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回来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看他二人如此轻松过湖,成道气结“你们违规!”凌萧咧嘴嬉笑。“武林大会是规定不得毒害玲珑湖里的生物,我们可没毒害哦。这些白色药物不过是特制而成的麻药,只是让他们暂时先睡一会罢了,这可不算犯规。”这时环生也赶了上来,眼中眸光一闪,对着成道低语。“他们可借力互助,你我二人为何不可?靠近他们借助它们之力,助我们过湖。”成道听罢,点头,对着痕喊道“堂堂单艺阁弟子与外人联手,也不怕丢了单艺阁的脸?”边说着与环生对了一个眼神,形一晃便朝着凌萧二人扑去。痕懒散的抬眸望了他们一眼,淡漠启唇“白痴。”袖手一扬,两枚银针便破风而去刺入二人体内,顿时环生与成道只觉子一麻,完全失去了知觉,提不上内力,也没了力气,直直落入水中,珑鳞鱼见有猎物,蜂拥而至,咬食之快让人惊叹,看着二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成了千疮百孔的残骸。“既然你们想出去多语,那我便送你二人一程,在下面也好有个伴。”凌萧望着冷冽的痕,叹了口气。“姑娘真是好生凶残啊!”痕白了他一眼“可莫要与我说公子愿意替他二人受过,若真是如此,小女子还真是罪过了,不如我再送你下去与他二人相伴?”被她逗笑,凌萧不免感慨“王妃手下的人,果然皆非寻常女子。”

    轻松过了玲珑湖,二人来到最后一阵,亦是最惊险的一阵。照理,此阵应当由各派执派人前来,但此届就是怪异,不可换人,必须一人连过三关。幻阵就在眼前,而踏入之人却只有二人,凌萧被黎暮暖以江湖游侠之名派来参赛,在其中相助痕。幻由心生,即二人皆是黎暮暖所派,自是有备而来,相视一眼,拿出黎暮暖临行前给他们的定心丸,服下。顿时意识消散,眼前一片空白,除了自然形成的迷雾,没有任何东西,前方似乎有什么在指引着他们,便如此毫无知觉的呆呆的向前走去。

    待二人意识恢复已站在天阵出口不远处,只需稍再前行十米不足,便可出林。凌萧和痕对视一眼,痕便抬步,施功而去。凌萧则放慢了脚步缓缓的行走,并不急着出林。“王妃对此次行动很满意。”凌萧得意的冲他挑眉。“那是自然,可还没我凌萧做不成的事。”然风无视他的嘚瑟。“好了,快随我从暗道出去看戏吧。”“哎,风,王妃答应我的事……”“少不了你的,喏,这是王妃要我转交给你的,王妃说了要你先熟记上面的心法,随后便会教你移形之速。”凌萧灼的盯着手中的心法,嘿嘿笑起来。

    盟主府大门紧闭,所有武林人士皆候于门外,据进入天阵已过一天一夜,现在已是晌午,那林子只能听到叶声沙响,却见得不任何人的踪影,闻不见任何人的声音。老者站在门边,手握青虎令,突然高呼。“已有过天阵者,第三轮开启。”随着老者声落众人便见出口的竹叶耸动,不过眨眼间,来人已站于众人面前。

    “属下不负阁主所托,顺利过阵。”痕单膝跪于纾前,向她禀报。纾早在看到痕时心里就止不住的激动,现在听到她肯定的答复,面上掩饰不住的高傲。“恩,做的好,退下吧。”痕顺从的退到纾的后,心里狠狠的鄙视着她。“可还有其他人?”“如此愚蠢之事,还是莫要过问了罢,第一个所出阵者是单艺阁的人,你莫不是指望虎会放过嘴边的改去食草?”这一声**的讽刺并为让纾不满,而是淡漠的扫过众人,望向老者。“此次可唤盟主出来,来这最后一轮了吧。”老者点头,将青虎令按进府门之中,厚重的石门,缓缓开启,止了众人的议论之声。

    寒风瑟瑟,将整个盟主府包裹在一阵沉寂之中,桌椅早已摆放好,不知为何,盟主府的露天外堂被巨大的黑绸遮蔽了所有光线,黑漆漆的一片,显得格外的怪异。不过黑暗没有持续太久在众人进入府内后,烛火便一瞬点燃,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盛宴。玖弦玉带着然风凌萧安然入座,痕带着一群人从纾的后离开,与凌萧他们同坐,神自若的端起酒杯,与他们三人对饮,那些各大门派见状也既来之则安之,坐下一同食用,其他人后知后觉的入座,想看一看这玉不维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而纾从进入这里,石门关上便开始不安,再回神看到痕带走她后一部分弟子与玖弦玉一同入座,不安便更加大。“痕!是谁许你如此毫无规矩的!”纾的质问还没得到回复,老者便将青虎令飞向了她,纾接住青虎令,皱眉看着老者。“移位之礼,现在开始。”老者镇定自若的吐出这几个字,便也入座不在主持。纾和众人一样的不解,但却还是立刻回神,她当然记得青虎令代表什么,给她开门意味着什么,纵使层层的不解与不安,也无法抵挡她坐上盟主之位。飞踏步至被厚重石门隔着的机关前,将青虎令塞入洞口中。石门缓缓运动起来,带着沉重的声音一点点开启。

    就在石门开启时,人群才恍惚回神,拍桌而起。“这三关未启,怎就移位了?”“就是,玉盟主呢,怎么还未到。”“叫玉不维出来!”一呼百应,武林中人,必是血之心,骨子里的傲气,可是比一般人来的强,这样莫名其妙的移位礼怎么能叫他们接受。“单艺阁凭什么就直接任主了?我不服!”“不过就是些臭娘们,也敢在这与老子叫板。”“莫不是与那玉不维有了个什么,有了特权直接上位吧。”一些原畏惧单艺阁实力的人见这么多人都不满,也不怕了,跟着骂起来。“可不是,单艺阁可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你说,原来有个小魔女漓九岁闻名,也便罢了,可她却失踪了,新任位的可是在江湖中做尽了让人痛恨的不耻之事啊。”这边话落,那边又起。“切,可不是,这位子怎么来的,大家心里,可有数着呢。”“不要说着娘们跟玉不维好上了,指不定那个漓也是跟哪个野男人跑了呢,哈哈……”“就是,依我看啊,单艺阁的女人,可都是些妇,女都不如。”

    就在玖弦玉,痕等人要动手之际,一个清冷的声音,不重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让原本沸腾的堂顿时安静下来。“是吗,不如让本尊来伺候,伺候你可好?”纾本气的发红的脸,在听到这一声后变得煞白,子竟也有些撑不住,她就这么呆呆的盯着已打开了一条缝隙的石门,不敢置信的瞪着眼,连眨都不敢眨一下,是她!是她!真的是她……除了她,还有谁能有如此本事,一内力穿透整个大堂,传进每个人耳中!那声音她不会听错的!可是怎么可能!所有人都盯住了石门,静静的等待石门完全打开。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