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魔教妖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元宝见李师师脸se凝重,似有几分担忧,他叹息一声,道:师师姑娘,你要不必担心,也许是我猜错了。

    李师师望了元宝一眼,缓缓道:也只有这个理由吧?

    元宝道:南北道之争是朝廷与修真界的较量,已经延续将近三百年,虽然北道多是依附朝廷,但是北道门派也全都是光明磊落替天行道的修真之人,绝不会残害人间,算了,我们再合计合计,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

    三人来到小旗镇天se已经黑了,找了一个小客栈,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绿衣少女正坐在一张桌子上,笑盈盈的望着三人。而这个绿衣少女边还放着一柄红se弯刀。

    行晚霞?!元宝眉头一皱。

    这个绿衣少女自然就是行晚霞,那个下毒差点要了李师师xing命的魔道妖女。

    李师师也见到她了,一股寒气从体内散发出来,手中的青冥剑更是剧烈颤抖着。

    魔道妖女,你还敢出现。

    哎,没想到黑凤凰之毒都能没有要了你的命,你的命还真是大。

    李师师就要抽剑相斗,元宝急忙拉住,低声道:师师姑娘,不要轻举妄动,这行晚霞是魔教高层,手段毒辣,看样子她是特意在此等候我们,恐防有诈。

    行晚霞的目光从三人的上掠过,笑道:饭菜我已经点好,三位如不杀我,何不一起坐下。

    空相皱眉,以他jing深的佛门修为一眼就看出了行晚霞一魔气,绝非正道,道:魔道妖女,我等正道弟子岂能与你同坐。

    行晚霞叹息一声,道:枉你这个小和尚还是佛门高僧心念禅师的优秀弟子,哎,眼中净是正邪之分,佛语说,无恶,无善,众生平等。我们圣教用刀剑杀人,你们正道也是用刀剑杀人,同是杀人,又有什么正魔之分呢?

    空相一时哑然,说不出话来。

    元宝笑道:行姑娘此言差矣,魔教妖人残害人间,涂炭生灵,滥杀无辜,有违天意。而我们正道却是专门诛杀你们这些危害人间的邪魔外道,匡扶天道。一个为了私yu而杀人,一个为了救人而杀人。又怎能一样呢?

    行晚霞微微一叹,柳眉微微皱着,那双妙目凝视着元宝,道:我说不过你,那ri我说了,如果查清事始末后还要杀我,我绝不还手。

    元宝道:凤凰山一事我还在调查,早晚会水落石出。

    行晚霞道:还需调查吗?赵二为松鹤观从南疆偷运蛊虫幼卵,三木道人派强盗准备杀人灭口,我将强盗杀了,这有错?

    元宝道:你怎知道那伙儿强盗是三木道人所派?

    行晚霞噗嗤一笑,道:要不我将三木道人找来,让你问个清楚。

    李师师淡淡一笑,接口道:松鹤观昨晚被人夷为平地,三木道人已死。

    行晚霞道:你见到三木道人的尸体了?

    李师师微微皱眉,道:没有。

    行晚霞道:你见到七星门掌门司徒殇的尸体了?

    没有。

    行晚霞笑道:那不就得了,你们迟早会找到他们。

    元宝惊讶道:看来七星门被灭你也知道。

    行晚霞轻轻一笑,端起酒杯自饮一杯,缓缓的道:我自是知道的。

    元宝三人脸se微变,相视一眼。元宝持剑走到了行晚霞的面前坐下,道:你还知道什么?

    行晚霞笑嘻嘻的道:小元宝儿,该知道我都知道,不该知道我也知道一些。

    有什么不该知道。

    比如某位小se狼得名师真传却天生恐高,再比如那位小se狼与一位美丽的蜀山女弟子娘**相对……

    你胡说什么李师师寒声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行晚霞似乎并不怕李师师等三人,道:你又何必恼羞成怒,放心,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蜀山掌门玉虚子得意弟子李师师与一个小se狼**相对三ri三夜的

    她嘴上是这么说,可是故意提高话音,客栈内还有几桌食客,都听的清清楚楚。空相歪头看了李师师铁青的脸,又看了看老脸微红的元宝,忍不住低低自语道:师父他老人家说的着实不错,女人的万万招惹不得的

    元宝轻轻咳嗽两声,道:行姑娘,既然你在此等候我们三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行晚霞道:急什么,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还没有品尝,可别浪费,这顿我请客,你们一起来吧。

    三人除了元宝坐在她的对面外,李师师与空相则是一左一右是站在行晚霞的旁边,形成了夹击之势。三人如果同时出手的话,世间绝没有一个年轻一辈的弟子有把握躲过这三位正道最优秀的三个年轻弟子的联手一击。

    见三人都没有动作,行晚霞兀自又喝了一杯酒水,道:想要知道松鹤观与七星门的事儿,就暂时放下正魔恩怨,一起喝一杯吧

    三人的脸se又变了。

    元宝转头看了看李师师与空相,道:我们就陪行姑娘喝几杯

    行晚霞妙目盯着元宝,笑嘻嘻的道:这才乖儿,这是小旗阵特有的裂腹鱼,质松软滑腻,十分美味,只有七星峰北面的十里平湖才有,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的,你尝尝

    说着伸出玉手,用竹筷子给元宝夹了一块。

    元宝皱眉,忽地微笑道:应该没有黑凤凰毒吧?

    行晚霞笑道:现在大家是一条船上的小鬼儿,我怎么会对你下毒,你想多了。

    元宝哈哈一笑,道:说的也是。

    说完伸出筷子将鱼儿放在口中嚼了嚼,质细腻,润口香美,赞道:果然美味。

    行晚霞歪着脑袋凝视着元宝,道:你真就这么相信我这个魔道妖女?

    元宝道:你说呢?

    行晚霞叹息一声,道:你不愧是他的传人,论起气度来,当世之人恐怕无人能及你了,不出三十年,天下绝无一人能接下你的一剑,我敬你一杯。

    元宝毫不客气的喝下,道:菜好,酒却不好。

    行晚霞噗嗤笑道:听说你师父就是一个老酒鬼。

    元宝笑道:所以我是一个小酒鬼,别拿这些掺了水的劣酒来糊弄我。

    行晚霞拍着桌子,喝道:小二,把酒换了,上好酒,如果伺候不好这位小爷,信不信本姑娘烧了你的客栈。

    元宝放下筷子,道:菜也吃了,酒也喝了,你该说了吧。

    行晚霞看了一眼空相与李师师,道:好吧,我在此等你们,是要与你们合作。

    李师师冷冷的道:我们绝不会与邪魔外道合作

    空相忙应声道:对,对,对。

    行晚霞笑骂道:你这个花和尚你知道说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品xing,经常背着你师父吃喝酒,不然也不会养的这么白白胖胖的。

    空相脸se微红,连忙摆手道:哪有此事,哪有此事!

    行晚霞道:昨晚若不是你抓了一条蛇儿在路上煮蛇羹,又怎么会那么晚到松鹤观?

    额?空相颇为尴尬,感觉到李师师与元宝不善的目光,没由来的一阵心虚,忙道:千万不要告诉我师父,我也是一时嘴馋罢了。

    你的嘴馋可已经误了大事儿,不过也救了你一命,如果你昨晚就到了松鹤观,只怕也已经横尸当场了

    行晚霞忽然压低声音,继续道:如今两个门派一夜被灭,你们所谓的正道恐怕又要算在我们圣教的头上,我告诉你们,这件事与我们圣教无关,我比你们早半个月来到,就是为了彻查此事,所以我知道许多你们不知道的事。只要我们合作,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们。

    元宝道:不是魔教所为?

    当然不是,这几年我们圣教在中原的势力被你们五大派杀的差不多了,哪里还有这么大的力量能瞬间灭了两个门派,再说松鹤观与七星门就是小门派,我们圣教就算有意染指中原,也只会挑蜀山昆仑这阻挡在前面的大派阀,这些小派根本就看不上眼。近些年我们圣教弟子的眼线回报,在中原有很多中小门派被一股神秘势力所控制,四处行凶,将罪名都扣在我们圣教的头上,用心何其险恶,我这次来中原就是因为此事儿。

    李师师冷笑道:难道魔教三宗六门十二宫已经没人了?派你这个小妖女冒险进入中原。

    行晚霞也是冷笑道:我们圣教中人才多的是,我是最不入流的一个,但是就是我这个圣教不入流的小妖女就差一点儿杀了堂堂蜀山掌门玉虚子的传人吧。

    李师师豁然起,道:你找死!

    行晚霞淡淡的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你与那花和尚修为差不多,都是神婴境界,我绝不会放在眼里,我之所以找你们合作,乃是因为这小se狼。她的目光再度的落在元宝的上,嘴角一勾,面露微笑。

    元宝汗颜,道:行姑娘,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小se狼,我元宝虽然吃喝pio赌,却也不是一个小se狼吧?

    行晚霞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你这个小鬼倒是诚实的紧,好吧,我不叫你小se狼,要是叫习惯了,ri后世人知道鼎鼎大名的剑……

    咳咳元宝忙咳嗽两声,道:行姑娘,咱有事说事,不要牵扯其他的。

    行晚霞也是一个聪明之人,见元宝打断她的话便清楚,元宝并没有将他的份对李师师与空相说。她也卖了一个顺水人。道:既然你这个小鬼不想透露份,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合作不合作你们拿一个主意。

    空相忽然伸过脑袋,道:真不是魔教所为?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