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故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七月八,晴,阳光万里。

    在洞庭湖附近岳阳城中,方灵儿与大黄站在岳阳楼外焦急的等候。胖乎乎的空相从后走来,道:“灵儿姑娘,老大马上就回来了,你还是进去吧。”

    方灵儿摇头道:“我要在这里等公子。”

    元宝与李师师一去近一个月,他们都是依靠传信纸鹤与李师师联络的,昨rì李师师说事已经办完,与元宝明天就来与他们汇合。方灵儿早就等的望眼yù穿,一听这个消息,一夜未眠,今天一大早就拽着大黄站在岳阳楼外等候。

    一美人,一大黄狗,这对奇异组合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这里又是知名的风景名胜,自古以来就有很多文人墨客在此写诗作画,吸引来了很多年轻俊杰,不少人见到方灵儿出尘脱俗的样貌,想要上来搭讪,可方灵儿边的大黄却绝对不是吃素的,凡前来搭讪的人都被他吓退。

    直到午时,街道上才出现了元宝、李师师、赵无悔三人的影。

    大黄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元宝,汪汪的叫了几声,摇着尾巴就跑了过去。方灵儿在后面叫道:“大黄,你等等我!”

    再度相遇,仿佛已过千年万年。方灵儿看到元宝,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不顾一切的扑到元宝的怀中,更不在乎周围行人的异样眼光,呜咽道:“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元宝在赵无悔与李师师这两个女子渐渐冷酷的眼神下显得有些尴尬,轻轻的推开方灵儿,道:“灵儿姑娘,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赵无悔哼道:“灵儿姑娘,以后别对我的少钦哥哥动手动脚的。”

    方灵儿才不管那么多呢,这些rì子来她度rì如年,脑海中无时无刻不是在想着元宝的音容笑貌。多rì积压的愫岂能说收就收?

    感,是世间最神秘的东西。它不经意而来,永远的挥之不去。

    此刻的元宝忽然感觉到自己以前做错了很多事,他无心采花,花却因他凋零。

    赵无悔是这样,方灵儿亦是如此。刚才,他清晰的感觉到方灵儿对自己的深深义。可自己呢?又能给她什么?

    众人来到了岳阳楼,朱长卿已经包下了岳阳楼的二楼一个雅间,正对着洞庭湖畔,微风吹过,带着一丝丝清冷的水汽,在这个炎夏天,众人心中都是一震。

    众人相继说了别离后的一番遭遇,主要是元宝与李师师的,方灵儿等人一直都是在岳阳城,并没有什么大事儿发生,到了黄昏,众人说说笑笑,只有朱长卿一直沉着脸,没有给元宝好脸sè看。还好何足道与诸葛流星这二人在旁打圆场,这不至于让场面显得尴尬。

    到了最后,元宝道:“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聚,大家干一杯。”

    众人举头饮完杯中酒水,诸葛流星叫道:“老大,我和空相已经决定跟你混了,反正你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空相点头,道:“对对对,反正到哪都是历练,我们三兄弟一起闯天下。”

    赵无悔伸着脑袋道:“还有我。”

    诸葛流星似乎很不喜欢赵无悔,哼道:“我们三个男人的事儿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湘西吧。”

    赵无悔大怒,道:“谁不让我跟着少钦哥哥,我就召唤yīn兵将他带走。”

    诸葛流星吐了吐舌头,拥有夺魄铃的赵无悔绝对能召唤出来yīn兵,一时不敢再说话。

    元宝转头看着李师师,她就坐在赵无悔的边,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有什么未解的心事。

    元宝道:“师师姑娘,我求你一件事。”

    李师师抬起头,那双冷漠的眼眸闪过一丝的诧异,道:“什么事?”

    元宝道:“灵儿姑娘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了亲人,你此次回蜀山,能不能将其引荐到蜀山门下,她仙缘福至,rì后前途不可限量。”

    其实他是觉得方灵儿一直跟着自己算怎么回事?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以前打算完成了李朝白的嘱托,就找一个好人家把方灵儿嫁了,可现在是万万不能了,方灵儿体极为不稳定,过了这么久眼眸还是赤红sè的,若是再度召唤出天火来,整个城市她都能毁掉。如果不跟着自己,只能托付给蜀山派。

    方灵儿此刻脸sè煞白,抓着元宝的手,道:“公子,你不要灵儿了吗?灵儿不去什么蜀山,灵儿要一直跟着公子,服侍公子。”

    众人看她眼泪哗哗的滴落,都放下了筷子。

    李师师皱眉道:“元宝,你为何如此决定?”

    元宝也不忍看到方灵儿如此凄凉的模样,便道:“在座的也都不是外人,有些话我也不必隐瞒。何兄,你还记得当夜在长江之上遭遇合欢宗门人时出现的那只火鸟吗?”

    何足道当然不会忘记,便道:“记得,元少侠此话何意?莫不成那火鸟与灵儿姑娘有关系?”

    元宝点点头,道:“如我所料不错,灵儿姑娘便是人中之凤,我曾见过她变两次,一次是在鬼见愁峡谷,数百丈的江面都被她燃起了熊熊烈火,瞬间就烧死了一头恐怖水妖。另外一次就是遭遇合欢宗,她变之后的火鸟完全能与合欢宗的冰心奇花抗衡。”

    方灵儿止住泪水,眼中竟是惊疑之sè,道:“公子,你,你是说我是妖怪?”

    元宝点头道:“不是妖怪,而是人中之凤,现在你体内的凤凰血脉已经觉醒,什么时候爆发你自己都控制不了,继续在凡尘太危险了。所以我才想让你去蜀山派学艺,让你参得控制天火的奇术。”

    “不行。”李师师断然喝道,子也猛的站了起来。

    众人愕然,李师师冰冷如霜很少动容,此刻她的表竟然有点狰狞。

    元宝吓了一跳,道:“为何?”

    李师师注视着方灵儿,冷冷的道:“数十年前,我蜀山派也曾收过一个人中之凤,可是……可是后来她竟然盗走了我蜀山派两件至宝,从此下落不明,这些年蜀山派一直在追寻她的下落。凤凰千年未出,方灵儿与当年的天凤绝对有很深的渊源,如果我带她回去,只怕是祸不是福。”

    朱长卿与何足道同时点头,显然他们也知道此事。

    元宝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两个月前在平湖北侧的小树林看到的那个黑衣蒙面女子,当时青松道人说出“蜀山派早就该清理门户,铲除你这妖孽。”而那个神秘女子也叫轻松道人为师兄。

    当时那个女子召唤出一只巨大天凤与天池老人的黑龙相斗,元宝以为是昆仑绝学火凤神罚,难道她是一只凤凰?

    转念间元宝就想起了很多事,更多的疑团却是充斥心头。若方灵儿与那神秘女子真有关系,那此事就关系重大了。自己也许已经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布局之中。

    从秦川古城到这里,一路千里,几度与方灵儿历经生死,如果方灵儿真是那个神秘女子安排的人,那演技真是深不可测,连自己都被骗的团团转。

    众人见元宝的表yīn晴不定,似在想着什么,没人出言打搅。

    第二rì,清晨。

    李师师、何足道、朱长卿三人回蜀山复命,元宝、方灵儿、赵无悔、空相、诸葛流星五人往北赶路。

    本来想告别的,元宝等人推开何足道等三人的门时,三人已经在破晓时离开了。

    五人出了岳阳城,一路向北而行,诸葛流星与空相打打闹闹,一时都没有停息。元宝偶尔插上几句,倒也快活。唯有方灵儿一脸苦闷,没有言语。

    一路无话,半个月后。

    已经到了七月下旬,五人从长江租船顺流直下,然后在扬州附近上了岸。

    诸葛流星得到师门传召,说在北方不远有僵尸出现,与空相赶了过去企图捞银子,与元宝相约在临安城碰面。

    到了临安城外,元宝忽然感觉到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恨意,这本是他的老家,十年沧桑,这里没有丝毫的变化。只不知他的父母还能认出自己来吗?

    那一年的冬季,那个大雪纷飞的深夜,那个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贩子。

    三两二钱。

    他永远不会忘记人贩子交给了他的爹娘三两二钱银子,然后自己就被人贩子带走了。

    那时他只有六岁,一滴眼泪没有流,走前,他充满仇恨的目光一一扫过爹娘的面容。

    十年后,他回来了。

    此刻元宝的心动乱激,可整个尘世间也不安定。

    九枚封神铁令早在一个多月前就从昆仑山发了出来,九十九道封神榜也传到了世间著名的九十九个仙府中。

    神山斗法盛会距离此刻不足五个月,凡人世界早已经炸开了锅,各大赌坊早已经开出盘口赌这一次斗法盛会的前十名。

    同时,九州大陆,尤其是黄山山脉附近神仙打架那是经常发生,魔教大批高手潜入中原,似在寻找什么,正道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围剿。

    这一个多月来,大斗法三次,小斗法数十次,双方各有损伤。尤其是八rì前在金陵城外的紫金山上,魔教梦仙子李梦雪遭到玄冰宫数十个门人弟子的围攻,那一战李梦雪凭借魔教至宝冰心奇花,杀了八个玄冰宫弟子冲了出来。现在各大派都有优秀弟子来到江南,都想会一会这位魔教合欢宗的后起之秀。据说昆仑派的道公子前几rì已经出现在了金陵城。

    临安城外,元宝,方灵儿,赵无悔,大黄依次站立。

    世间知道元宝世之谜的只有李师师一人,方、赵二位女子并不知道,两人见到元宝站在城下良久,表悲伤痛苦,甚至还带着几分狰狞的仇恨,都吓的不敢言语。

    方灵儿与赵无悔说来也怪,两个女子通过一路上的相处,竟然亲如姐妹,无话不谈。不仅方灵儿苦闷得到了缓解,就连赵无悔的心结似也渐渐解开了。

    赵无悔低声道:“灵儿妹妹,你和少钦哥哥关系好,你问问他怎么了?”

    方灵儿微微摇头,轻声道:“我才不敢问呢,要问你自己问。”

    元宝自然将两人的话都听在耳中,转过头来对赵无悔道:“无悔妹妹,现在开始你不能叫我少钦哥哥。”

    赵无悔眉头一皱,道:“我不,我就要叫你少钦哥哥。”

    元宝苦笑一声,道:“以后可以叫,在临安城不能叫。”

    赵无悔道:“少钦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

    元宝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不该想起了往事。记住了,在这里不能叫我少钦哥哥,直接叫我元宝就行了。”

    赵无悔自然不会违逆元宝意思,拉着他的手臂笑道:“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大黄在一边哼哼唧唧,似乎对赵无悔这种转变颇为鄙视的样子。

    临安城,也算是历史悠久的大城,数百年前还曾是南宋的都城,这里靠近西子湖,风景秀美却是无西安可依,千百年来很少有大朝代在这里建都。

    一进城,扑面而来的便是江南特有的书香气息。这里距离扬州不远,又在西湖边上,无数文人雅士出入,带动这里的经济,道路整洁干净,大部分人都光鲜亮丽,颇为富裕。

    粼粼万瓦,房宇充满,很多建筑都是延续南宋时的模样,颇为雅致。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气息。元宝似乎回到了十年之前,他曾跟在哥哥元文华的后在街道上戏耍奔跑。也曾带着妹妹元少茹在街门前等候爹娘了回来。

    本应早已遗忘的儿时记忆,此刻一幕幕浮现在他的心头。

    元宝道:“无悔,灵儿,前面有一家状元楼的客栈,你们先去租几间房子,我先在城中转转,晚饭前我会去状元楼找你们。”

    二女十分聪慧,早已看出元宝神sè不对,也不跟随,应了一声便去了状元楼。

    元宝带着大黄行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不知不觉竟走到了他以前的家的附近。

    这是临安城的贫民窟,他的家是一个dú lì小院落,并不大,只有三间房舍,门前有两棵大槐树,他记得这两棵树十年前只有碗口粗,现在竟然一人合抱,岁月的流失是人无法逆转的。

    忽然,元宝的眼睛湿润了,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边的大黄似乎感觉到他的悲伤,悄悄的蹲在他的边,低低的叫着。

    “十年没有回来了,我现在样貌早已改变,他们早就认不出我了。”元宝低低一叹,转就走。

    可就在此刻,一个穿朴素衣衫的妙龄少女提着篮子推开门走了出来。

    元宝心中狂跳,凝神看去,依稀间可以看出这个美丽动人的妙龄少女就是小自己一岁的妹妹元少茹。

    “妹妹?!”元宝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可言喻的滋味,当年的小孩竟出落的如此水灵漂亮。

    元少茹提着篮子顺着门前的路朝南走,似乎觉得有人在看她,她微微回头,见到元宝与边的大黄狗,眉头皱了皱便又收回了眼神。

    元宝远远的跟在元少茹的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她,也许是那种血浓于水的的亲在召唤。就像他以为永远不会回来,可是到了临安附近,不知觉的要回到这里。

    到了南城,元宝已经知道元少茹是在干什么了。

    果然,元少茹走进了白马书院,他哥哥十年前就在这里读书的。

    忽然,元宝脸sè一凝,只觉得一股妖气弥漫整个书院,若隐若无,一般修真者根本感觉不到,可是他乃天生灵瞳,一眼就看了出来。

    “有妖气,这白马书院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三界,六道,众生芸芸。不仅仅只有人类存在,还有鬼,还有妖!

    一些大妖其道行远超人类,比如说他在yīn世幽泉之内所遇到的梦魇兽,就是一只大妖,其强大的jīng神力可以随意控制任何人。

    元宝在白马书院犹豫了很久,还是举步走了进去。这是临安城有名书院,学费很贵,不然当年元家也不会卖了元宝供元文华继续在这里读书。

    书院有一百多人,个个都是青年才俊,还有不少已经中了举。只等秋试大考,问鼎状元。

    元宝走到门前,整理了一下衣服,发现自己后背着两柄剑,显得颇为古怪。

    “喂,小子,这里是白马书院,你怎么进来了。”一个穿灰白sè襦袍的年轻人看到元宝进来,伸手喝止。

    元宝打量他几眼,道:“我路过便来看看,难道真白马书院外人不得进入?”

    “那是当然,这可是贵族学院,我们可都是交了银子的。”那青年带着一股子的傲气。

    元宝道:“我打听一个人,不知元文华元公子可否还在这里读书?”

    那青年上下看了一眼元宝,道:“你认识元文华那穷酸秀才?”

    元宝道:“算是认识吧。”

    青年道:“哎呀,我看你衣着华丽,必是大富之家的公子,何必结交元文华那种窝囊废,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元宝心中微怒,他本该开心的,因为是他哥哥哭着要读书,自己的父母才卖了自己。可此刻他的心中竟然大为愤怒,一把抓住那青年的衣领,喝道:“你说谁是窝囊废?”

    青年大惊,他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顿时被元宝提了起来,忙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想干什么!”

    元宝将他丢在了一边,大步的朝里面走。

    刚走不远,却见元少茹已经出来,可后却是跟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哥,那两个人一看就不是正经,拦住元少茹的去路,手脚还很不老实的在元少茹上乱摸。

    “少茹妹妹别走呀,晚上状元楼一起喝一杯吧。”

    元少茹大怒,道:“祝公子,还请自重。在如此我就叫先生了。”

    祝公子笑嘻嘻的道:“你叫呀,我可不怕,我爹的扬州知府,院长都要给我几分面子,走走走,陪公子喝一杯!”

    元宝目眦yù裂,大喝一声:“住手,光天化rì之下你们两个的斯文败类竟调戏良家女子,想死吗?”

    祝公子与边的那个富家公子一起看来,祝公子喝道:“哪里来的不掌眼的毛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说着他抓着元少茹的手,似耀武扬威一般,而元少茹想要挣脱,可祝公子抓的很紧,一时挣脱不了,又急又怒。

    元宝真的怒了,他生气到了极致就会平静下来,淡淡的道:“你抓了她的手,现在放开我只要你那只手,不然我要你的命。”

    “哎呦,我就不放,不放就不放,赵老弟,你看看这小子倒也有趣,完全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看看他如何废了我手。”

    砰……

    黑光一闪,元宝的剑已经回鞘。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个赵公子哈哈大笑道:“小子,吓唬谁呢?”

    可就在此时,祝公子的手缓缓的松开了,他的喉咙发出赫赫的声音,子连连后退,片刻之后,他的膛开始溢出鲜血,很快血液就染红了他的衣衫。

    祝公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元宝,指着他,用力的想要发出声音,可是却没有任何机会了。

    元宝走到即将断气的祝公子面前,一字一句的道:“我说过别碰她,你自找的!”

    “啊!杀人啦!”赵公子吓的瘫软在地,厉声嘶叫着。

    整个白马书院顿时炸开了,上百个学生与老师跑了出来,看到倒在地上浑鲜血的祝公子个个脸sè大变。而元少茹更是吓的不轻,低声道:“这位公子,你快跑吧,这个祝公子是扬州知府的儿子。”

    元宝看着十年未见的妹妹,心中一酸,道:“人是我杀的,有本事让朝廷来抓我。”

    这时,一个青年从人群里跑了出来,抓住元少茹,急道:“妹妹,怎么回事?”

    元宝心神大震,望着那个书生,这人就是自己的个个元文华?元文华只有十九岁,可是此刻他的模样为什么看起来上三十岁?同时,他感觉到脸sè苍白的元文华的上似乎笼罩一层妖气。

    元宝动了动喉咙,想要说话,可终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几个书生围起来想要将元宝绑送衙门,大黄龇牙咧嘴的守在元宝的边,他们也不敢硬来。

    没多久,十几个衙役就火急火燎的冲进了白马书院,为首的是一个个头不高,浓眉大眼的汉子,举着大刀叫道:“听说这里出了人命案,在哪里,在哪里?”

    不少书生都指着元宝道:“他就是凶手,他杀了扬州知府的儿子祝青云。”

    那刀头哇哇大叫,道:“好小子,光天化rì之下竟然杀人,简直视我大明律法为无物,还不束手就擒。”

    他举着长刀奔来,元宝猛一转头,那威猛刀头心中一寒,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

    元宝淡淡的道:“人是我杀的,可他该杀。”

    刀头怒叫道:“就算罪大恶极之人,也要通过朝廷勾决秋后问斩,你一届草民难道能代替朝廷执法吗?”

    元宝杀了一人,此刻不想杀人了。自下山来,他只是在凤凰山杀了一个魔教高手,这种杀人的滋味并不好受。现在想来刚才自己是冲动了。可是看到祝青山调戏自己的亲妹妹,他积压在心中十年的感似乎瞬间爆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拔剑了。

    元宝转头看了一眼元文华与元少茹,深深的呼吸着,然后拍了拍大黄,道:“我们走吧。”

    刀头大怒,一挥手,十几个衙役将元宝团团围住。刀头道:“杀了人还想走,你让我这个临安第一神捕的脸往哪放,小的们,给我上。”

    十几个衙役呼啸而上,元宝根本无视这些凡人砍来的刀光,施展玄天八步瞬间穿行,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元宝已经到了白马书院的门外。而那十几个衙役手中的兵刃都离奇消失了。走到门处的元宝手中一丢,十几柄长刀就掉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失sè,可谁也不敢去追。

    (新的一卷,新的开始,7000字二合一大章节,求推荐票,有的读者说我的剧有点缓慢,我现在开始加快剧了!)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