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对弈皇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黎暮暖回到冷寒国做简单的离去准备。“仙女姐姐,你要去哪?”冷漓楦的大手扯住了黎暮暖。“傻子,放手。”黎暮暖突然紧凑他,眼中尽是笑意,嘴上却满是恶语,冷漓楦被她吓得后退一步,甩开她,大闹。“你这个坏人!你才是傻子!楦儿才不傻!”“是吗。”别有深意的看着他,黎暮暖缓步靠近。“你这个傻子,你是坏女人!跟那个坏女人一样坏!”黎暮暖突然倾向前,对准他的眼,挡住他的脸,里面是清澈的泪光,但却瞒不过黎暮暖,她轻声,用只有他才能听到声音。“还要装吗?”冷漓楦不解的看着她迷茫的摇头。黎暮暖勾起一抹笑颜。“她已经走了,玖弦玉。”冷漓楦一愣,眉眼一弯,笑看着黎暮暖。“你怎么知道是我。”他丝毫不吃惊她的揭穿,他只是好奇她为什么认定是他。

    眸子一转,闪着精光。“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带我去皿,也不该在我想不透时露出真面目,你虽带着面具,你的眼睛却早已出卖了你,更不该找一个真傻子来充当你,要知道一个真的傻子的表现和作假出来的终究是有区别的,别人看不出来,却不代表我看不出来,最大的不该是那我拔剑向你的替时,你找来的那个丫鬟竟如此镇定,我想她便是你的五大护法之一的白浅吧,若我没去皿,我一定不会发现她,可是我去了皿,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看懂了冷寒国的图腾吧。虽然我从未问过你和冷寒国是何关系,但是看那你如此紧张冷寒国,我便猜出一二,没想到竟被我猜中了,再者就算我不知白浅存在,试问一个真傻子,边的丫鬟怎会待他如此无微不至,人皆有惰与贪念,尤其是在这深宫之中,一个傻了那么多年的傻子,连娶妻如此重大的事都无人问津,更是无人前来请安探视,试问一个伴了你3年知晓你所有习,亦知这是无人询问的宫的丫鬟怎会不偷懒呢?再者皇后如此厌你,夜派人监视,丫鬟对你越坏便越得好,她为何不做?这岂非让人起疑?”“真不愧,是我的王妃,在白浅夜监视之下即不被其发现还能毫无遗漏的查出你所想知之事,看来本王是捡到宝了。”黎暮暖并不理会他的夸奖,反之眼眸渐渐转冷。“你是不是有必要给我解释?”冷漓楦沉眸。“聪明如你,我想便不必我开口了吧。”“但我不想猜,若真想真心相对,就必须给予全部信任。”冷漓楦看向她的星眸,眼中暗沉,有些许忧伤,丝丝流露。“你看到了,那个太监,是皇后边的人,我的生母,早已被皇后害死了,我年幼……”“算了,不必说了,我带你离开。”黎暮暖虽不有秘密,但也非为达到目的,挖人伤心处的人,更何况此人是冷漓楦,叫她如何忍心呢?再加上这种又是为争权的狗血剧,不必他多说她也猜的出来了。过去或许她不知同是何物,但今生她定是是非分明,她要做正常人,非活死人。

    目光流转,冷漓楦紧盯着黎暮暖,眼中满是感激之,感激她的体谅,不他。“现在我是该叫你什么好呢?”“楦,不论是何,冷漓楦是我摆脱不了的宿命。”黎暮暖轻抚他的背,未开口,却安抚了冷漓楦不安的心。“走吧,我们马上离开。”任由黎暮暖拉扯着走出素华

    这是进冷寒国那么久以来,第一次进金龙,从未见过苏璟国公主的大臣与皇帝都愣住了,想不到嫁过来的公主竟如此美艳,只可惜竟嫁给了这傻皇子,若是嫁于二皇子冷壁城那才是绝配啊。“看,她拉着楦王呢。”“她竟不通报便自行来朝堂,真是无礼教。”“可惜了这空有一副好皮囊啊,竟让个傻子糟蹋了。”大臣在底下私私轻声议论起来。“我等还是别议论的好,这毕竟是皇上的家事。自有皇上处理。”礼部尚书陈大人劝阻住议论纷飞的大人们。“陈大人可真是刚正啊,你看她都冒犯皇威了,陈大人怎不出言?”刑部李大人讥讽道。其他大臣听闻二人的火苗渐起皆住了嘴,等着瞧好戏,这些皆被黎暮暖收入眼中。

    冷诀看着他的傻儿子被他的王妃牵着走进来,眼中不是惋惜,是慈祥,是精明的笑意。黎暮暖自大中心站定,并不下跪,朝着冷诀微点头,算是行了礼。她是何等傲气之人,怎么会屈尊与一个皇帝。大臣刚消停了议论,又因她的无礼之举开始议论起来,却无一人敢先开口责难。毕竟皇上都未开口,他们这些臣子怎敢先行开口呢。“放肆,朝堂之上,岂容你一介女流随意进入,见了皇上与本宫还不下跪!”一个唐突的女声突然响起,声音柔而威严,气势着实压人,一看皇后已美目圆睁,怒视着黎暮暖。

    大内,顿时鸦雀无声,大臣们也皆低头不语,冷漓楦害怕的躲到黎暮暖后瑟缩着。见此形,黎暮暖心下有了数。冷眼扫过所有人,跳过依旧笑意盈盈的皇帝,最后定格在皇后仇萍的上,黑眸如豹,似是盯着猎物,森冷。那目光刺了仇萍,使她不由一虚汗。“放肆?不知是谁说女子不得入朝,又是谁每垂政旁听,难道你不是女子?”轻佻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响彻大,比方才仇萍的斥声更有气势。“大胆!你一个小小王妃,竟敢当众指责,诋毁本宫,你拿冷寒国威严何在?”“威严?冷寒国当今皇上坐在此,为何我只听你一个皇后在此出言,你又拿皇上何在,皇威何在?方才我可还未听闻皇上出声呢,你竟敢在朝堂之上,先皇上出声,还当着皇上之面出言喧哗,毫无一国之母之仪,冷寒国有你此等皇后实乃大不幸。”仇萍被她说的,心慌起来,回不出话,旋即气愤的大叫。“你……你……来人!把楦王妃,拉出去斩了。”侍卫从门外上前,正动手,却被洪亮的声音吓住。“谁敢动我。”黎暮暖按住冷漓楦,借以告诉他别担心,自己则怒气微涨。

    一股气流弥漫在大之中,隐透着杀气。“拉出去。”冷静却如巨石的话语投向仇萍。“皇后,你若想苏璟国联合他国攻打冷寒国,大可杀了我。”仇萍气恼,正发火,被一直未出声的冷诀按下。“王妃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冷诀依旧一脸慈祥,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忽而停留在冷漓楦上,忽而看向黎暮暖,心下为方才之事大为爽快,整个人都显得精神了许多。“我要带楦王出宫。”不是征求的语气,是不容拒绝的肯定的宣布。众人嘘声,诚恐的看着皇上,方才不下跪,此刻又以如此态度,怕是皇上会发威了吧。冷诀赞赏的看着黎暮暖,并未发怒,依旧笑着,似是心十分之好“你为何要带楦儿走?”“皇上也只楦从小一人长大,头脑不佳,不免有些人会心存恶意。既我已来此国,却并不此,既楦王,已为我夫,我自当荣辱以共,我想云游四国,带他一同享乐,不该吗?”冷诀冷眼瞟了一眼仇萍,点头,大赞。“好一个荣辱以共,楦儿娶到如此为其着想的王妃,实乃他幸,朕许了。如有需要,可去国库领取。”黎暮暖得到想要的回答便信步拉上冷漓楦向外而去,无视那群咂舌的大臣。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