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姐姐,你怎么流血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仇萍盯着黎暮暖沉思许久,才觉不对,在其快踏出门时大呼出声。“慢着,你不能带楦儿走。”黎暮暖转,眼神凌厉直刺仇萍,嘴角勾起一抹讥笑,“皇上金口已开,皇后莫不是想抗旨?”仇萍这才反应过来此刻是在朝堂,整了整仪容,勾起一个端庄的笑颜,柔声道。“楦儿从小自皇宫长大,从未出过宫,臣妾怕他无法适应宫外,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怕是皇上也不忍吧。”冷诀不语,看着黎暮暖,意想看她如何答之。“皇后多心了,楦我自会保护好,有心之人莫说动他,靠近其一步也非易事。”仇萍也非省油的灯自是不会轻易让步。“但楦儿终是在宫中长大,是天子,怎能受惊呢。若是出事,你能担待的起吗?”“皇后那么希望楦出事吗?还是皇后早已命人准备好,固提醒我,好让苏璟国做好准备。”黎暮暖毫不避讳,直言仇萍不轨之心,仇萍眼中闪过狠色,转头对着冷诀委屈道“皇上,臣妾……”“朕知道皇后只是担心楦儿,但这件事还是看楦儿的吧,他已是失去常人所有,朕想补偿他,让他快乐的度过此生。”仇萍瞪了冷诀一眼,转而面色温和的看向冷漓楦。“楦儿可想出宫?”冷漓楦见仇萍望向自己有些害怕的向后缩了缩,待听到她的话眼睛一亮,开心的问道“是不是和仙女姐姐一起?”“仙女?”众人皆未反应过来齐声呼问,待见冷漓楦痴迷的看着黎暮暖才恍惚,仙女是指她,然她确可配上仙女这一词。“仙女姐姐,你要带楦儿走吗?”黎暮暖侧头,无限温柔。“随我走可好?”“好,楦儿随仙女姐姐走,楦儿想和仙女姐姐一起。”黎暮暖挑眉回头,目光森冷吓人,与对冷漓楦相比天差地别。“现在皇后可还要强留?”仇萍愤恨,却依旧一脸温和笑颜。“那便请王妃照顾好楦儿,莫要伤了两国和气才是。”话中之意显而易见,黎暮暖别有深意的望了眼仇萍“那便在此谢过皇后关切之心,不过不必劳烦皇后费心了,我定会照顾好楦。”说完艳的影走出了金龙,无视了另一双炙的眼。

    静心,仇萍软靠在贵妃椅上,面色凝重。“城儿,你说这苏晓到底是何目的。”冷壁城眼中闪着光芒,不由的回味起方才的惊鸿一瞥。“儿臣认为这苏晓是可造之材,应纳为己用。”“城儿,你莫不是忘了她今与朝堂之上对本宫之态,怕是不会同意,何况她是冷漓楦的王妃,今又如此护着他,怕是真心待他,她定是敌,而绝非是友。这冷漓楦若是真傻,倒也无惧,怕只怕他是装傻,万事无一,不得不防,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冷壁城起。“母后,这冷漓楦容已毁,这十几年来也一直痴傻,想必是真傻,那苏晓倾城之貌,配个傻子定是委屈了她,以今她在朝上对抗母后之举来看,并非愚者,想必她只是想利用那个傻子出宫罢了,待儿臣前去收了她,为母后效力。”精明如仇萍她怎么会不知自己的儿子是何心思。“城儿,帝王家不容许,必是无心无,若是有,有了羁绊,那便会一事无成,会坏了大业,更别说是色了。”冷壁城沉眸依旧不死心的争辩。“母后,父皇以受你所控,那个傻子又傻又痴,其他的皇子皆无本事与我们相争,如此我乃唯一龙脉,朝中各大大臣亦是为我们所用的居多,皇位必是我所有何惧?”仇萍叹息。“城儿,你就是太沉不住气,太自傲,你父皇虽已为我所控,但他自是不会服,朝中大臣虽众多已是我们的人,但仍是有人会暗中相助你父皇,一代天子怎会如此好对付?你又可能保证那些大臣是否皆是忠心无二心,谁又能肯定这冷漓楦不会突然好转,亦或者他根本就是装傻呢?谁又能肯定你父皇他的其他子嗣不会反叛?这深宫仍是不简单的,你更是莫要小看了那苏晓,她既敢在朝堂之上直言本宫心存不轨,自是不惧本宫,她不仅敢不通报便擅自闯入金龙,甚至连见了皇上都不下跪,还一派傲然,如此女子绝非常人。”冷壁城愣了许久。“母后教训的是,儿臣愚昧了,被美色迷了心,儿臣但凡全听母后的。”仇萍欣慰的打了个暗号,四个暗卫如鬼魅般闪出现,跪倒在仇萍跟前。“尔等速去劫杀大皇子和王妃,莫要留下痕迹。”“是。”不过眨眼功夫,暗卫已消失无踪。

    一袭黑纱,衬着黎暮暖冷艳的形,并未带行李和丫鬟,只是和冷漓楦一人一同前往北冥国。“皇后定不会罢休,我们必须先解决第一批,然后乔装一番,免得麻烦。”冷漓楦点头,压低声音。“皇后的人已经追来了,我们小心为妙,这几人功夫不弱,是皇后秘密培养的暗卫。”“你一会继续装傻,交给我。”冷漓楦担忧的拉住她的手。“你莫要忘了我是何人,若非我愿意,任何人休想伤我分毫。”冷漓楦看着她坚定的眼,面具下的脸露出一抹苦笑,却并未阻止她,虽然他知晓这几人根本活不过今,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他知道现在他若是被发现,那么这十几年的努力便会付诸东流。定定的望住她“本王的王妃自是与他人不同,但本王的心却只有一个,纵使王妃再厉害,本王亦是心系与你啊。”黎暮暖望进他深邃的眸,许久,对他展颜一笑,她不知那一眼便在她心里生了根“等我,半盏茶。”松开冷漓楦的手,黎暮暖飞直上树顶,抽出软剑,毫不留的朝一处茂盛叶中刺去,快,狠,准,一个暗卫本想等她靠近出击却未料到黎暮暖会发现他,始料未及中,被刺去了一道小口,好在动作敏捷才闪过了要害。

    四个暗卫飘忽而下,与黎暮暖厮打在一起,招招狠毒致命,黎暮暖先只守不攻探其底细,待心下有底后,开始发起进攻,现古融合,招数怪异,让那些暗卫都拿不准出击的方位,她的招数毫无规律,剑法又怪异,明是刺左却攻的右边,眼看刺右又由上而来,乱中有序,序中错乱,让他们拿不准,接不住,破不了,挡不得,最后皆被黎暮暖一一轻松解决,看着地上的四具尸体,勾出一抹冷笑。“不堪一击。”冷漓楦看了她的招数对她大赞。“我的王妃果然不同凡响。”黎暮暖对他一笑,心里却泛起牢,这剑就是麻烦,还是手枪来的爽快的多了。

    “暖儿,你受伤了?”黎暮暖回头看着一脸担忧的他摇头。“未伤分毫。”“你胡说,你快说伤哪了?为何底下有血迹?”黎暮暖闻言退步想证明她真无碍,却在退步之时顿感一股温的液体自下涌出,囧了!头一次红了脸,不知如何是好“我……”冷漓楦看她绯红的脸一阵心悸,却又是担心的询问道“究竟伤哪了?痛吗?严重吗?我帮你看看。”说罢,便上前为她检查。黎暮暖见他踏步前来忙闪,避到远处。“我没受伤,只是……只是……”“是何?究竟为何流血?”黎暮暖羞红着脸,不知如何开口,并非难以启齿,只是此刻的场景与时代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的不开口,害的冷漓楦愣在原地只能紧张的看着她干着急。

    不过几分,冷漓楦便焦急难耐,忍不住又上前,却听黎暮暖呼出“你可知女子月事?”冷漓楦愣在原地还未领悟她突如其来的言中之意,黎暮暖真是哭无泪,想她两世英明竟毁在了大姨妈上!窘着脸,温怒的大吼。“我的好事来了。”冷漓楦这才恍然,他虽还未经人事,但是这些事终是懂得些许。明了后,冷漓楦眼弯成了月牙,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暖儿,原来如此。”“不许笑!”“暖儿,你红着脸的模样真是可,此模样可不许叫他人瞧见。”语落,一袭白衫的冷漓楦上前抱起黎暮暖,将她的脸贴近他的前,轻点地,施展轻功,快速的向北冥国境内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