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夺魄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空相见到元宝,心中大喜过望,颠的跑到了元宝的前,哈哈笑道:老大,真是你呀,见到你真是太让我兴奋了!

    元宝苦笑的看了空相一眼,这个家伙离寺或许久了,又没人管他,越来越没个正形,完全没有了菩提寺那些高僧的一点影子,怪不得能和诸葛流星称兄道弟,原来两人臭味相投。

    你这花和尚,原来诸葛流星请来的帮手就是你。

    空相嘿嘿一笑,道:我和臭道士从小就认识,以前一起打架,一起被打,一起修真,不过他被道元真人带走了,做了道士,我进入了菩提寺做了和尚,前阵子我们还密谋还俗呢。

    额?

    元宝又是一阵苦笑,不知道该拿这二人如何是好。

    李师师灿烂的笑容渐渐隐去,与朱长卿、何足道一起走了过来。方灵儿也不再装睡了,站在了元宝的后,眼神复杂的望着走来的李师师。

    何足道爽朗一笑,道:元少侠,几ri不见,风采依旧。上次并不知道你是剑神传人,失敬之处,还请见谅。

    元宝道:何兄不必如此,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接着双方又简要的介绍了一番,李师师的目光落在了方灵儿的上,而一向柔软的方灵儿这一次却是没有退缩,昂起了,目视李师师,毫不示弱。

    朱长卿一直yin沉着脸,碍于面子,与元宝寒暄了两句,不过语气冰冷,在场每个人都听出了一些不对。

    诸葛流星见天都快亮了,那群家伙还在那里说呀说呀的,等的实在不耐烦了,跑过来,道:臭和尚,原来你和这姓元认识呀?

    空相大怒,踹了诸葛流星一脚,骂道:什么姓元的?他是我老大元宝,以后也是你老大,别这么没大没小。

    诸葛流星大为不满,哼哼唧唧的道:他凭啥做我老大,就凭他上的银票?

    空相大气,叫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一招斩天拔剑式能将你劈成三十六块。

    斩天拔剑式?诸葛流星先是一愣,似不以为意。可片刻之后似又想到了什么,面se顿变,指着元宝,愕然道:你,你,你……你是诸葛剑神的传人?

    远处那yin影之中的赵无悔忽然子抖动了一下,面纱也是一阵颤动,她缓缓的站起了,面纱后那双冰冷的眼眸似乎透着几分的不可思议,似乎,还有几分的欢喜,几分的惊愕。

    她在感叹什么?

    或者是她与诸葛孔方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人知道。

    良久之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撕裂了黑暗,接着,无数道霞光从山的另一面缓缓she来,天空的东面都被染成了赤se。

    当yin影处被朝霞所照亮,诸葛流星也从震惊中醒来,拽着空相朝她走来。

    元宝望了一眼李师师,直到现在,两人未说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

    终于,元宝说话了,道:我们过去看看。

    李师师点点头,与元宝并肩走了过去。

    后,何足道、朱长卿面面相觑。方灵儿似犹豫了一下,带着大黄也走了过去。

    赵无悔面对着诸葛流星与空相这两位贪财家伙,面对着正道几个优秀弟子,她走了上来,丝毫不惧,在晨风中,斗笠下的面纱缓缓浮动,偶尔能瞧见面纱下那欺霜胜雪的肌肤。

    诸葛流星显然是穷疯了,还惦记那七百两银子,此刻自己这边人数众多,岂能再怕赵无悔?

    他就像得志的小人,嘿嘿直笑的望着赵无悔,道:赔不赔钱?

    赵无悔冷冷一笑,道:别以为你找来几个废物就我就会退让,你们几个我还没有放在眼中。

    朱长卿何足道两人同时皱眉,本来他们并不想动手,因为湘西赵家与蜀山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可此刻这个女子竟然口出狂言,两人就算修养再高也不动了几分火气。

    诸葛流星跳将起来,叫道:死到临头还口出妄言,找打!

    说着,就要与空相一左一右扑上前去。

    元宝毫不客气的踹了空相一脚,空相一个呛啷,回头一看竟是元宝,颇为委屈,道:老大你踹我做啥呀。

    元宝翻了翻眼,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赵无悔,抱拳道:赵姑娘,这场闹剧就此结束吧。

    赵无悔沉默了片刻,目光从众人的面容逐一划过,最后再度落在元宝的上,面纱又是一阵晃动,缓缓的道:剑神弟子说话,面子总要给的,诸葛流星你听着,以后不要惹我,否则我绝不轻饶。

    额?诸葛流星被赵无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阵威胁讽刺,面子上当然挂不住,伸手的仙剑豁然飞出,同时手中也多了一叠暗黄se的符箓。

    臭丫头,你以为我会怕你?来来来,我们单挑!

    赵无悔的手中忽然多了一个赤红se的小铃铛,微微一摇,清脆悦耳的铛铛声音顿时在这个山脚下回响起来。

    众人心神顿时一阵,元宝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竟然随着那铃音忽快忽慢,血液也是如此,体内奇经八脉的真元灵气更是如翻江倒海一般剧烈翻滚。

    每个人都受到了那神秘铃铛法宝的影响,子不由得向后退去,催动全法力与之抗衡。而众人之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竟然是没有丝毫修为的方灵儿。

    方灵儿一脸惊愕的望着元宝等人,似乎感觉到众人都如临大敌的望着那个赵无悔,甚为惊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元宝催动真元平复躁动的真气,一脸惊恐的望着赵无悔手中的那个赤红se的小铃铛,失声道:夺魄铃!

    赵无悔手中一定,回响的铃音顿时一消,淡淡的道:不愧为轮回剑诀第十六代传人,连夺魄铃这种失传千年的上古神器都看的出,佩服,佩服。

    空相宣了一句佛号,似没有了先前玩世不恭的样子,做降龙伏魔庄严相,缓缓的道:赵姑娘,赵无涯是你什么人?

    赵无悔哼道:他是我爷爷。

    众人面se突变,都感觉到一丝寒意涌上心头,就连一向冷漠的李师师也不例外。

    赵无涯与当今昆仑掌门太玄真人是一个时代的人物,如今早已经超过了一百岁,乃是湘西赶尸一脉的灵魂人物,其一巫术旷古烁今。

    一百多年前,茅山派九玄天师因为僵神之事来到湘西,结果近百岁的九玄天师在年轻的赵无涯手下丢了一条手臂,吃了大亏。当时震动四方,方知湘西出了这么一个绝世奇才。

    大约六十年前,世人评出当世修为最高的十大正魔高手,诸葛孔方位列第一,太玄真人位列第二,魔君行流云位列第三,蜀山玉虚子位列第四,菩提寺心念禅师位列第五,而赵无涯位列第六。比五行门掌门,玄冰宫宫主的排名都高。

    而赵无涯生xing淡漠,亦正亦邪,五十年前,一个正道小派在湘西地界边缘开山立派,当夜就被赵无涯杀的干干净净,并将那个小派的掌门与两个长老炼成了僵尸。

    据说,赵无涯炼化了九十九个傀儡僵尸,其中有一个僵神坐镇。

    要知道,与敌人斗法的时候,忽然放出九十九个刀枪不入,行动敏捷的僵尸助阵,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突破。

    所以,赵无涯也是当世最恐怖的三个人之一。

    而面前这个赵无悔竟然是赵无涯的孙女,这就可以解释她手中为什么会持有消失千年之久的夺魄铃这等异宝古物了。

    此时的赵无悔似没有了动手了意思,或许从得知元宝乃是诸葛孔方的传人那一刻,她就没有战意。拿出夺魄铃也只是为了吓住众人。

    诸葛流星忽然蔫了,就跟霜打的茄子,脸se微微有点苍白,自语道:夺魄铃,而这里又是云山,我们几个人恐怕都无法抵挡夺魄铃的强大威力。

    方灵儿没有受到夺魄铃的影响,她听到了诸葛流星的自语,惊讶道:为什么,云山难道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元宝解释道:云山之中有世间仅存的八大鬼城之一的洛水城,那夺魄铃又是当年鬼族圣物,别说我们几个了,就算再十倍人数,也不可能在云山之内破掉夺魄铃。夺魄铃有召唤yin灵与僵尸的作用,不消片刻,鬼城中的数十万yin灵与无数僵尸就会将我们团团围住。

    啊?!一听到yin灵与僵尸,方灵儿的脸se顿时白了白,露出吃惊害怕的样子。

    赵无悔收起了夺魄铃,不知为何,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元宝的上,道:你说的不错,西北不远就是鬼谷天渊的所在,我的修为境界或许比不上你们几个人,可是在这云山之中,又在鬼谷天渊之旁,就算是太玄真人亲临,也奈何不了我。八百年前,正魔大战,鬼族与魔教联手围攻正道,战败后,正道诸派开始围剿鬼族,十六座鬼城被灭掉八座,当时正道诸派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所以他们不敢将鬼族剩下八城连根拔起。

    众人都知道赵无悔说的话不假,当年为了灭掉那八座鬼城,正道损失达到万计,尤其是围剿西南的天法鬼城之时,竟然赶在了地府yin兵借道的关口,阳气惊扰了yin兵,那些yin兵见人就杀,五大派损失惨重,幸亏跑的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从那之后,正道诸派再也不敢去找其余八座鬼城的麻烦,北方玄冰宫负责镇守北疆附近的三大鬼城,而中原菩提寺则是镇守中原四座鬼城。还剩下一座鬼城,就在湘西腹地的云山之中。名义上是湘西刘、王、孙、钱四大家族与赶尸王族赵家看守,其实他们都因为鬼城yin气充足,这千年来一直在鬼城养尸。因为有鬼谷天渊的天然屏障,所以湘西赶尸一族也没有任何顾忌。

    元宝本来就不愿意看到诸葛流星与赵无悔为了区区几百两银子相斗,见诸葛流星被夺魄铃所摄,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顿时道:湘西一脉与正道诸派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了区区一个黑毛僵尸不必大动干戈,既然赵姑娘不愿意纠缠,诸葛兄,你也要有点气度。

    诸葛流星哼道:算了,我不追究那七百两银子,不过咱要说明白,我不是怕了你,而是怕你手中的夺魄铃,这是两码事。

    赵无悔冷笑连连,在朝霞下,她黑se的面纱下那双眼眸似乎明亮了起来,道:我也懒的与你这种人追究。

    说完转头看向元宝,道:你还记得我吗?

    众人皆是一愣,不知道赵无悔说这话的意思,难道元宝与她早就认识?

    元宝也是一阵惊疑,道:我们见过?

    赵无悔伸手取下了斗笠与面纱,竟是一个妙龄少女,皮肤白皙光滑宛若温玉,柳眉细长,凤眼朱唇,竟是一个出尘脱俗的倾城佳人。在朝阳下,她的肌肤隐隐生辉,当真人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

    众人都没有想到赵无悔竟然如此年轻,如此美丽,都不看的呆了。

    元宝抓破脑袋回想,自己从小就跟师父在九龙谷修炼,十二岁那年独自进入西南雷泽历练,然后就又回到了峨眉山,这一次下山算是第一次进入红尘,对这个女子完全没有印象。

    看到元宝疑惑的表,赵无悔的脸se忽然一沉,带着几分温怒,道:元少钦,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