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十里平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李师师听着元宝的世,竟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这是她生平的第一次,有一种想要拉住眼前这个倔强少年的手,与他一起承担所有的痛楚。因为元宝的世与她竟然有很多相似之处。

    她沉默了良久,最后轻轻的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未想到你我的世都是如此的坎坷。

    她似乎也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一个人流浪街头的场景,若不是玉虚子将她带回蜀山,传她无上仙道剑诀,现在只怕早已饿死街头。

    元宝的心神从十年前那种尘封已久的痛苦中清醒过来,瞪着大眼睛望着李师师,诧异道:你从小也是就被爹娘卖掉的可怜人?

    李师师的眼眸露出了一丝古怪的异样,想要说什么,却听到后传来脚步声,原来是空相从打坐中醒来。

    空相走到两人的旁,不怀好意的看着两人,一扫往ri的那种佛门得道高僧的庄严姿态,面带古怪笑意,道:两位,你们在说些什么?我没有听见,一个字儿也没听见。

    当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看着空相那猥琐的样子,元宝与李师师忽然都没由来的一阵心虚,虽说两人刚才所说的都不是不可告人言的话蜜语,但被这小和尚听去还是影响不好。

    元宝没好气的道:听见就听见,何必装腔作势。

    空相嘿嘿一笑,道:老大,我以后还想跟着你吃香喝辣行游天下,知道你太多的秘密我怕ri后你会给我小鞋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知道的秘密越多,距离死亡就越近。

    李师师不想在与空相纠缠,缓缓的道:此处事儿已了,我们还是出去吧

    元宝也老早就想出去了,这里岩浆奔腾,燥难耐,与一个美丽女子待在一起,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儿,还是快些出去为妙。

    三人原路从炎的地下岩浆洞中飞了出来,天还未亮,一轮明月挂在西方,朦胧的月光洒在平静的湖面上,随着微微的碧波,闪烁着淡淡的银光。

    平静的湖面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夜风吹过,雾气涌动,配合着闪闪银光,宛如人间仙境。

    李师师与元宝并肩而立,看向远方的黑暗,空相却是很识趣的躲在了湖心岛的另一边,口中嘀咕道:空即是se,se即是空……

    望着波光粼粼银光闪烁的湖面,很久之后,李师师忽然缓缓的道: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元宝的心忽地一颤,转头看向李师师,那乌黑的长发随风摆动,几缕青丝掠过李师师jing致的脸颊,而无平时那种冷若冰霜、拒人千里的冰冷模样,却是一种让任何男子都为之心动的娆与美丽。

    他自小跟师父诸葛孔方在山中修炼,自然不是饱读诗书的年轻俊杰,不过也似乎听懂了李师师刚才吟的那两句诗的意境,轻轻的道: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李师师也转过头来,望着元宝,月光下她的脸颊如早霞一般红润,那双冰冷的眼眸似乎此刻也被融化了。

    月光下,李师师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元宝与她相望,不痴了。

    经历生死,两人虽相识不久,却如一对青梅竹马的知己,似乎只是这边轻轻的对视就已经能看清对方心中的想要说的话儿。

    江湖儿女,恩怨仇,有谁能有此番境遇呢?

    月光下,碧波前,两人的影靠的很近,很近,几乎是心与心的交流。

    当清晨的第一缕朝阳撕裂永恒的黑暗,照耀在李师师的俊美的脸颊上,泛起淡淡的光辉。元宝忽然惊醒,忙收回了眼睛。心中大为尴尬,道:我不……不是……

    在他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时候,新收的小弟空相颠的跑了过来,道:老大,南面有不少人御剑而来

    元宝与李师师同时抬头看去,只见还有些昏暗的天空中出现了十余道璀璨耀眼的霞光,从南面飞速she来,拖着长长的霞光尾巴,宛如从九天之上坠落的星辰。

    李师师面se一喜,道:是我们蜀山派的长老来了。

    元宝放下心来,似想起一事儿,道:师师姑娘,空相小和尚,我的份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莫要说出去。

    空相微笑的看了一眼李师师,古怪的道:我懂的,我懂的,若是让蜀山派的人知道你是剑神的传人,你和李师姐只怕要拔剑相向了。

    李师师眉头一皱,道:你此话何意?

    空相似乎吓了一跳,道:师师姑娘,难道你不知道六十年前峨眉山九老峰之上,玉虚子掌门一剑败在诸葛剑神之下,把九老峰以西八十里的山脉都输给了诸葛剑神,从此两人就结下了恩怨……

    元宝这件事是清楚的,那死去的师父生前经常拿这件事向自己吹捧,说自己如何了得,一剑击败了玉虚子,他们所隐居的山谷就是在九老峰西面二十里出九龙瀑,便是当初从玉虚子手中赢来的。

    可以说元宝这些年一直就居住在峨眉山中,与蜀山派乃是近邻。

    空相的话听在李师师的耳中,她的心忽然微微的一颤,转头看向元宝。

    元宝挠挠头,道:没他说的这么严重,玉虚子前辈道法通神,恩泽苍生,乃是当世一等一的前辈高人,又怎么会如此记仇呢。

    他说的很谦虚,可边的两人都感觉出来元宝谦虚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子的骄傲与自豪。这种荣耀世间之属于剑神诸葛孔方。

    在诸葛孔方行走天下的近百间,不知道多少正魔绝世高手败在他的剑下,而他,却未尝一败。

    灰暗的天空之上,那十余道霞光快速的落在了平湖中间的湖心岛上,霞光散去,十几个人影出现。

    六个穿蜀山服饰的老者,还有七个年轻人。想来便是蜀山派的长老与当世优秀的年轻弟子。

    这些人见到李师师都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材高大,穿道家青se法袍,眼眸深邃的长老,道:师师师侄,你受伤了?

    李师师抱拳道:见过青松师叔,我的伤无大碍的

    那位长老乃是蜀山派长老院首座青松道人,成名已百年之久,在蜀山派掌管门派刑罚,有极高威望。

    青松道人打量了一眼元宝与空相,当看到空相手持的那个金se大钵与脖子上挂着那串翡翠念珠后,脸se微变,道:这位是菩提寺哪位神僧门下?

    空相在他面前当然不敢放肆,忙双手合十道:晚辈菩提寺空相,师承心念禅师,见过青松师叔。

    青松道人脸se竟微微有些难看,不过他老而成jing,城府极深,随即面带微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菩提寺竟有你这般资质的奇才,看来心念大师后继有人了。

    空相谦虚一笑,道:青松师叔过奖了,小僧资质鲁钝,哪里承受的起。

    青松道人也是一笑,目光随即落在了一旁一言未发的元宝的上。其实他此刻心中震惊无比,菩提寺乃是当今正道五大派阀之一,千年来从不外传的《法光宝佛心经》更是玄妙无方。由于菩提寺地处中土繁华之地,为世人所敬仰,这些年隐隐有取代昆仑派成为天下第一大派的趋势。

    眼前这空相小和尚年纪不大,却怀佛门至宝佛陀钵与轮回珠,必是得到心念神僧真传,想那心念禅师乃是菩提寺四大神僧之首,掌管菩提寺已达百年之久,佛法深不可测、举世无双,被他视为接班人的空相岂能小觑?

    纵然青松道人道行深厚、心智坚定,此刻也微微震惊,倒也没有把过多的心思放在貌不惊人、衣衫褴褛的元宝上。

    李师师见青松师叔的目光落在元宝的上,微微咬唇,道:青松师叔,这位是元宝元少侠

    青松道人还未说话,元宝已经抱拳行礼道:晚辈元宝,见过青松前辈。

    元宝?青松道人的脸se忽然大变,下意识的看向了元宝手中的剑,那是乌天刑昨夜送他的那柄神剑,三尺七寸,剑柄漆黑,剑锋隐藏在元宝原来那个木质剑鞘之下。

    一见青松道人脸se大变,众人都是一愣,元宝更是吓了一跳,忽然想到六年前青松道人与玉虚子前辈曾去拜访过师父,当时师父还拉着自己得意的向两人介绍来着。

    他认出了自己?元宝的心微微发苦,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脖子。

    这时,从青松道人后走来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眉清目秀,潇洒英俊,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一紫se衣衫,在晨风中摇曳,更添了几分飘逸与灵动。

    紫衣青年道:师父,您怎么了?

    青松道人没有答话,那双深邃的眼眸似乎泛起灼的火光,死死的凝视在元宝左手握着的那柄剑上,那表,竟有一丝的狂,一丝的忌惮。

    他缓缓的道:你,你是六年前那个少年?

    元宝苦笑一声,他知道份的瞒不住了,六年前他刚十岁,当时见过青松道人,刚才见青松道人的脸se才想起这事儿,他挠头道:是的前辈,当年我们确实有一面之缘。

    青松道人忽然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六年不见你竟已持剑行走天下,看来我们都老了,都老了。

    紫衣青年疑惑道:师父,您认识这位元少侠?

    青松道人微笑道:他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哎,不说也罢,元少侠,没想到你竟也在此出现,你师父近来可好?

    元宝面se一暗,道:两个多月前,师父他老人家坐化深山,与世长辞了。

    啊!青松道人失叫一声,子大震,竟忍不住向后退了三步。

    诸葛孔方,这百年来名气最大、修为最高之人,百年来魔道不敢在中土兴风作浪,就是被诸葛孔方所震慑,他引领着一个时代,一个纪元。而他却终究没有斗的过天,孤单而去。

    他,他死了?苍老的青松道人的口中喃喃的自语着。

    八十年前,昆仑之巅,那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一剑击败昆仑十六位长老,何等威势?

    六十年前,西南雷泽深处,魔君行流水败在诛仙三剑式之下,履行了一甲子不踏入中原的约定。

    五十年前,南疆十万大山中妖龙作祟,连扫八座城寨,修真之人更是死伤过百,但在诸葛孔方的剑下,妖龙被斩成数断。

    三十年前,太行六剑仙……

    百年来,他有着太多太多的事迹,每一件都足以令他的朋友甚至他的敌人血沸腾。

    他,诸葛孔方,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甚至生威已经盖过了历代轮回剑诀的传人,直千年前轮回散人。

    据说,他已完全领悟轮回剑诀第三式轮回九剑,成为千年来除轮回散人外第四个领悟轮回九剑之人。

    而就是这么一个人,甚至是一个神,却孤独的,静悄悄的死在了神山之中。怎能不让人感叹长生之飘渺,天道之苍茫?

    太阳缓缓升起,平湖湖面上的晨雾在朝阳的照耀下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尤其是照耀在美丽的李师师那俊美jing致的脸畔,掠过她微微清扬的发丝,让人心动、心碎。

    李师师望着边的元宝,那双原本冰冷如霜的明亮眼眸也许是看到元宝脸上那股淡淡忧伤,竟带着几分温暖、几分惆怅。

    元宝感觉到李师师的目光,也看了过去,两人四目交对,随即心虚般避开。

    而他们的一切,都看在了青松道人旁那个紫衣青年的眼中,那青年望了一眼元宝,拳头微微握紧了一些。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本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