该是稳cāo胜券,其他门派尤其是昆仑派,除了剑公子司徒正之外,至少还有一个弟子能进入前十。另外得到九十九枚封神榜的仙府中也会有修为奇高的年轻弟子出现。那九枚封神榜的得道者,只怕也是非易于之辈,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南海仙翁传人天问仙子,拥有莫邪神剑的风家传人,以及东海流波山流波仙子的嫡传弟子,这些人修为已经不逊于五大公子了。”

    玉琳师太摇摇头,道:“据我所知,南海仙翁十年前去世,天问姑娘的道行最多也就在出窍与大乘之间。风家传人决不能会请出莫邪神剑,这一点不必担心,而流波仙子隐居海外百十年,这一次应该不会带着弟子前来凑闹,至于最具威胁的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他还太年轻了,决不能领悟诛仙三剑式,只凭斩天拔剑式想要进入前十,难度很高,需要很高的运气。”

    李师师摇头道:“师伯有所不知,元宝上有子母追魂剑。”

    玉琳师太一愣,脸sè终于起了变幻,道:“原来子母追魂剑被他取得了,那……前十的名次只怕是如探囊取物了。”

    怀轮回剑诀与九十九路子母追魂剑诀的元宝,已经连李梦雪都忌惮三分的角sè了。

    李师师心中还是颇为疑惑,道:“我蜀山派除了楚师兄之外,其他两个可能进入前十的弟子是?”

    玉琳师太从惊愕从缓缓清醒,道:“那便是你与云彩虹。”

    “我与云师妹?”

    李师师脸sè再度变了,云彩虹比她还小一岁,今年只有十五岁,在蜀山派李师师要说有一个朋友的话,那就是云彩虹。

    据她所知,云彩虹虽然天纵奇才,可在修真道上的修为不过才御剑巅峰境界,现在就算勤加修炼,到斗法之时也不过神念初期境界,根本就没有可能代表蜀山派参加斗法的,毕竟五大派每一派今年只有十二个名额罢了。

    而自己,最近修为有所jīng进,纵然仗着古剑流年,想要杀入前十,也是非常难的。

    要杀入前十,就等于有不下于师兄楚天云的道行,而她现在刚刚突破,只达到出窍初期境界罢了。

    她这些rì子也想过斗法之事,她认为,进入前十的年轻高手,必定都是出窍巅峰,甚至都是大乘境界的。

    玉琳师太似看出她的疑问,微笑道:“你的修为已经达到出窍初阶,在未来的四个月,我有办法将你的修为提升到至少出窍巅峰境界,凭借你对剑道的领悟,加上手中的流年古剑,进入前十并不是不可能。正是因为你的不确定因素,所以你师父才让我帮你。而楚天云与云彩虹二人如不出意外,根本不会被淘汰。”

    李师师与云彩虹认识近十年,平时在蜀山素来交好,她大为怀疑,道:“云师妹真的……真的如此厉害?”

    玉琳师太神秘一笑,道:“云彩虹的师父是拂云师妹,当今天下如果说谁能有把握破去轮回剑诀第二式诛仙三剑式,除了太玄真人外,只有拂云师妹了。别看云彩虹如今修为道行尚浅,但是她怀中的那张古琴却是令所有人都为之忌惮的强大存在,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已经猜到了。”

    李师师的眉头皱成一团,回想起云彩虹,她不想其他同门师兄弟那样拼命修炼,而是整天抱着一张古旧的七弦古琴在弹奏,而且弹奏的也不是什么柔和如chūn江花月夜的美妙天籁,而是一种类似塞外的杀伐之音。

    忽然,她的心微微一颤,失声道:“莫不成是……”

    她没有说完,因为已经看到了玉琳师太含笑点头的样子。

    李师师这一次真的被惊到了,自己在蜀山派的唯一的朋友,竟然来头这么大,平时里云彩虹在蜀山派众人心中,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长的也不算出众,每天穿着一如同剧烈燃烧的火红衣衫,眨着两个大辫子。可就是这么一个修为只达到御剑巅峰境界的普通女弟子,竟然能给蜀山派带来无尽的力量。

    玉琳师太道:“这一次昆仑斗法不仅仅是震慑魔教之用,主要还是决定未来正魔大战中,哪一派作为正道领袖,魔教崛起已经势不可挡,正魔大战在所难免,如果能保住前十中有三个蜀山派弟子的优秀名次,未来正魔大战后,蜀山派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别的正道门派取而代之。你如果准备好了,就随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闭关修炼。”

    &

    地底八千丈,无海,忘岛。

    半空中,数以千道的剑光在闪烁,竟然是一柄柄黑sè的长剑,无穷无尽。

    半空中,元宝站在无尽的剑光之中,而对面却是长发飘飘的风达野。

    此刻的风达野手持那柄三界第一神器莫邪古剑,凌空踏虚,望着元宝咧嘴笑道:“元老弟,有什么本事只管使出来!”

    元宝哈哈大笑,道:“风兄小心了!”

    地面上,三个女子仰头观看,都在等待着这一场激烈的斗法。

    “九十九路追魂剑!”

    元宝手舞足蹈,悬浮在半空中的上千柄神剑快速凝结,携万钧之势,疯狂的shè向了对面半空中的风达野。

    剑啸,狂风。

    忘岛上宛如世界末rì。

    而风达野面对子母追魂剑丝毫不惧,不退反进,只见暗红sè的光芒一闪,率先shè到他面前的上百柄神剑被暗红sè的剑光斩的粉碎。

    随即,他快速的从缝隙中穿过,直扑元宝的面门。元宝大吃一惊,他还是低估了莫邪神剑的威力,竟然顷刻间就将自己的剑阵撕开了一道口子。

    他脚踩两柄仙剑快速后退,同时依照九十九路子母追魂剑的剑诀快速凝结手印,无数柄已经shè出的神剑快速的掉转方向,试图阻击风达野。

    风达野已经达到了大乘初期境界,远非元宝可比,速度也是奇快。见四周神剑shè来,他手握莫邪神剑,断喝道:“破!”

    暗红sè的剑光以他的体为中心,快速的朝着四面八方shè去,砰砰砰……一连串急速的声响之后,九十九路子母追魂剑被破的干干净净。

    风达野哈哈大笑,凌空一剑劈向了元宝,大声道:“你现在还发挥不出子母追魂剑的威力,快施展斩天拔剑式!”

    元宝右手一定,一道漆黑的剑光从腰间一闪而出。

    黑sè的剑芒与莫邪神剑红sè的剑芒相互撞击,发出震耳yù聋的轰鸣,强大的冲击波让元宝的子倒飞了数十丈,体内气血翻滚,差点被震伤了。

    而对面的风达野也是双手握剑连连向后飘去,面sè骇然。

    好一会,他停住子,大骂道:“有没有搞错,莫邪剑竟然破去你的斩天拔剑式!我不服!”

    元宝平复气血,道:“若是换在一个月前,我绝对震不开莫邪神剑,我最近修为提升了数倍,这才勉强接下,如果你的修为达到大乘中期,我还是接不下的。”

    风达野气呼呼的落在了地上,似乎颇为愤怒,本来还指望莫邪神剑打败斩天拔剑式让自己威风一下,结果是棋逢对手两败俱伤。

    赵无悔拍拍他的肩膀,道:“安啦,你也很厉害了,就算不凭借莫邪神剑,几个月后的神山斗法也绝对能进前十,当然前提是你要祈祷在前面千万不要遇见我少钦哥哥。”

    风达野道:“遇见他我也不怕,到时我打的他满地找牙!”

    赵无悔脸sè一寒,冷笑道:“你试试。”

    感受到她冰冷刺骨的目光,风达野脖子一凉,忙道:“无悔妹妹,我开个玩笑,千万莫要当真!”

    方灵儿与王若水见此模样,也不被逗乐了。

    这三个女子各有特sè,方灵儿气质高贵,如皇族公主。

    赵无悔心地单纯,没有心机,如一尘不染的玉石。

    而王若水清纯典雅,尤其是那两个大辫子,宛如邻家少年初长成。

    有这三个女子在此,风达野为了自家的面子,时常低头做人,绝不敢得罪分毫。

    元宝走来,道:“你们笑什么呢?”

    风达野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先去修炼了……”

    说完,在三个女子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元宝道:“若水姑娘,最近有没有控物的感觉?”

    王若水进来前已经达到了金丹巅峰境界,达到控物飞行境界只是临门一脚。

    王若水道:“好像有一丝的感觉,应该就快进入御空境界了,到时我也可以御剑飞行,跟着你们上昆山了。”

    边的方灵儿一听,面sè忽然一暗,此间数人都是修真者,唯独自己没有一点儿用途,只是一个凡人罢了,想着委屈,赤红的眼眸似有泪珠滚动。

    元宝看在眼中,走到她的边,道:“灵儿姑娘,我和你说过,你的世绝对非同一般,如果你参加神山斗法,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

    方灵儿道:“可我也想像无悔姐姐那样御空飞行。”

    元宝这下犯了难,方灵儿火凤之躯本就不死不灭,上次准备上李师师带回蜀山的,后来因为蜀山派数十年前与天凤的一些恩怨,只能作罢。

    难道让风达野也传方灵儿昆仑派的yīn阳乾坤道决?

    边的王若水忽然道:“也许我有办法。”

    三人看向了她,不明所以。

    王若水道:“我最近在研习师公的那本金匮医术,上面记载,用十二枚金针刺的话可以打通生死玄关,如果灵儿姐姐真是传说中的人中之凤,并且灵魂中的凤凰血脉已经觉醒,那通过金针刺的方法打通灵脉真气通常,应该就可以随意变幻了。”

    方灵儿道:“没错,没错,我最近一直在吃那大蟠桃,感觉到体里有无数道细小的气在乱窜,但是都没有连接在一起……”

    “你怎么不早说!”元宝脸sè微变,他知道那蟠桃乃世间罕见的仙果,灵气充足,平时他服下后,灵气都转为了体内的很远,导入到了经络之中。只顾着自己修炼,一时忘记了方灵儿也在服食蟠桃。

    他道:“也许不用金针刺,你只要每rì修炼导气之法,将体内乱窜的真气度入经络,这些真气会自己冲击壁障,我现在就传你导气归纳之法!”

    方灵儿大喜,道:“多谢公子。”

    元宝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一旦让方灵儿打通经络,随意变幻凤凰之躯,只怕也是一个甩不掉的大尾巴。

    他的师公天机老人羽化前曾留下偈语:潜龙出渊,凤舞九天。鏖战天下,神魔毕现。

    如果凤凰出现了,那正魔之间的大战也就要开始了。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元宝也知道如果世间真有此一劫难,绝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而且通过长时间的相处,深知方灵儿并不是大jiān大恶之人,就算与六十年前判处峨眉山盗走两大神器的那个天凤有关系,她也是绝不知的。

    随后的数rì,元宝将轮回心法中的导气归纳之术传给了方灵儿,方灵儿再也不是忘岛上最闲的人了,而变成了最忙碌的人,一有时间便盘膝打坐,争取早rì进入修真界。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