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魂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书名:红颜逆之帝妃
    “玉你愿意要我吗?”纾羞红着脸,低柔着声音,小心的问。黎暮暖在她额头印上一吻。“纾,你的确是个美人,只是,我心已有所属。”纾听罢羞愤的抬头,面目狰狞,哪还有一点方才柔的媚态。“是谁!”黎暮暖看着她愤怒的脸,扯出一个柔似水的眼神,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好不深。“她是失踪的漓,今来此赴约,也是想寻寻看是否有她踪迹。”纾的脸色大变,由桃红为惨白,随即又是绯红,嫩白的峰,因气愤上下起伏,勾人心动,还好黎暮暖是女子,并不会为之所动。

    纾心下不甘,即使此刻,明白玖弦玉可能是来找漓失踪的线索,但她依然不甘,凭什么那个比自己小的漓处处得宠,连死了都有如此优秀的男子对其念念不忘,她不甘心,她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单艺阁是如此,他玖弦玉也会是如此,她要的从来都要得到,不管什么办法,从来都是。眼中快速的闪过一道狠,被黎暮暖全数收进眼底,却并不作声。

    房内无尽色,纾褪去轻纱,嫩白的肌肤正透彻的全数袒露在黎暮暖眼前,漓用了大力把黎暮暖强压而下,不让她有一丝一毫浮现的机会,冷着脸,讥笑道。“纾,你这么做,不怕传出去遭人耻笑?”纾毫不在意,抬眸深凝望她。“玉,漓已经失踪了,我会伴你将她忘记的,再者,我们结合,那可谓稳固武林,何人敢多言?来我敬你一杯。”说着一饮而空,手抚着漓的酒杯,递过去。“玉,我亲自喂你,总不会如此不赏脸吧?”漓凝着酒杯许久,闷哼一声一饮而空。纾接过她手中的空杯,伸手拂过漓精致的脸,环住她的腰,将自己的唇贴上去,漓只觉得子迅速燥起来有些无力,皱眉,猛的推开纾,狠狠擦过自己的唇,淡然道。“请珍重。”说罢,转使出全力想抽而去,却被纾又环住了腰。“玉我会比漓更让你开心的。”“单艺阁祖训,是不可与人结合的,阁主莫不是忘了?”纾大笑“祖训?即我已是阁主,还怕什么祖训,我将其弃之又如何?玉,你不会没听说单艺阁最资深的长老正为我诛杀吧,难道我还怕那些弟子反我不成?”漓听罢大惊转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快速的点了她的。“你好自为之。”纾被定在那里,惊住,随即焦急的呼喊。“玉!若是不承欢,你会死的!”漓抬步软绵绵的施功而去,并不理会纾的喊叫。

    在林中跌跌撞撞的行走,体内燥难忍。繁阳见漓摇晃着举步艰难,便从树头上飘然而下,扶住了漓。漓感受到男的阳刚之气,内更加汹涌,但理智犹在,狠狠推开他,怒吼。“别碰我。”繁阳凝眉,不满。“这男子,真是不领。”待他细看去,却为之一愣,“美。”嘴中吐出一字,再移不开视线,眼前的男子即使有些狼狈却毫不影响他的高贵与霸气反而面上的嫣红给他添了一抹妖媚,莫说女子为之疯狂,就连他一个男子见着也为之着迷,世间竟有如此美的胜过女子的男子,真是难得一见。

    体内,黎暮暖无论如何都冲不上漓的体,看着痛苦的漓,黎暮暖顿时想起了她的交代,原来漓早知今逃不过,虽早已准备过迎接此时,却不料今来的如此之快,“漓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告诉我!”漓不理会黎暮暖的呼喊独自向前,她记得前方有一谭池水。繁阳看着她的样子深知是中了合欢散,飞朝漓伸出手,带她快速飞进入水中,呆在水中的漓,立马舒缓了一些,繁阳好意的问她。“小兄弟,可需要我去寻一女子来替你解这合欢散?”漓感应到他的手还放在肩头,不由又烦躁闷起来。睁眼,如黑豹般的眼神震了繁阳,迎着漓的手,在千钧一发之际,快速抽,不慎扯落了她发带,如瀑的黑丝立刻倾泻而下。繁阳这才了然,呆呆的道“原来,你是女子!”漓眼如寒刀,直刺繁阳,杀气肃起。“滚。”繁阳虽倾心她的貌,却也并非小人,当下转离去,如此傲气的女子,想必是宁死也定不会屈于男子下。

    沉下水中,漓淡然,扯出真意的笑。“暖,我的气数已散,以后的路,你小心。”“漓!”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黎暮暖还是钦佩她,不仅傲气,更是重义,虽然差了一份狠绝,才将她害的如此,但七谁能绝对绝缘,上一世若非她为黎融所控除了杀人毫无自由,想必她也定是会为义所左右吧,此刻看她就要离去,自己竟说不出的难过。漓并非愚者。“我所做错的,请你弥补,我所能给的,我信你能比我更好的运用。黎暮暖,我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你的命格与天意,注定你是王。”说完,黎暮暖顿时觉得压力不在,眼前透亮,心轻盈舒畅,浅闭眼,脑中全是过去的记忆。“漓?”柔声唤了一声,再无人回应,眼中闪着莹光,,却没让它落下,眼泪从来不配出现在她眼眸中,那是弱者才拥有的东西,她,黎暮暖4岁开始就再没尝过眼泪的滋味,而漓说的对,天注定,她是王者,注定她无法是一个普通人。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逆之帝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