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金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天一阁一阵翻腾,弟子纷纷结阵,剑光闪烁刺人眼目,黎暮暖在这一片混乱之中直入密室,一把抓起被封了道的金大长老,以常人不及的速度直冲绿生林外围,愣是将天一阁弟子甩在远方。阁主清天与众长老一路追赶却唯有清天勉强能追上她的影。“大胆狂徒,竟敢闯我天一阁,伤我阁中弟子,劫走这恶人,便想一走了之?”黎暮暖停下,扬唇,口吐不屑。“闯你阁救人又如何。本尊既敢孤救人,还会怕你区区天一阁不成?”清天闻言脸色顿时又黑了几分,怒火中烧,内力一提,加快速度反手一掌,破风之劲霸道凌厉直黎暮暖。

    金大长老虽不知救他的是何人,却能辨出此人是友非敌,那破风而来的内劲让他大惊,却无奈自己被封了道不能出手,当下大喊“小心。”黎暮暖毫无危机感依旧淡然的未动分毫,直到那劲气快触,这才抬步缓移,只一步变轻巧的躲过。“长老莫惊,此等雕虫小技本尊还不放在眼里。”眸子一勾,如豹的眼闪着精光,带着疏离淡淡的望着清天。这眼虽未任何愫,却刺得清天心下大骇,不自在的缓下了速度,不敢望她。黎暮暖不再理会他,一两个闪跃间便不见了踪影。清天感觉黎暮暖已走,这才抬眸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心中这下真的信服了,不仅是赞她那出尘的气质,更因她方才的表现,他出手用了七成的功力就是为了试探她,却不想她如此轻易躲过,如此年纪拥有此等他无法预料的功力,看来此人真与蓝竹与清薰所说一样,是可托付之人。

    待到无人安静之处,黎暮暖放下金大长老,替他解了道,叫她一直提着个老头,她可受不。“多下阁下救命之恩,不知阁下是何路英雄?”“金岭门与单艺阁有联,本尊有巧合之下见到天一阁的人杀了金岭门三长老与单艺阁音,只是本尊所到时他们已亡,顾无法相助,本尊与单艺阁阁主纾有些熟稔自是要替纾分担,若是金大长老信得过本尊,便听本尊一计,定替你金岭报仇雪恨,若是信不过,便在此别过。”金利凝眉细听,脸色冷,让人看不出绪。“想不到老三也死在了天一阁之手,老夫定要血洗天一阁,为我金岭门所逝的门人讨回血债。”黎暮暖很聪明的未点明自己的份,只是朦胧的利用了纾与他那微妙的关系混乱金利的思维,相信死了那么多人,外加一大长老,定能叫着大长老蒙蔽了双眼。

    果不其然“不知尊主有何高见?”“本尊想长老你一定不会全然信了本尊,这样吧,本尊拿天一阁外围护阵三百弟子命为交换之物,你金岭门要全部听本尊的,本尊保天一阁消失,如何?”金利原本必是不会答应如此条件,但三百弟子啊,想取三百人命谈何容易,然眼前这个男子却是如此信心满满的承诺,一股让人信服的气势不可忽视,让金利不免点了头。“好,今夜,三百弟子命长老可收好了。”“一夜?”黎暮暖意味深长的一笑,便闪离去。

    夜黑风高杀人夜,黎暮暖只一人站立在绿生林外林,并未入林,狂肆的笑声响彻全林,不免叫人心寒。林子静寂无声,唯有风吹叶动沙沙的脆响。“何须再躲,本尊就在此处等尔等来拿本尊之命,若无胆可不现。”青丝飞扬,衣袍应风舞动,月光踱在她的周,使她为之迷蒙,浅抿的朱唇似笑非笑,眸子闪着嗜血的冷光,使她美如神人却也可怖的如月夜之魔,那样的冷漠淡然。树叶浮动,人影渐渐闪现,天一阁的弟子皆入神的望着她失了神志。

    “本尊好看,也不必如此紧盯吧,本尊脸皮可薄着呢。”闻声,天一阁弟子险些从树上跌下来。“杀我阁中弟子,劫走那个恶人,你竟还有胆回来。”“本尊想去哪就去哪,想杀谁就杀谁,尔等想拿本尊的命,还不够资格。”话落,黎暮暖手微扬,一群带着绝杀之气的黑衣人便出现在黎暮暖边,再天一阁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她们已出手,招招凌厉致命。天一阁众弟子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有的别说反抗连惨叫都未落下便失去了心跳。黎暮暖转对着黑夜中的人露出一笑,诡异至极,虽美,却让人胆寒。

    次落山西,黎暮暖踩着懒散的步伐,行走在天一阁中,昨夜魂去的三百弟子,一个不少,个个眼露崇敬的跟在她的后。迈步进议事堂,清天等人早已等候在此备好了茶。今他们虽未听到任何风声,但前去打探的弟子早已回报金岭门内部不平静。

    议事堂里的人依旧是那些熟悉的面孔,只是他们的态度早已不是初见的不满与排斥,一个个皆是一脸敬意,在他们的膜拜中,黎暮暖被迎上了主位,而清天则坐在了她的侧,对于这一待遇,黎暮暖坦然接受,并未推脱。“尊主不动一兵一卒便拿下与我天一阁对立多年的金岭门真是让尔等佩服啊。”黎暮暖暗自讥笑了一下,抬眸,慵懒的声音有着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本尊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尔等有何问题直言即可,不必如此试探。”清剑在众人的目光压迫中无奈的开口道“尊主所言甚是,我等只是好奇尊主用何拿下金岭门的。”“天一阁拿不下金岭门全因金岭门的所处之地十分隐蔽,无人得之,而本尊不过是运用了已有的条件,想出了对策,来破这因。利用金岭三长老的死让金利被愤怒蒙蔽了心智,再以微妙的关系混乱他的思维,再用你天一阁三百弟子命得他信任寻出门入进他金岭门,控制他全门。再者,不过区区一个金岭门,就算不用此些计谋,本尊依旧可以不损一兵拿下他,只是那样拿下的是空门,没了价值罢了。既然本尊与蓝和薰儿有缘结识,那他们的敌人便是本尊的敌人,对敌人,本尊从不会心软,若是有人胆敢有异心,不管是何人,何目的,有多大的背景,本尊即使两败俱伤也定会要其付出百倍的代价。”黎暮暖话中的意味常人都可领悟,何况是这些老狐狸,她先解释了灭门之法,又告诉他们不用计谋她照样能让金岭门消失,更变相的告诉他们对她万不可有二心,不然,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过。虽然在座的人并不了解她,也不知她是何份,也不觉得她会有那等通天本领能叫所有人惧怕她,但是她就是有那让人信服的本事,她总是那样的自信,狂妄,不可一世,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人深深为之臣服,恍若她是天地之尊,让人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认知此人是万不可惹的主。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