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武岳山,山脚一家简单的茶摊,两名头戴纱帽的男子正安静的坐着休息,静听四座的谈话。“听说没,一直未出面的皿昨个儿出现了,那掌门人还在那间漓楦阁入住呢。”漓楦阁?男子疑惑的思索了片刻,继续听。“可不是,据说那漓楦阁不但没赶她出去,反而对他特别的关照呢。”“这算什么啊,我可还听说她来时是从天而下呢。”“是啊,那飞在天上的东西可奇了,从古至今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哎,还有更奇的呢,单艺阁的阁主竟一见她,连阁中组训都给抛开了呢,单艺阁的女子可是不得恋的,那是延续了几十代,传承了百年的规矩。”“哦?那,那个皿的掌门人是生的何等模子?竟能将那纾迷的那般痴狂?”一个女声满怀期待的问“这倒是不知,山上传下来的消息只说那掌门人从出现便是一直带着面具,不曾摘下,只知她气势骇人,并不知她是何面貌。”“那是掌门何名?”小二端着包子放下,兴奋的说“这我知道,你们这些门派弟子自是不知高层的事了,昨盘洞的两个长老在此用茶时谈及此事,我正巧有幸听到其唤那掌门玖弦玉呢。”“好名!”“哎,谈论这些作甚,想见上了山自然得见,现下我还是比较关注那飘渺,你们说飘渺到底有没有被单艺阁所灭?”此话一出众人纷纷住了口,皆是暗自喘测了起来。“这……怕是说不准呢……”听着众人的言语,一青衫的男子轻叹一声,言语柔和,眼眸如潭“暖儿,可真不知晓低调。”一旁的黑衫男子立即接话“小姐再张狂,公子不照旧小姐如初。”不错青衫男子就是冷漓楦,此刻的冷漓楦听着属下没大没小的话,淡淡一笑,暖儿如此的女子,怎能让人不,随即朗声开口,似在宣誓般“得此女子,夫复何求!”心大好的放下银子,心中微动浅浅呢喃了声“漓楦阁。”想着嘴角的笑意更浓,二人起上马。

    “漓楦阁。”冷漓楦看着那踱着金的字,浅浅的呢喃出声,桃花眼眯起,周散发着浓浓的甜蜜,便是凌萧此刻也能深切的感应到,当下便对这王妃来了浓郁的好奇,凌萧前些时在外出任务,自然不似孝年,然风,白浅一般已经和黎暮暖接触过,他自然不晓得这个女子何德何能让自己这个眼中除了复仇再无其他的主子这般开怀,主子眼中的温柔和溺可是他从未见过的,主子上背负太多,太多,怎有时间去想其他呢,可这个王妃可是颠覆了这一切,他听过王妃的威名,但他们眼中除了主子,没有亲眼见过的那怎能臣服呢。“凌萧,今夜你便去寻然风吧,明再给你换一个房间,现在我们先去别处逛逛。”“是。”凌萧怎能不知晓自己的主子,那逛逛可是先打探本届大会的形式,主子心思细腻是他们都看在眼中的。

    推门入房的那一刻,一个齿轮行的暗器破窗而入。“公子!小心!”楚韶瞧见暗器,立马上前,扑倒黎暮暖跟前,护住她。“然风。”被点到名,然风哀怨的哀怨的看了黎暮暖一眼,超窗外追去,见他离去,黎暮暖扶住楚韶,替她封住道,抱上诊治。“笨丫头,以我的轻功,还不知你暗器吗?好在此人只是探底,镖上无毒,伤势也不深,不然,怕你已经没了命。”楚韶并未被方才的事惊吓到,只是镇定的望着黎暮暖,缓缓道“楚韶乃公子所救,楚韶的命便是公子的,楚韶不想公子受到任何,哪怕是一丝的伤害。”黎暮暖怜惜的轻抚她,依旧是挂着浅浅的笑,眼中依旧是一片宁静的温柔,看不见丝毫波澜,让人猜不透他“韶,你便在此好好的歇息,不必想其他,方才伤你的人,我必叫他付出代价。”看着对她如此温柔的黎暮暖,楚韶将已嫣红的脸侧过去,温顺的点头答应。

    “阁主,楚韶已负伤,玖弦玉对其百般呵护。还有……”纾见她言又止,厉眼一扫。“说。”跪在地上的属下忙达到“派去放暗器的叠,被玖弦玉边的属下毙了命。”纾听后微微散去凌厉,舒了口气,她还以为被玖弦玉发现了呢,不过是死了那倒也没什么。“恩,下去吧,该如何做,相信你自有分寸。”“属下明白。”黑影一闪,消失在纾的房内。纾露出一抹笑,狠而媚。

    入夜,武岳山也陷入了一片安宁,静寂的只听得见风声,一抹黑影闪进尊阁主房。对着正在安然熟睡的人儿靠去。衬着月光,那抹修长的影俊美如斯,面若温玉,一双桃花眼满是温的盯着榻上的人儿,感的唇扬起一抹满足的笑,许久,他伸出手,在她回手之际紧扣她,又覆而上将她袭来的脚压下,唇袭上她的朱唇,如偷腥的猫,眼中闪过一抹光芒,这样的触碰,如吃了糖一般的香醇,闪亮的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像孩子一样。

    在她咬他之际,迅速松口闪开。“胆子发育了?敢偷袭了?”冷而妩媚的声音,透着丝丝怒意。冷漓楦借着月光,看着她因呼吸不顺畅而憋红的颜,忙扯出一抹讨好的笑,随后又开始装无辜。“暖儿”“冷漓楦,你知不知道,我方才可以废了你!”“可是你没有啊 。”黎暮暖翻了个白眼,怒气犹在。“若不是因为我知晓是你,你还会站在此与我对话?”“那你也没下手不是吗?”“你不知道打扰了人家睡觉是是很不道德的吗?”黎暮暖望着他挑了挑眉,怒气早已消去,却依旧黑着脸。冷漓楦见她如此,忙上前环住她。“王妃教训的是,天色已晚,我们歇息吧,累死了。”“你的房间在隔壁!我一早就派人给你备好了。”冷漓楦听罢,不依了,露出委屈的神“暖儿你看古有云:一不见如隔三秋,今得以借汇报之由伴你边,你怎忍心赶我?”黎暮暖偏头,倒回榻,不去看他楚楚可怜,哀怨的眼悠悠道“便宜你了,此可是极品。”扬气得逞的笑,冷漓楦的桃花眼越发柔和,其中的溺灼的不需睁眼黎暮暖也感受的到。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