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佳儿,你去哪里了?”北志广略带责备的询问着呆愣的北亦佳“父皇,儿臣只是出去散心罢了。”“方才那男子是何人?”北亦佳瞪了眼一边的李公公,扑进北志广的怀中。“父皇便别问了,玉哥哥说,总有一天,会知道他是何人的。”北尚元打趣的看着她“何玉?亦佳你都不知道那是何人便随他走,若他心存恶念,岂非……”“皇兄!不许你说他不是,他怎会是恶人,方才他还救了我一命呢。”北志广一听,大惊,担忧的拉过北亦佳。“佳儿,伤到何处了?”北亦佳扯下北志广的手撒“父皇玉哥哥把儿臣保护的很好,儿臣不曾受伤。”皇后慈的看着她揉了揉她的发。“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北亦佳羞红着脸“母后你也取笑儿臣!”“好好好,不笑不笑。”北尚元豪爽一笑“佳儿可要好好谢谢此玉,如若再见可要替皇兄问个好。”北亦佳点头“那是自然。”一家人其乐融融,画面好不温馨。

    夜渐深,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静寂之中,黎暮暖翻出了客栈,一路踏风疾走来到远离城镇的北冥国边界。“楦。”“暖儿,我已命人打造出你所要之物。”黎暮暖满意的接过那堆散乱的零件与印章,手灵活的拆卸组件,不过半分钟便拼凑出她心心所念的武器,没错那就是现代最常见也最方便的武器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脸上掩不住的喜悦,眼眸闪闪发亮如星辰,高兴之余她竟搂过冷漓楦亲了一口“太棒了,楦,你就像一朵花一样的美妙快命那人大量打造,我后必定重赏!”冷漓楦被她亲了一口不说还被其夸是花,真是让他哭笑不得,但是望着她难得如此开怀的样子,倒也不介意她那番言语,扬起嘴角为她的开怀而开怀着。“暖儿,此物究竟是和宝物,竟能逗得我的暖儿如此开怀?”黎暮暖对上他笑意盎然的脸,望进他无限宠溺柔和的桃花眼中,深陷其中。“此物乃威力无穷的利器,万不可叫人窥探了去,定要命他们严守,万不可泄露了出去。至于,为何如此开怀,难道楦还需要我再表明吗?”看着她半严肃半无赖的样子,冷漓楦认命的搂过她,“妃此言真是叫本王羞愧啊,妃如此深意重,本王怎敢辜负呢?至于这利器,妃便请安心吧,本王定当亲自监督,不负了妃的信任。”黎暮暖挂上他的子笑的风万种,纵使着男装也别有一番风味。

    如此浓厚的对视,被冷漓楦的突然偷袭断了气氛,本来对于他的偷袭黎暮暖也不甚在意,只是,这货竟不顾她这风万种的姿势突然来了一下,险些让他们二人从树上摔下去,好在两人都是绝顶的高手,不然明叫人发现两美男猝死真是罪过了。当下落地,黎暮暖便嗔的瞪了他一眼“冷漓楦!”“本王在呢,王妃有何指教?”黎暮暖看着他油嘴滑舌的样子,邪笑着,靠近他,霸气无比的勾住他,覆上他的唇,由浅至深,又一个打滑脱离他,看着他本陶醉其中被突然打断的羞愤俊脸,大笑出声。“妃这天色已然不早了,本王可先回去睡了,如若妃想继续留着回味,本王是不会介意的,但是妃可要记得明早早些离开,莫要将这意吓到了可的小动物啊”冷漓楦拦住她,也不气她自称本王,称他为妃,反之学着她阳怪气的说道“王上如此离去,留的臣妾独自在这荒郊野岭怎能忍心”黎暮暖听闻,回眸瞄了他一眼,但见他羞着脸,又一副委屈至极的小媳妇脸,邪邪的笑起来,那样子像极了地痞流氓“妃说的言之有理,如此貌美如花的妃,若是在此遭人玷去了清白,本王还真是会有些不舍呢。”冷漓楦对着她眨眨眼,典型的一副那就带我走要了我吧那“俏”的模样真是叫黎暮暖又好笑又想扑上去真要了他。真想不到她高大帅气充满男人味的楦竟有如此婆娘的一刻,此等演技真是可那奥斯卡金奖了。“想爷宠你啊?”冷漓楦睨着她,一闪拦腰环住她,对她撒道“那就请爷宠幸妾吧”黎暮暖抖了抖鸡皮疙瘩,配合道“看在你功夫如此高深,爷今个高兴就满足了你,好好的调教调教。”说罢又化被动为主动,揽过冷漓楦的“小蛮腰”抬步回客栈。

    和衣卧在榻上,黎暮暖环着冷漓楦的腰,靠在他宽厚的膛心中安然。“暖儿,再过九月便是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你可有何准备?”黎暮暖懒散的闭着眼反问“要何准备。”“单艺阁虽从未参加,但是依照纾的子,怕是此届,她必是不会错过,以你格莫不成会坐视不理?”微挑眉,语调依旧懒散“明知故问。”冷漓楦宠溺的点了点她的头“暖儿,你真是太不可了,都说太聪明的女子不惹人哦。”“是吗?那不如我替你寻一个愚昧可的女子与你相伴此生,可好?”冷漓楦闻言讪笑着,急急的抱紧她,头摇得似拨浪鼓,“不劳烦了,此生有你,足矣,不过古人云果真不错,唯女子小人难养也啊。”黎暮暖看着他的傻样,也不计较,轻捶了他一下便带着甜笑缩在他怀中安心睡去。

    收到信号,黎暮暖将楚韶安顿在北冥,自己则动前往溪蒙山,一路行去,将会路过的大小门派从底层到高层,黎暮暖全都好好的整顿了一番,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那就是漓的份着实好用!那威望怕是可与武林盟主相比了。那些抵死不从的门派,一见到她便一个个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弯,只是一个面具罢了竟也能吓得他们滚尿流,还什么愿意倾尽所有誓死效忠,真是可笑至极。黎暮暖这一路还真是拿此为笑料一路寻思着过来的,后来在一间山间小茶馆一打听,才明白,原来漓生前做事雷厉风行,杀人不眨眼,而且快的让世人至今无人知晓其面目,不说见过的都已死,即便是有幸遇见也只能瞧见一张面具,将她传说的如地狱死神般,过往之处必有死人,最夸张的是她9岁便灭人全门,长相可怖,传说的每一个版本还都不一样,这些人是奇葩,怕归怕却依旧要与她讲完了才说一句“莫要多问,免得引火上。”而最巧的是,这溪蒙山便是那被灭之门的所在地,难怪这里的门派一见她的面具就那么的害怕,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估计都是一个思想想必是她卖命还能留的青山在,若是被她一怒之下灭了门,怕是连个也打不响,即便方才喊他们服毒也是如此痛快,也对,只要命犹在,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人果然是老巨猾啊。

    一入溪蒙山,黎暮暖便感觉出了不对,细细凝了一会,才松了气,悠闲的向前走,眼前的景象变化无常,终在她的泰然自若前显出本来面目,眼前的景观可不美丽,况更是不容乐观,尸体遍地可见,两名十五六岁模样的女子被一群黑衣人死死包围,外围的人正奋力的抵挡着黑衣人的攻击,但却犹如螳螂挡臂,有心而余力不足。

    一个白影闪现,跪倒在黎暮暖面前,“尊主。”“去吧,该动手了。”白影再次闪过,已于黑衣人打成一片,黑衣人见有人相助,自是奋力抵抗厮杀,但当领教了来人的武功路数,惊了一下,但超好的训练素质不许她们过多的分神,因为那是致命的。黎暮暖赞扬的扬唇,真不愧是天下第一阁调教出来的人,不管换了多少领袖,该有的素质依旧在。“你说一样的武技对打,哪一方会胜?”“暖,你可真会说笑,莫要说她们是你教出来的,何况这近一月的训练,她们早已超越了原本的能力,再者,就算她们不行,不是还有你。”黎暮暖不满的挑眉。“篮,我知道你是商人,但有必要说把所有结果都说出来吗?难道你不知道凡是有有可能有意外的吗?若是纾来了呢?到时我可就不能出手了,再者,我不会要无用之人,若她们真胜不了便是死了,又与我何干?”蓝竹恶劣的冲她一笑,“纾不可能会来,她还没傻到亲自出手来成为武林茶饭舆论,即便是她来了,也进不来,外面的阵法,你早已设好,再者你才,珍自己人,你断不会看着她们牺牲。”“哦?你怎知道我设了阵法。”蓝竹狡猾的指了指黑衣人。“单艺阁的杀手再厉害却破不了五行门的阵法,要知道五行门可是已阵扬名,除了你,无人可放她们进来,连门中弟子也不行,若是高层内鬼那更不可能,因为看他们现在可是全都在拼命呢,再说五行门素来低调,无无求,潜心修道, 不可能会有人叛门,所以我猜想你定脱不了干系。”黎暮暖对蓝竹赞赏的眨眨眼,不否认也不承认。

    “怕吗?”无厘头的问语,他人或许不懂,但是蓝竹却心知肚明,抬眸望进她如潭水般深邃的眸子,坚定的摇头,扬起一抹自信而无奈的笑,纵然一傲骨的他,此刻也心甘愿的屈膝与她前。“不!若是先前存有疑心,自踏入此地,蓝竹便再无二心,我蓝竹指天为誓,奉你为主。”“是怕我也这样设计你吗?”蓝竹站稳被她扶起的子,苦涩道。“若是真怕,怕也无用,我已懂你是何人,何心,对敌人,对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就好似这五行门的那两名女子是你想要之物,所以你宁牺牲整个五行得她二人,也似那单艺阁的人,不仅利用之而后还能杀之痛快,一举两得。但你却绝不会伤了忠于你的人,反之你将护他们到底,所以蓝竹愿对你马首是瞻,因你值得。”听罢,黎暮暖眸中锐光掩去,露出真意的笑,她浅声说了句让蓝竹心惊的话“篮,我早说过,不需你为我付出所有,我们曾经相识时是友,从这一刻起是亲。”蓝竹就这样望着眼前的绝色丽人,心中是惊骇,是喜悦,已无法言明,他知道她是认真的,所以惊骇,得她真心何其荣耀,他知道她会是未来定点,可以睥睨天下的王者,一如她从前的威名,今,她唤他来便是告诉他这个局是她设,她想要的只是时间问题,根本无人可挡,他相信,若不是她有意告知,怕谁也不会知道今之局,完全是她所控,而非单艺阁,连他也不会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