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显,尖锐锋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玖弦玉看到她时,她已无大碍,除了还不能完全消化掉漓传输给她的东西外,只是有些体虚。玖弦玉把黎暮暖从水中捞起,抱在怀中,不自觉的眼露宠溺。“你是故意等我来救你,吃了你吗?”语气轻佻却透着隐隐意,黎暮暖瞪了他一眼,一把捏住他俊美的脸,下手之重,毫不留。痛的玖弦玉裂嘴直呼。“你这落魄阁主,怎么还敢欺负本尊!快松手!坏了本尊这么完美的脸,后没了女人缘,你赔吗?”黎暮暖白了他一眼无奈的松手,不知为何,在他面前她莫名的安心,不会伪装,被他如此抱在怀中她都不曾有着一丝反感,打闹嬉笑竟觉得无比轻快。“闭嘴。”玖弦玉一嘟嘴,背过,俨然一副,你不哄我,我不走的姿态。黎暮暖不是漓,自是不会凡事都以冷漠相待,从前黎融便是一直教导她,做一名优秀的杀手,绝不能是面瘫,必须是在什么场合,有什么样子,但心却必须只能是一个状态,那便是死亡状态,随时做好死的准备,并且对敌人不留任何怜悯,就是当他为了得到那个项目果断要她自杀一样,即使是从小养育栽培,在利益面前,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与不舍。

    目光投向玖弦玉,嘴角扬起一抹不知意的笑,也许漓觉得他深不可测,是危险,她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男子虽深不可测,自己对他亦是所知甚少,但她可感觉的到他对她有着一抹真意。他和以前的自己很像,不断的伪装心里悲哀的秘密,装出一副不在乎面对世人的眼光,因为这些所以自己才不会对他伪装吗?是否该感谢上苍,让她有了新生,以至于不必再没心没肺,以至于她可以真正的像个人活一次,以至于不再那么孤单?是孤单吧,从前的27年,过的太黑暗,太寂寞,此时,才会渴望快乐一点,渴望那些从不曾体会过的感带来的温暖吧。手覆上玖弦玉微翘的唇,竟觉得他如此可,不由的竟失了神,声音温柔,眼神迷离。“乖,我们回家。”像哄孩子的母亲,黎暮暖此时的神吓了玖弦玉。“漓!你没事吧!”黎暮暖被他的惊声唤回了神志,回神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不由的有些懊恼,伸手大力的朝他脑后一拍。“我很好!你证实过了,走吧。”玖弦玉捂着头看着她在前面跌跌撞撞有些杂乱的脚步,扯出一抹真意的笑,看来传言真是不能信,看眼前的漓,虽傲气,狠绝,却非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也非杀人无数成魔,心里暗。

    待回到皿,黎暮暖走向玖弦玉给她的心腹们安排的住所。“师傅。”淡然的喊了一声。兰抬头。“漓,你回来了。”“师傅。漓已死,后请您唤我黎暮暖。”兰望着她愣了下,虽不解,却也不多过问,不过是个名而已。“那暮暖,你此次回来可有何安排?”黎暮暖浅笑,震住了所有人,不止是因为美,还因为18年来,她们从没见漓笑过,更莫说此刻是如此真切的笑。“我们不该墨守成规,我决定开创新国,单艺阁不嫁之道不合常理,都是人,不应贵,女子应该有自己的幸福,成家生子,不该有异常人,即起,广招能人异士,有才之人通通收纳,不论贫贵,只要有一技之长者都要,自然不可忘从优选良。”兰和那些弟子再次被震撼到,此刻的黎暮暖让她们如此陌生,却又让她们欣喜。

    待回神又一回想,兰叹息着摇头。“暮暖,单艺阁的规矩,是祖宗定下的,至今已传至你第二十三代,这祖训,怕是不能更改,这回创新国,虽可尝试但人才虽可寻,却未必愿服从,再者财力与地势更是难上加难,莫说我等以脱离单艺阁,现在已是借他人屋檐苟活,就算还在单艺阁,凭借单艺阁的财力也不可能说办则办,虽不会缺银子,但却要顾虑整个阁中大小事务,此事怕是……”“尔等的意见与兰长老是否一致呢。”眸子微转,虽笑却有一股压迫直人心头,那些弟子见黎暮暖问,纷纷面面相窥,随后又纷纷摇头,恭敬道。“弟子一切但凭听从阁主。”兰依旧叹气。“暮暖,你所说之事的确是好,但看似简单,若真实行却真是难登于天啊。”黎暮暖美眸收紧,全散发出不一样的霸气,房内瞬间冷到极点,只听她用随意却不容抗拒的声音宣布,比当初的漓更让人畏惧。“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即规矩是人定的,它自也可让人更改,一个好的组织想强大,就必须不断更进,我想祖宗也定不想单艺阁被毁于一旦吧,至于创新国,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我开口,定是能做到。”“漓……”兰被她的气势震住,竟忘了她是黎暮暖,而非漓。“我是黎暮暖亦是漓,漓需做之事,我自会替她完成。”兰呆愣的望着她倾城之貌,似懂非懂的点头。“对,你是暮暖,是暮暖。”“尔等此刻立即出发,银两我以命皿中之人全数备好,若有况,速回。”“是。”黎暮暖带着手下离去。

    兰出神的望着离去的黎暮暖,抬头望着碧蓝天空,饱含风霜的容颜已不再年轻,有泪光闪烁在眼中,眼中含着欣慰,却也有担忧,嘴里呢喃着。“纪,漓真的长大了,如当年长白大师所说一样,她将开创新天地,是人中之凤,定是掀起风浪之王,只是我不懂大师所说的命逝新魂是何意,漓会不会出事?我怕我无法保护好她,怕负了你的信任啊。”兰莹莹的泪水满是心酸。

    玖弦玉并没有听到黎暮暖的规策,也并不多问她要这么多银子做何用途,他相信她定能让他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好看吗?”黎暮暖调皮的挑逗他,一脸流氓相的拿手勾住他的脖子。玖弦玉被她惊得竟不由红了脸,黎暮暖玩意更浓。“想不到你那么害羞。真让本阁主心动。”听了她的话,玖弦玉心下点点欣喜之意大盛,不由的脱口而出“你当真喜欢我?”黎暮暖见他如此激动之一愣,想不到她无心的玩笑话,他竟当了真。看着玖弦玉窘迫的样子,黎暮暖陷入沉思。她是喜欢他,对于一个孤单了27年的现代人而言,直接说喜欢不难,但对古代人而言难道也不难吗?而他又是……他是真心亦或是假意呢?黎暮暖猜不透了,对上玖弦玉期待的眼,不可否认黎暮暖希望拥有这份感,许久黎暮暖点头,很坚定。“我喜欢你。“但不会你,后一句并未说出口,她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从来不会让失败这两个字出现,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她相信她自己,任何人莫想伤害她分毫,即是他也莫想,这许是黎融教导留下的后遗症吧。

    被她大胆的表白再次吓住,玖弦玉越来越看不透她,越来越想探究,越想占独特的她为己有,如此大胆的示,怕是男子也无法脱口而出,毫不避嫌,而她一届女流,非但无矜持的示,还透着无尽的霸气,让人不自主的想靠近她为她左右,如此独特的她让他如何不欣喜,如何不?玖弦玉深知自己对她早已不是初衷的试探算计,她都不怕他的算计与假意,为何他不能坦对她,何况输给她,值!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