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南疆蛊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流浪的大龙虾 书名:御剑
    元宝不是傻子,相反极为的聪明。脑海中片刻间就构思出了一幅画面。昨天真真的爹爹那伙儿走马帮赶着货物到了峡谷,就遇到了那十六个拦路打劫的强盗。就在这个时候,魔道绿衣少女行晚霞与她的两个黑袍同伴出现了。行晚霞一刀杀了那十六个强盗。

    我杀错人了?

    元宝的心忽然如针扎了一般,脸se也变的十分的苍白。

    真真道:小哥哥,你怎么了?生病了么?

    元宝长长的叹了口气,道:真真,你爹爹的货物是给这松鹤观送的吗?

    是的呀,每两三个月送一次,都是从好远的地方送来的。

    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来:真真,你胡说什么,跟我回家。

    这时,两个中年道人,一个中年汉子,还有那个引自己前来的小道士已经站在了门口。说话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中年汉子。这人元宝昨天见到过,就是真真的父亲。皮肤黝黑,材壮硕,一看就是常年走马的挑夫。

    爹爹真真跑过去,笑嘻嘻的道:爹爹你看,昨天我们遇见的那个唱歌非常难听的小哥哥也在,他也遇见了昨天那伙儿强盗。

    两个中年道士脸se微微一变,一齐看向了中年汉子。

    其中一个年级稍大,道骨仙风的道长,道:赵二,怎么回事?

    名为赵二的中年汉子,道:昨天只是凤凰山南部擦肩而过的,并不算认识。

    两个道士相识一眼,面se竟有些沉重。

    元宝都看在眼里,大为不解,为什么一提到昨天的强盗,这两个修为jing深的道士会如此动容?只是现在李师师生命迫在眉睫,一时也不及多想。

    另外一个微胖的道士道:赵二,你先回去吧。

    赵二牵着真真,道:多谢两位道长,下次走货的时候……

    咳咳那个道士微胖的道士轻咳两声,道:下次再说。

    赵二与真真路过元宝的前,真真做着鬼脸,笑嘻嘻的道:小哥哥,你的歌儿唱的真的很难听,以后莫要唱了。

    说完蹦蹦跳跳的跟着爹爹出了院子。

    元宝上前几步,抱拳道:晚辈元宝,见过两位道长。

    清瘦的中年道士,道:我是本观观主三木道人,这位是我的师弟三德道人,刚才听弟子说玉虚子道友的小徒弟中毒,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三德道人道:师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这位元少侠进内堂说话。

    这里是三木道人居住之所,布置的颇为古雅,香炉中缓缓散发出淡淡的檀香,让人心旷神怡。三德道人让道童去请茶,然后坐在三木道人的下首。

    元宝看着两人肃穆的模样,心中忽然觉得有趣,这个道观绝非一般的道观,三木道人曾听死鬼师父说起过,是一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如今穿正统道家玄服,元宝觉得有点儿诡异。

    随后他将事的大致来龙去脉与说了出来。

    听到元宝与李师师途径那个峡谷,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又与魔道高手激战一番,这两个人都不变了脸se,面面相觑。

    元宝说的口干舌燥,这大半夜滴水未进,见道童端来了茶水,也不客气,伸手端起仰头喝的jing光,继续道:晚辈听说普天之下只有贵观中的凤凰之泪可解黑凤凰之毒,所以特来求药。

    三木道人与师弟对视一眼,都哈哈大笑,三木道:你说的倒是轻松,当年凤凰滴落三滴眼泪,两滴已经被用掉,当世仅存一滴,乃是我观千年镇观之宝,别说是你,就算玉虚子道友亲临,我也断不可能送上凤凰之泪的。

    元宝早料到了,这等异宝轻易送人,除非是傻子。他道:如果前辈答应赐药,我想蜀山派一定会记下您的这份恩的。

    三木冷笑道:空口无凭,我也不想蜀山派记我们的

    元宝无奈道:前辈如何才能赐药,只要力所能及,晚辈绝不推辞。

    三木道人忽然变的有点儿yin沉,道:我要你死。

    元宝一愣,看着表忽然变的有些狰狞可怖的三木道人,他猛的站起,忽然一阵头晕目眩,又坐倒椅子上,摔了喝了一大半的那杯茶,厉声叫道:好卑鄙,竟然对我下毒!

    三德道人起道:师兄,这小子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我这就杀了他。

    天se已经昏暗下来,屋里的烛火闪烁不定,元宝看着三德道人手持一柄长剑缓缓的走来,心中惊骇,强行站起,右手握住剑柄,沉声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三德道人冷冷笑了笑,道:去了阎王那你便知道了!

    三德道人一剑劈出,他的修为乃是大乘境界,非同小可,不过元宝已经中奇毒,无法催动真气,所以他的这一剑只用了三成力,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子绰绰有余。

    可是元宝拼尽全力,再一次的拔剑,施展斩天拔剑式。

    虽然经络受伤再加上中毒,但是斩天拔剑术的jing要却在于对剑的感悟,这一剑的威力虽比起昨夜降了一半,可依旧是极快的。

    黑光一闪,直接震开了三德道人的剑,黑光更直接没入三德道人的右肩膀,三德道人握着仙剑的右手臂直接被切割下,掉在了地上,发出砰的响声。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三德与三木这两位修为jing深的前辈都不知所措。三德惨叫一声,握着右臂肩膀连连后退,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半边体。

    师弟!三木道人大惊,急忙扶住,在三德道人上连点数下止住鲜血,又催动真气度入三德体内,三德这才微微好转。

    师兄,杀了那小子!

    两人回头一看,大厅内空空如也,就在刚才三木道人救治师弟的时候,元宝已经乘乱逃出了房间。

    昨夜的伤加今夜的毒,元宝根本就无法逃出松鹤观,刚才只是乘乱逃出了三木道人的小院。他不懂奇门遁甲五行八卦,刚绕了几个房子就发现已经完全迷路了。

    现在他体内真气已经全部被一股诡异yin邪的力量所压制,别说御空飞行了,就算快步走都不行。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整个松鹤观便闹了起来,无数门人举着火把开始一点一点的搜索。

    这次真是yin沟里翻船,没想到千年来一向正派的松鹤观竟然做出如此卑劣的事

    元宝虽重伤在,可心中清楚的紧,三木道人要杀自己,并不是因为怕自己泄露他们不肯交出凤凰之泪救治李师师,从而遭到蜀山派的报复。而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些强盗。赵二的走马帮从南面带回来的货物绝非平常之物,为了保险起见,三木道人才会不留下一个活口。

    他们从南方带回来了什么货物?

    在一处yin暗的墙角,元宝撕开衣服,月光下,发现自己口皮肤下有数个拇指大小的活物在快速爬行,短短的十几个呼吸就占据了自己的膻中、天池、神门、内关、后溪五大道。

    这五大道乃是修真者的死,一旦被刺穿或者重击,就算修为再高也会一命呜呼。

    南疆蛊毒?!元宝强忍着钻心蚀骨的痛苦,脸se巨变。

    神州大地广袤无边,北面是极北苦寒之地,万里冰原。东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似乎达到世界的尽头。西北是广袤的荒原,人烟稀少,又称为蛮荒恶地。西南是千里雷泽,连接昆仑山脉。而在正南方,越过峨眉山脉与麒麟山脉,就是所谓的南疆十万大山,那里民风彪悍,还没有完全开化,很多部落寨子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更有无数奇珍异兽、洪荒异种蛰伏在那十万大山之中。

    而生活在十万大山中一共有数十个边外少数民族,其中以苗、黎、壮、土、高山这五族实力最强。而论起蛊术,又以苗族的黑巫蛊最为霸道。完全可以与中原修真者抗衡。

    千百年来,魔道一直想控制南疆,可每一次都没有讨到好处。就是因为苗族蛊术太过于神秘霸道,防不胜防。

    刚才元宝喝的那杯茶中被下了蛊毒幼虫,短短一会儿功夫,幼虫就长成了拇指般大小。由此可见南疆蛊毒有多厉害。

    松鹤观怎么会养蛊之术?元宝的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见搜索的人越来越多,强撑着蚀骨痛苦,避开搜索的小道士们,摸到了厨房之中。

    他心知,现在绝不能找路下山,所有的道路肯定都被封死了,只要自己一露面肯定必死无疑,只能等待时机。

    他这些年随死鬼师父在山中修行,所修炼的不仅仅是轮回剑诀,曾无数次的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十二岁时,他独自一个人穿过了有死亡泽地之称的西南千里雷泽。为了抓一只毒蛇充饥,他曾趴在发臭的泥泞里一天一夜。

    要想炼成轮回剑诀,不单单是靠悟xing与勤奋,坚韧不拔的xing格也是极为重要的。

    厨房里有一个巨大的泔水桶,已经装了一半的泔水,元宝就躲在气味熏天的泔水桶里,只露出鼻子与眼睛。

    为了生存下去,尊严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松鹤观三百来弟子整整搜了一夜,也没有发现元宝的踪迹,气的三木道人吹胡子瞪眼。元宝斩了他师弟三德道人一条手臂,虽不至于丢了xing命,可是废了一臂的三德只怕会实力大降。自己苦心经营数十年,好不容易松鹤观才有点起se,现在自己最得力的左膀右臂被重创,他岂能轻易放过元宝?

    三木道人的房间中,三德道人已经运功疗伤,到了早上才缓缓收功,道:师兄,那小子找出来了吗?

    三木摇头,道:弟子们寻了一夜也没有找到,不过他中蛊毒,全真气被封,无法御空飞行,而我们观中房舍是以九宫八卦的图形排列,他绝对走不出去,必定还隐藏在其中。

    三德道人咬牙切齿,双目充血,yu要择人而噬,厉声道:师兄,我一定要亲手将那小子碎尸万段。

    三木道:师弟,你不觉得奇怪吗?那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修为应该也不算高明,怎么一剑就砍下你的手臂

    三德摇头,道:我也没看清,也许是我大意了,以为他中了蛊毒就无法催动真气,没想到他的剑会这么快。

    天se已经大亮,十来个弟子走进厨房开始生火造饭,有几个弟子还在谈论昨晚的事

    昨晚闯空门的人是什么来历,竟然一剑砍了三德师叔的手臂,修为真是深不可测

    哎,这种修为的人只怕早就飞下山了,可是师父还是让我们一遍一遍的在观中搜索。

    谁说不是呢,师兄弟们都累了一晚上了,大家不要再说了,赶紧生火造饭。

    这些弟子的对话元宝都听在耳中,他就躲在距离那些弟子不过三丈的泔水桶里。蛊虫正在体内撕咬他的道,那种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想象,他只是咬着牙,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造饭,吃饭,将剩饭剩菜倒进泔水桶里。当泔水桶被打开,元宝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缓缓的将整个脑袋都没在那些残汁里,那气味就算狗都躲的远远的,一个正常人绝对会被熏死。

    还好那倒泔水的弟子也受不了这个气味,迅速的将盖子合上。捏着鼻子道:昨晚我还记得泔水桶才装了一半,怎么现在几乎要满了

    另外一个年轻的声音戏谑道:也许是昨晚那个闯空门的小子就躲在里面呢,师弟,要不你检查检查

    当我是傻瓜吗?那桶里的气味能熏死十条狗,那个人怎么可能躲在里面,算了,我先将泔水桶拉到后山吧

    元宝感觉到有人移动泔水桶,然后就听到那个人的低低咒骂:怎么这么重,过来一个人帮我一把

    松鹤观是在葬魂山的山腰,上下唯有山门前的那条石阶小路,这么巨大的泔水桶自然是不好往下运的。不过在松鹤观的后山悬崖处却有一个专门吊运东西的绳索。平时泔水桶、夜香之类的,都是从这断崖处的绳索升降下去的,山下有村民专门来收泔水与夜香用来喂猪与做庄稼的肥料。

    跌跌撞撞,元宝几次都忍不住都差点要发出声来。

    随着绳索的缓缓下降,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想到昨夜的凶险,现在心中也忍不住打颤。

    十几年来所遇到的凶险,没有一次比的上昨夜的。幸亏昨天与三木道人讲诉事经过的时候只是将李师师重伤简要说了一些,并未提起就在天水城的回chun堂,不然李师师的xing命恐怕也不保了。不过三木道人老练毒辣,必定会派遣弟子下山到天水城搜索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尽快赶回回chun堂,将李师师转移到安全地带。

重要声明:小说《御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