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镜面幻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元宝与李师师漂浮在距离地面大约四五寸之处,随着庞大的冥界yīn兵顺着yīn阳路,朝着南方走去。

    无穷无尽的yīn兵从水纹波动的空间里齐步走出,面sè淡然,没有什么变化。在这些yīn兵眼中,这里跟冥界没有什么两样。只要不被鼎盛的阳气所惊扰,他们就如同没有灵魂的机器,走完这一程。

    密密麻麻的队伍,一点儿脚步声都没有,所有的yīn兵与冥界魔兽都是悬浮地面三四尺,踏着yīn阳路所散发出来的幽幽光芒,整齐的走着。竟没有丝毫的脚步声,场面极为诡异。

    李师师与元宝的手,不知何时已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两人的掌心早已经出汗,面对如此庞大的yīn兵军团,别说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就算是修行百年的高人前辈也不免心惊跳。万一这些yīn兵暴躁起来,首当其冲就是他们。

    队伍的前面传来那清脆悦耳的铃铛声音,所有的yīn兵的魂魄似乎被都夺魄铃所慑,都随着铃铛声向前走去。

    很快,元宝与李师师就随着yīn兵大军来到了十几里长的yīn阳道尽头。可是前面的队伍还是很长,很长,那一条幽暗的幽冥鬼道仿佛世界破开空间,从地底穿过。

    渐渐的,渐渐的……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元宝与李师师随着yīn兵大军来到了地面。他们是如何从洛水城的第二层走出根本就不清楚。神秘压抑的感觉笼罩他们二人的心头。

    此刻两人方知道,世间知道,三界众生,人类所掌握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没了洛水城制的保护,在这神秘天渊地下,股股yīn风开始席卷而过,队伍出现了些许的躁动,不过在前面的赵无悔快速的摇动几下夺魄铃的时候,躁动的yīn兵开始渐渐恢复平静。

    如果没有夺魄铃这等千古传承的鬼族异宝镇住这无数yīn兵,这些yīn兵早就乱了阵型了。

    漆黑的天渊底部,只有脚下那股那大约三丈的yīn阳路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yīn兵借道,阳人回避。”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元宝与李师师的心都焦急了起来,此次机会只有六个时辰,结果在路上就耽误了将近一个时辰了。

    元宝握着李师师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李师师微微转过头望着这个少年郎,嘴角动了动,柳眉弯起,带着一丝淡淡如chūn风般的微笑。

    没人知道她笑什么,也没人知道她想什么。

    渐渐的渐渐的,在黑暗的尽头出现了一点点的光芒,周围地面上有无数的尸骸,有人族,有鬼族,还有yīn兵的。

    长年累月,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具尸体散落在yīn阳路的两侧。

    元宝心中一定,知道进入了yīn泉的范围了。

    以前他从未听师父说起过世间还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聚集九州yīn气晦气,世间最yīn暗的地方。而且直通地府冥界。

    其实当年轩辕帝在这里建造鬼族十六城中的洛水城也是极有深意的。鬼族之人喜yīn寒之地,yīn气越重鬼族人就越厉害。

    yīn气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月亮与妖兽。

    轩辕帝当然怕洛水城发展壮大从而威胁到人族,可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yīn世幽泉之地总要有人镇守,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靠近天渊,只能依靠鬼族。

    洛水城鬼族人最大的使命就是接引过道的yīn兵,防止yīn兵进入人间。

    虽然冥界的yīn气与yīn世幽泉的yīn气此刻相撞,出现短暂的真空期,可是元宝依旧能感到随着越来越靠近yīn世幽泉的所在,心跳就越来越快,这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寒意。

    恶心,诡异,心寒,各种负面绪开始出现,黑暗中更是出现了无数闪烁着绿sè眼眸的yīn灵漂浮在半空中,他们这些yīn灵最为忌惮冥界的yīn兵,一个个躲的老远,不敢靠近。

    “yīn兵借道,阳人回避!”木子林抱着芦花大公鸡从前面的队伍走来,看到了元宝与李师师,低声道:“前面就是yīn世幽泉,先头的yīn兵已经进去了,你们小心,这只大公鸡你们带着,只要鸡鸣三声,一定要退出yīn世幽泉,记住,退路只有一条,万一走错了路,就会进入冥界,这辈子就别想回到人间了。就算不进入冥界,明天早上辰时一至,yīn世幽泉将会恢复,方圆十里任何生物都会被yīn气入体而死。”

    元宝低声道:“出路哪一条。”

    木子林道:“我也没有进去过哪里知道。不过古老相传,想要从yīn世幽泉退出来,就要跟着火焰走。至于是什么火焰,只有进去之人亲眼所见才能知道。入口到了,你们小心点吧。”

    yīn世幽泉鬼气森森,远远就能感觉到一股极为凶悍的戾气充斥周围,数以万计的yīn灵漂浮在yīn世幽泉的四周,周围尸骸遍野,多数都是冥界yīn兵的尸体,历经岁月沧桑,早已腐烂不堪。

    过了片刻,元宝终于看到了yīn世幽泉的所在,前面是从天渊穹顶笔直而下的钟rǔ石,巨大无比,左右相立,仿佛一扇宽阔的巨门。在巨门的后面,隐隐出现一股红光,随着缓缓接近,那红光越来越亮,从一个未知地底的深渊中shè出来。

    周围数百丈一片殷红,在这里,似乎只有鲜血才永恒的存在。

    赵无悔站在巨门口,看着走来的李师师与元宝,道:“yīn阳门已经被打开,你们跟随yīn兵进去,yīn兵的yīn气会保护你们顺利进入yīn泉之中,公鸡三次鸣叫之时,不论有没有成功,一定要退出来。”

    元宝点点头,对着赵无悔露出了一丝的笑容,低声道:“放心吧!”

    而赵无悔又怎么能放的了心?满脸的担忧之sè。

    元宝与李师师踏入那神秘巨门,子忽然如同穿过了一层透明的水墙,心脏与血液也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动,快速跳动。

    元宝回头看去,来路飘渺,模模糊糊,仿佛这一道生死门,断开了人间与冥界。

    他紧紧的握着李师师的手,随着yīn兵大部走进了那神秘的红光之中。

    一踏入红光,两人的法力竟然全部被封,宛如凡人,子仿佛走进了一个血海的海底,只能看到前面一两排的yīn兵。

    这些yīn兵没有了夺魄铃的控制,个个恢复神智,凄厉大叫,边的几个yīn兵看到元宝与李师师这两个人类,先是一怔,随即举起手中长戟就杀了过来。

    元、李两人脸sè大变,在这神秘的通道中根本就退不出一丝的真气,只能拔剑相抗。

    片刻之后,血海通道变化不定,竟然变成了一个七彩绚丽的空间。

    李师师一边挥剑抗衡哇哇扑来的yīn兵一边叫道:“过了七彩虹桥就进入了冥界,我们要找的东西肯定在七彩虹桥之内,走。”

    两人且战且退,脱离了原本笔直的yīn阳路,融入到了这神秘的七彩空间之中。

    周围流淌着七sè的流光,宛如九天流星,密密麻麻,刚刚脱离yīn兵队伍不多三四丈,就再也看不到yīn兵的所在了。

    元宝抱着大公鸡大吃一惊,道:“不好,我们迷路了。”

    他们本来就不知道路,何来迷路之说。没有了那些yīn兵的堵截,两人开始打量四周,继续往前走。

    脚下是光滑如镜子般的地面,没有丝毫接缝,隐隐间还折shè着两人的影。

    那些七sè的流光在两人的上徘徊,如传说中修真仙人白rì飞升的奇幻场景。此刻两人当然没有心思去体验这神秘的奇景。

    相传,九天之上有诸般神明,九幽之下是yīn魂归处,阎罗堂。进入九天仙界,需要脚踩七彩虹桥,乘龙飞升。而进入地府,同样也是一片七彩虹桥。

    所以两个人只是知道,这里乃是进入地府冥界的最后一段神秘道路,这个空间不属于人间,要不属于冥界。是两个地方中间之所。

    四周一片七彩陆离如镜子般的世界,没有道路,没有生灵,更没有所谓的三丈山与火中火。有的只是光滑的地面与反shè的七彩流光。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人的心终于不再沉稳,显得有点焦急。

    元宝道:“这么盲目的寻找绝不是办法,这个空间似乎很大,我们两个上的力量被七彩虹桥的神秘力量压制,根本无法御剑飞行,我有一种感觉,李坏前辈的子母追魂剑三百年前就是封印在这附近,我们必须先解开那两句谜语。”

    李师师道:“三丈山,流年过青山。火中火,八臂通灵天。我本以为进入这里必能找到线索,没曾想到根本就毫无踪迹所寻。难道我们来错地方了?”

    元宝摇头道:“地方肯定不会错,当rì尚德老人说在yīn泉之底,赵无悔与木子林也说想要去子母追魂剑必须来到这里,现在就是谜语没有解开。”

    元宝说到尚德老人,忽然心中一动,道:“你还记得当rì尚德老人走时吟唱的那些话语吗?”

    李师师想了想,道:“好像是子母一出逆天行,剑仙三笑风雨停。只叹人间杀戮重,不问苍生问鬼神。八臂天魔战神火,yīn世幽泉连青冥。三丈山来三丈水,八拜九叩显真灵。yīn兵眷恋前尘事,借道红尘了凡心,他rì潜龙飞九天,凤凰断翼天下平。”

    元宝点点头,他也记得这几句话,这些rì子来他一直觉得这几句话不简单,似乎与李坏留下的那两句偈语有很大关系。

    元宝道:“这首诗中有三丈山,有八臂天魔,那尚德老人神秘莫测,绝不会无故放矢。”

    李师师道:“可是我们在这七彩空间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山或者水,连石头都没有。”

    元宝将大公鸡交给李师师,蹲下子,看着脚下光华的镜面下自己的倒影,忽然一怔,他好像看到一个黑影从透明的地底快速滑过。只是速度太快一闪而逝,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或者是天空的流光的倒影。

    元宝心中暗暗的道:“子母一出逆天行,剑仙三笑风雨停。这两句在最面前,肯定是寻找三丈山的谜语。逆天行,风雨停……李坏……”

    他眼眸渐渐明亮了起来,抽出了斩龙神剑,狠狠的刺向了脚下光滑的镜面。

    他真力全无,可这一刺之下,忽然发出一声脆响,接着连绵不绝的回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渐渐的竟转为了轰隆巨响。两人所处的空间似乎在一剑之下快速的崩塌。

    李师师脸sè微变,道:“怎么回事。”

    元宝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我终于明白了!”

    说完他手起剑落,再刺三剑。

    轰隆声快速变弱,周围七彩空间也渐渐消散,随着那些流光的快速消失,整个空间暗淡了下来,可两人的真元却是快速的恢复。

    李师师心中一喜,祭出了青冥剑,璀璨的蓝sè霞光照亮了周围。

    两人回头一看,不远处竟是七彩虹桥,无数yīn兵六人一排的快速通过。两人在七彩空间里走了一个时辰,竟然距离七彩虹桥不到十丈。

    李师师大为惊疑,道:“怎么回事?”

    元宝嘴角一勾,看着不远处过道的yīn兵,道:“我们都被骗了,李坏当年乃一代顽童,曾奇缘不断,你还记得在蛮荒之地的那个仙府中,李坏前辈除了得到子母追魂剑之外,还得到了什么?”

    李师师想了想,似也想到了,诧异道:“梦魇兽!”

    元宝道:“不错,就是梦魇兽,我们进入地府虹桥就已经进入了梦魇兽给我们所布置的镜像幻界之中,这梦魇兽活了数千年,乃子母追魂剑的守护神兽,有子母追魂剑在,怎么会没有梦魇兽的存在?我们太大意了,竟然忘记了剑的守护神兽。”

    李师师控制青冥,将霞光向周围shè去。忽然,一尊巨大的八臂雕像出现在了黑暗之中。

    那八臂雕像与两人在洛水城的阶梯上看到了那个八臂魔神一模一样,只是十分巨大,有十余丈之高。每个手臂都握着一件奇怪法宝。

    “火中火,八臂通灵天!我们来对位置了。”李师师面sè一喜。

    元宝道:“位置是对了,可火中火是什么意思,三丈山又是什么意思,这些我们还没有搞清楚。”

    李师师何等聪明,片刻后道:“既然有梦魇兽守护左右,那我们就不能以常理来推演。世间根本没用三丈高的山,应该是梦魇兽幻化出来的,至于火中火,我想应该与我们出去时顺着火焰的方向走有关系。”

    元宝气恼道:“要是面对面的战斗,十个洪荒大妖我也不怕,可那梦魇兽乃上古十大魔兽之一,jīng神力超强,随意可以控制别人的思维产生幻觉。不把他揪出来,我们休想取到神剑。”

    ;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