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泪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鞠躬感谢id:碧黄天落588起点币打赏助阵,成为本书第一位弟子级别的粉丝!感谢!)

    洛水城,在第二层虽说与人间城池无意,各种适合鬼族商品商铺应有尽有,可这里毕竟是鬼城,饶是经过千年的发展改变,力图与人类城市接轨,可还是有很多不同寻常之处。

    鬼族人天生嗜血好斗,且生命力是人类了两倍以上,一般的鬼族人都能活两百岁左右,修为高深的,能活数百年,乃至千年之久,其道行修行不亚于人类最顶尖的修真高手。

    元宝与李师师站在洛水城第二层的最南面yin阳路的尽头,还没有从德尚老人只踏一步便凭空消失的惊愕中清醒过来,他们二人都是得名师指点,修行道行也许比不上老一辈的高手,可那份眼力却是不差的。

    忽然消失,如梦如幻,似已达到人类最顶层的天人合一境界。

    这时,不远处两个鬼族人在街上打了起来,他们出手狠毒,且成年后,都拥有不下于人类金丹境界的修为,力气极大,速度奇快。两人上黑气缠绕,无数鬼哭之声大作。

    这二人在鬼族只是普普通通的角se,是人类普通居民无法比拟的。

    元宝远远的看了一眼,道:这洛水城真是藏龙卧虎,正道想要铲除这个鬼城,代价绝对不会小。

    李师师点点头,道:鬼族人天生凶悍,这里又是天渊之底,确实难以根除。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元宝想了想,道:既然赵无悔与楚天云二人都无危险,对于取子母追魂剑一事还得从长计议,那位尚德老人不是说了吗,想要取剑,必须要等到yin兵借道的时候。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三条街道中那条从没有人走的yin阳路上,缓缓的道:我现在终于明白yin阳路是干什么的了。

    李师师极为聪明,自然也相通了这一点。

    yin阳路确实是给鬼走的,不是鬼族的鬼,而是真正的鬼。

    在yin阳路的北方十余里的尽头,依旧有一块高大是黑se石碑,上面同样用鲜血龙飞凤舞的写着yin阳路三个斗大的字。

    在石碑跟前同样也是站着一男一女。却是木子林与赵无悔。

    赵无悔似恢复了往ri那种漠然忧伤的样子,没有带着她黑se斗笠与面纱,俏丽的容颜此刻显得有些许的苍白,那双明亮的双眸不再赤红。

    她望着yin阳路,幽绿的光芒下,似乎穿越了十几里的yin阳道路,看到了在路的尽头站立的元宝。

    边的木子林叹了口气,道:无悔妹妹,往事如尘烟,那小子早已经忘记了你,何必执着。

    赵无悔收回了目光,眼眸中忽然划过一丝的哀伤,道:都是骗子,所有人都是骗子。

    木子林面带不忍,脱口而出道:无悔妹妹,我从没有骗过你,我对你是真心的。

    赵无悔的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望向了木子林的那略带激动的面庞,她忽然道:你如真是为我好,就去杀了他们。

    木子林脸se微变,道:元少钦是剑神传人,那李师师是玉虚子入室弟子,两个人都惹不起。

    赵无悔似乎很是失望,转就走,道:懦夫。

    看着赵无悔的背影,木子林一咬牙,叫道:无悔妹妹,你放心,一个时辰后我将他们二人的尸体送到你的面前。

    元宝与李师师当然不知道危险的降临,他们在石碑下站了很久,便打算出了天渊,与朱长卿等人汇合。

    当两人刚走上第二层之时,一华丽丝绸的木子林已经站在了第三层肮脏的街道上。

    这里肮脏,混乱,那个阿蛮躲的远远的,面带忧se。

    两位,你们已经得到想要的消息了?木子林淡淡一笑,油绿的眼眸似光芒闪烁,望着两人。

    元宝没有想到在这里会再次遇见木子林,道:已经知道了,多谢木公子指点。

    木子林微微摇头,道:既然你们已无牵挂,便可以死了。

    元、李心中都是一怔,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元宝看到不远处躲在一处残破墙角的阿蛮,在对自己做着快点逃走的手势,心中一沉,冷冷的望着木子林,道:木公子这是何意?

    有人要我取你二人xing命,她的话我不能不听。

    是赵无悔赵姑娘?

    是

    木子林手中折扇一挥,无尽的狂暴yin气扑面而来,元宝与李师师子顿时快速的向后滑去。李师师修为境界远胜元宝,退了三步之后她首先定住了子,面se一凝,青冥剑豁然而出。

    璀璨耀眼的蓝se剑光与绿se的鬼气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发出震耳yu聋的轰鸣声,远处城门处的士兵被两人斗法之声吸引,跑过来一群人,待看清乃是木子林,又个个退了回去。

    蜀山剑诀果然霸气!木子林冷笑一声,露出长长的獠牙,凌空一抓,手中竟然多了一根白骨长鞭。

    那长鞭有长度接近两丈(一丈约3米3,也许有的兄弟不清楚古代丈与现在长度的换算方式。前面我忘记解释了,大家知道即可。),由无数诡异骨头链接而成,骨鞭一出,顿时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天地之间为之变se,鬼哭靡靡之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白骨鞭来势极快,伴随着撕裂空气的锐响,李师师堪堪躲过,那鞭子打在坚硬的地板上,顿时出现一条细长的裂痕,要是打在人上,非死即伤。

    李师师脸se大变,青冥剑离手而出,以念力御剑,将白骨鞭缠住,可那神秘白骨鞭轨迹莫测,且柔韧异常,根本就无法挡住。

    元宝看到李师师独自一人无法抗衡木子林这个鬼族高手,脸se微变,缓缓踏步,左手抓着剑鞘,右手掌贴着斩龙剑的剑柄,朝着二人斗法的场中走去。

    青冥剑与白骨鞭再一次的相交,竟被白骨鞭缠住,木子林面露得意之se,用力一甩,青冥剑轰的一声插在了百丈之外的高大城墙之上。接着,那神秘诡异的白骨鞭化为一道白se苍龙,带着诡异的破空裂响,朝着李师师的膛笔直she来。

    那速度,竟快的无与伦比。

    李师师急忙后撤,可那白骨鞭速度实在太快,眼看着就要被白骨鞭击中,就在这时,一道黑光后发先至,闪电般打在了白骨鞭之上。

    砰,白骨鞭来势被斩,顿时震了回去。

    木子林噔噔噔后退三步,面露惊骇之se,望着缓步走来的元宝。

    昏暗中,元宝长发舞动,那双眼眸犹如鬼城之人永远看不见的九天星辰那般明亮。

    他的手,握在了剑柄之上,虎口与剑柄形成垂直状态,缓缓的旋转。

    斩天拔剑式!木子林一字一句说道:果然名不虚传。

    元宝示意李师师退后,淡淡的道:过奖。

    木子林忽然冷笑,长长的獠牙泛起青绿se的光,他望着元宝,全念力全部锁定在元宝的剑上,缓缓的道:那我就再来领教。

    那白骨鞭长两丈多,元宝的最佳攻击范围的两丈,见白影破空闪来,他施展玄天八步法想要欺贴近,可几次都被来无影去无踪的白骨鞭挡住避退。

    整个洛水城似乎只有那啪啪啪的骨鞭破空之声。

    李师师早已经召回了青冥剑,站在旁边,全神凝视场中二人。她也发现了元宝的弱点,心中大为担忧。

    终于,元宝出剑了,黑se剑芒劈开了白骨鞭,子快速压上,已到了木子林的前一丈多。

    李师师可以看的出,修为强大的木子林又何尝看不出呢,见元宝欺上来,他的脸se微变,子一纵就要飞掠而起。

    就在此刻,就在木子林的子刚刚离开地面不到三寸,白骨鞭还没有来得及回防的时候,元宝第三次出剑了。

    从元宝第二次出剑,到他欺压上,然后第三次出剑。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到,黑se的剑芒如死神的镰刀,划破了这个yin冷的空间。

    木子林的眼瞳急速收缩,他的念力一直锁定在元宝的剑上,他当然知道元宝的剑有多快。

    斩天拔剑式,乃是人剑合一境界方能参悟的。元宝此刻已经与手中斩龙剑合二为一。其实说是剑光,其实就是他自己的真元jing华。

    气血,肌,经络,元神,每一次的拔剑都融入了他所有的力量。

    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只有达到人剑合一境界的剑道高手,才能体会这种玄而又玄的奇妙感觉。

    一个时辰后,在洛水城第二层的最北面一座巨大豪华的宅子后院。

    赵无悔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面前的血se昙花。

    这种昙花是洛水城独有的,殷红如血,开花,凋零,不过只有十几个呼吸。

    无数株昙花在她的面前花开花落,无的演绎着时间的一去不复返。

    十年的无岁月,十年的少女年华。

    忽然,她想哭。一股疼彻心扉的悲凉感觉涌上心头。

    时光悠悠,当年那个雪白的冬天,两个弱小的影,手牵手,赤着脚,在雪地里快乐的奔跑。

    无悔妹妹,我要走了,有朝一ri我元少钦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少钦哥哥,我等你。

    这一等就是十年!

    当冰冷的yin风吹落她脸颊上晶莹的泪珠,她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感,趴在石桌上低低的呜咽。

    昙花依旧是花开花落,光yin依旧是缓缓流失。

    直到,直到院子外传来了脚步声。

    她知道这个院子只有一个人会进来,她抬起了头,果然看到了一疲惫的木子林笑盈盈的站在了院落的门口。

    他终究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少钦哥哥。

    木子林一挥手,四个鬼族大汉就抬着两具尸体放在了赵无悔的前,然后四个大汉就弯腰退了出去。

    这两具尸体上都盖着黑布,看不见面容。赵无悔猛的站起,道:这是?

    木子林一挥手,一股yin风吹过,盖在两具尸体上的黑布掠开了,下面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元宝,李师师!

    木子林柔声道:无悔妹妹,我把他们杀了,我的本事不比元少钦小。

    赵无悔子巨震,看着满脸苍白的元宝,她气急攻心,哇的吐出了一口jing血,子摇摇晃晃,似全力气在这么一个瞬间被抽空了。

    你,你杀了他!赵无悔如疯狂一般扑向了元宝的尸体,眼泪又一次的止不住。

    冰冷的泪珠滴落在元宝的脸颊上,如绽放的昙花,让人心碎。

    赵无悔绝望的扑在元宝的尸体前,将元宝抱住,大叫道:少钦哥哥,你醒醒,你快醒醒。

    站在一旁的木子林脸上再也没有那笑盈盈的表,而是一种哀伤,他终于知道,无论自己如何优秀,如何努力,都取代不了这一具冰凉的尸体在赵无悔心中的地位。

    假的就是假的,纵然千般万般的不愿意承认,他本就是假的元少钦,他只是木子林。

    无悔妹妹,元少钦现在死了,你的心结可以解开了吧。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为元少钦报仇,我也绝无怨言,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活着。

    赵无悔抬起来头,苍白的脸颊上那深深的泪痕触目惊心,那双眼眸渐渐的变成了红se,似乎天地间的一切,在此刻她的眼中都是殷红的。

    可是,片刻之后,她眼中血se竟渐渐消散,无力的坐在那冰凉的石板上,看了一眼木子林,又看了一眼怀中的元宝。

    你,你走吧,我今生今世都不想再见到你。

    ——

    (ps:大家放心,男主女主肯定不会死的。求推荐票,没收藏的感觉注册收藏哦)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