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蓝竹望着那抹悠闲懒散的影,眼眸中闪着敬意,纵使明知她不及自己大,但还是免不了为她折服。这个九岁便名震武林的首席第一杀手漓果真是名不虚传,杀人宛若眨眼般,举手投足间便可陨落了九条人命,若是与之相交,怕对蓝月庄而言乃天大的喜事。黎暮暖缓缓向他们踱步而去,暗观着她的行色,眼中闪过精光,暗自赞叹,不愧是蓝月庄的少主,危机一解除便开始算计起对他们好的有利之势,正好合她意。

    跨上前一步,蓝竹抱拳,对她行了个江湖礼仪。“蓝竹在此谢过阁主相救,若阁主不嫌弃,请随蓝竹过府答谢。”黎暮暖挑眉。“本尊尚还有事在,不便与之同去,实在是抱歉。”“哪里的话,是蓝竹考虑不周,未曾料到阁主有事,即是如此那便下次再好好答谢阁主救命之恩。”黎暮暖对他二人扬起一笑。“答谢便不必了,蓝少主是聪明人,本尊想与你做一桩交易,不知蓝少主,可有兴趣?”蓝竹闻言,凝住她的脸,又忘了忘清薰,浅点头。“本尊保你全庄人命无忧,外加替你天一阁摆平与金岭门的瓜葛,本尊唯一的条件是交心。”此话一出,蓝竹与清薰皆惊,出那么大的力帮他们,却只求交心?她是何人,以她的份值得如此与他们交心?天下能有如此好事?为蓝月庄未来的接班人,蓝竹自是不会那么天真,她要求交心必是有所目的,心神一转,旋即明白。

    若是与她交心,他蓝月庄与天一阁便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她的所有之物,她若需要,一句话他们便要全数待命,听令与她。换之,若是拒之,金岭门既能请出单艺阁副阁主相助必是与单艺阁有诡,而今单艺阁副阁与金岭门三长老死于此处,一个金岭门不足为惧,怕只怕单艺阁……但,单艺阁不是该是她的吗?她为何……“你想必也听闻了单艺阁易主之事,今时单艺阁阁主乃本尊的同门姐妹纾,其中的厉害以少主聪慧之心怕是不难猜吧,选择权在于你,本尊不会勉强你。”似是看懂他心中之虑黎暮暖竟开口替他解困,还告知了其间武林不敢多言的猜忌,蓝竹心下升起一股奇异之感,方才已下定想跟随她的心更甚。“蓝竹,愿交心,一切但凭尊主所言。”黎暮暖点头。“好,你果然没令我失望。后你我便以名相称不需过多礼数。”话落,翻手一扬,信号弹在空中绽放,不过几个眨眼间,就近的属下便纷纷来临,俯与黎暮暖前。“阁主。”黎暮暖微扬手。“暂且放下本尊交与你们的任务,护送蓝少主与清姑娘回国,传我之令命繁月国的弟子守住蓝月庄,若是庄内伤亡一人,自行处置。”“弟子领命。”黎暮暖抬头,凝着夜空,勾起邪肆的笑“三,金岭必灭。”她的话满是不屑的自信,却无人会质疑,只因她是黎暮暖,有着漓叱咤武林的威名。蓝竹就这么定定望着她突然庆幸自己遇见她,与她结交,顺她之意与她同在,三灭人全门,怕也只有她能办到吧,怕只有她才能如此狂妄的说出此话而让人无可反驳。

    上三竿,黎暮暖推门而出,冷漓楦早已在门前等候,明媚的桃花眼中闪着柔光。“醒了?”黎暮暖冲他微点头。“嗯,饿了。”冷漓楦听罢,变戏法般的拿出一叶糯米糕递给她,那献宝般的样子本该叫旁人恶寒,两个男子怎可如此甜腻,但只因二人有着天神般的神貌与气质而让这一画面硬生生的变的理所当然起来。黎暮暖接过那用荷叶包裹着泛着清香的糯米糕,极其享受的食用起来,晃了客栈里所有人的眼。“楦,我要离开两,楚韶便交与你且先照顾。”“好。”只要是你说的,什么都好。心中默默补上一句,冷漓楦专注的凝着她,仿佛整个世界只有她,只有她才能入他眼。

    “说!是何人!”前气氛压抑,纾对着跪在下堂的弟子怒斥着。“禀阁主,麦和皆是被扯断了后肋命脉骨而死,手法迅速工整,音师姐是被下毒折磨致死,此人未露出任何份迹象,弟子询问了金岭门,那天金岭门金三长老拦截到天一阁阁主清天之女,而后发出信号唤去了音师姐。据属下查探,那蓝月庄的少庄主也在场。”纾浅浅的扫了音三人的尸体,眯眼。“蓝月庄的人有那本事杀我阁中弟子?在繁月国的弟子可有回复。”下堂的弟子呈上密函。“繁月国的姐妹信函所说蓝月庄攻不破,暗中有人相助与他们。”“那些个废物,一个经商的家族都动不了,莫不是单艺阁培养出的都是些废物不成?”“阁主息怒,蓝月庄乃繁月国经济之脉,虽为商家,但必是有所戒备。”“啪。”手中的白瓷碎了一地,纾飞出的白绫缠住下堂弟子的咽喉。“再如何也不过是些喽啰。纵使他们已于天一阁联姻,难不成我天下第一阁还比不上那天一阁?单艺阁百年来何时如此无能了?连非武林门派的蓝月庄都动不了?那花如此心血培育你们做何用?给我查,我一定要知道,是何人敢拦我的道。”被白绫勒的脸色铁青的弟子得到解放,整好姿势,依旧恭敬的跪于下堂。“是。”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