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无情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风达野现在很尴尬,赤手空拳心中着实没有把握接下元宝的一剑,说是要取出莫邪神剑那都是场面话。当年黄山一战后,莫邪神剑从未出世,他可不敢坏了规矩。

    就在他抓耳挠腮之时,夕阳下,从山谷的另一侧走来了一个一男一女。男的童颜白发,子臃肿,个头不高。

    而那女子,十六芳龄,一鹅黄sè衣衫在金sè的夕阳下闪闪发光,乌黑的长发扎成了两个大辫子,顺着肩头垂到前。元宝认识王璞,一个发福的中年胖子,没想到她的女儿生的如此俊俏可人。

    也许是常年上山采药,王若水的几分显得有些黑,与普通女子相比,容颜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添加了几分的英气。

    山谷中忽然出现了这么多人,鬼医薛宝仁与王若水都是一愣,背着背篓走来。

    王若水叫道:“风哥哥,这些是什么人?”

    风达野此刻正值尴尬之时,见到王若水两人走来,顿时大喜,道:“没我的事儿,他们是来找你的,我先回屋了。”

    元宝的心前所未有的沉重,走到王若水与薛宝仁的面前,道:“是若水姑娘,在下元宝,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赵无悔与方灵儿,此次从西南巴蜀而来。”

    王若水喜道:“是爹爹与师公叫你们来的呀,他们现在可好?”

    边的矮胖老人薛宝仁面sè忽然变的有些古怪,轻轻咳嗽几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竹楼再说。”

    众人离开后,水中的那巨龟也缓缓的沉入河底,只是被斩了一条大胡须,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到了竹楼,王若水忙卸下肩上的背篓,让他们先坐一会儿,然后又去给元宝三人看茶。

    忙了好半天,她端着花茶走来,微笑道:“山野之地,没有什么好茶水,这是百花茶,你们将就一下。”

    众人忙道谢。

    方灵儿轻轻品茗一小口,赞道:“香而不腻,清醇可口,这里竟然有十几种花香,难得,难得。”

    王若水道:“方姑娘真厉害,不像元公子……”

    此刻元宝正值口渴,端着百花茶一口闷下,哪里会察觉出十几种花香,只是觉得小小的紫砂杯不够喝的。

    听到王若水的话,他老脸一红,道:“我,我就是一个粗人,哪里懂这些。”

    说实话,酒的好坏他闻一下就清楚了,可这茶嘛,就算给他喝十大桶也是浪费。

    王若水道:“元公子,是不是我爹爹与师公让你们来的?”

    元宝面sè一暗,道:“是的,在下确实是受王璞大夫与李老太医之托,前来百花谷寻你。”

    王若水离开巴蜀已经六年时间,心中挂念爹爹,便道:“我爹爹现在可好?”

    元宝站起来,道:“实不相瞒,令尊与李老太医已经……已经在三个月前过世了。”

    “啊?”王若水表一僵,脸sè瞬间惨白,子晃了晃似要摔倒,方灵儿与赵无悔赶忙扶住。

    而初听师兄去世,鬼医薛宝仁却似乎没有多大意外,仿佛早已经知晓似得。

    元宝见王若水在方、赵二女的相扶下失声痛哭,前一刻那种无尤无怨的天真模样顷刻间化为让人心碎的泪水与哭声,他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

    回chūn堂的上下十几条人命都是因为自己与李师师才葬送的,他绝不会逃避,良久之后,道:“若水姑娘,令尊等人皆是为了在下才丢了xìng命,我一定报答,这是李先生让我亲手转交给你的金匮医术。”

    王若水心若死灰,颤抖的接过那厚厚的医书,哭声更大了。

    风达野偷偷的躲在竹楼的门前向里面张望,面带不忍之sè,却没有进来。

    天黑了,清凉的风吹进竹楼,那一个美丽少女失声痛哭的凄凉场面,让人潸然泪下。

    薛宝仁站起了,叹息一声,道:“若水,其实这件事我前阵子就知道了,怕你伤心,一直没有和你说。”

    王若水泪眼汪汪的看着薛宝仁,呜咽道:“薛爷爷,你……你早就知道?”

    薛宝仁点头道,又是一阵叹息。

    &

    深夜,无声,在这美丽的山谷中,似乎与往rì那种宁静祥和大为不同。

    花圃中,被群花包围的王若水独自一个人孤单的坐在地上,九天星月守护在她的旁。

    已经过了子时,元宝担心王若水,便轻轻的走了过来。

    月华如水,照耀在这个凄凉美丽的女子容颜上,元宝只是瞧了一眼,心就沉了下去。

    这种丧亲之痛他体会过,足以改变一个人。

    以前的元宝跟着自己的老顽童师父,生xìng活泼,放不羁,就如同诸葛流星那种。可自从他的师父在他的面前羽化之后,他几乎没有怎么笑过。

    “若水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他不懂如何安慰人,绞尽脑汁只有这一句话。

    王若水抬起头,红彤彤的眼眸中滚着晶莹如珍珠般的泪水,缓缓的道:“六年前我十岁,离开天水城,打算十八岁回去,再过两年……再过两年我就能回去了。”

    元宝心中一酸,坐在她的边,道:“其实这都怪我,是我连累了回chūn堂。”

    王若水摇头,道:“元公子不必自责,医者父母心,爹爹他们宁愿自己死也没有说出你藏在密室之中,他们死而无憾。”

    轻柔的风,吹落王若水脸畔上的泪珠,留下淡淡的泪痕。

    她抬头,望天!

    微微的闭上了双眸。

    她在怀念什么?

    也许是在想她记忆中爹爹与师公的容颜。

    元宝无声的坐在她的边,一动不动,直到黎明前困乏的王若水的脑袋轻轻的靠在他坚实宽阔的肩膀上,沉睡了过去。

    清晨的照耀被四周的山峰所遮挡,淡淡的雨露与花香弥漫四周,无数彩sè的蝴蝶扑打着翅膀,迎着朝霞,在山谷里飞舞。也许连蝴蝶都感受到王若水悲痛的心,围绕在她的边,不少落在了她的上。

    元宝一直没有闭眼,看到这一奇景,心中大为惊奇。

    同时一股淡淡的芳香越来越浓烈,他在昨晚一直能嗅到这股芳香,以为是周围盛开的百花所释放的,此刻他愕然发现,那奇异芳香竟然是从靠在自己肩头睡去的王若水上散发出来的。

    处子体香他嗅的多了,李师师、方灵儿、赵无悔这三个女子和他走的很近,有时能嗅到三个女子上那淡淡的处子幽香。可边王若水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与少女特有的处子芬芳大为不同,而是一种从未嗅过的奇特香味,这漫天飞舞的蝴蝶似乎都是被王若水上的奇香所吸引而来的。

    “秋山清若水,彩蝶引香风。你也发现了若水上的秘密了?”风达野缓缓的走来。

    元宝子一动,而风达野却是嘘声道:“小声点,若水妹妹好不容易睡着。”

    元宝轻声道:“风公子,昨天多有得罪。”

    风达野微微一笑,道:“不知者无罪,再说也是我学艺不jīng,接不下你的一剑,但我不并觉得丢人,轮回剑诀举世无双,普天之下年轻一辈能有把握接下你一剑的寥寥无几。”

    元宝心中对风达野好感大增,心知rì后两人就算不是至交也绝非敌人。

    这时,王若水似乎被两人的声音惊扰,睫毛微微一颤,轻轻的睁开眼眸。昨天流了太多的眼泪,晚上又没好好睡,以至于她的眼眸还是红红的。

    她见自己的脑袋依靠在元宝的肩头睡着了,不好意思的道:“对不住元公子。”

    元宝道:“是我对不起你,吵醒你了。”

    满天的蝴蝶扑打着翅膀飞开了,王若水心还是不怎么好,站起来,道:“我去给你们做早饭。”

    风达野道:“若水妹妹,你先休息休息,早饭方姑娘与赵姑娘已经在做了。”

    王若水道:“他们是客人,怎么好让她们干活。”

    说完,快步的走向了竹楼。

    风达野一股坐在元宝的边,用手臂拱了拱元宝,道:“元公子,你将轮回剑诀修炼到第几层了?”

    元宝也不相瞒,道:“第一层。”

    “第一层?那也不错,即将到来的神山斗法上进入前十应该没有问题。”风达野毕竟出自名门,对轮回剑诀的威力了若指掌,不过他的心思显然不在此处,眼珠子一转,道:“在下有一个不之请,还望元公子一定答应。”

    元宝心中一愣,道:“有什么事风兄但说无妨。”

    风达野道:“你先答应我,放心,不是问你借钱,也不是做什么违背道义的事儿,非常简单。”

    元宝无奈,道:“好,我答应你。”

    风达野顿时来了jīng神,猥琐的笑了笑,道:“轮回剑诀千年来向来单传,和我风氏一族差不多,我打算过些年娶妻生子,到时你就收我的儿子为你的弟子……”

    元宝愕然,没想到风达野心真黑,在打自己轮回剑诀的主意,他真后悔答应了风达野,苦笑道:“风兄,其他事都好说,这件事……”

    风达野叫嚷道:“刚才你已经答应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难道想反悔不成?我已经用天罡神算给你和李师师推演过了,你们生不出儿子。”

    “师师姑娘?”元宝诧异道:“你认识师师姑娘?”

    风达野道:“是呀,大约十几天她曾来过百花谷,也是来找若水的,当时若水不在,是薛神医招待的她,估计也是因为天水城的事儿,你也知道我风家先祖乃是昆仑旁系,这千年来昆仑派的天罡神算已经失传了,而我风家却没有失传,我已经推演过了,你们两个真的生不出儿子,反正你几十年后也要收一个弟子继承衣钵的,我绝对能生出儿子来,到时你收他为弟子,让我老风家也威风威风。常年在百花谷看守莫邪剑,真是无聊死了。”

    后面的话元宝都没有听清楚,他心中有点古怪,没有想到李师师竟然先自己一步而来了。

    想来也对,李师师是一个恩怨分明之人,当rì李朝白耗尽全jīng力为她解毒,这个恩自然是要报的。

    按照计算,她应该是从岳阳城离开会蜀山后没几天又下山了。

    想到她,脑海中不又浮现出当rì在yīn世幽泉三丈山芥子空间内,她为自己殉的场景。

    风达野嘀嘀咕咕说了老半天,见元宝双目无神,似在回忆什么,大为不满,道:“喂喂喂,我说了这么多你听见没有呀。”

    元宝心神回来,道:“你说什么?”

    风达野大气,跳了起来,叫道:“原来你一句话没有听进去,我已经说到拜师后隐居在哪里,要不要请一些前辈高人来观礼……”

    元宝苦笑道:“这事儿以后再说,你也知道轮回剑诀向来单传,不得马虎,若你以后真有儿子,适合修炼轮回剑诀,我肯定会收他为弟子的。”

    风达野当然不相信元宝的话,明显是推辞之意,便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诸葛剑神就是在雪地里遇到了快要冻死的你,然后带回峨眉九龙谷的,反正轮回剑诀第十七代传人我是内定了,你想想呀,轮回剑诀配合莫邪神剑,我的神呀,纵横三界六道,谁是敌手?就算是看天帝老儿不顺眼也照砍不误。”

    元宝的心也活泛了起来,莫邪神剑是三界第一神兵,而轮回剑诀又号称天下第一剑诀,如果以莫邪神剑施展轮回剑诀,只要参悟第二式诛仙三剑,当真可以纵横三界六道,唯吾独尊了。

    心里向往归向往,轮回剑诀的传人收徒有一个标准,而且他现在年纪才十六岁,远远没有到达收弟子传人的地步,怎么也得等到六十岁之后。按照时间推算,几十年后风达野的儿子都几十岁了,早已经过了修真练道的年纪,也不适合修炼轮回剑诀了。

    没多久,赵无悔跑来叫两人去吃饭,受到王若水心的影响,大家食yù都不是很好。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风达野就拽着元宝去找巨龟玩。

    那巨龟有七八丈大小,根据风达野所说,这家伙已经有一万岁的寿命了,算是世间最古老的灵兽之一。

    巨龟玄武显然对元宝很有敌意,这家伙昨天斩了自己一根胡须,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长出来呢。

    风达野低声对元宝道:“你可知道莫邪神剑藏在哪里?”

    元宝道:“你不是说在镇压三界吗?”

    风达野手指地面,道:“不错,这百花谷地下八千丈就是天人冥三界的汇聚地,现在古剑就在里面呢,说是镇压三界,其实却是不然。莫邪神剑当年一直封印三界入口,后来被我先祖以生命为代价拔出来之后,就怎么也封不住了,尤其是百年前,三界的灵气直接冲破了莫邪神剑的灵气,有一些仙气弥漫四周,方圆百里都水土肥沃,若不是因为这里仙气泄露,凤阳的朱元璋又怎么会有天子之命。你若没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去三界之地闭关修炼,那里灵气充足鼎盛,修炼一天胜的过你在其他地方修炼十天。我是看在你是我未来儿子的师父的份上才有此优惠的,一般人我才不愿带他进去呢。”

    元宝一听颇为心动,反正自己也是打算来到百花谷后就找一个隐秘的地方闭关修炼,为神山斗法做准备,现在既然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不去就是傻子。

    便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如此在百花谷过了三天,王若水的心也渐渐好转起来,期间元宝向鬼医薛宝仁说了一下赵无悔的心病,虽然自从跟随自己出了湘西,赵无悔的心大为好转,也没有发作过,可毕竟没有痊愈。

    薛宝仁听后良久,对元宝说,世间不少人都存在双重人格,一般是不会显现的,只有遇到重大打击的时候才会出现,目前医术还没有根治这种双重人格的先例,只能让她开开心心的生活着,自己走出心中的yīn影。

    元宝带着赵无悔来百花谷,就是想让薛宝仁诊断,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微微一叹,颇为无奈。

    随后便和方赵二位姑娘说了去莫邪神剑封印之地修炼,这两个女子倒是无所谓,只要跟着元宝就行了。也一起下去。

    不过令元宝惊讶的是,薛宝仁让王若水也下去修炼,问其原因才知道,这六年来,王若水不仅仅是在百花谷学医,在三年多前,邻居风达野已经传她昆仑派的yīn阳乾坤道,短短两年竟已经修炼到第四层金丹境界。

    这让修炼十年还是第五层御空境界的元宝大为惭愧,这才明白自己所修炼的轮回心决确实存在一些瑕疵,完全不能与昆仑派古老相传的yīn阳乾坤道相提并论。

    这一rì晌午,众人来到了那条河流边,大黄颇为不舍的站在岸边,元宝没带他去,其实他也不想去。数月时光,要是待在地底,非急死它不可。

    所以,元宝将大黄交给了薛宝仁照料。

    风达野叫唤一声,那巨龟又浮出了水面,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绿sè的珠子,道:“这是分水珠,进入三界交汇之地需要玄武托着我们潜入河底,大家一会千万不要离开分水珠的范围。”

    众人点头,其中只有元宝与赵无悔知道分水珠是什么玩意。

    众人越到了玄武巨大的背上,风达野手中的分水珠顿时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膜,大约方圆三四丈,将众人都包裹在其中,随着巨龟快速下潜,无尽的河水竟然全部挡在了光膜的外面,众人站在分水珠中丝毫感受不到水汽。

    “路还远着呢,你们可知道下面除了是三界交汇之地之外还有什么?”

    众人摇头。

    王若水似听风达野说过,道:“风哥哥,你以前好像说过,下面还有一片无尽的汪洋。”

    元宝心中一动,失声道:“莫非四海中最神秘的无海就在下面?”

    风达野打了一个响指,道:“答对,无海有十二个入口,其中九个已经被彻底封死,剩下三个中其中一个就在这里。”

    方灵儿皱眉道:“以前在古籍中读过,八万银河落九天,无海水缠绵。这无海到底是什么?”

    元宝解释道:“古老相传,神州又称为九州,取自内有五湖外有四海之意。四海指的是东海、南海、西海与无海。这无海一般人根本是见不到的,因为它是在神州大陆的地底下,所以修真界的人一直称它为冥海,意思是九幽冥界的海。当年我师父年轻的时候曾游览过无海,说海水冰冷彻骨,海面奇大无边,风平浪静。”

    很快,众人就感觉周围的水流起了变化,不在是先前的河水,而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深潭之中,饶是这寿过万年的灵兽玄武,在漩涡中也有点摇摆不定。

    漩涡快速的下落,众人影晃动,过了好久之后,水面才平缓起来,也不知道深入地底几千几万丈了。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巨龟轰然冲出水面,竟然是一片漆黑的空间里,周围都是黑sè的海水,无边无际。

    已置海中。

    除了风达野之外,众人个个惊奇,对于这地底之下竟然还有如此广袤的大海深感诧异。

    巨龟在广阔无边的武清海中游了大约一个多时辰,这才放慢了速度,远处出现了一两亮光,竟然是海中一座岛屿。

    风达野指着亮光,道:“那里便是无海中的忘岛,周围都设了制,就算五大掌门联手都破不开这道制。”

    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块古玉,在念力的催动下,古玉光芒大盛直冲苍穹,众人抬头看去,见穹顶竟然有千丈之高,当真骇人。

    远处的忘岛也shè出一道光芒,与古玉shè出的光芒交融在一起,顿时之间,众人只感觉边空间一阵波动,似乎穿过了一层无形的水墙,一座数十里方圆的巨大岛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尤其是在岛屿南北两个方向竟然有两个巨大如太阳月亮的发光体,将忘岛照的亮亮的。

    ..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