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真假初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状元楼,后院。

    状元楼很大,前面有三层阁楼,专门是吃饭用的。在后面还有四个庭院,分为梅兰竹菊。

    元宝要了梅字庭院里四个紧挨的房间,将众人安顿下来,自己则关上门,躺在上发呆。

    从昨天下午到清晨,短短七八个时辰发生了太多的事,他的心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他知道,如何不尽快平复心中的怒气,对修行有害无益。

    斩龙剑与子母追魂剑就放在他的边,也许是这些年来他的心一直感到无助与害怕,所以他的剑从不离手,就算此刻躺在了上,左手还是紧紧的握着斩龙剑的剑鞘。

    往事如烟,滑过他的心头,那一幕幕痛彻心扉的往事让他的眼睛湿润了。

    人能欺骗一切,却永远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他曾无数次的幻想回到临安城的场景,却从未想过会是这般模样。尤其是他的父亲那般的决绝,就好像是一根根针插入他的心脏。

    为什么?

    世间为何有这种父亲?

    他一个上午都关在屋里,躺在上,想了很多事

    直到中午,元少茹在方灵儿与赵无悔的怂恿下,敲响了元宝房间的门。

    “二哥,时间不早了……”

    元宝爬起了,道:“你进来吧。”

    元少茹推开门,看到元宝躺在上,她的神忽然带着几分的不忍,缓步的走到元宝的前,道:“二哥,其实,爹爹他……”

    “不要提他。”元宝打断了妹妹的话,道:“从今以后你跟着我走,那个家不要也罢。”

    元少茹道:“那毕竟是我们的家,纵有千般万般的不是,他都是我们的爹。”

    元宝苦笑一声,道:“我说了,不要再提他。”

    西湖,断桥。

    李梦雪、空相、诸葛流星三人已经在断桥上站立超过一个时辰,此刻断桥与白堤上有很多游湖之人,三三两两,撑着油纸伞,说说笑笑的从三人的边穿过。

    三人已经不是当年的三人,关系也不同了。

    空相与诸葛流星一左一右的站着,看似无意,却已经对李梦雪形成了夹击之势。

    他们二人万万没有想到,近年来魔教名声鹊起的梦仙子竟然是小时候那个漂亮单纯的邻家女孩。

    三人都没有说话,似乎蹉跎的岁月虽改变了他们的份与容颜,却未曾改变三人之间那种无法言语的默契。

    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断桥上的人也渐渐少了。

    李梦雪乌黑的长发在风中缓缓飘动着,她贝齿轻咬,面带红晕,轻轻的道:“你们,你们真的会杀了我?”

    空相与诸葛流星相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痛苦与无奈。两人再无平时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时辰都变的成熟了。

    诸葛流星嘴角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可最后终究没有说出口,化为了一声的轻叹。空相也是如此。

    李梦雪看在眼中,忽然嫣然一笑,如桥下碧绿湖水中盛开的莲花,美艳动人。

    她轻轻的道:“我以为你们都死在瘟疫之中,哎,八年了,今rì之后再相见我们就是敌非友,你们不必对我手下留。”

    空相缓缓的道:“小……李梦雪,你……为什么是你。”

    李梦雪苦笑连连,为什么?

    人生之中有太多的为什么,如果都要探出究竟,那就不是人生了。

    她轻轻地道:“为了活下去。”

    诸葛流星接口道:“活下去的方法有很多,回来吧,脱离合欢宗……”

    李梦雪嘴角一勾,面sè渐冷了起来,道:“合欢宗有什么不好?”

    诸葛流星道:“合欢宗乃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李梦雪眉头一皱,大声道:“何为正?何为邪?难道你们正道就是正?我们圣教就是邪?你们正道八百年前那一战,杀的人是我们圣教多了十倍百倍……”

    “胡说!”空相断喝一声,上袈裟无风狂舞,颇具威严,道:“正道弟子行走天下,匡扶天道,岂能与魔教相提并论。”

    李梦雪冷笑连连,道:“是吗?行走天下匡扶天道的口号只是你们自己说的罢了,难道是天赋予你们行走天下的权利吗?据我所知,蜀地松鹤观乃正道千年古派,可为什么养蛊害人?正,邪,自古以来都是一样的。”

    三个昔rì的玩伴,此刻为了正邪分歧已经动了怒意,似乎下一刻就会出手相斗。

    诸葛流星道:“李梦雪,你走吧。我们哥俩今rì就放过你,不希望再有相见的rì子,就当八年前我们都死了。”

    李梦雪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紧紧的握着拳头,那白皙的脸颊微微显得有些苍白。

    她转就走,边走边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罢了,罢了。”

    看着她消失在人流中的背影,诸葛流星与空相面面相觑,都叹了口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时光悠悠,当年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在田野里奔跑欢笑,其中有一个穿着红sè衣衫的少女,一个胖胖的小男孩,一个骨瘦如柴的黝黑少年。

    天意弄人,谁能想到八年后,三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后不是欣喜,而是拔剑相对。

    元家

    元文华中午的时候回到了家里,七尾天狐白素一素衣跟在他的后。

    一进家门,就看到爹爹在院子里抽旱烟,而母亲却是坐在一边发呆。

    “爹爹,少钦、少茹呢?”

    元老爹道:“走啦。”

    元文华一怔,叹了口气,拉过白素,道:“爹娘,这是孩儿的红颜知己白素白小姐。”

    白素乃是狐妖一族,那容颜比方灵儿赵无悔还要美上几分,尤其是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更是将她衬托的如王室贵胄的千金大小姐。

    元父、元母都是一愣,纷纷站起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

    白素面sè一红,微微行礼道:“白素见过伯父伯母。”

    元老爹拽过元文华,低声道:“文华,你怎么带一个姑娘回来?我们家马上就有难了,赶紧让这位白小姐离开吧。”

    白素自然都听在了耳中,微微一笑,道:“伯父,你是说你的二公子杀人之事吧,你可以放心,元少钦无论杀多少人,朝廷都不敢拿他的。”

    元老爹道:“我知道他已经是修真仙人了,可是……”

    话未说完,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走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老头子,道骨仙风,气息绵长。后跟着两个年轻人,男的英俊拔,女的貌美如玉,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左右。

    消瘦老人看到白素,脸sè微变,微微行礼道:“白姑娘。”

    白素也是一愣,这个老人她数十年前见过,是武当山的一个极为了得的修真者,后来听说被朝廷招安了。

    她微微欠了欠,道:“原来是青玉散人,失敬,失敬。”

    青玉散人乃当今武当派清凉散人的师弟,十年前清凉散人被朱元璋册封为护国**师后,武当派就变相的被朝廷招安了。不过这也不能说武当派势力。

    武当派自张三丰起,如今才不过一百多年,隶属北道全真一脉,在整个修真界来说,武当派连中等门派都算不上。

    刚接到消息,临安元家出现了一批修真者,朝廷自然不敢轻视,忙派了青玉散人与两个皇家修真团的优秀之人前来查看。

    元文华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家?”

    青玉散人微笑道:“阁下必定是元文华元公子,老夫青玉道人,此次奉陛下之命前来看看昨晚发生的事。”

    元文华等人脸sè突变,知道该来的总归要来,竟然惊动了当今太祖。

    元文华道:“杀人的是我二弟元少钦,他现在已经离开了。”

    青玉道:“元少钦?他是何门何派?”

    元文华摇头,道:“他十年未归,昨天第一次回来,我们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

    青玉散人后的一男一女相视一眼,男子道:“青玉师伯,我看元少钦最多也就是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不必大惊小怪。”

    女子点点头,道:“师兄说的不错,不过他毕竟是修真者,这件事我们回去如实禀报陛下就是了。”

    白素忽然一笑,走到青玉散人的边,低声道:“青玉道兄,恕我直言,元少钦你们惹不起,他的份不一般……”

    青玉道人知道白素的道行,忙道:“白仙子有话直说。”

    白素转头看了一眼元文华,目光一闪,低声道:“他是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

    “啊?”青玉散人脸sè大变,失声道:“剑神传人?”

    片刻之后,青玉道人看着元文华的眼神都恭敬了起来,低声与白素交流着什么,旁人根本就听不见。

    半晌后,白素走到了元文华的边,道:“公子,你的前途来了。”

    元文华诧异道:“此话何意?”

    白素看向了青玉,道:“还不是因为你失散十年的弟弟,他的份非同小可,朝廷既然知道了此事,绝对会极力拉拢里,我刚才在已经与青玉散人说了,他答应让你不必秋试大考,直接封龙图阁大学士,领二品官衔,近rì即可到京城拜赐天恩……”

    状元楼,一楼大厅。

    赵无悔点了一桌子的菜,除了大黄没心没肺的在底啃着骨头外,四人都没有怎么吃。

    元宝兀自的喝着酒水,一脸怅然之sè。三个女子都不敢多言。

    旁边的几桌食客在谈论昨晚发生在元家门前的事,元宝竖起耳朵听着,心更加苦闷了。

    方灵儿给元宝斟满了酒,道:“公子,少喝一些,酒大伤。”

    元宝点点头,道:“我没事,对了,按照约定空相与诸葛流星两人今rì应该要来了。”

    赵无悔没好气的道:“他们两个见钱眼开,要是真抓了僵尸领了赏银,现在肯定在挥霍呢,我们不必担心他们。”

    这时,旁边的两个书生一边喝酒一边道:“昆仑山九十九枚封神榜听说已经传到了九十九仙府,这一次斗法盛会真是千年一遇呀。连久未出世的前辈高人都接了封神榜。”

    另外一个穿紫衣的书生道:“封神榜没戏,都是面子上的活儿,真正的角逐还是五大派与九枚封神铁令的较量,听说这一次朝廷的皇家修真团得到了一枚封神铁令,这么多年来,我们凡人朝廷哪里有过如此殊荣,竟能参加这千年一遇的盛会,估计皇上会派上官云鹤代表朝廷去昆仑神山。听说上官云鹤的修为绝不输给所谓的正道五大公子,我已经在如意赌坊压了三百两银子在上官云鹤的上,只要他能进入前十,我这一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先前的书生道:“其他八枚封神铁令也不知道**。”

    “哪还有八枚呀,老弟呀,你的消息太不灵通了,说是九枚封神铁令,其实只有六枚,现在朝廷得到一枚,还剩下五枚罢了。”

    “额,钱兄,此话怎么说?不是从昆仑山发下九枚封神铁令吗?为什么只剩下了六枚?”

    紫衣书生道:“九枚封神铁令中三枚是内定的,听说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已经出世,年纪虽然不过十五六岁,但是他乃堂堂诸葛剑神的传人,这一枚肯定被五大派内定给了他。第二枚则是给了十年前去世的南海仙翁的弟子天问仙子。至于第三枚,嘿嘿,八百年前正魔大战,黄山派掌门奉天仙子为什么能请出传说中的莫邪神剑?全是因为一个神秘人,这枚封神铁令早已经内定给了他的后人。”

    旁边的桌子上,元宝的眉头一皱。

    赵无悔笑嘻嘻的道:“少钦哥哥,恭喜恭喜,你啥事也没有干就能得到一枚封神铁令,这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呀。”

    元宝微微摇头,道:“我不在乎什么封神铁令,刚才那两个人说的天问仙子她竟然也会去参加神山斗法,这应该是谣言,我曾听师父说起过天问姑娘,是南海仙翁的得意弟子,年纪虽然不大,可是……南海仙翁十年前已经离奇的死在了天涯海角,天问姑娘跟随他学道不过三四年,其修为应该不会很高,去参加神山斗法的都是修为jīng湛的高手,她很难取得很好的名次。”

    方灵儿想到了楚天云,上次在湘西洞庭湖见过,说要在神山击败元宝。她忧心忡忡的道:“公子,你现在难道还要把握击败楚天云吗”

    元宝微微摇头,道:“楚天云道行深不可测,那一手杀神引就足以让他保住前十的名次,现在我虽然在机缘之下得到了追魂剑,可想要击败他还是很难。”

    他的脑海中不又浮现出那个风度翩翩的白衣青年,要说世间年轻一辈谁能击败剑公子楚天云,只有三个人有把握。

    昆仑道公子、合欢宗李梦雪,最后一个人便是刚才书生口中那个第三枚封神铁令内定的的神秘人。

    别人也许不清楚那个人的来历,可元宝却是清清楚楚,当年正魔大战与黄山,眼看着正道就要落败,连昆仑掌门都请出了轩辕神剑这等杀戮极重的天器了。

    在万分危急之时,奉天仙子手持莫邪神剑豁然出现。

    千百年来,莫邪号称天下第一神剑,一直是封印在一个极为凶险之地,当时一个神秘人以数百年的修为为代价取出了莫邪,从此才逆转了战局。

    为了纪念那个高人,每次神山斗法,他的后人都会有一枚封神铁令,待遇和轮回剑诀的传人一样。

    而那个人的后人,这八百年来一直隐居在黄山北面数百里的一个山谷中。传到这一代已经是第十八代了。

    元宝不清楚当今的传人叫什么,可他却知道,那个人姓风,暴风的风。如果他带着莫邪神剑参加斗法,第一名非他莫属。

    没过多久,诸葛流星与空相走进了状元楼,看到了元宝,两人低头走来。

    元宝见到这两个活宝,心也渐渐好了起来,招手道:“在这里。”

    两人催头丧气的走到元宝等人的前一股坐下,面对满桌子的美食,两人都无动于衷。

    元少茹低声道:“灵儿姐姐,这两个是?”

    方灵儿轻声道:“这两个都是公子的好朋友,一个是空相大师,一个是诸葛流星小道士。”

    元宝很少见这两个活宝如此郁闷,道:“你们怎么了,这才三天不见,怎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赵无悔嘲笑道:“还能怎么了,肯定是僵尸没有抓到,白跑一趟。”

    空相摇头,道:“僵尸抓到了,我在祭奠我的。”

    诸葛流星顿时跳起来,指着空相大骂道:“我呸,什么你的,小雪喜欢的人明明是我!”

    空相大怒,道:“你?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当年我和小雪好着呢,她一直是我的初恋。”

    “初恋?说的就跟你恋过几次似得。”诸葛流星忽然颓废的坐了下去,喃喃的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她不再是我的小雪,老大,我失恋了……”

    元宝哭笑不得,敢这一个道士一个和尚在为一个女人争风吃醋。

    他道:“怎么回事?小雪是谁?”

    空相叹了口气,道:“还能是谁,我初恋呗。”

    诸葛流星呸道:“什么你的初恋,她是我的初恋。”

    “我先前还拉了她的手呢。”

    诸葛流星涨红着脸,拽过元宝的剑,道:“你赶紧把手砍了,你这叫亵渎大嫂……赶紧砍了。”

    元宝收回斩龙剑,道:“到底怎么回事?”

    诸葛流星yīn阳怪气的道:“老大,刚才我们遇见小时候玩伴小雪了。”

    元宝道:“那是好事呀,你们怎么垂头丧气的?”

    诸葛流星yù言又止,道:“臭和尚,你说吧。”

    空相道:“老大,小雪已经不是以前的小雪,也不知怎么的她变成了合欢宗的李梦雪。”

    “啊?”元宝脸sè一凝,道:“你们遇见李梦雪了?”

    两人点头,同时道:“是的,我的初恋。”

    随即,两人绘声绘sè的叙述着自己小时候与小雪的甜蜜往事,空相说小雪给他送过食物,而诸葛流星却说当年给小雪三块烧饼作为定信物。

    结果在赵无悔的追问下,原来小雪送给空相的食物竟然是三块烧饼,最后诸葛流星与空相一合计时间,原来那三块烧饼是诸葛流星送给小雪的,却被空相当年给吃了。

    顿时间,诸葛流星就要掀桌子掐死空相。

    世间际遇真是耐人寻味,元宝没有想到李梦雪竟然和眼前这对活宝乃是儿时玩伴。

    只是选择的路不同,她进入了合欢宗,而这两个人却是进入了茅山派与菩提寺。

    元宝对李梦雪没有一丝好感,这个女子昨夜以冰心奇花偷袭自己,差点要了自己的xìng命,手段毒辣至极。

    他见空相与诸葛流星又为了这个魔教妖女吵了起来,正sè道:“两位莫要再吵了,别忘记你们的份,这一次相见你们没有动手已经算是了解了儿时的义,以后见面就要拼死相斗了。”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